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成人文学
文章内容页

穿过云层来到你身旁(第一章)

  • 作者: 叶随风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7-25
  • 阅读4738
  •   这一年刘恍十岁,他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回家的孩子就像只回归大自然的鸟儿,自由自在,眼看就快到家了,他准备加快步伐,他爸爸经常骂他不早点回家,总是路上贪玩,今天早上上学的时候他爸妈说今天下午可能不在家,说他的远房叔叔过世了,他想要快点回去开电视机打游戏,平时他妈妈总不让他玩,今天他可以玩尽兴了。

      不料旁边有人的议论声进了他的耳朵。

      甲说,“你不知道黎文宣死得多惨,好像说背部被捅了几刀,还被扔下楼!”

      乙说,“也不知道他半夜到哪里去干嘛,别人孤儿寡母的在家!”

      丙说,“就因为如此,女人才可以去勾引外边的人啊,何况她男人长年不在家,我怀疑那女人跟黎文宣肯定有一腿。”

      甲说,“话不可乱说,那女人也丧命了怎么说,我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丙说,“不过那小女孩好像知道所有的过程,可能是受到了惊吓,只是不再开口说话,就像个傻子一样,警察怎么问都不说,就跟哑巴一样。”

      乙说,“那女孩也是怪可怜的,父亲也不在家,也不知道现在怎样。”

      ……

      刘恍知道他们议论的是自己家表叔,他叔叔的名字就叫黎文宣,听他爸妈说叔叔只是从楼上摔下来的,那他们外面的怎么就变了一个版本呢?

      晚上刘红佑和他的妻子黄文艳回来,看到刘恍并没有睡觉,灯也没开就坐在黑暗的地方,黄文艳走过去,“儿子怎么还没睡觉,是不是害怕不敢睡啊,灯也不开,就不该放你一个在家。”

      刘恍抬起他那张稚嫩的脸,虽然他是孩子不该管大人的事,但是他听到说有个小女孩,就觉得叔叔吓到女孩了,肯定是他们的不对,他能感觉到那个女孩、的害怕,面对两个灵魂离开的人,就跟他刚刚无助一样的,“爸妈,叔叔到底是怎么死的?”

      黄文艳觉得孩子莫名其妙,不耐烦的说,“小孩子那那么多的话,那是你叔叔命该如此,往后都别再提这事了。”那毕竟是自己的亲人,无论怎样她都现在亲人这边!

      刘恍搓着小手道,“我觉得那个女孩会害怕,因为我刚刚也会害怕,因为你们不在家。”

      刘红佑猜想孩子可能听到些什么了,纸是抱不住火的,安抚道,“别怕,女孩已经被接走了,她往后会有很好的人生的。”

      “真的吗?”

      刘红佑重重的点头,他也希望如此。

      十八年后

      双方的人正在战场上厮杀,满场的血腥,不把对方全军覆没不罢休,把对方的唯一一个塔摧毁就可以决出胜负,刘恍身边人的电话响起,他大骂一声,“王成宇,你大爷,不知道飞航模式啊!”

      “兄弟,抱歉。”王成宇怕刘恍爆自己的头并把自己的手机给丢了,立刻一溜烟躲到卫生间去。

      王成宇把地上的鞋子往他屁股上丢去,遗憾的说,“这可是排位赛啊,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王成宇速度飞快,鞋子没招呼到他,打到卫生间的门上,刘恍眼看自己方就剩自己了,敌方还有两员个猛将,王成宇在话五分钟就可以灭了他们,他上去就被拦截了,两秒就没血了,还打个毛线,把手机一丢,倒在床上。

      卫生间的门打开,王成宇笑嘻嘻的走出来,老远的说一声,“兄弟,我出去了!”

      刘恍正在郁闷,说出的话一点都不客气,“就不怕死在女人的肚皮上,等一会我上游戏要是碰到你家的小媳妇说漏嘴了,可别怪我。”

      “我知道你够兄弟的!”

