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情感家园都市夜思
文章内容页

泡沫之夏(一)

  • 作者: A沧海明月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9-05
  • 阅读6312
  • 泡沫之夏(一)

      多少深情暗自生

      2018年5月初,天气一点点热了起来。持续了几天的高温天气,大街上的美女靓妹们都迫不及待地穿上了五彩斑斓的夏装,有的在秀修长白皙的美腿,有的在秀纤细婀娜的小蛮腰,有的穿着深V的紧身衣,优美诱人的曲线呼之欲出,真叫擦肩而过的男士们垂涎。夏天真是个美好的季节,能看到满眼的绿树繁花,能看到满大街花枝招展的姑娘。

      哈尔滨的顾乡大街,无论何时都是车水马龙,川流不息。再加上一群群组团过马路的行人,来来往往,熙熙攘攘。这里是城乡结合部,大型超市和批发市场每天都在迎接着从四面八方前来购物逛街的人群,它的繁华堪比中央大街。

      而此时的江月白却是另一番的情景和打扮,只见她下身穿着深蓝色的牛仔裤,一双纯白色的运动鞋,上身则穿着一件黑色的圆领T恤,外套一件深灰色的运动服。运动服的帽子很大,几乎遮住了她的半张脸,一路上,她就是这样踉踉跄跄,犹抱琵琶半遮面地走过来的。她实在走不动了,就坐在一家联通营业厅门口的石阶上给她的闺蜜,也是她最好的高中同学林美静打电话,有气无力地申诉她初夏感冒的惨状。

      林问她,你在干嘛呢!她有气无力地说:“坐在大马路上给你打电话呢!

      林被她逗乐了,笑着说:“啊——坐在大马路上,你这是怎么了,没有人看你呀!”

      她说:“我把脸都挡住了,就是不想让人看见我的惨状,重感冒,挺了两天,没挺过去,难受死了,浑身冷得不行,现在正准备去小诊所打点滴呢!实在走不动了,就坐在大马路上给你打电话呢!”

      林有些心疼的说:“亲爱的,要保重身体呀!你老公没陪你吗?”

      江月白叹了口气说:“哎!”你还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指望过他!

      林又小心翼翼地说:“那个人和你联系了吗?”

      江月白似乎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一转眼,他们已经有三年没联系了,可就在昨天,那个他曾经很在意的人,却在微信里问候了她。三年以后,他们也只见了一次面。最后,她还是忍受不了这种若即若离,藕断丝连的煎熬,在半个月后,就把那个人给删了。从此以后,咫尺天涯,山高水长,再无瓜葛。

      但在江月白最深的记忆里还依稀飘荡着那个人挥之不去的影子,她又不声不响地再次加了他的微信。但她知道,自己没有任何理由再去联系他。于是,她就像花痴一般,有那么一段时间,在夜不能寐,无法成眠的时候,就往朋友圈里发微信,在下方的设置里选择只给他看,而且又不想让他知道自己的真实想法,几乎让他看的全是英文。他原来的微信名叫:明天会更好,现在叫舍得。是呀,有舍才有得。他舍弃的是一个男人在家庭中的角色,而得到的是呼朋唤友,一醉方休的潇洒与自由。

      2018年8月,他们已经分离三个月了,而他却没有再主动联系他。这个曾经让自己情陷其中的男人,在她看似了解却无法参与的世界里游刃有余,她经常翻看他的朋友圈,看看他在忙什么?有时他晒一晒公司承揽的工程,有时晒一晒工人的施工场面,有时又是清一色的酒局。

      8月30日,这天淅淅沥沥的秋雨,从清晨下到了黄昏,冷雨敲窗,一派萧瑟景象。她蜷坐在沙发的一角,屋子阴暗使他睡意昏沉。她百无聊赖地翻动着手机,看着她发给那个男人的胡言乱语。

