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海天散文
文章内容页

二胡相伴夕阳红

  • 作者: 许珉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11-05
  • 阅读3245
  •   在新疆奎屯市青年公园,每天清晨六点整,就可以听到二胡悠扬的琴声。一位八十岁的老大爷,白发苍苍,身板硬朗,专心致志的拉着二胡,二胡发出的声音,极富歌唱性,宛如人的歌声。

      这位老人,姓韩名雪亮,退休以后就拉起了二胡,二十余年的光景一晃而过,韩大爷的二胡技艺,那可是越来越高。

      韩大爷长得一表人才,并有一副好嗓子,表现出了超常的音乐天赋,被人们誉为小城奎屯市的“小天师”。

      退休以前,韩大爷是奎屯市一所中学的音乐教师,这一教就教了三十多年。退休以后,韩大爷喜欢听音乐,尤其对二胡曲子有种特别的嗜好,而且是到了如痴如醉的地步。

      清晨,蓝蓝天空,空气清新,在奎屯市青年公园的凉亭里,就看见韩大爷独自一人,坐在那里,聚精会神专注地拉着二胡。

      那音乐声随风传来,时而大,时而小,时而悠扬,时而凄婉,是那么的悦耳,又是那么的动听,更是那么的吸引人。极其美妙的旋律,犹如春风细雨,荡涤天地间的尘埃,洗净人们整天劳累的倦意。

      韩大爷的左手指灵活如舞,在细弦上忽而上,忽而下,时而按着,时而揉着。他的右手不停地拉着,时而短弓音促,时而长弓音缓。他的额头气宇轩昂,时而浓眉紧蹙,乐声低沉哀怨,时而剑眉舒展,乐声高昂激愤。

      此时的韩大爷,若有所思,旁若无人,整个神情都沉醉在另一个音乐的世界里。这时的天空艳阳高照,暖暖的阳光,照着起伏的天山,照着清亮的奎屯河水,照着韩大爷那清秀的脸庞,也照着那浑厚而圆润的二胡声音,在静谧而广袤的天空中飞扬,四处飘荡。

      意境深远的《二泉映月》,思绪如潮的《三门峡畅想曲》,宏伟壮丽的《长城随想》,如泣如诉的《江河水》,奔腾激昂的《奔马》,幽静空灵的《空山鸟语》等名曲,在韩大爷手中那把紫红色的光润而正直的二胡,拉响了人间最为奇妙的音乐,让路过的人们心灵,领略到了音乐的魅力,享受着小城奎屯市难得的一份高雅的乐趣。

      二胡,是我国独具魅力的拉弦乐器。既适宜表现“深沉、悲凄”的内容,也能描写“气势壮观”的意境,音色几乎接近人声,情感表现力十分之高。

      二胡和其他弓弦乐器的构造基本相同,分为“琴杆、琴筒、琴轴、及琴弓”等部件。除琴弓为竹制外,其他部件均为木制。琴筒主要分“圆八角和方六角”两种,此外还有扁圆筒、圆筒等形制。由于二胡“制作简单、廉价易学”而且又音色优美,因而深受中国人的喜爱,是中国民间普及率很高的乐器。

      千日二胡百日箫,半夜锣鼓嘡嘡叫。一千日约等于三年,二胡不比萧和锣鼓,是中国民族乐器中最难学会、又最难学精的一种,起码三年,方见成绩。

      韩大爷忠厚老实,少言寡语,但脾气却是十分的倔。只要他想办到的事情,就一定能够办得到。打这以后,街坊邻居,天天听到韩大爷拉二胡的声音,不管干了一天活有多么累,也忘记不了晚上拉二胡,一年四季,天天如此,一年一年,琴弦不断。

      二十多年以来,韩大爷琢磨了一辈子的二胡。手中的那把二胡,历尽沧桑,几经修葺,不离不弃,一直陪伴着。

      每每提起二胡,韩大爷都是那么的感慨万端,那么的感悟迸发,他说:“一把二胡给了自己好心境,给了自己聪明和健康,给了自己别人得不到的宝贵财富,使自己成了过上高质量生活的富有者。”