      刘恍的公司在H市,他们的公司就像人力资源部,各方的人才聚集,哪里需要公司就会把你派去,时间没有固定,完全就是流动人口,长年的处于出差状态。

      双人宿舍,此刻就剩下刘恍,上了另一个游戏做游戏的主线任务到后半夜,夜深人静的时候总会想自己的媳妇,他也不会找陌生人去打发寂寞,他也怕定力不足,此刻想给老婆路遥打个电话,看时间已经深夜了,上周回去了,这个周末单休没不回了,还是作罢,明天再打吧。

      早上七点王成宇打开宿舍的门进来,睡得正香刘恍从梦中醒过来,他一下子从床上坐起,“你泡妞能不能别打扰我的美梦,你要是带回来我给你拍视频的话我也不怕打扰的,就知道干扰别人。”

      两人通宿舍三个月,王城宇了解刘恍就是嘴上功夫了得,他也不放在心上,倒在床上,双手抱头,无厘头的来了一句,“哥们,你离你老婆这么远,有时候一个月见不到,你对她放心吗?”

      刘恍感觉空调吹得他有些冷,把空调被拉过来盖在身上,反正免费的空调也不必省电,“当然,夫妻之间就是信任第一,不过成宇你这样做不愧疚吗,你女朋友发消息来宁愿陪一陌生人的,也把她放在最后一位。”在他的世界里,路遥就是第一,只要是她的消息都会上心,第一时间查看回复。

      王成宇换了一个姿势,“那怎么办,可我也有生理的问题,我爱她不假就行。”

      “你这是借口,太牵强,别人一辈子光棍不是得死?”刘恍才不信,看来他这样的才是好男人,“那你不怕知道跟你分手。”

      王成宇无视他的讽刺,“隐秘工作做好,怎么会知道,我是做不到你那样洁身自好。”

      “我爱一个人是全身心的。”

      “我昨晚约的是一个少妇,她们也有寂寞的时候,所以懂的……”

      刘恍用眼睛瞪着王成宇,咬牙切齿的说,“我的女人我绝对信任。”

      刘恍跟女朋友大二在一起,那时候也是异地,出来工作也是聚少离多,他有点愧疚让她一个人独守空房,自己就像皇帝一样,只有双休才能回去看她,但目前没有办法,换家公司也不是那么容易,两个人是五六年的感情,不是一朝一夕的,他相信路遥,那些出轨离婚的跟他八竿子打不着,他会坚守他的婚姻阵地。

      王成宇翻一个转身,“我要是有你那张泡妞的脸,肯定会去睡遍大街!”

      “你现在都有长城了吧!”

      一个周的时间很快就过去,周五五点半下班,刘恍赶车回家,他想给路遥一个惊喜,也没告诉她,从A市到H市要半个小时的高铁,加上地铁转车要两三个小时的车车程,当然不堵车的情况下,出了地铁口,刘自己家的小区在望,过去三百米是小区的门口。

      在他距离小区门口还有几十米的地方,天虽然黑了,他不近视,还以为恍惚看错了,他看到路遥上了一辆别克小轿车,看到车缓缓的启动,才醒过来,他怎么也不会把路遥认错的,打了两车就跟上去,他不信的打了路遥的电话,此刻他宁愿相信的是路遥打的滴滴去哪里,但是那天王成宇说的给他留了个心眼,他也不能盲目自信。

      电话通了,刘恍不说话,等待着路遥开口。

      路遥刚刚跟身边的游云飞有说有笑了,看到是刘恍的电话进来,他瞬间神经就绷紧了不知所措。

      游云飞有过一段婚史,对方嫌弃他那时候没钱,就攀上大款离开,看到路遥有几分相似他的前妻,又激起他的春心。

      路遥跟游云飞是在XX个约友软件上认识了,以前见过几次只是吃饭出去玩,没有身体的接触,确切的说今天是第一次正式约会,游云飞事业有成,有一分固定的工作的岗位,这是对她诱惑,心里对刘恍有些愧疚,看到电话就像索命般的响,她想下车。

      游云飞看出了路遥的犹豫,他的一支搭在路遥的腿上,“早晚都要摊牌,别紧张!”

      “我怕是他会来了。”路遥担心的说。

      游云飞的眼睛一冷,但说出来的话却是让人舒心,“别怕,我在你身后,你想想他长年不在家你的孤独,我不强迫你,但你也不能让我等太久啊,男人都自私的,你也要理解我的感受。”

      路遥仿佛下定决心,前两天刘恍才打过电话,说他可能这周也回不来,平复了一下心情接起电话,“你在干嘛呢,我还在外面呢?”