      2018年7月20日:如果再回到从前,我宁愿选择不认识你,不是我后悔遇见你,而是我不能面对没有你的结局。

      2018年7月12日,你好吗?配一张以字为背景的图片:努力做一个可爱的人,做自己的梦,走自己的路,爱自己想爱的人。—何时她在有勇气去爱自己想爱的人呢?即使卑微到尘埃里,即使碰触自己的底线。

      2018年8月11日:删了微信,我们就是陌生人。

      2018年8月17日:on this qixi night 。I finally heard your voice again。 I really want to hear you say that I miss you so much that it eventually becomes my wishful thinking。(在这个七夕的夜里,我终于又听见了你的声音,我多么希望听到你说,你想我,可这最终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2018年8月1日:晚安,虽然我不知道你在哪里,但我知道你依然在我的回忆里。

      2018年8月2日: In many long days 。I am still living in the memory with you 。The days are sunshine in my dark sky 。because you give me love 。

      (在很长很长的日子里,我仍旧活在与你有关的回忆里。一些日子像阳光一样,照在我暗淡的天空,因为有你给我的爱。)

      2018年8月3日: This is the sixty days ,you are not here 。so get or lose if not happen 。But my heart can not be at peace 。and there is a missing person in my lives 。I can mot forget you in many long long future days 。But you do not understand me 。silly me 。

      (这是你不在的第60天,得到或者失去仿佛都不曾发生。但我的心却不能平静。我的生命里多了一个想念的人。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不能忘记你。而你却不懂我。我真傻!)

      2018年8月4日:早上好!今日微雨,凉意阑珊。我可以问候山,问候水,问候晨曦中的大地,却无法问候电话那端的你!

      Today I do not know what to say with you 。But I just feel that the memories related to you is blurring 。If time can wash away the memories related to you 。For me it is sorrow or joy。

      (今天,我不知道要和你说什么。但我只感到与你有关的记忆在一点点变模糊,如果时间能冲刷掉与你有关的记忆,对我来说是悲是喜。)

      2018年8月2日:You are still in my Wechat 。But I have no reason to contact you 。Just silently listening to your voice in the dark night ,weeping and crying like rain。

      (你仍旧在我的微信里,只是我没有理由再和你联系。只是默默地听着你的声音,在暗夜里泣泪如雨。)

      最后她翻到2018年5月9日的微信,那天正是她极为难受的日子,窗外的暖阳无比慷慨地普照大地,而她却是寒冷至极。她颇有感慨地在微信里发了一句:难受极了,这感冒什么时候能好,天气好暖,我却好冷。附加一连串“哭”的表情。

      一时间,她的好朋友,久未见面的同学,都纷纷回复和嘘寒问暖的关心她,这让她倍感温暖。而他却还是想到了那个男人。

      在那天之前,她也经常会想起他,有时在乘客极少的公交车上,静静地倚着车窗胡乱地想他,想与他短暂却快乐的时光。一次,想得走火入魔,居然坐过了站。有时一个人在家,半夜无眠时,她会打开墙角的灯,从酒柜里拿出度数不高的红酒,看着红色的液体一点点流进透明的高脚杯。千言万语融进酒里,像是在述说对他的思念。不知何时,她喜欢上了喝酒。想像自己心仪的那个人就坐在对面,与自己推杯换盏,谈笑风生。虽然她知道,她在意的那个人只喝冒着白色泡沫的啤酒。

      一天,走在夜色微凉的街道,望着都市繁华中迷离的万家灯火,看着街边饭庄大落地窗边谈笑风生的饮食男女,那种对她来说遥不可及的画面是尘世中最温暖的场景。那种场景让她渴望至极,却又诚惶诚恐,生活的盛宴,一场两个人的相见恨晚,相谈甚欢,她已缺席太久。

      有时非常的想念一个人,其实是已厌倦这种一潭死水的生活,想过另一种截然不同生活。

        本文标题:泡沫之夏(一)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01237.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