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睹物思人
文章内容页

您高举墓碑,我凝望天堂

  • 作者: 一川烟雨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7-05
  • 阅读3779
  •   昨夜,您又走进我梦萦,父亲。

      在幽婉的《梁祝》二胡声中,您眯眯笑着,高举那块令我痛彻心扉的墓碑和您熟悉的名字,轻轻飘进我忽远忽近的梦境,默然的,慈爱的望着我——望穿我这离人忧伤的魂灵,望断我十年来夜不能寐的思念,望绝我不能自已的泪水溃如决堤……

      十年了,您离开我的生命整整十年了,父亲。十年的颤痛,十年的缅怀,十年的思念!您可知我多念您?任我伏地叩首,祈求上苍垂怜,却无以感动天地,赐您须臾于人间!纵把深深思念化作满天繁星,寻您在天堂的每一片云霓,怎奈阴阳两重天,生死两茫茫,徒把殇念付青天!有生之年,您呕心沥血,含辛茹苦把五个儿女抚养成人。百年之后,在这漫漫十年,你仍放不下难舍的挂牵,高举那份沉沉的思念,看我沉沦世间!

      岁月沧桑,念期绵绵。诀别十年,您熟悉的音容笑貌渐被时光之王残忍模糊。胸捂泛黄的照片,辗转在半梦半醒的午夜,镌刻心底的您,慈祥的容颜却如此清晰,犹在昨天。如若,眼泪能凝成通天的云梯;如若,思念能铺成上行的天路,我决然不顾一切,径直踏入天堂,誓把您带回我思念的秋天。父亲!

      记得,在那个晴天霹雳的秋夜,惊闻您溘然病逝的噩耗,异乡的我与姐相拥而泣,痛不欲生。冒着淅沥的秋雨,在朦胧的晨色中日夜兼程,赶赴故园,企望能与您道一句诀别,却来不及说一声再见!您安详地躺在笑眯眯的宁静里,许是欣慰儿女迟来的“孝道”?许是挣脱病魔无尽的折磨?我知道,父亲!您解脱了尘世的繁琐和可恶的病魔,高举那份深沉的眷恋,怀着弥留之际对姐弟俩无限的挂牵,依依不舍,飞往天国。这,我也知道。可是,母亲那肝肠寸断的涕涟和您们同生共死的爱恋,您怎忍心割舍,父亲?

      曾记得,您只是一位普普通通的生产队长,一个厚重热肠的淳朴农民。然而,您却拥有海纳百川的宽广胸怀和宰相肚里能撑船的博大气量!在这为了一根田埂,一溜薄地就寸利必争,矛盾四起,甚至反目成仇、贫穷狭隘的乡村,是您,用以诚相待的调停和解了一桩桩面红耳赤的矛盾。是您,以率先垂范的谦让树立起海阔天空的榜样。甚至,深谙脱贫之道的您,竟把自己悉心珍藏的种植秘诀和经商之道,毫无保留的传授给每一位辗转迷茫的乡亲!您坦荡无私的品格和大度豁达的为人,远近相闻,广为传颂。您忧人所忧的古道热肠,让烽烟四起的村落,一步步走向其乐融融的和谐,一步步迈向富足康乐的明天!

      所以,在您停丧的三天,络绎不绝的人们一批接一批前来吊唁,数不清的挽帐花圈房前屋后,堆积成山;所以,我不再惊诧其后多达八九十桌的丧宴,更不怀疑村长书记的儿女婚宴亦无法比肩的汗颜。父亲啊,是您宽广的气度容纳尽世间的渺小,是您无私的善良感动了活着的人们。您六十八个春秋的人生足迹和倾囊相授的至上美德,怎不为世人铭记?

      还记得,在那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峥嵘岁月,您毅然担当家庭的脊梁。是您起早贪黑,田里来地里去,用咸涩的汗滴凝成全家香喷喷的白米饭;是您绞尽脑汁,农闲之时沐风浴雨,骑着珍爱的“永久牌”自行车一天奔波上百里路做些小本买卖,让五个儿女衣食无忧,朴素整洁,学业竞成。您说,这高若云山,深似积海的养育之恩,我怎能忘怀,父亲?

      忘不了,在每个闲暇的黄昏,豁达乐观的您总要拿出心爱的二胡,笑眯眯的为我们拉上几曲《梁祝》。那悠扬婉转的旋律,伴随袅袅升起的炊烟,久久缭绕于我们清贫的欢乐。

      忘不了,在那个寒意深深的冬夜,刚满三岁的我骤发高烧,气若游丝,一只脚已踏入鬼门关。是您和母亲抱着奄奄一息的我,冒着冷彻骨髓的冰雨,踏着一路泥泞,狂奔至二十里外的镇医院,把我从死神的手中拼命夺回。

      忘不了,临近中考的两个月,您在百忙中顶暑冒寒,每个周末骑着那辆全身咣当作响的“永久”牌自行车奔波五六十里,为我送来省吃俭用攒下的钱粮和殷殷的期望,而您口渴唇裂,却舍不得买一根冰棍。

      更忘不了,在每年暑期的七月十五,您总让我陪你带上香蜡纸钱,打着幽幽的手电,在通往河边的每一个路口都点上一堆赏赐流魂的纸钱,喃喃祈福传说中的孤魂野鬼安度轮回,早日转世。

      ……

      铭心的往事万万千千,至今历历在目,犹存脑际,时时依依入梦,掠起心海起伏的波澜。那么,您走后,在每个苍雾缭缭的黄昏,有谁为我拉响那首清婉的《梁祝》?在每个幽黑凄迷的“赏孤”之夜,谁又来陪我潸然祭奠您孤寂的亡灵呢?父亲啊!

      您诀别我们的十年,每至清明,五个儿女总要陪母亲提上一满兜纸钱香烛,穿过您曾辛勤耕耘的茵茵绿地,走过那条桃花遍洒的小径,直至您静静入睡的坟茔。未及跟前,已远远望见您年复一年一直高举的墓碑与那份沉沉的挂牵,情不自禁,泪湿衣襟。燃一烛颤红的缅怀,焚两柱缭香的思念,看那凿满祈福的纸钱逐一燃烧成纷飞的夙愿,在缕缕青烟中徐徐飘入空际,洒向我凝望的天堂。只愿,那遥远的天国遍洒温暖的阳光,那祈愿的天堂唯有永恒的快乐,幸福和安康!

      清明时节雨纷纷,他乡离人欲断魂。祭期复至,山雨欲来。伫立于异域呼啸的风中,就让劲风掠去我深深的哀思,协奏您悠悠的《梁祝》。仰望白鹭行行,合起手掌,愿这忧思的精灵驮载我倾情的系念,捎至母亲为您焚香的身旁。愿天堂之路因您无阻,天堂之光为您乍放!惟愿您圣洁的英灵,庇佑母亲的安康地久天长,庇佑您们今生来世的恋情地老天荒!

      今夜,二胡声声,《梁祝》悠悠。在这恍惚缥缈的午夜,父亲,您又高举那块光芒四射的丰碑,眯眯笑着,巍然矗立在我思念的梦乡……

      窗外,满天繁星,却罡风劲嘶,呜呜长鸣。离愁复起,思殇渐浓。凝望星光璀璨的夜空,飘逝天堂的父亲啊,那最亮的一颗,莫不是您深情思念的眼睛?

      本文标题:您高举墓碑,我凝望天堂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98416.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