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情感家园感悟亲情
文章内容页

新鞋

  • 作者: 牡丹红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8-02
  • 阅读7467
  •   “妈,今年我想和哥一起去学堂念书,我真的希望自己也像邻家的小姐姐那样背上书包,”晓蓉又在请求母亲的同意。


      晓蓉是个天生聪明的姑娘,她知道,只要母亲能答应,父亲那里肯定能通过。虽然现在的父亲不是她的生父,可她并不认为天下所有的继父都是陌生可怕的,她觉得从别人的嘴里吐出的话不一定是真实,相反,有人会不安好心,破坏别人家的和睦。在晓蓉幼小的心里,继父和生父一样,同是父亲,身上同有父亲的温暖。


      晓蓉从没有见过生父的模样,在脑海里连一个大概的影子也无法勾勒出。她听母亲说过,在她很小时父亲就死去了,当时她才几个月大,见人就哭;她实在小的可怜,还整天哭闹着,哭声简直要撕碎每一颗路过人的心。有一天,值得庆幸的事发生了,她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抱起,那一刻,她的小脸露出了出生以来第一次可爱的笑,她看见了父亲的脸,就像刚刚看见了温情美丽的世界,瞬间被温暖融化了,在她的小脸上,甜甜的婴儿笑天真又灿烂。


      那天,李德明从杨秀英手中接过正在哭闹的孩子,他看见她淡白瘦小的脸,一边怜惜地说:“娃是缺少营养了”,一边用他的大手轻轻地擦去孩子脸上的泪水,让他惊喜的是,婴儿突然停止了哭声,自然地甜笑着,躺在李德明的怀里,仰望着他,仿佛在感动父亲的温暖。


      从此,晓蓉很少哭泣,可爱的笑脸人见人爱。母亲说晓蓉与现在的父亲有一种神奇的缘份。


      遇见是缘,爱的奇缘能彼此感动。晓蓉认定继父是天国里父亲的使者。继父大爱无疆,他一定是天底下最好的父亲,父亲无时无刻都在感动晓蓉的心。晓蓉想都不用想,父亲一定会支持她和哥一起去上学,他是一位值得她尊敬的好父亲。


      杨秀英整个上午都在忙手里的针线活,今天难得清闲,她得给每个娃赶做一双布鞋出来,这样,到了冬天才不会担心刺骨冰冷的寒风冻坏他们的小脚丫。她没听见晓蓉在说什么,也轻轻地“嗯”了一声,算是默许。


      过去好一会,她叫晓蓉到外面把喜子哥叫回来,让他试试鞋样,她担心喜子的脚又长大了,现在每一个娃的鞋她都得从新量一遍,他们个个都长的好快,都已不是原来的样子。杨秀英勤劳的手正为孩子们的成长准备着。


      “妈,我回来了,”喜子嬉皮笑脸地朝着站在旁边的三个妹妹做了个鬼脸,他的确比去年长高了许多,整整比晓蓉高出两个头。喜子听晓蓉说又有新鞋穿,高兴得跳起来,他脱下用草绳绑在脚上的旧布鞋,扔向远处,他不想再看见那两只早已破烂不堪的东西,他想:早该把它们扔掉的。他的两只大脚丫不听话地露在布鞋外面,总是先让他受到伙伴们的羞辱,他在他们面前抬不起头,他的脚不争气,鞋也破的好快,没有第二双鞋穿,他只能将就着,破鞋伤害了他的自尊。有时候,他也矛盾,心想:即便穿着破鞋,也比光着脚被满地尖利的石头刺痛的好。他常这样安慰自己。


      喜子光着脚丫站在母亲身边,见妹妹们盯着他的光脚发愣,不好意思地把头歪向别处,假装没看见,调皮地样子逗得三个妹妹直想笑。


      “妈,我不要新鞋,我的鞋还好好的,先给哥做一双,他等着穿,”晓蓉看见喜子的光脚,对母亲说出心中的想法。


      喜子特别喜爱晓蓉,只有她是自己的亲妹妹,每一次关键时候,他都向着她,怕她受到一丁点委屈,这会儿他别提有多高兴,他想自己平日没有白疼她,她懂得感恩就好,他发誓一辈子都不会让晓蓉受到伤害,他要做当之无愧的大哥哥,他知道,只有母亲和晓蓉才是他最亲的人。


      晓芸和晓霞还沉浸在刚才的玩笑里,晓芸朝着喜子说:“哥,你的鞋呢?怎么见你老是光着臭脚丫?”


