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化娱乐影视评论
文章内容页

再看老片子《芙蓉镇》

  • 作者: 李狸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8-22
  • 阅读4113
  •   很多年前,电影《芙蓉镇》上映的时候可是轰动一时,那宣传工作做的真够到位。


      那么,《芙蓉镇》都讲了些什么呢?为什么会受到众多人的吹捧?刚开始看它的时候我们把重点放在人权问题上面,影片中的主角胡玉音因为是反革命五类分子、是富农婆、和右派秦书田两个人就不能结婚,他们最基本的人权要求都得不到满足,甚至女方怀孕之后,被认为是蔑视无产阶级专政(没批准他们结婚而结婚了),男的还被判进了监狱。那个年代,在那山高皇帝远的小乡镇,此类事情也许真的发生过,真不人道!


      但是现在再看这部电影的时候,问题的重心就转移了。电影中有这样的情节:


      原国营饮食店经理、今县商业局科长李国香找胡玉音谈话,说:“我这儿初步给你算了个账,你看看有什么出入没有……,粮站主任谷燕山每期都从大米厂批给你60斤大米?”。


      听到这话,惊慌的胡玉音一口气迅速的说出大实话:“那不能算是大米,是碎米谷头子,镇上好多单位和私人都是买去喂猪的”。


      李国香想加罪于胡玉音,说她搞剥削犯了法,于是,把问题的重点放在了“把碎米谷头子买来变成商品肥了自己”。但其实这都不是问题,问题是:镇上好多单位和私人都是买去喂猪的,而胡玉音却用它来做米豆腐给人吃。


      这就是资产阶级的劣根性。


      马克思说过:“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胡玉音以最低成本赚取最大利润,她家的米豆腐味道那么好、服务又那么“热情、周到”,但其实大家在她那儿吃的是猪饲料。


      赚了黑心钱之后,有了资本的资产阶级的侵吞阶段就开始了,胡玉音把王秋赦的宅基地买下来自己建筑房屋、扩大经营,开始了侵占阶段,这就是资产阶级的本性。


      如果没有文化大革命存在的话,毫无疑问,胡玉音的生意会再次扩大、继续膨胀,直到把国营企业挤兑垮掉;让更多像王秋赦那样的人失去土地和没饭吃,那将是另一场“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斗争”的戏剧。而《芙蓉镇》的故事恰恰相反,它说的是:有文化大革命存在的一场戏。这是电影中的政治倾向问题。


      从艺术角度来讲,这部电影中的角色和文化大革命的《样板戏》一样----人物全都脸谱化:好人一律都是红脸;坏人一个个都坏到“头上长包、脚下流脓”。按理说,胡玉音是一个黑心的小店的女老板,但影片恁是用最溢美之形象把她表现的像个勤劳善良之妇人,但无论她怎样“善良”也无法掩盖她用猪饲料做成米豆腐给人吃的实事。


      而另一个配角----粮站主任谷燕山,更是绝对的正派人物,影片中说他是“一直以老革命军人的标准诚实做人”,运动中他被停职反省,当李国香指责他:“自1961年下半年开始,两年零九个月的时间,你一共卖给新生的资产阶级分子胡玉音一共是:一万一千八百八十斤大米。……是大米也好、是米谷头子也好,粮站主任,你个人拿得出吗?你什么时候播种过水稻?这不是从国库、又是从哪儿来的?”


      谷燕山为自己辩解:“我没得到过一分钱好处”。


      听了这话,李国香毫不掩饰的说出她的怀疑:“你没得过一分钱好处,这,我们或许相信。但是,你一个单身男人总该有单身男人的收益。米豆腐姐子可是芙蓉镇上的西施”。


      对于这种莫须有的罪名,谷燕山拿出了强有力的辩驳证据:他绝没有犯此类错误的可能----因为他有病,而且是受工伤(在战场上打仗的时候受伤)。影片想说明一个男人正派,就只能用这种表现方法也未免太拙劣,如果是一个正常人似乎就没办法证明自己清白?只能说:拍电影的人用这样的表现方法已经到了理屈词穷的地步了。


      而影片中的反面人物:李国香和王秋赦,他们各自代表的是无产阶级的维护者、和无产阶级。


      李国香原是国营饮食店经理,60年代初,湘西芙蓉镇上勤劳美丽的少妇胡玉音、同丈夫黎桂桂摆的米豆腐摊子生意兴隆,挤兑了附近的以李国香为经理的国营饮食店,因此结下了仇。"四清"运动开始后,李国香任工作组长。胡玉音家被划成新富农,新屋也被查封。曾帮助过他们的粮站主任谷燕山、党支部书记黎满庚均受牵连而遭审查,懒汉王秋赦则成了运动的依靠对象。


      李国香和胡玉音之间的怨源,是因为胡玉音同丈夫黎桂桂摆的米豆腐摊子挤兑了国营饮食店,由此她们结下了仇。这样说来:她们之间的矛盾是因为工作产生的,而不是彼此之间有什么私怨。可是影片中却恁是要把她们的矛盾说成是李国香嫉妒胡玉音的美丽、公报私仇把胡玉音家划成新富农,还查封她家的新屋。


