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情感家园感悟亲情
文章内容页

亲情的故事(第十二章)

  • 作者: 蓝欧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6-25
  • 阅读3596
  •   第十二章 潘霞的结局


      潘霞30岁那年,患上了肝炎,不能干重活。那时候,她和刘福军还没有离婚,刘福军一点都不体谅她,从来不干家务活。刘淑贞时常到她家里帮着清扫卫生,或给她送吃的。有一次,刘淑贞发现她家里的厨房有个簸箕,里面装满了枸杞子,在阳台上凉嗮,但是里面有几个蟑螂,她对潘霞说,“霞,把这些扔了吧!”。可是,潘霞看了一眼,说:“不能扔,花那么多钱买的。”。刘淑贞在她家柜子里居然发现了17件脏的白衬衣,都是刘福军穿过的,都捂出霉味了。刘淑贞拿到厨房的水池边,一件一件地洗,把她累得直不起腰,胳膊也抬不起来,嘴上嘟唸着:“这个刘福军真是太懒了,攒了这么多脏衣服。”。这对两口子日子过得一团糟,怪不得生病呢!


      潘霞在家闲的没事,她想出去赚点钱。她买来山楂和白糖,自己熬冰糖葫芦,在学校门口叫卖,还到批发市场上进货,卖小食品和小学生玩具。尽管收入微薄,但是她对保卫花钱从不吝啬,孩子喜欢打篮球,她给买蓝球,一个新的篮球八九十块钱。然而,她自己不舍得吃,不舍得穿。对刘淑贞更是分文不掉,偶尔买了两斤桃子,刘淑贞吃了一个,潘霞却把剩下的都拿回去,说:“保卫还没有吃!”。


      一天傍晚,刘淑贞刚刚吃过晚饭,正想收拾碗筷,潘霞敲门进来,只见她哭丧着脸,说:“妈,福军把我的头打破了。”,说着,潘霞指着头上的纱布。


      刘淑贞吃了一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为什么呀?”,她一边披上衣服,一边说,“走,咱们找他说理!”。还未等潘霞搭茬,刘淑贞就拽着女儿,来到了潘霞家。


      在一片凌乱的卧室里,刘福军怒气冲冲地翻弄着什么。他看见了两个人走进来,他指着潘霞,朝刘淑贞说:“你养的好闺女,把男人都招来家了。”,刘淑贞忽然反应过来了,难道女婿有什么把柄在手里?她也插不上嘴,刘福军越说越难听,把潘霞骂得狗血喷头,潘霞吓得魂不附体。刘淑贞这个时候手足无措,她感到自己的老脸都被潘霞丢尽了。最后,只好转身离开了。刘淑贞在门外还是不放心,她担心女儿再次被殴打,她停下脚步,直到里面的骂声消失了,她才离开了。


      刘保卫念初中的时候,潘霞离婚了,保卫选择和妈妈一起过,江州的房子出租了,娘俩搬到了铁山区。潘霞住的地方距离娘家有一个小时的车程,潘霞说:“选择那个地方,因为离娘家远,离妈妈越远越好。”。还有一个原因,那边住着表哥表嫂、姑姑大爷都喜欢她。


      潘霞住的房子是刘保卫爷爷落实政策的时候分得一套两居室,六十几平的房子。潘霞把里面的卧室租给了一个单身女人,她和保卫挤在一间屋子。有一天,潘霞把刘淑贞领回家,想去参加大爷家儿子的婚礼。刘保卫放学了,看见姥来了,连个招呼也不打,看见姥的衣服放在他的床上,抓起来就扔在地上,潘霞看见了,麻溜捡起来,说,“保卫,快去和你姥打招呼。”。


      潘霞一个人供儿子念书,她想多打几份工,改善家里的生活。她去报名,做了一名陪审员。每周她都得到法院好几次,没有固定的工资,只有寥寥的补助,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让潘霞对司法失去了热情,每一次庭审她就呈现一个昏昏欲睡的状态,对法官或原被告律师讲的任何事都没有意见也没有异议,开庭完了,拍拍屁股走人。混了一年,潘霞就提出不做了。潘霞经常去的地方就是劳动力市场,在那里遇到了一个熟人崔平,崔平告诉她,药房正在招营业员,绩效工资,有底薪,有提成。潘霞来到了火车站附近的一家药房,开始了新的生活。


      几年以后,潘霞又下岗了,她的表嫂是街道党工委一把手,帮她找了一份工作,是公益性岗位,她一直干到退休。虽然收入少,但是活儿不累,还有社会保险。潘霞对旁人说,自己在派出所干内勤,不知道底细的还以为是民警呢,实际上和保安差不多。


