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似水年华
文章内容页

黑色的菊花

  • 作者: 陈草旭变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9-25
  • 阅读6260
  •   我想念家里的两盆菊花,一鲜黄,一浅朱的红色,因为早晨的微寒之中,秋阳格外的绚烂,普照之下,花瓣温柔多情,不再傲霜的形质那端,而展拓出巾帼英杰的娇媚。我相信花可成精的,不必多年生养,哪怕只是初长,她的生命也要炫舞或静默,锐利或清新,脊骨强韧花肤丰沛的。此时,我阳台上两枚娇艳的生命,正与温暖而华彩的秋光争艳并荣,相贵钟情的吧。

      昨晚午夜方归,一场沐浴,熟的池水,通汗的蒸室,浑身松软着,气清肤朗,所有的毛孔舒畅的呼吸,正如光中的雏菊,是养精蓄锐的。途中的街头,已近冷清,抬头所见的明月,正逢望日,也还是后羿爱人的宫阙,我知道她远处的我的星球背面的那轮伟大,正与同时给予她无限的光辉;我在向家走动,我们向东方运行,星月将于此时,在天幕上纷纷登场。

      月亮正中,移向西天之际,我不知名的星斗一一现象,暗淡明亮,浅黄浅朱,在月落西天之后的片刻,毕至而多姿,群辰灼灼,郊外散开的野菊一般,朵朵生辉。

      妻子不知道,阳台上已经新添了两盆娇小的生灵,听我念叨一句,便要我捧出观赏。我说也不观色,明晨再见为好。而次忙碌的她,到了此时的秋光之间,必是已经忘怀深隐了晚中的那份念想,而在街市或举办什么的站点应付酬劳了吧。其酣睡之时,正是月辉洒遍,其无梦的为生计奔波必要调休的沉睡,那知星辰纷纷登场?

      成精者,也是不必为人要知的,不求为人所理解所欣赏的,与云气呼吸,与日月为伴的时光和区间,用艳丽多姿来歌唱,用夜风和夜间的沉默来舞蹈,用知者的眼睛,在梦里彼此观赏。然而,是我看着望日的星月,还是星光月华俯视着静夜中匆匆的过客?同去沐浴的朋友,还在热闹吧,那塑牌洗动摆好的哗哗声,那机巧谋划的擦动相撞的大笑声,还有月辉映照不到的耧屋之里,在他们的天地间淙淙流淌,在那牌风意谷中回响。

      为什么不可以这样呢?人群中的快乐,与独处时的快乐,都是生命中的快乐,是精神存在,聚拢或飞扬的不同形式,各有偏好,不失多姿就好。若有酷爱,进入或陷入一司,及时回头就好。这种共在是自然的颜色和形态,也是天籁一样的声音,是霹雳一般的响亮,无不可,是有中之无无中之有的辩证或吊诡,是于无声处听惊雷,是霹雳声后的大静默大寂静。

      我却善感于独处时与花精相仿的自由状况,那更适用于我,使我快乐,不是昙花一现,不是短暂的高潮狂欢,而来的更为幽深悠长。禁得住反复品味,温故知新,持久而荡气回肠。

      此回味欣赏,也静寂着,默默地泪水长流当歌,悠悠的长篇词语当哭,体验着感怀着人间的至情至爱,感悟着生命的一切言行每一昼夜每一呼吸,太阳之昼的精华,圆月之夜的精髓。那菊花,那菊花是秋声的精魂,那浅红和鲜黄,或者未入我家的雪白与紫瓣,那幽深悠长而致远的香馥,正是花的精魂。

      神秘的月色照在我的两盆菊花之上,秋的夜光洒在我的黑发和脊背之上,我的黑发是我柔韧的花瓣,我的脊梁是枝叶的黑衣,我是黑色的菊花,我的笔触和字迹,是现了象的深幽的花香,飘扬一路的是我生命的精魂,是我的到场,开场和在场。

        本文标题:黑色的菊花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01917.html

        验证码
        • 评论
        3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