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杂文评论凭栏论世
文章内容页

金瓶梅里的经济学——武松造反的悲哀

  • 作者: 春风杨柳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10-05
  • 阅读5575
  •   宋代有“三年任满朝觐”的官制,一任以三年为限,任满进京述职侯调。“千里来做官,只为吃喝穿。当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清河县知县李达天干了三年,捞到不少油水,“三年知府,十万白银”。于是派武松上东京送礼,打点权臣朱太尉。权钱交易,历来如此。

      武松历尽艰辛完成了清河知县交办任务,因途中耽搁,原来估计一个月便可以回来,哪知用了九个多月(政和二年十一月离开清河县,政和三年八月初十回到清河县)。武松到了清河县交了差事,这才知道嫂嫂潘金莲和地方商人西门庆勾搭成奸,害死了哥哥。

      身为打虎英雄,又是清河县的公安局长,岂能咽下这口气。武松带证人郓哥将状子送到县衙,开始知县不表态。原来知县(县长)、县丞(副县长)、主薄(指古代掌管官府文书帐薄的官员)、典史(不入品阶,即“未入流”,是知县下面掌管缉捕、监狱的属官),上上下下都和西门庆有经济交往,武松这事情就难办了。知县对武松道:“自古‘捉奸见双,杀人见伤’。你那哥哥尸首没有,又不曾捉双,不能听郓哥胡说,你且莫跪,待我从长计较。”一句从长计较,便是推脱之辞。

      西门庆得知武松告状,连夜派家丁来保、来旺,馈送了知县一副金银酒器,五十两银子,上下衙役也都送了银子,不仅为自己开脱,还要办武二的罪。有钱能使鬼推磨。第二天武松再次上庭,知县的态度急转直下:“这件事欠明白,难以问理。”又是一次成功的权钱交易。

      武松告状无门,不觉仰天长叹,咬牙切齿。既然衙门不管,那就不怪我武松造反了。于是武松找到狮子街王鸾酒楼杀仇人西门庆。原来县衙门里有一个李皂隶(旧时衙门里的差役),专干泄露衙门情报来讨好告状人,以获得蝇头小利,常了大家给他起了外号叫李外传(谐音里外传)。吃完被告,吃原告是他拿手好戏。这天李外传将县衙的情况偷偷告诉西门庆。西门庆表示感谢,就在狮子街王鸾酒楼宴请李外传。坐在狮子楼上的西门庆发现武松怒气冲冲而来,便躲了起来。贪图金钱的李外传做了替死鬼。武松打死了李外传,被地方保甲捉拿,押送到县衙。

      武松被清河县衙押送到东平府,清官府尹陈文昭知道武松冤屈,有心要开脱他。此时西门庆又送礼杨提督、蔡太师,金钱的作用再次发力,在蔡太师的干涉下,武松虽然免于一死,结果被脊杖四十,刺配二千里孟州牢城。

      武松杀人一案,《金瓶梅》写的是大宋徽宗皇帝政和年间的事,但实际上揭露的是明嘉靖年间的事。

      明朝中晚期经济较为发达,市场繁荣,商业活跃,手工业发达,呈现出资本主义萌芽,商人与官员勾结,权钱交易是当时社会普遍现象。西门庆是清河县开生药铺的商人,家产万贯,是清河数一数二的富商。在王婆的眼里,这厮全占县里人便宜,放官吏债,赚的是不义之财,虽无官职,人称西门大官人。家有万万贯钱财,钱过百斗,米烂成仓,黄的是金,白的是银,圆的是珠,放光的是宝,也有犀牛头手角,大象口中牙。在短短的六年中,西门庆由一个商人摇身一变成为正千户提刑官,他的发迹无不与衙门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因为有钱,不仅买到官位,而且还买到太师做干爹,因此也就目中无人,为非作歹,欺压百姓,横行霸道。

      尽管武松是打虎英雄,又是县衙都头,并且为知县立下汗马功劳,但刚入官场,既没有与官员形成关系网,也没有进入官场核心层,更无银两打点,遇到西门庆这样有钱有势的地头蛇,悲惨的结局是必然的结果。猛虎不压地头蛇。可以说武松与西门庆之间的较量,是金钱与法律的较量,是公正与邪恶的较量,结果是可想而知了。败下阵来的武松,无路可走,只有造反一条路了。因打死了李外传,走进了监狱。可见明朝官商勾结的黑势力之大,后果之严重,危害之广是前所未有的。“富贵必因奸巧得,功名全仗邓通成”便是当时社会的真实写照。

      打虎英雄武松落难教训深刻,提示人们一旦官员与商人勾结,社会将暗无天日,公正将不复存在,法律将形同虚设。

      政治与经济往往密不可分,一旦互为一体,就成为产生腐败的土壤。如何将政治与经济的关系公开透明合理化,并置于法律监督之下,是一个亟待解决的话题,也是一个难题。

        本文标题:金瓶梅里的经济学——武松造反的悲哀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02417.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