      刘保卫念高中时,学习成绩在班上后几名,高三的时候还在玩电子游戏,潘霞什么事情都由着她,花了六千块钱给保卫买了笔记本电脑。高考成绩下来了,保卫落榜了。念不上正规大学的刘保卫在网上查找那些民办大学,按眼下的叫法是“野鸡大学”,他选中了某商贸大学营销专业。而潘霞觉得孩子念大学,自己脸上有光。一对糊涂的母子,儿子白白耗费了四年的光阴,每个月潘霞给他一千块钱伙食费。其实,刘福军应该承担保卫的学习费用,然而,他们离婚的时候就考虑到了这些,才把江州的房子过户到潘霞的名下。


      铁山区房子的产权是刘福军父亲的,后来动迁了,刘福军拿到了七八十万补偿款,由于刘保卫的爷爷奶奶都去世了,这笔钱被刘福军和刘琳瓜分了。刘保卫结婚的时候,刘福军只给了两万块钱,刘琳给了七千块钱。


      刘琳继承了她妈妈李香的房子,她在学校里通过关系给儿子安排了教师的工作。刘琳的丈夫死后,她破坏了小叔子的家庭,和小叔子牵手了。她的妯娌提起这两个人,恨得咬牙切齿。有一回,她们在大街上不期而遇,居然打到了派出所,刘琳被揪着头发打,脸被抓花了。


      刘保卫来到人才市场也找不到什么像样体面的工作,好不容易在一家广告公司找到了一份收发室工作,每天负责订餐,收发快件,公司门口的车辆管理等等。有一次,保卫所在的公司裁员,潘霞知道了,在市场上花了四百块钱,给公司的科长送去了海鲜大礼盒,总算保住了保卫的饭碗。


      这天,刘淑贞给潘丽打电话,可是始终没有人接听,她只好给潘霞打过去。潘霞接到刘淑贞的电话,让她通知潘丽,文海在医院住院,姊妹三个商量怎么照顾她。潘霞给潘丽发了个微信,表达了刘淑贞的意思。


      潘丽收到微信,回复:让老太太自己出护理费,主要由潘霞回来住。


      潘霞来到娘家,跟刘淑贞提出,她伺候老人一天的劳务费是60块钱,刘淑贞当即答应了,她交给了潘霞1000块钱。潘霞每天待在娘家,心里想着如何完成潘丽交给她的任务。原来,丧尽天良的潘丽想让潘霞利用在家里这个机会,找到存折,将来有机会取出钱来,姐俩分钱。


      这天上午,潘霞对床上的刘淑贞说,“妈,别老待在床上,得下地练习走一走,能活血通络。”。于是她扶着刘淑贞来到楼梯口,“我回屋给你拿一件衣服披上,你先坐在凳子上。”,说着,她回身把放在走廊的小凳子拿到刘淑贞身下。看着妈妈坐稳了,潘霞赶忙回屋里,不停地翻找,没有什么发现。


      过了大约五分钟,刘淑贞朝屋里喊了一句,潘霞回过神来,整理了一下床铺,快速回到刘淑贞身边。刘淑贞拄着双拐要回去了,她顺便看了一眼潘文海的房间,说了句:“把这些花瓶拿到阳台去吧。”。潘霞忽然觉察到,存折会不会在花瓶里呢?也许潘文海上医院之前,没有把它交出来呢!


      潘霞拿定主意,举起花瓶朝里面瞄了一眼,好像里面真有东西。于是,她提着花瓶,来到阳台,只听“啪”的一声,花瓶重重地摔在地上,顿时存折露了出来,潘霞迅速地捡起来,揣进裤兜里。


      终于大功告成了,潘霞如释重负。潘丽知道了,马上给潘霞发了微信:干得漂亮,以后肯定多奖励你。文海在医院做了个手术,甲状腺结节,半个月就回来啦。如果存折到了期限,他忘记了,不用密码就可以取出钱了。等文海找存折时,你死活不承认,不就结啦!


      潘霞在娘家住了十八天,刘保卫自己不会做饭吃,他只好去买盒饭吃,有时候,他懒得出门,就买来方便面煮着吃。潘霞在娘家,擦玻璃,她雇人擦;扫一扫墙皮,雇人扫,这些都得刘淑贞花钱。


      莎士比亚说过:丑恶的海怪也比不上忘恩的儿女那样可怕。2018年初,潘霞在伺候小孙子的时候,突然晕倒在地,经医院查明她的颈部大动脉处有个斑块脱落了,突发脑血栓。紧接着她的肝炎复发了,又转到另一家医院住院,大夫告诉潘霞,根据检查结果,她得的是肝硬化早期,如果药物控制不了,会诱发肝癌。如今她面容憔悴,疾病缠身。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然而,潘霞还在诅咒她的妈妈,叫嚣着:“咱妈还能不死啊?!”。

      本文标题:亲情的故事(第十二章)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98107.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