      正如韩大爷说的那样:“境由心造,境在心中,心中有境,就是心境。人一旦有了好心境,心中郁结则自能排解。拥有好心境的人,才是真正的富有者。”

      甭看二胡只两根弦,却是一门高深的艺术,要掌握好的技能,要把二胡学好,要懂得古今的文化,懂得古今的音乐,要看很多的文化知识,倾听书本上没有的知识,得靠老师的严传身教,有些技巧,得需要老师的启发,还要自己静下心来,在练习中琢磨,悟出其中道理。

      不要看舞台上的人,拉二胡拉的那么的好,那么的动听,不就两根弦罢了,真正要在舞台拉出水平,拉出台下人的掌声,没有十年的苦练,是表现不出那种能力的。

      光阴似箭,伴随韩大爷漫长岁月的那把二胡,在他人生的暮秋里,依然厮守缠绵,如影随形,亲密无间。绵长沉郁的旋律,编织成丝丝缕缕的时光邃道,将那清晰的回忆,滑向如烟的往事里。

      二胡,是因其音色沉郁,蕴含着缕缕悲悯苍凉的情怀,最适宜抒缓情郁了。韩大爷在日常生活里,将人间的酸、甜、苦、辣,都释散在二胡的琴声里。

      韩大爷左手抚琴杆,右手拉动琴弓,一时间聚精会神。随即一连串优美音符,便从马尾做的琴弦上飘出来,悠远绵长,像要把人的思绪,带到渺远的地方。乐声抑扬顿挫、跌宕起伏,时而激昂,时而低沉;时而辗转,时而缠绵。

      韩大爷拉的二胡声音,悦耳动听,节奏舒情,节奏快的时候,激情奔放的时候,能表现万马奔腾,奔驰在大草原那种情景,让人耳目一新,心情快乐,如痴如醉。

      韩大爷拉一曲二胡,或轻快,或凝重。那皎洁的月光,潺潺的流水,变成一个个动人的音符,在琴弦上跳动。琴声委婉连绵,似山泉从高山上淙淙流下,又似小溪在幽谷中蜿蜒流淌。

      让人只闻《空山鸟语》,只觉山谷清幽,鸟鸣啾啾。有时候,笔者也会和着韩大爷的二胡琴声,背诵几句古诗:“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现在想起来,那种的温馨,依然暖暖的。

      日子像韩大爷手中,来回推拉的二胡,缠绵萦绕。深爱着那由指间,生发的神音妙韵。琴声里饱含着优美与浑厚,激昂与豪迈,欢快和忧郁。韩大爷声情并茂地演奏着,邻近的大人小孩十分欢喜。每当夜饭后,拉响二胡时,人们便循声而来。那情切切、意绵绵的《梁祝》,更是被演绎得凄恻幽婉,荡气回肠。

      《十送红军》、《洪湖水浪打浪》、《歌唱二小放牛郎》、《南泥湾》、《小曲好唱口难开》和《十五的月亮》、《望星空》、《绣荷包》、《敖包相会》这些耳熟能详的经典曲调,在韩大爷飞扬的指间恣意汪洋。

      月色皎洁,山风微拂,奎屯市青年公园里,纳凉的人,神清气爽。韩大爷拉响二胡时,身旁便多出了一群聆听者。飞扬曼妙的手势,悠悠的旋律,自其手中涓涓流淌。

      半夜灯前十年事,一时和雨到心头。一茬茬如烟的往事,早已湮没在岁月的风尘里,而韩大爷那刚毅的身影,却时常萦绕在笔者的脑海,挥之不去。深夜奎屯市深情的灯火,浮漾在小城上空的缕缕乡愁。

      关于小时候的记忆里,一直有韩大爷的二胡声音,回荡在岁月的深处,绵绵袅袅,漫无涯际,隐隐约约,如梦如幻。

        本文标题:二胡相伴夕阳红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03642.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