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海天散文
文章内容页

四季长青的松树

  • 作者: 许立国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11-05
  • 阅读3247
  •   松树,“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松树,那高大的身躯,让人们忍不住驻足来仔细观察,几乎有6层楼那么高,高大的身躯,似乎想遮蔽一切。再看那深埋在地下的根,更是妙不可言,实在是没有办法用言辞去形容。

      松树的叶子,一只只像针一样,一簇簇向外伸长着,每一个都尖锐有力好,象有一种精神支撑着。在阳光的直射下,毫不退避的深绿色。单是这点已是奇迹了,更为奇迹的是,叶子已经成为针状的了,与其他树木相比,真的是奇特无比。

      松树,十分的美,形态独特,苍劲有力,松树,傲视风霜雨雪的姿态,不择地势,不论严寒,不论酷暑,狂风吹不倒,洪水淹不没,干旱旱不坏,都能顽强生长。

      在新疆兵团第七师天北新区,遍布在大街小巷,遍布在住宅区,天天在人们的视野内。

      与蔚蓝的天空,连接在一起,构成一幅美丽的风景画。近处看,每颗松树都有碗口那么粗,有两丈多高,笔直笔直的,像一群群雄伟健壮的士兵,威武地站在山坡上,点缀着山坡,也护卫着人们的家园。

      松树林包围了人们的整个社区,净化了人们社区的环境,也改善着人们社区的气候。

      松树林里,干干净净,没有其他树木,没有杂草,地上是落下的一层厚厚的松树叶,恰似一张棕色的地毯。

      春天里,小草露出了头,向外眺望;花儿也露出了可爱的笑脸,跟春风姑娘打招呼;其他树的枝头,冒出了新芽。松树那一身绿装,依然如旧。细细观察,针形的叶子上又长了一层细嫩的浅绿色的叶子,散发出一种清新的气息。

      夏天里,整个社区是静悄悄的,只是偶尔能听见几声知了在叫。松树林里,更是寂静,松树的绿与其它季节又有不同,这是一种苍翠的绿,一种令人羡慕的绿,一种繁荣的绿,一种希望的绿。但当有风吹起时,从远处看像是一片绿色的绸子在山坡上舞动,也像是海浪在翻动。在松树林附近就能听见“呼…呼…呼…”的声音,那是松树叶被风吹动时所合奏悦耳的音乐,真是好听,有时连休息都顾不上,一曲接一曲,一拨接一拨,美妙极了,那就是松涛。

      秋天里,花儿谢了,小草枯了,不管是大树小树叶子全黄了。秋风瑟瑟,其他树的叶子全落了,像一个个金黄色的蝴蝶似的,随风摇曳。惟独松树在秋天里,展开翠绿的枝叶,郁郁葱葱。虽然偶尔掉几根树叶,但就像头上的头发一样,掉了几根,丝毫看不出有什么的减少。松树结果了,一阵秋风吹过,松果就“哗里哗啦”的掉下来。

      冬天里,寒冷冻裂了无数的树皮,松树就不同了,钢针一般的针芒,从来都容不得一丁点冰霜,拍下上面堆积的雪,疏密得当,坚韧不拔的松针,仍然平滑油亮。松树用独有的苍翠,显得刚进挺拔,风华并茂,显示出“刚强,坚毅”。白雪挂在松树上,形成了美丽的树挂,松树就像冬天里的装饰品。给苍白的冬天增添了勃勃的生机。松树让笔者想起陈毅元帅的一首诗:“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

      自古以来,一颗颗高大的松树,受到文人墨客的追崇和喜爱。留下了呤唱古松的不朽诗篇。

      唐代,白居易在《松树》中写有:“白金换得青松树,君既先栽我不栽。幸有西风易凭仗,夜深偷送好声来。”

      唐代,李白在《南轩松》中写有:“南轩有孤松,柯叶自绵幂。清风无闲时,潇洒终日夕。阴生古苔绿,色染秋烟碧。何当凌云霄,直上数千尺。”

      宋代,吴芾在《咏松》中写有:“古人长抱济人心,道上栽松直到今。今日若能增种植,会看百世长青阴。”

      宋代,陈师道在《诗一首》中写有:“松树倒影半溪寒,数个沙鸥似水安。曾买江南千本画,归来一笔不中看。”

      元代,王冕在《寄友》中写有:“窗外疏篁脱故枝,屋头松树已添围。水流荒涧花无影,云落空山雨似飞。别去几时多有梦,归来一笑竟忘机。怀君欲寄江南信,沙漠风高雁影移。”

      元代,虞集在《风入松》中写有:“听风听雨听过清明,愁草瘗花铭。楼前绿暗分携路,一丝柳、一寸柔情。料嵴春寒中酒,交加晓梦啼莺。西园日日扫林亭,依旧赏新晴。黄蜂频扑秋千索,有当时纤手香凝,惆怅双鸳不到,幽隐晦一夜苔生。”

      明代,朱元璋在《山松》中写有:“松!有风你有翁,无风你有翁,砍掉松梢不发嫩,落地松籽满地松。”

