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其他连载
文章内容页

如水如水

  • 作者: 博客自传第一人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8-09
  • 阅读35767
  •   如水如水

      以我的认知和学识和社会阶级地位来看人类的一切混乱都源自于权力,在一个标准泛滥的社会里人类把一切都贴上标签编上号吗据为己有。没有没有标准的食物还没有没有统一的标准,同样的人却用不同的标准衡量不同的事物而不同的人,也在用不同的标准衡量这个唯一的世界但一般人还没有权力做,因此假如这个世界没有任何权力就都是自然存在的杀戮也是。其实这里就还是权力等于金钱的消息本质,尽管有部分人不愉快却是没有办法因为权力还是暴力。有人类的判定就有人类的不公平一切就必须忍受,因为所有标准带来的总是一个模糊的范围不具客观性质。把两个完全大同大异的东西放在一起称重,还要努力使它们成比例变协调,人的偏见和短见在这里就大起作用。

      如水如水,我浮在如水的水面上,那双如水在做水波波动如浪花,跳上跳下伴着笑脸吐着红舌,如同泡在温泉里的状况任凭碧水暖流缠绕袭击,蛙泳是最费力的姿势仰泳是打破常规的要求自由泳姿是在水面上的自由划蹬。暖流流周身,热血乎欲出。激情想冲刺,潮高在险峰。疲惫在如水的温泉里,停靠在如水的港湾中。如水在疾风暴雨的拍打中低声吟唱你我的歌,再悄然入睡安详如水,在这个如水的夜晚如水说:生命如水。

      这是个快快快把东西兑换成钞票的时代。

      一条大船进水沟,摇摇摆摆不起锚不扬帆不启航。整天生活在侥幸与后悔之中,一分喜就来十分热,一点愁就要百分哀。坚持不下去就快改,刚改完就开始后悔,刚后悔又发现后悔错了。别人给你擦不行,不习惯,自己又老是擦不干净。恶性老是在自己体内循环,原因出自这个平面大脑。不是个口袋,水也装不多少。有也是有死无活物。

      他老婆那个逼,跟他说点事,马上就传给她。一怒为红颜,报复马上到。她还要查查是谁说的,她妈那个破包子,老板养着你就是给自己的开心小玩闹。

      违法建筑合法化。怎么办,拿钱买。金钱就是合不合法的代名词,也是“道理”在哪一边的基本判定依据。什么是法,权而钱,是有钱人用金钱制定的为自己多赚钱的规则。

      少林方丈不安分,拿着全民族的文化遗产出国招摇。和尚也变成商人也开始争名夺利,坐不住了起野心了想女人了,还吃斋念佛还穿袈裟还悲天悯人还不贪不嗔吗?

      吃空饷算什么,浪费贪污绝对不止这点。现在还叫吃空饷吗,这就是明抢明夺的犯罪。

      这是谁家的盛宴,说是这里的主人。我这个被严重边缘化的所谓主角,前一句“谁敢跟你平起平坐看电视”还在余音绕梁,后面就有响起来“雇不起”爵士摇滚。谎话说来就来顺嘴下流不慌不忙,前一句真是前无古人的笑话大后一句就来讽刺不过我也有点习惯,就是一边认真听认真记一边认真忘下去。这是我的两边论,不睬他的球。

      女儿的班级从楼上搬到楼下来他们还都挺高兴但,不高兴也没有办法,孩子们。这是在给一到四班高学生一等的优级学生们倒腾地盘,好给他们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你们就是散养的状态。高低贵贱从出生就开始,学校就是社会分层的学校就是社会不公平的开始。这里金钱有点不太起作用,同样的给学校交钱,三个月后成绩却不一样。学校也是看人下菜碟的饭店,首先要照顾学习成绩好的孩子。升学率高他们就有实惠校长也有政绩就有升迁但,钱要再多再多再多些再更多些也有可能升迁。

      啐,它一脸唾沫星子。它还不高兴,这是抬举你,谁有功夫啐你,在哪里可以找到如此的啐法。当我喊它的时候,它总是把大长脸凑过来。当跟它亲近时,它又总是把鼻子猛地嗅下子。这时就可以攒一嘴唾沫星子也猛然啐它一口,它就会每到此时马上首先扑棱摇头狂甩不止,还有前爪子抬起来擦脸舌头舔还作恶心状还抬头讨厌我。此时你再叫它前来它就不会听还躲更远还给你翻白眼不再赏脸给你面子,它知道这是对它的侮辱和不尊重还伤自尊也有内心的不平衡就躲你远一点就给你显示这是极其不友好的举动。它或许也在想:假如没有这条铁链子困住我,走了就不再回来。吃不饱也向往自由自在。

      朝夕相处的狗也要像朋友一样对待,可况人乎?

      九月份吃饭,十月份才交钱。九月里老板先垫付,先期注入流动资金,如果十月的工资里有饭费和补助,如果馒头不是在月底一起清算,如果不是我节省的有滋有味,那么就不会有省下很多钱的感觉,就不会是九月的补助十一月才提因此,十一月才提九月份的饭费补助就给老板一个错误的幻觉他就认为补助太多就开始故意拖下去,反正你们自己有办法给你们补助太及时就会产生贪污腐败因此,就是故意拖着没钱补助就更加节省。

      再不会管也不用你来管,管的再乱也是自己乱。 天生的缺憾天也帮不了他。

      谁都能看出来这里乱七八糟,“二B本科”。也都看出来这里乱凄凄的不像个样子但,这里又不是他的最后选择,他的目标是能做公务舱的公务员,这里就是他过渡性的选择临时性的打算。也不知道这位据说“巨力开业也不再回去”是什么意思,大哥知道很多人都不愿意来他这里不仅是庙太小但,始终处于被动选择逼他总是在四处求人,这也不是大哥的希望因此,经过这次改制大哥就会错误地扬起头来,走着瞧。这些有毕业证书的“二B本”们来这里就是大哥的光荣,想不到这辈子还有机会招收本科的打工仔因此过不了多久就忍不住自动去强奸……当看别人都不正常时,自己就肯定有问题。拿着放大镜看别人的问题,问题也会严重变形但若用显微镜看,吓死你也不多。

      割齐,有必要割齐吗,割齐做什么,都是你消费,再说能割齐吗,一年的补助少提一个月,怎么割齐,你不可能三十多年再冒出个一年十一个月来吧?先前是赖父母的钱,现在是偷自己的钱。(这段大概是指职工伙食补助的事大哥就故意拖到最后就欠三四个月的补助,我就多快好省但给大哥的印象却是奇能不补助也够为何要补,补上还不叫你贪污到自己口袋里啊但最后还来跟我割齐应该是仅仅把账目割齐他的部分不欠补助)

      今天是我这本《锻炼物语》的月日,出生四个月,送你点什么好?把我写在你上面?

      天地造物各有道
      行色相交故事多
      粉墨登场不想让
      精彩一亮都有歌

        本文标题:如水如水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00013.html

        验证码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