      和粮站主任谷燕山比较起来,李国香作为国家干部似乎更称职,因为她在乎自己领导的国营饮食店被挤兑了。当她到胡玉音家的米豆腐摊子去检查营业执照的时候,周围的群众却大都站在胡玉音家一边,以高喊“再来一碗”表达对李国香的抵制态度。这些稀里糊涂的群众在胡玉音家吃的:与其说是米豆腐;倒还不如说是吃的一碗迷魂汤。他们哪里知道他们在胡玉音家吃的其实是猪饲料。


      《芙蓉镇》这部片子不遗余力的使出浑身解数,拼命的对无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维护者进行污蔑和诽谤。


      资产阶级对待无产阶级的态度就像人类对待猪一样----吃它、还要骂它。我们经常开口骂人时就说“蠢得像猪”。在《芙蓉镇》这部影片中,作为无产阶级的王秋赦的形象就像猪一样的被对待了(他的宅基地被侵占了、他的形象也被描写成为“懒汉和二流子”的形象)。


      王秋赦名下的宅基地还没有出卖之前,胡玉音家是借用他的宅基地摆设米豆腐摊子做生意。因此,他吃米豆腐是从不给钱的。只听见谷燕山问:“秋赦,又不给钱?”(在他看来借用人家的宅基地是不用给报酬的,就应该像他自己把国家的大米提供给胡玉音一样无私奉献)。


      王秋赦辩驳道:“这块属于我名下的宅基地,要是卖给胡玉英啦少说也得两三千碗米豆腐呢”。


      在影片中,王秋赦拿着一个不知是偷、是抢、还是骗来的小金人以非常淫荡的面部表情在手里把玩。他是一个什么都没有,十足的无产者:他没有文化、脏不拉几、穿的破破烂烂,就这样一个形象,居然还和作为上级领导的女干部李国香搞上了男女关系。


      王秋赦这个角色,在现实生活中是解释不通的。他既然能把上级女领导李国香都勾搭上,那么他为什么连一个乡下的丑老婆都没有娶到呢?(至少也可以像黎满庚那样)。


      还有,他过去因为是雇农,分得了土改果实(一块宅基地),卖了之后应该有钱;他手中还有那因或偷、或抢、或骗来的小金人那也是一笔财富;平常在米豆腐店吃饭还不给钱;若具有这等敛财的“本事”,按理说他的钱财肯定比胡玉音更多。更何况,他是土改分子,工作组来了还鞍前马后的跑来跑去,那应该是一份工作吧,有工作就有工资啊。但是,他连吃早餐的钱都没有,以至于“无产”到这个地步。


      我们经常说有些贪官“财产来历不明”;在王秋赦这个角色中却有个“财产去向不明”的问题。所以,这个角色没法解释得通。


      只有唯一的一个解释,那就是:和上级女领导李国香勾搭、还有那(或偷或抢或骗来的)小金人的故事是捏造的。王秋赦这个角色就是资产阶级的卫道士虚构出来诋毁和污蔑无产阶级的、在现实生活中根本不存在的这么一个角色。他要么是一个老实巴交的无产阶级;要么是一个根本不属于无产阶级范畴的人物,而是属于资产阶级的二流子、流氓、乱搞男女关系的不正经的家伙,资产阶级的卫道士把他们那边的人才有的丑恶行为嫁祸给无产者,这是无耻的栽赃陷害。


      影片把王秋赦这个坏蛋说成是无产阶级范围内的人物,使劲儿抹黑他;而把谷燕山那样的人使劲儿漂白,用吹捧者的话来讲,这叫“纯的愈发纯净,浊的愈发混浊”;其实就是彻底的极端的模糊人们意识,以达到使资本主义社会复辟的目的。


      本影片的导演谢晋是一个信奉资本主义的资产阶级的卫道士。他在文化大革命初期被关进牛棚、受到批斗之后,转而在思想上开始跟上当时主流政治(文革政治)的要求。拍摄于文化大革命中的《海港》、《春苗》和《磐石湾》主要表现了当时主流政治所强调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基本思想。《海港》是从革命样板戏移植而来,叙述的是党支部书记方海珍带领众码头工人和阶级敌人进行斗争,抓革命、促生产的故事。《春苗》描写的是文化大革命的新生事物、农村赤脚医生春苗和隐藏在卫生战线内的党内走资派斗争的故事。它是文化大革命中最为成功和轰动的描写和走资派斗争的影片,并使李秀明,春苗的扮演者)成为当时无数革命青年崇拜的偶像。《磐石湾》也表现了农村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


      改革开放之后,这位大导演却拍摄了与文革时期的作品的立场绝然相反的《芙蓉镇》,为资产阶级唱起了赞歌。


      《芙蓉镇》是谢晋一生中最大的一笔败笔,可是这部电影居然获得了多项奖。据扮演王秋赦的演员在《大师谢晋》这部访谈纪录片中讲:电影拍摄之前,老右派:钟惦棐、陈荒煤等人写信给谢晋,交代他:“一定要揭示(王秋赦)这个人物‘流氓无产者’的一面”。原来这是一场阴谋。所有对这部电影的吹捧都是一群人预先准备好的行动。


