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天涯旅人
文章内容页

开平碉楼小记

  • 作者: 瀚墨盈香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8-08
  • 阅读7793
  •   久闻侨乡盛名,却一直无缘得见。自从小女倩仪两年前考入江门国税后,我便越发关注五邑的名胜风景和民俗民情。于图文中了解的诸多胜景之中,无意间却只对开平碉楼情有独钟。

      此次南行,一为看望小女,两年多了,身为人父,却未曾躬身前往探望,深感内疚,也颇觉汗颜。二来也顺便了却我与碉楼的一段情缘。于是请了年休假,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动身这天是星期二,女儿肯定没时间陪我。人生地不熟又是初到此地,多有不便。于是高铁上便拿出手机,在微信里广发英雄帖,到底是人品不错,马上有久居江门的学友彭、杨二位英雄揭帖,愿陪我侨乡一游,并策划安排行程。

      次日清晨,彭兄驱车来接,先去梁启超故居后,再至陈皮村午餐。由于下午的任务甚重,本不该饮,却终究抵不住香喷喷的烤猪排的诱惑,二三两小酒下肚之后,已过正午。

      尽管岭南的伏夏十分酷热,高悬的太阳却似一盏挂在头顶上的浴霸,照得头皮发炸,汗水顺着头发一直流到脊背。但我们依旧驱车来到开平市观看心仪已久的碉楼。

      原本开平碉楼文化旅游区包括自力村碉楼、马降龙古村落和立园,由于时间关系,只选择游塘口镇自力村一处。

      村子是由土改时期的安和里、合安里和永安里三条方姓自然村组成,村名取“自力更生”之寓意。最早建村的是安和里,于清道光十七年(公元1837年)开村,因地形像犁头故俗称犁头咀。

      村口,一条曲折的水泥路通往景区,两侧绿树成荫。

      首先跃入眼帘的便是立于右边高坡之上的一座瘦高岗楼,马上让人想起抗战时期的碉堡。仔细一看还是大不相同,楼分上下五层,高近20米,钢筋混凝土结构。下面三层确像一个碉堡,只是顶端四周却向外悬挑。上面两层则像极一座西式城堡,稳稳的安放在碉堡之上,四层为挑台敞廊,五层穹窿顶亭阁又在挑台之上,顶置避雷针,名曰方氏灯楼。

      斯楼于民国九年(公元1920年)由今宅群、强亚两村的方氏家族集资兴建,因楼旁有小溪流过,故原名古溪楼。楼内配备西方早期发电机、探照灯、枪械等,历史上曾为防备北面马冈一带土匪袭击起到积极的预警防卫作用。

      顺路前行,须臾即到景区。穿过门楼,但见一条古木栈道蜿蜒于清澈水面之上,左边水塘,右侧修竹茂林,凉爽之气,顿时扑面而来。一路上时有榕树虬枝横梗于栈道上空,一条条细长的“胡须”(气生须根)垂及水面。古朴静雅,宛若一幅江南水墨悬挂在眼前,置身其间,有如人间仙境。

      栈道尽头,视野豁然开朗,水塘荷塘、稻田草地错落有致,居庐、碉楼自西向东,由低到高,谓之东升西落,步步高升。

      独具岭南乡村气息的洋式城堡村落,好似一轴阳春烟景田园诗意般的农耕长卷,由近而远徐徐铺开。

      绕过一叶碧绿的荷塘,便是一处别致的西式庭院,院墙高达五米有余,墙上开有拱形窗户,通体只开一个侧门。经由此门进入院内。院角,丛竹青翠,亭亭玉立。院中,一楼拔地而起,面南背北,气势宏伟。楼高五层,砖混结构,门窗均为坚厚铁板。

      从外仰望,下三层样式与普通楼居无异,第四层正面设有宽广敞郎,郎檐正面匾额上书“铭石楼”三字,苍劲有力。看似现代开放式阳台,四角却建有突出悬挑的半封闭的角堡,堡内开设向前向下的射击孔,可以居高临下攻击进村之敌,俗称“燕子窝”。楼顶六角攒尖琉璃瓦凉亭耸立中央。

      屋内布局,一进三厢。一楼正中为厅堂,正面是神龛,上方挂主人和妻室画像,两侧为厢房。从摆设上看,左侧是仆役居室,右侧为杂屋;二楼正厅为小会客室,三楼正厅为棋牌娱乐室,二三楼两侧为均卧室,并设有琴房、厨房和卫生间等。

      室内陈设十分讲究,西式落地立钟、留声机、扬琴、真皮沙发、缝纫机、煤油吊灯等当时罕见物件应有尽有,呈清末民初之中西合并风格。

      楼顶视野非常开阔,方圆几十里尽收眼底。正中琉璃瓦凉亭内桌椅齐备,乃品茶、对弈、聊天、赏月之佳处。前方角落处亦设有外窄内宽的楔形了望孔和射击孔。

      楼主方广仁早年在美国以“其昌隆”杂货铺发家,成为本地首富。民国十四年(公元1925年)遂花巨资建此气派的豪宅,占地600多平米,堪称本村之最美碉楼。

      之后,又相继参观了叶生居庐、云幻楼、逸农楼等建筑,这些楼名无不寄寓一定的含义,也时刻传递着丰富的历史、社会、文化信息,反映了各个时代的交替和变迁。

      开平碉楼源于明朝后期,随着华侨文化的发展而鼎盛于二十世纪初,是融中西建筑艺术于一体的华侨乡土建群体,被誉为华侨文化的典范之作和令人震撼的建筑文艺长廊。

      自力村有各式碉楼十五座,多建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是开平碉楼兴盛时期的杰出代表。

      任何客观存在均有因果,开平之所以碉楼林立亦大有来由。

      明朝以前,开平是恩平、新会、新兴交界之所,一个“三不管”的地带,社会治安非常混乱。

      又因鸦片战争以后,开平人迫于生计,开始大批出洋谋生,经过一辈乃至数辈人的艰苦拼搏,有着“开放、包容、务实、创新”精神的五邑人闯出了一番天地。

      于是纷纷回乡买地建房、娶妻生子。浩浩荡荡的回乡队伍、漂亮的房子、华丽的服饰和令人羡慕的积蓄,给村子居民带来了相对富裕的生活,同时也成为土匪眼中的肥肉。加之地势低洼,匪患水患成为当地人最头痛之首要,于是集防水、防匪和居住等功能于一身的各式碉楼便应运而生。

      回望远处幢幢碉楼,渐渐隐没于天际缕缕霞光之中。少许,无边暮色自田野间缓缓升起,若积水漫涨,若浓雾笼罩村庄,霎时,耳边隐约有零落的枪声,由远而近。

      当年,若非情势所迫,谁家又愿意将自已的房子建成这铁门铁窗的固楼。

      2018年8月8日

        本文标题:开平碉楼小记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99993.html

        验证码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