      明代,高启在《赠醉樵》中写有:“川钓已遭猎,野耕终改图。不如山中樵,醉卧谁得呼。采山不采松,松花可为酒。酒熟谁共斟,木客为我友。木客已去空石床,举杯向月邀吴刚。借汝快斧斫大桂,要令四海增清光。林风吹发寒拥耳,独枕空尊碧岩里。此时忘却负薪归,猛虎一声惊不起。世间万事如浮烟,看棋何必逢神仙。青松化石鹤未返,酒醒又是三千年。”

      清代,陆惠心在《咏松》中写有:“瘦石寒梅共结邻,亭亭不改四时春。须知傲雪凌霜质,不是繁华队里身。”

      清代,郑板桥在《竹石》中写有:“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

      古往今来,文人墨客,尤为“咏松、惜松、爱松、敬松”,并把青松视为己友,对松树有一种特殊的情感,艰难时松使人顽强,顺利时松使人振奋。

      松树,与其它树最大的不同在于,是冬天里的绿色巨人,给予人希望,刚正不阿,风霜不能使其屈服,只能使其更为坚强;岁月不能让其失去色彩,只能让它其更加绚丽多姿。

      有句俗话说:“松竹梅岁寒三友,桃李杏春风一家”。松树,不管春夏秋冬,都依然是茂密,经常被人们称之为“坚定不拔、勇敢顽强”的象征。

      松树,没有楠木的尊贵,没有红木的稀有,没有春天里桃树的争妍斗艳,也没有夏天里梧桐那硕大的叶片,更没有秋天里银杏树的一身金色的外衣。只是冬天里,穿着朴素绿色外套的树干。

      松树,是笔直笔直的,不论在多么恶劣的环境下,仍然耸立地生长着。别的树以旁出虬干为美,松树却以“正直、朴素、坚强为”美。这种内在美要比只在表面上的美和在温室中娇生惯养的名贵树种要高尚的多。

      松树,刚劲挺拔,苍翠欲滴。不管是数株成林,还是孤株独立;不管生长在沃土之上,还是贫瘠的山岭,都以坚韧不拔的个性,向人们奉献着自我。人世间留下了"南山不老松“的美名。

      中国人民把松树,作为“坚定、贞洁、长寿”的象征。唯有“松、竹、梅”,世称“岁寒三友”,喻为“不畏逆境、战胜困难”的坚韧精神。

      松树,是种子植物,常绿乔木。总是笑傲悬崖峭壁,冲天直立,超群脱俗;偏爱品尝风霜雨雪的味道,喜结红梅为侣,练就了一身的傲骨;那如铁的枝头,散发着冲塞天地的正气;那似铜的躯干,蕴涵着蓬勃向上、倔强峥嵘的品格。

      人们站在高处,抬眼望去,一片葱笼。清风吹来时,清新的绿色中,泛起层层波澜,如大海涌起滚滚的浪潮。松涛声如海啸、如美妙的音乐,松树的气势,震撼人的心灵,并为之倾倒。有时候,走近小松树,揽一把松针,碧绿的,鲜活的生命中,一股松树特有的芬芳横溢,格外令人爽心悦目。

      松树,延绵千里巍巍天山,处处可见美丽身影,赤诚热血片片红叶,岁月风霜雕刻稳健。

      松树,不因四季更叠交替,改变叶长叶落的规律,不因春和煦冬严寒,颓废改变终身信念。

      松树,就是不改这样坚韧,一如既往坚定性格,即使被弯曲与折断,也不改自己的本色。

      松树,日月为伴俨然壮士,历经风吹雨打磨练,苍碧茂盛傲然挺拔,壮硕魁伟巍然屹立。

      松树,根深置于岩石之间,迎风傲雪自由伸展,从不卑躬屈膝残喘,头顶永是一片蓝天。

      松树,沧桑覆盖不了容颜,远方的路静卧雪海,不管世间多么的艰险,耸立在高高的山巅。

      松树,陡坡峭壁,挺起脊梁,顶着风雨,冬雪秋霜;灌木丛中,朝气蓬勃,迎宾使者,威严仪仗。

      松树,亲密家族,盖山绿毯,糙裂树皮,兵士铠甲;劲展枝条,情欲奔放,一生一世,不卑不亢。

      松树, 脚踏实地,稳打稳扎, 从不回头,天天向上; 风雪不惊,雷电不惧,不图回报,只讲奉献。

      松树,铭记品性,效仿特点,发扬风格,传承精神;更加真实,更加坚强,四季常青,永不衰老。

      松树,是生活在天北新区土地上亿万精灵的化身,不凡的经历,不息抗争的精神,为大自然增添异彩,为天北新区大地奏响生命的乐章。

      松树,挺拔的枝干,象征着百折不挠的刚强意志;翠绿的针果,象征着追求生命的美好;阵阵松涛声,象征着迈步未来震撼人心的气魄。人们在涛声阵阵的松林里,饱览美丽的自然风光,在延绵的天山边有感而发,在墨绿色的奎河水岸边流连忘返。

        本文标题:四季长青的松树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03643.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