      历史上的独裁者都是用屠杀知识分子的手段维持其统治;而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伟大之处就在于:他发明了世间一大新鲜事物----改造知识分子。


      扮演主角胡玉英的演员刘晓庆是中国的《跑调天后》,有人扶持她当电影明星的原因:也许是因为她什么话都敢说,可她敢说的程度还达不到像美国演员梅丽儿?斯特里普一样(连总统竞选的事情都敢插嘴),有时候她说出的话甚至与扶持她的人的思想是背道而驰的。如今世道变了,资产阶级也像文革时期的人一样反过来改造她、不断的给她灌输新的资产阶级的观念、让她重新认识,在扶持者没达到预期效果的情况下,刘晓庆竟然和影片中的秦书田的遭遇一样,曾一度被整得进了监狱。这让人无所适从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政治阶级斗争,真是太讽刺了。


      影片中的秦书田这个角色有谢晋本人的影子----很有才,可是他们的才华却是受了资产阶级思想的影响。虽然在文化大革命中他们接受了改造,改革开放之后,他们以为他们希望的资产阶级的春天到来了,作为名人、作为上流社会的一份子,如果是在社会主义制度下给不了他们奢侈的、无度的、高消费的生活;只有资本主义的资产阶级才能满足其欲望,所以他们喜欢资本主义的生活方式。


      在访谈纪录片《大师谢晋》这个节目中,谢晋说起他在解放前的事情,那会儿他年轻,读书的时候因为没钱吃饭,在小酒馆赊账欠下了吃面的钱,小酒馆的老板见他们这些年轻的学生老不还钱,就把赊账账单贴在墙上羞辱他们,以达到催账的目的。老年的谢晋提起这件事情,那脸上仍然是一脸的尴尬的笑容。


      谢晋出生在浙江上虞的书香门第,祖父是当地名士,父亲是香港有名望的会计师。按理说,像他这样的富裕家庭应该是不缺吃饭钱的,但那是旧社会,旧社会的中国人无论是怎样的“书香门第的名士”出身,都免不了挨饿。经历了旧社会的人、却不牢记旧社会的苦,反而企图颠覆无产阶级新中国政权,他们是一群堕落的知识分子。


      在资本主义社会,有人杀人犯罪了,有钱人往往请律师为其开脱罪行,而开脱罪行的手段往往是:打感情牌。


      如何打感情牌呢?


      律师会说杀人者受到了胁迫、或者是因为恐惧、有的甚至从罪犯的童年说起:缺少母爱、小时候被虐待了等等、等等的理由,博取人们的同情以达到减刑、乃至于无罪释放的目的。


      影片《芙蓉镇》就是运用的“打感情牌”的手法,完全忽略了秦书田是什么原因被打成右派;而只讲他受到的被打成右派之后的“待遇”。右派秦书田这个角色作为谢晋本人的身影,影片中把秦书田狠狠的同情了一把。


      影片《芙蓉镇》避重就轻,专讲作为资产阶级的富农胡玉英如何受到了不人道的对待,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像牲口一样活下去”。但是,旧社会就是前车之鉴,过去的中国穷人在军阀割据、和外国势力侵略的环境下过着穷困潦倒、卖儿鬻女的、生不如死的生活。如果资本主义社会在中国复辟得逞,我们无产阶级恐怕连“像牲口一样活下去”的权力都没有。如今,有些人却想“复辟资本主义,让我们回到旧社会,重吃二遍苦,再受二茬罪”。


      《芙蓉镇》颠倒黑白,宣扬的是:让共产党的干部以谷燕山这样监守自盗的人为榜样。这位粮站主任谷燕山就像是:现在,一批旧官员被打成了贪官,官位空缺之后,新上位的新贵们一样,他们倒是很乐意“由市场决定价格”。在他看来:国营企业被挤兑了与他这个国家干部丝毫不相干,他甚至还把国家的大米提供给了胡玉音家、为其生意兴隆、财源滚滚的米豆腐店,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正是因为这种不正确的宣传,导致了资产阶级思想泛滥。看看现在我们这个国家:新生的资产阶级大量的侵吞国有资产,挤兑国营企业,使国家的势力一天比一天削弱,而他们(新生的资产阶级)却是从国家的银行贷款肥了自己。他们这些人真可谓是:像电影中右派秦书田写的对联一样“发社会主义红财”啊!


      影片中的国家干部谷燕山一方面拿着国家发给的工资;另一方面却损害国家利益帮助新生的资产阶级胡玉英家扩大经营。他也不想一想:长此以往国家的企业倒闭了,他本人的工资将由谁发呢?难道,由资产阶级交税,然后提取部分钱来给他这样的人发工资?这样的话,他便由国家的主人变成了资产阶级的被赐予的、被可怜的对象。

        本文标题:再看老片子《芙蓉镇》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00661.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