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杂文评论凭栏论世
文章内容页

生哀死荣说孔子

  • 作者: 贺平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8-04
  • 阅读3381
  •   我是在批林批孔运动中认识孔子的。1974年春节,我从部队回家探亲,一天到县中医院看病,听到药房里有一男一女在对话。男:“这个孔子是什么人呀?”女:“是一个古人,他一人有三个名字,一个叫孔子,一个叫孔丘,还有一个叫孔老二。”男:“为什么要批判他呢?”女:“听说他想复辟资本主义,让我们回到旧社会,重吃二遍苦,再受二茬罪。”春节以后,我回到部队,部队正在轰轰烈烈、如火如荼地开展批林批孔运动。批林批孔运动使我对孔子发生了兴趣,我觉得他的《论语》还有点儿可爱。以后我又看了一些关于孔子的文章,我发现在中国还是尊孔的人多,反孔的只有孙中山、毛泽东、鲁迅和明朝的李贽,至今那些关于孔子的讲座和文章,大多还在为孔子大唱赞歌。

      孔子在生前是很不走时的。他一心想做官,他也是很有做官才能的,近30岁时到鲁国大夫季氏家先后担任了两个官职,一是管理仓库,一是管理牧场,他都干得很好。但他不屑做这样的小官,对于别人的赞扬只是淡淡地说“履职而已”,因为他是一个品德高洁之人,当官的目的不是为了谋生,更不是为了以权谋私,而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也就是恢复行将灭亡的西周秩序。直到51岁当上了鲁国司寇,但又与朝中掌权的大夫政见不合,不久离职,还弄得在鲁国呆不下去,54岁时不辞劳苦,乘着一辆牛车,在尘土飞扬的黄土道上颠簸14年,游说各国诸侯接受他的政治主张,但四处碰壁,不被接受,“累累若丧家之犬”。然而,他死后却走了鸿运,被尊为孔圣人、至圣、至圣先师、大成至圣文宣王先师、万世师表,尊号一再升级,被抬到吓人的高度。

      孔子的儒家思想,不是一种革命的思想,而是一种反对革命的思想;不是夺取政权的思想,而是巩固政权的思想;不是主张社会进步的思想,而是主张社会倒退的思想;不是“民众”的思想,而是统治阶级的思想。他极力主张“复礼”。“礼”在古代是统治阶级很重视的一种东西,就是等级制度,例如“周礼”规定: 祭祀时所用乐队,天子为64人,诸侯为48人,大夫为32人,士为16人,鲁国的大夫季氏一次用了64人的乐队,这就是“僭越”,孔子知道后说:“是可忍,孰不可忍也。”再如古代官员的服装不同级别分不同颜色,那是不能乱穿的,特别是穿了黄颜色服装就是“谋反”, 赵匡胤“黄袍加身”就成了皇帝,侠义小说《三剑侠》中的曾经劫过皇家银晌的大盗黄三太,一次劫住康熙皇帝要黄马褂,康熙就将身上的黄马褂脱给了他,他拿回去也不敢穿,放在家中供着 。孔子在《论语》中多次提到“礼”:“一日克已复礼,天下归仁焉”,“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就是要坚守住等级制度。孔子还主张君、臣、父、子各守名分,“忠、孝、宽、惠”,要求对上顺从和易使,“君子学道则爱人,小人学道则易使”,反对犯上作乱。又主张“鬼神论”和“生而知之”的“天才论”,这种观点到后世被演变为“君权神授”的“天命论”。