      “一边去,就知道取笑我”,喜子听了晓芸的话更加难为情起来。


      “我知道哥的旧鞋在哪里,有个地方是他专用的旧鞋收藏室。”晓霞神地秘朝两位姐姐挤了挤眼。


      喜子听到两位妹妹的话,又羞又气,终于愤怒地吼着:“两个不知好歹的丫头,就知道取笑我,看我将来怎么收拾你们。”喜子越是生气越是引出妹妹们“咯咯”地笑声。


      杨秀英见喜子光着脚从外面回来,拿出她早已准备好的一双鞋,叫喜子赶紧穿上,那是她按照去年的鞋样,稍放大一码做的,现在穿正合适,男娃比女娃野性,费鞋,所以她多备了一双。


      喜子喜出望外地穿上新鞋,又洋洋得意起来,他站起身,向天空足足蹦了一尺高。“看看!我有新鞋穿了,又长高了!他在向妹妹们展示,宣泄男孩的快乐。


      “喜子,听话,要节省着穿,”喜子听见母亲在叮嘱,要他爱护新鞋,他兴奋地在院子里跑了一圈然后才安稳下来。


      李德明从柴房里也拿出来一双鞋,他一边叫喜子过去试试,一边在给鞋做最后地修整,那是他精心设计出的一双草鞋,与以往的草鞋相比,更加美观,做功更加精巧细腻,可以称的上是他发明的新作品,一双现代与古老元素结合的新鞋,李德明还在草里夹杂有各色布条,这样做出的草鞋经久耐用,穿上凉爽又漂亮,正适合度过炎热夏季。李德明自己有双陈旧的老式草鞋,他觉得应该给喜子做一双更好更舒服实用的,那样,不会担心日晒雨淋,穿起来也美观好看。


      杨秀英远远就看见了李德明手中的鞋,“真好看!”她脱口而出,称赞李德明那双不一般的草鞋,又对喜子说:“这下好了,不用再担心你的布鞋不够穿,下雨天也能穿上鞋,走路不打滑”。


      李德明还在喊喜子过去,他也一边朝喜子这里走来,看得出,他心里很兴奋,他手里的草鞋的确十分光滑漂亮,是一双很不错的鞋,他想喜子一定也喜欢这双精致的草鞋。


      喜子没有像李德明期望的那样,他慢吞吞地反应,只有身体朝着李德明那边,脚没有移动半步,他也远远就看见李德明手里的鞋,但并不乐意。


      “喜子,来,穿上看看,”李德明没在意喜子的表情,他已走到喜子的身边。


      “不,我不穿,我刚刚才穿上新布鞋”,喜子执意不动。李德明看喜子不愿意,也不好再勉强他穿上,依旧拿着他给喜子做的那双精美的小草鞋。


      杨秀英也在催促喜子试试新草鞋,可喜子就是不肯脱下刚才的布鞋。


      “哥,那的确是一双美丽的鞋,一点也不比布鞋逊色”晓蓉在赞美父亲手中的鞋。


      “好漂亮!我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好看的鞋!爸爸的手艺真棒!”晓芸也惊喜万分。


      “哥,你不穿就把它让给我,等我长大了再穿上,一定好美!”晓霞小心地抚摸着父亲做的草鞋,已是爱不释手的样子。


      杨秀英无赖地看着儿子,责怪地说:“喜子,真不懂你,怎么就不喜欢你爸做的草鞋?”


      “妈,再好,那也是一双草鞋,这年头,谁家的娃还穿它?出去还不让人笑话?既然有钱,干嘛不去城里买一双,拿出早过失破玩意有什么用?”喜子愤恨地说出心里的话。


      “你这娃越来越有理了不是,说谁有钱?有钱谁又不去买新鞋给你们?现在一家人能吃饱饭都是不容易的事,你还要指望什么,真是不懂事的孩子。”杨秀英被喜子的几句话气出心火来。


      “哥,你看你,还不快向妈认错,非要把妈气出病来吗?”晓蓉在叫喜子向母亲道歉。


      喜子狠狠地朝李德明看了一眼,然后不情愿地说:“我知道错了,我知道全世界就我一个人不对。”说完又跑向他刚才扔破布鞋的老地方。


      “哎,快别责怪喜子了”,李德明收起他的那双草鞋挂在柴房里的钉子上,又回过身来安慰杨秀英说:“喜子没错,现在早已不是旧社会了,没有哪家的孩子还穿草鞋,时代都已更新了,看他雨天总是光着脚,我在想,做一双草鞋给喜子,兴许会有些用;他不喜欢,就算了,放在那里,留作纪念也好,没必要生气。”


      “妈,爸爸说的对。我和妹妹的鞋也都是崭新的,不用再做,省下布料还能给哥哥多做一双”,晓芸拉着妹妹晓霞的手,“这样他就三双新鞋了,一定够他穿。”姐妹三人异口同声地说。


      杨秀英听李德明和三个女儿这么一说也只好无语,继续她手里的活。

        本文标题:新鞋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99697.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