主页情感家园异乡生活
文章内容页

一月的辛酸

  • 作者: 龙富金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6-24
  • 阅读3570
  •   2014年夏,我背着行囊去深圳找工作,坐地铁的时候手机.钱包被小偷偷走了。钱包里有300块现金,一张银行卡,一个居民身份证,手机存有老乡.朋友.家里人电话。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举目无亲,我欲哭无泪,我借一个陌生女孩手机向家里人求助,电话号码记不起来了,老乡.朋友的手机号码记不住,我还女孩手机说:“谢谢你的手机。”她笑了笑说:“不客气。”她问我:“你的手机呢?”我说:“被小偷偷走了。”她说:“吃一堑长一智,人多的地方小心扒手偷手机.钱包。”顿了顿她又说:“钱包没被偷吧?”我说谎:”没有。”如果我告诉她钱包也被小偷偷走了,也许她会给我几块钱,我这个人不想麻烦别人,不想人家同情,不想欠人家人情。“钱包还在就好,再见,”她宛然一笑就走了。


      没身份证进不了工厂,没钱吃饭.住店,为了解决燃眉之急,无奈.无助的我只好去工地搞建筑。包工头打量我一番说:“搞建筑很累的,你那么瘦,没什么力气,身体吃得消吗?”我说:“我以前在工厂上班,坐地铁的时候手机.钱包被小偷偷走了,没办法我才来工地干活,我知道在工地上班很累很辛苦,我干不了多久,最长两个月,可以吗?”工头说:“干几天都可以,不想干了随时结账,明天你来上班。”我说:“好的,”就这样我成了一名建筑工。


      我什么都不会,只能做小工,和小工们搬砖头啦,抬钢筋啦,下水泥啦,什么活都干,说是小工,其实是杂工。太阳大,热得要命,汗流浃背,衣服湿透了。下了班,借工友的镜子一照,镜子里的我黑不溜秋,简直成了黑人,我的心在哭泣,真的好想走,可是没身份证,身无分文能去哪里?理智告诉我,不能意气用事,再苦再累坚持,坚持就是胜利。没钱买生活用品,我洗头不用洗发水,洗澡不用沐浴露,洗衣服不用洗衣粉,手搓几下就ok了。我睡在没席子的木板床上,望着棚顶发呆,没蚊帐被蚊子咬睡不着,我借一个工友的笔在墙上写“卧薪尝胆”几个醒目大字,工友们笑。


      由于晚上没睡好,第二天上班无精打采,工友告诉我,搞建筑上一天班可以向包工头借钱,我不借,我要克服困难。搞建筑最累的是打楼面混凝土,吃完饭休息半个小时就去干活,不能停,一停混凝土干了接头处会有罅隙漏水,下了班走路有气没力,浑身就像散了架。工友们逛街去了,我洗完澡,洗好衣服,拿工友们看过的报纸阅读聊以自慰。有个工友经常放陈星的《雁南飞》:一群大雁向南飞/一只孤雁紧跟随/凄凄惨惨的哀叫/叫得雪花满天飞/想起落魄的自己......我鼻子酸酸的,想哭的感觉。


      有一次,我拉木板,脚踩到钉子鞋子钉穿了。还有一次,我和工友们拉砖,砖头装太满了拉不动我用力拉,车斗翻了车把打到我大腿裤子烂了,好险哦,我不寒而栗。我亲眼看见有个工友从10层楼掉下来,当场就死了。真的我害怕了,干满一个月就去找包工头算工资。包工头全部算完血汗钱给我了,当天我就坐地铁去了东莞。来到东莞了,我去照相馆办了个假身份证进厂了。


      我很珍惜那份来之不易工作,兢兢业业做事,天天上班,从没请假,月月拿勤工奖。我永远忘不了那段苦日子,有个离家的游子在工地上苦干了一个月,在他沮丧,失意的时候是他坚韧意志战胜了困难。


      广东省东莞市厚街镇溪头泰晴二厂 龙富金 故乡:贵州铜仁

      本文标题:一月的辛酸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98075.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