      孔子生前冷落,身后却被誉为中国最伟大的思想家。是的,他的思想成为中国社会的核心价值观达两千多年,他的思想塑造了中国的国魂和中国人的精神和人格。然而,他的思想为何生前不伟大呢?任何伟大的思想,如果没有政权力量的推行,是不会具有深远影响的,历史上和尚、道士,一会儿上天堂,一会儿下地狱,全凭统治阶级对他们的喜恶,而他们本身是没有这样大的法力的。就是现在在网上发表文章,放在什么版面、小编给推荐一下,那点击率也会大不相同。在孔子同时的诸子百家中,伟大的思想并不少见,老子、庄子、墨子、韩非子。……当时有一个杨子,其学说甚至比儒家、道家影响还大,孟子曾说:“杨朱、墨翟之言盈天下。天下之言,不归杨,则归墨。”也就是说,当时天下士子,不学墨子之说,必学杨子之说;不学杨子之说,必学墨子之说。然而后世竟找不到一点杨子的著作。因为杨朱学说的核心是“为我”,“拔一毛利天下不为也”,这个思想是非常伟大的,也就是自诩具有民主传统的西欧直到14世纪文艺复兴时期才开始提倡的“个人主义”, 承认、重视个人的生命和财产。这种思想当然不会被统治阶级所认可, 如果人人强调“为我”,国家就不能侵占百姓利益,帝王将相、王公贵族就不能无偿役使、无度剥夺人民。所以杨子思想很快就在历史上销声匿迹。这就是政权的力量。还有一个少正卯,和孔子一样也是办私学的,他的思想和孔子相反,提倡社会变革。他的影响可比孔子大多了,孔子的学生几次都跑到他那里去听课,只剩下一个颜回。后来孔子当了鲁国的“司寇”7天,就把少正卯杀了,还曝尸三日――这又是依靠政权的力量。孔子生时,天下大乱,礼崩乐坏,孔子的学说正是周天子所需要的思想,但当时周天子暗弱,大权纷纷落入诸侯甚至大夫乃至大夫的家臣手中,例如当时周天子的部分政权为鲁国的国君所有,而鲁国的政权又为“三桓”孟氏、叔孙氏、季氏所分,不久季氏的权力又为家臣阳虎所篡夺,开鲁国“家臣执国政”先例,因此周天子已无力将孔子学说奉为统治思想,而诸侯们正在相互征伐,争霸天下,需要的又不是孔子的恢复周礼的思想。一次卫灵公向孔子请教怎样行军布阵,孔子说我不会行军布阵,我可以教你礼乐之事。秦国原是一个在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上全方位落后的边荒之国,后用商秧、韩非的法家思想而雄霸天下。这就是孔子游说诸侯、到处碰壁的原因。可是到新兴的地主阶级“革命”成功、统治天下以后,那些夺取政权的“革命”的思想就成了危害政权的思想而受到禁止,而孔子以前不受重视的维护政权的思想,此时自然也就成为巩固政权的宝典而被奉为核心价值观。汉武帝时,接受了汉儒董仲舒的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宋朝的开国宰相赵普甚至说,只要半部《论语》就能治理国家。还有人将孔子思想比作红太阳说:“天不生仲尼(仲尼即孔子),万古长如夜。”

      鲁迅先生对中国的封建社会有着极其深刻的认识,他说中国的历史就是一部吃人的历史。而这部历史的卫道者就是儒教,儒教作为精神鸦片,毒害、麻醉中国人民达两千余年,所以鲁迅批判孔子也是不遗余力。鲁迅说:“孔子曾经计划过出色的治国方法,但那都是为了治民众的,即为权势者设想的方法,为民众本身的却一点也没有”,“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治于人者食人,治人者食于人”。鲁迅将孔子一生政治主张和政治活动概括为:“祖述尧舜,欲以治世弊;道不行则定《诗》、《书》,订《礼》、《乐》,序《易》,作《春秋》。”说孔子“治世弊”是主张倒退到尧舜那个时代去,但无人接受,就去通过著述来鼓吹他的思想。鲁迅又说:“报仇雪恨,《春秋》之义也。”是说《春秋》的思想是攻击主张社会“革新”的“乱臣贼子”,孟子也曾说:“孔子作《春秋》而‘乱臣贼子’惧。”“五.四运动”高举“科学”与“民主”大旗,斗争矛头直指封建制度的理论支柱儒家思想,提出了“砸烂孔家店”的口号。然而,不久尊孔的思潮又卷土重来。1914年,袁世凯为制止刚刚出现的一点民主、自由思想,配合复辟帝制,颁布了《祭孔令》,规定孔子诞辰之日,中央和各地必须举行祭孔典礼。9月28日亲自举行了祭孔大典,又拨款修缮北京孔庙,并自捐5000银圆。还有人请愿将“孔教”定为“国教”列入《宪法》。当北伐革命即将取得胜利时,感到已走入末路的北洋军阀们也纷纷扬起尊孔的大旗,盘踞江浙、在路上随便砍杀百姓的孙传芳,大倡“尊孔读经”,还恢复了“投壶之礼”;连自己也数不清有多少金钱、士兵和姨太太的山东军阀张宗昌,也提倡读四书五经,重刻了十三经,还招了一个孔子后裔做女婿。1934年7月,蒋介石规定以8月27日孔子生日为“国定纪念日”,南京、上海等地举行了盛大的“孔诞纪念会”,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孔子诞辰纪念会”上作了尊孔的讲演。蒋介石要求各级官员必须带头学习《弟子规》,倡导“ 忠于领袖、忠于党国”,要求国民教育大力推行《弟子规》。日本在1931年侵占了我国东北三省,同时在日本国内和中国占领区掀起尊孔热潮。1932年8月,修建日本最大的孔庙――汤岛圣堂,1935年4月建成,一连几日举行“新圣堂第一次孔子祭典”,同时召开“儒道大会”;中国政府也遥相呼应,派出“圣裔”和“各地儒林代表”前往参加;伪满州国的“皇帝陛下”也“御驾亲临”。自此日本每年都要举行一次祭典。1935年12月,日本驻中国各地领事在上海集会,认为“只要把孔子抓住中国的事就什么都好办”,“要在日本多建孔庙,请中国绅士前来‘庆贺’,就可以和那些‘绅士’来往”。以上种种,鲁迅先生都曾著文予以揭露、抨击。蒋介石在大陆失败后,到台湾还念念不忘孔子,1952年将孔子诞辰日定为教师节,1968年又发起中华文化复兴运动,成立“祭孔礼乐工作委员会”,制订“大成至圣先师孔子释奠礼仪节”。