      刘恍冷笑,这倒是没说换,电话里还有车辆的喇叭声,“没干嘛,想你了,就问问你干嘛!”

      “我去商场买些东西,上班都没时间买菜。”

      “哦,那几点回家?”刘恍都准备叫司机掉头了,他觉得他有点小人,自己的老婆都不信任,但是哥们的那声提醒还犹在耳边,他想真是如此的话,路遥应该惊喜意外才对的。

      “买好了就回家,你今天会回来吗?”

      刘恍听出了路遥口中的落寂,准备脱口出的话改成了,“这周也不双休,回来时间太紧了,记得好好吃饭睡觉哦!”

      路遥回了个“好”挂断电话,然后拍拍胸口。

      有云飞说,“就你这点胆,怎么敢跟他摊牌?”

      “能暂时不说这问题吗?”

      刘恍的车一直不紧不慢的跟在路遥的车后,当他看到路遥跟那个男人的车停在海边的酒店,看了一下时间,到这里的路程用了近一个小时,看到路遥跟那个男人手拉着手进了就店,他再也知道傻孤男寡女的来这地方是干嘛的。

      此刻车里的音乐正在放着《愿望》,“统统在瞎猜,无理也无奈,我想不是说几句就明白,真不应该say goodbey,是啊不该say goodbey……”

      刘恍听到几句贴身的歌词他都不敢再安静的等一会了,把车钱付了就默默的下车,刚刚的歌词却在他的耳边不断的萦绕,刚刚是在瞎猜,可以说他多疑不信任,那麽现在谁告诉他这一幕算什么,但要说现在回去就分开办手续,他的心就是一息,有点接受不了。

      昏黄的灯光下把刘恍的影子拉的好长,他很想进去看个究竟,但是他怕,怕他们赤裸裸的一面的真的呈现在自己的眼前,他怕他承受不住。

      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艰难的往回走,他的心仿佛沉入了谷底,也许上帝看他可怜,他无法把眼眶的泪水溢出,就让天空的雨水帮他冲刷,洗尽他今天看到的一幕,雷雨交加,刘恍在路边无声的捂脸蹲下,心声再说,“上帝你就把我刚刚看到的一幕带走吧,我真的不想看到,哪怕一直被蒙在鼓里也好……”

      爱情总是后放手的一个遍体鳞伤,千疮百孔。

      刘恍不知道怎么回到家的,回到家直接倒在沙发什么都不知道,双眼空洞的看着天花板,身上的湿衣服也没有力气去换,拖着疲惫的身躯去把抽屉里的烟拿过来,一支接一支不断的抽,手不断的晃,眼泪流下来不知道是伤心的还是被烟熏的,他自己也不清楚。

      在他昏过去的时候,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只要路遥回头,他可以原谅她这一次。

      第二天中午路遥才回来,打开门满面的烟味为扑来,她还以为家里遭贼呢,但看到刘恍狼狈的躺在沙发的时候,她的心漏跳一拍了,他不是说不回来吗,而且还把自己搞得像滚在沟里起来一样。

      上去摇摇刘恍,没反应,全身好烫,先把他身上的湿衣服全脱了,再找来湿毛巾给他降温,被子给他盖上,忙好一切看到桌子上无数的烟头,再看看刘恍,她大脑一片空白,在想他是不是知道了,立刻愧疚、害怕、恐惧……袭上心头,不知道刘恍会怎么对待自己,还有游云飞会怎么对待自己的不确定因素。

      她此刻犹豫了,刘恍对她很好,他的家人对她也不错的,除了没有陪伴,自己常常一个人孤独的守着空窗外,没有其他的话说,但是她真的受够了一个人,家里下水道堵了自己动手,灯坏了靠自己,下班了一个做饭吃饭,一天就跟个哑巴一样,她实在不想在这样一个孤零零的了,最近半年她跟刘恍就是简单的问候,周末他回来就像旅馆一样住上两晚就离开。

        本文标题:穿过云层来到你身旁(第一章)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99368.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