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言情小说
文章内容页

幸福的煎熬(一)随风而逝的告白(1)

  • 作者: 韩非情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8-01
  • 阅读8503
  • 幸福的煎熬(一)随风而逝的告白(1)

      窗外,风在拨弄梧桐的叶子,蝉在有气无力地鸣叫。木春樱翻开书读到:“炽热的阳光照耀在白色的象牙塔顶,短暂的日子里我们曾经紧扣十指,掌心里的温存深深触动我们的内心,如今却两手空空……”

      她的花裙子上的白花在阳光下刺目地开放着,绿色的花纹则变得暗淡。在这个大学漫长的暑期里,木春樱独自一人待在家中,心神不宁又百无聊奈,读了一会儿书,又发了一会儿呆,书从手中滑落也未察觉。

      三年前的夏天,上午半天的学习已经结束,正是一个寂静的午后,学校里已经见不到什么人,而学长还在篮球场上投球,他跳得很高,姿势标准地将一颗篮球投进了篮筐里。他穿着背心短裤,脚上的球鞋很白,鞋帮上印有某品牌的LOGO,看来是打篮球的“标准配置”。此时的篮球场归他一人使用,日头之下,他的影子延伸了一段,又缩成一团,继而再延伸,再缩起来。

      整个校园里的师生都回去了,寂寞空旷的球场上的学长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一个,两个,三个……”木春樱偷偷地数着学长进球的个数,耳边似乎响起了日本漫画片“灌篮高手”里的主题歌,学长看起来比流川枫(漫画中的人物)还要帅,她想,只要这么默默地看着他就已经很让人满足了。

      只有一样不合心意,今天的日头不太理想,它发出炽热的阳光慢慢烤干了学长身上的汗水,他的皮肤很快就能晒成小麦色。只练了半个小时球,学长就恹恹地走出了球场,他走到教学楼阴凉的地方,看看四周没有人,就把校服上衣脱了……年轻的身体张扬着格外不同的魅力,虽然稍显得瘦了些,肱二头肌结实、腰背的线条柔和,腹部似乎还有个“田字格”——这一切都是青春赋予给这个年轻的小伙子的,让他的全身更散发出稍显青涩的男性魅力。

      木春樱看着学长脱去上衣,有些不好意思再看下去,于是一不小心倚在教学楼的栏杆上,烫手的铁栏杆令她胳膊吃痛,忍不住“咿呀”了一声。

      学长闻声张望,木春樱猫腰躲了起来。

      过了几分钟,感觉好像时间被拉得很长,滴滴汗水顺着木春樱的脖子慢慢滑下,皮肤上又麻又痒,有些抵受不住,但她还是不舍得离去,可当她探出头再偷偷看时,学长已经不在那里了……

      上周,课间的时候,教学楼的死角里。

      “学长,我喜欢你很久了……”木春樱在心里已不知念过多少次,连语速、感情都练习到位了,她以为已经准备妥当。她深深吸了口气,又一次默诵一遍早已背熟的开场白。

      一而再,再而三,练习了多遍之后,学长这才出现在她的视野里,走到她的面前。木春樱看着学长清秀的眉头皱起,目光炯炯地看着自己,近距离的看着他英俊的面庞,心知一年来的痴恋已经快要结束,心跳加速,脸上发烧……

      学长脸上有着明显的疑惑,木春樱知道再不开口就不合适了,正要开口说话,突然发觉同桌风筝小跑着经过,心头一紧,心说:“难道被他看见了?”

      学长回头看了看,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他笑了笑,将他一早收到的纸条慢慢撕掉(纸条上写着:学长,课间来一下教学楼死角,我有话要对你说。木春樱。),然后神情严肃地说:“木春樱,我们还在读高中,这个时候应该全身心投入到学习中去,不应该想男女之间的那种事。”

      傻傻地低下头,她曾预计过很多种情形:比如学长会说他还没有想好,或者说他没有想到会被人喜欢感到意外,又或者说没有准备好被人喜欢,不一而足,只是没有想到最终会是这样!她长长的眼睫毛瞬间挂上了两颗泪珠,低下头慢慢咽下了苦果。当她的泪水收住的时候,抬头不见学长,不知他什么时候离开的,看见学妹心里难过,他竟然连一句宽慰的话都没有说。但是木春樱没有怪他,只是径直走向操场,一路不顾熟悉的同学投射过来诧异的目光,一颗心沉沉地往下落,慢慢拭去了眼角溢出的泪水,心说:“这也太惨了点吧,他可是我木春樱的初恋,就这样的一个结局吗?”

