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其他连载
文章内容页

迁坟有见

  • 作者: 博客自传第一人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6-27
  • 阅读3414
  •   迁坟有见

      死人抓住活人的手,要走一起走。迁坟,地都卖了因此,死人要搬家。这还是个经济问题,在坟地里的买卖不比在集市里清闲。卖香的卖纸钱的买花圈的卖骨灰盒的还有出卖劳力的因为,挖坑破土不是轻快活特别是些老坟经过多年子孙的培土已经变得老大还更结实。在一起去的人里还有把“奠”念成“尊”的,我想也是应该对故人尊敬一些。乡村里的空气也好不到哪里,其污染也是尘灰暴土好在汽油味不是特别浓。那边放鞭炮的主还用跟竹竿挑着举的老高一看就是外行没有被鞭炮打过,你举它老高它就四散炸裂飞的更远打着围观人群的可能性就会大大增加因此,鞭炮最好就扔地上放最多就是用竹竿挑着压低了放因为我上过举着鞭炮放的当就差点把眼睛打没了而压低了放,最多也打不到很要害的地方。挖坟,不但要惊动死去的亲人就连蛇都惊动都无处藏身你看它,在光天化日之下守着一群围观它的人真的好像没有穿衣服,我看见那条青黄色的小蛇赤条条羞答答曲线逃命又不知哪里去向。我起先是有点害怕但马上又赶来的兴趣就想冲过去看个仔细,却忽然发现有几个人同时朝我摆手势那意思好像要我放它条生路不要斩草除根也不知那会儿我是目露凶光还是有多么残忍的假象,这到底算是哪门子阴阳我记得那条蛇可是记下了我的模样。记得在去的路上一台霸王车撞飞了一台摩托车,人没在现场也不知死活而回来同一条路上差不多相同的位置,两轮摩托跟两轮电动车一起歪倒在路边四仰八叉也不嫌丢人。开车熄火以后,他在旁边教我说:踩住离合器,退出挡来,就不熄火。???不是这样的事,整整一天。回家时人给带回来的山药,可是送她们一个个回家时都不好意思要,实在拿不走我开车送她们。那只背上有黑色花纹的大黄色毛毛虫真是太漂亮,慢慢的蠕动像一个刚刚熟睡醒来的淑女她不急不躁,只是我想假如想做头发就会难坏国际美发师傅从头到脚全是一样长的稀疏毛发,光是满身的条文和斑点花色就是一只好看的花蝴蝶的将来脱变却是没有让发型师傅下手的参照。“姐夫”很能干有办法肚子大是地主,他谈古论今,“门牌”像遇见知音似地天文地理乱弹琴,喝酒还要上至将相下至庶民还有人生哲理。啥事都明白,什么都懂点,还有点贪酒。因此,缺水就开始喝水。中午的饭局,两个茶碗轮流上阵又不敢喝酒。这下把倒水的师傅忙得不可开交,虽然壶里是满壶窜的茶叶沫子,却也是茶色生香。虽然猛喝一个点,却就是不撒尿。平时尿频,此日尿闲。从早上九点上路一泡尿到现在下午五点才有第二泡,你说肚子里缺了多少水而你说平时又多喝多少水的浪费。因为几乎站了一天,虽然有时也伸伸手但基本就杵在那里当看客但今天还是感觉有点腰子痛,平时的习惯动作一旦被打破就不比年轻恢复快因为也是四十多岁的年过半百身材。一个人的生命质量到底该如何解释更好一些还是面色红润,一位实际上六十多岁但看上去却像极了四十多岁却也不定就是一个赞美的标准和象征而,面色苍老瘦小枯干呢,生命的长度也许难以丈量,要不就快死,要不就好好活,现代人对生命现象也无可奈何而且标准多多。这边清一色的杨树林密密麻麻被栽种下地却不是因为要他们成才,因为据说要拆迁要卖地就要计算地上的财物价值有多少算多少,这直接关系到拆迁卖地的补偿金收入因此,才会有像院墙一样的树木一排又一排的纵横交错水泄不通,才会被我看到那些被砍伐的满地上似尖刀一样向上的树栅子,那个被砍伐的斜面像极了一张怒目凶狠的面孔在怒吼:你们这些人皮豺狼,我们才多大,刚刚被你们贩卖来这里安家几天,就被你们摧毁了前程,就被你们断送了我们刺向青天的梦想和希望,要知道我们也有可以成为栋梁之才的实力,却被你们做为“树质”绑架到此成为你们要挟和狮子大开的借口,来吧,看我们被你们无情砍伐后愤怒又狰狞恐怖的脸部表情,赶快拿我们去换钱吧。(本段文字经过仔细回忆之后得出结论是记载我与大哥去参加亲姑父坟墓的迁移活动,其中都是见闻与感想和评论的交织而没有直接叙述事件经过的习惯因为可能,当时自己感觉很清楚但时间一长就不知所云笑话当事人我自己就好像,这是回来以后的记录还想到哪里记到哪里的顺序错乱。)

      幻作一团。每日里幻想最多的是把自己关起来独处一地,还哪怕是周遭一片黑暗也十分庆幸。喜欢独处,不容他人,不善社交,讨厌和群。不是厌世却有点融入不到现代社会的人群里,也不是有多大的理想而是人生太吵闹,周围太嘈杂,社会太动乱。一个人的世界就足够我思考一辈子而周围大家的世界,总会涉及影响到我的世界又延伸不到他们那里去又天生不会侵犯他人因此,怎样如何出逃就成为我每天的首选策划任务。只是寻找新世界的唯一路径也是一场梦想的空想白日梦,这个世界对我还是有点太可怕。

      那么多人选秀干什么,那么多选美有何用?至少在男人面前也有提神醒脑的作用,让男人过快地衰老下去因此,才会有那么多各层次的人才聚在一起选美选秀。美人花瓶立在面前捧在手里,既可以勇猛顽强地不断向里面加注水分也可以当做下酒的菜品却,就不知道这是男人的阴谋还是女人的诡计还是各取所需的竞价分配因为,没人会要一滩没有经过投票的屎而一旦有了选举的经历,身价大增就是他们所有人的目的。

      灵魂,是什么?就是人的浮物质也是所有动植物的浮物质。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一鸟一兽一沙一石都是具有灵气灵性的,但他们的最终状态就都是浮物质就是它们的灵性灵气。

      你奇大胆,还敢说“没工夫”。这个执迷不悟的傻逼信徒幸亏还没上“FLG”的贼船,痴迷和执着是她的性格。一个人完全进入一种状态,不醒悟不反悔,应该是幸福的。

      三千金眼三千铜眼三千泥蛋子眼,我们这里有一双混眼,有个有眼无珠的腚眼。根据我的标准他从来没看准过一个人一件事,除去自欺欺人掩耳盗铃以外最后说最多就是这句话:他也富不了。然后就满意而归再继续以致在某个将来彻底缴械投降,我不在场。

      本文标题:迁坟有见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98151.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