      中共从延安时起就开始“反孔”,延安时期的红色历史学权威范文澜就是一个反孔派,所以到“批林批孔”时期,他际会风云,风头压住了尊孔的郭沫若。林彪9.13事件以后,孔子又遭背运,被刨出来“鞭尸”。那次批孔的目的是为了批林,那批林为何又要批孔呢?林彪倒台以后,作为中共党内“第十次路线斗争的机会主义头子”,总要对他批点儿什么,不然向人民交待不过去;可是批他什么呢?他在历史上没有像刘少奇那样在白区搞过地下工作,因而不会是叛徒;1928年就上了井冈山,以后一直在军队,也没有充当国民党特务的可能;没有在苏联留学过,不可能加入“托派”组织;说他反对毛泽东,那么他的思想基础是什么呢?毛泽东1973年7月在与王洪文、张春桥谈话时说:“ 尊孔反法,国民党也是一样啊!林彪也是啊!”林彪是个深藏不露的人,他对时局有看法,但他轻易不表露,经常书写一些条幅挂在室内或送给亲近的人,条幅的内容就有许多孔孟语录,如“克己复礼。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当今之世,如欲平治天下,舍我其谁也”等。这样罪证就有了,林彪原来和孔丘是“一丘之貉”,孔子要开历史倒车复辟奴隶制社会,那么林彪也是要开历史倒车复辟资本主义。批林批孔运动历时半年,于1974年元月至6月结束。“四人帮”的批孔是别有所图,他们“革命”尚未成功,正处于向周恩来“夺权”阶段,而周恩来则是现代的大儒。

      “文革”结束后,随着思想领域的拨乱反正,孔子又开始走了鸿运。教育要从娃娃抓起,学生的课本里就增加了《三字经》、《增广贤文》等内容,而《半夜鸡叫》、《小英雄雨来》、《狼牙山五壮士》、《刘胡兰》和鲁迅文章被删掉。天安门广场树起一座孔子像,作为文化象征。《百家讲坛》的儒学讲座你方唱罢我登场。甚至当局还提出了与“以法治国”相对立的“以德治国”口号。不仅如此,孔子还“乘桴桴于海”,政府用几百亿在国外建了几百个“孔子学院”,被外国人视为思想侵略,引起极大恐慌。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这篇文章中,将小拿破仑为了复辟帝制而抬出他的叔父波拿巴.拿破仑一世的行为称为“亡灵的召唤”,现在已是21世纪的现代化社会,就连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也已名存实亡,却仍欲用两千多年以前的孔子的“亡灵”来治理国家,难道是嫌现在的专制和特权还不够吗?难道是要让我们的那种“国民性”永久保存、发扬光大吗?然而科学和民主的阳光是遮不住的,在它的照射下,一切腐朽的东西都必将发臭、腐烂、灭亡。

        本文标题:生哀死荣说孔子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99793.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