      木春樱看见沐浴在阳光下的新体育馆,看着它那延伸的四角飞檐,估摸着那里没有什么人,想去那里一个人静静,同时也想去慢慢释放心头的苦楚。这个时候,背后的教学楼拉起了上课铃声,木春樱回头看看,许多同学正从操场、宿舍、厕所、小卖部汇集到教学楼下,教学楼里的每间教室门口的同学们也正回到教室内,她心中产生了一种孤寂感——一个人,一颗心,心里空落落的。

      “老师已经走进了课堂,站在七尺讲台上了吧……”木春樱沮丧地对自己说。她想应该回到教室里去,双腿却灌了铅似的不愿动弹,索性坐在体育场的阶梯上,想起学长撕碎字条的那一刻,一片片飘下的碎屑就落在自己面前,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弯腰将头埋藏在圈拢的手臂里,眼泪不争气地溢出了眼眶。

      “不知道老师发现少了一个人会不会问同学们,哎,一定会问的吧,我真是傻透了!”在木春樱自苦无人怜的时候,同班眼尖的同学已经透过窗户看到了她,看到她一个人坐在阶梯上的那样子。这位眼尖的男同学立即用胳膊肘碰了碰同桌,压低声音说:“喂,你看体育馆那里……”

      “怎么了?谁在那?”被碰了胳膊肘的女生扶正了眼镜框,仔仔细细地看了一会儿问道。

      “还能是谁啊,木春樱啊!”眼尖的同学不无炫耀似地说。

      “那还不快报告老师?”这两人后座的女生突然插了一句嘴。

      “嘘,小点声!她正难过呢。”后座女生的同桌食指竖在嘴唇中间,好像是特别体谅人似的,又强调着大家都小点声。

      “我在课间的时候看见她哭了……”眼尖的男生隔壁桌的“四眼”声音逐渐放低说。

      这几位同学的议论声音不大,但是交头接耳的样子还是被老师注意到了,他没有像一贯的风格掷粉笔头过来,而是投射过来严厉的目光,说:“你们几个在议论什么,站起来说!”

      四个同学站起身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老师突然说:“怎么有个空座位,是谁没有来上课?”一个班的同学哗然,那几个站起来的同学突然神情古怪,眼尖的男生禁不住掩住嘴笑了起来,也不知老师怎样动作,一颗粉笔头极其精准地射中了他的额头!

      之后,不知什么人得知,什么人始作俑者,总之谣言满天飞,其他班上的同学都知道了一个叫木春樱的女生逃课去体育馆那里坐在阶梯上难过着,还相互转告说课间见到她不知为什么事情难过,总之流眼泪了,又传说她平时傻白甜的样子,好像没心没肺的,没有想到她也有伤心事,也有伤心的时候。最后传来传去传遍了,老师也有耳闻,说她应该是向高她两级的学长表白被拒绝,躲在体育馆那里伤心呢。总之,从同学到老师都知道了木春樱翘课的原因,上地理课的老师本来想好好画画地图,解说一下祖国大好河山有许多矿产资源,却每次回转身面对黑板的时候听到背后的窃窃私语,终于忍不住说:“看来谣言止于智者,这句话是有问题的啊。谁能告诉我木春樱到底为什么难过?”

      全班同学哗然,有嗓门大的同学嚷道:“为情难过!”

      这位老师听了一怔,也不知道是不是触动心事,于是摇晃着头说:“问世间情为何物……”

      有好些的同学截住话头说:“直教人生死相许!”

      说不定,这位教授地理的老师本来是学语文的,又或者语文才是他想教的课。

      木春樱坐在体育馆硬邦邦的阶梯上,慢慢收住了眼泪,抬头看到阳光洒满整个校园,远处的教学楼矗立着,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自己坐在体育馆这边离教学楼很遥远。

      想起高中时代唯一一次哭泣,依据当时的情形,木春樱觉得也许这“遥远”是心理上的体会,其实这所重点高中的校园并不大,比起大学校园要小许多,这当然是后话了。“在那个时候,”木春樱想,“也许是自己生平第一次尝到初恋的苦涩滋味。”

      高中时代,那节地理课结束之后,课间时候,木春樱已经咽下了表白失败的苦果,一路小跑着回教室。早有眼尖的男同学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跑回来,扭头就嚷嚷着:“她回来了!她回来了!”

      木春樱进到教室之前,在门口整理了一下校服衬衣和短裙,努力恢复着往日的面目表情,迈步进了教室。她观察到女生们在窃窃私语,男生们在交头接耳,都嬉笑地看着她。木春樱回到座位,歪着头趴在课桌上假装休息,装作不知道同学们在传她那件丢脸的事。

      忽然,她觉得有些异样,此时同桌风筝正目光呆滞地盯着她的胸口。木春樱忙低头看了看,把衣服双肩向上扯了扯,心里在抗议:“猥琐男,怎么管不住眼睛到处乱看!”她把校服最上面的扣子扣上,暗暗责怪自己太粗心,刚才不知是怎么整理的校服,这时又稍加整理,然后怒视着风筝,真想有一双会发射激光的眼睛,瞬间灭了他!

      非情有话说:初次写言情小说,有很多不足,只有写作的热情不减。在“古榕树”下,希望能有读者提出意见和建议!编辑也辛苦了,鞠躬!

      本文标题:幸福的煎熬(一)随风而逝的告白(1)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99651.html

      验证码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