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杂文评论佳作赏析
文章内容页

《水浒传》人物谈——宋江

  • 作者: 贺平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11-06
  • 阅读3444
  •   一谈宋江

      宋江 梁山泊第三代领导人,三十六天罡星之天魁星。

      若问《水浒传》一百零八将中,谁最讲义气,可能有人会说是宋江。是的,书中口口声声称他为“义士宋江”;提起他的名字,如雷贯耳;江湖上称他及时雨,又称呼保义。晁盖、吴用等人劫了生辰纲,犯下天一般大罪;可当官军来捉拿他们时,身在公门中的宋江,竟能担着天一般大干系,稳住公人,给他们通风报信。每当梁山兄弟有难,宋江便心急如焚,设法营救。在征讨方腊中,每当兄弟战死,宋江都嚎啕大哭,有时竟哭得昏厥过去。然而,从另一面看,宋江却又是一百零八人中,最不义的一个,因为他处处拉人上山落草,多少良民、富户、朝廷军官、社会名流,被他逼为强盗,多少人被他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水浒传》的主题是“逼上梁山”,但一百零八人中,真正被官府逼上梁山的并不多,许多人却是被宋江逼上梁山的。

      霹雳火秦明,原是朝廷军官,青州兵马统制。因清风山燕顺等人,要为宋江报仇,攻打清风寨,秦明领青州兵马驰援,兵败被捉。宋江见秦明英勇,劝秦明投降,秦明不肯。宋江便定一条狠计:将秦明用酒灌醉,然后派人扮成秦明模样,月色朦胧中,带兵去攻打青州。又将青州城外几百人家,烧做一片瓦砾,横七竖八,杀死男女老少不计其数。这些账都算在了秦明头上。青州知府将秦明一家老小全部杀死,将秦明老婆的头,挑在枪尖上,让秦明看。秦明走投无路,只好上山入伙。

      美髯公朱仝,原是郓城县步兵都头,与宋江是知交。宋江杀了阎婆惜,官府派朱仝去捉拿,朱仝私放了宋江。这样的大恩,宋江又是怎样报答朱仝的呢?郓城县还有一个步兵都头,叫插翅虎雷横,因打死知县的相好白秀英,知县便要雷横偿命,命朱仝将雷横押解去济州府。朱仝在路上又将雷横放了,因此自己被判刺配沧州。沧州知府喜爱朱仝讲义气,就将他留在府中听用,每日带知府4岁的儿子玩耍。宋江上梁山后,要将朱仝也拉上山,便定下一条残忍之计:让吴用和雷横引开朱仝,却叫李逵将知府4岁的儿子,用蒙汗药迷昏,抱到树林里,用斧子将头劈做两半。以此绝了朱仝的后路。朱仝不得已,也上了梁山。

      卢俊义,原是北京大名府一个大财主。家中开着“解库”(当铺),有“一班主管收解”,开着商铺,设一都管“管着四五十个行财管干”,家财万贯,锦衣玉食,是河北有名的“玉麒麟”。可是他闭门家中坐,大祸从天降,因为宋江看中了他,要将他逼上梁山。派吴用装做算命先生,将他骗到梁山泊被捉。又将跟随卢俊义的主管李固和随行人员先放回,并对李固说卢俊义已上了梁山,李固回家就到官府把卢俊义告了。两个多月后卢俊义回家被官府捉拿,直打得皮开肉绽,昏死三四回,打在死牢中。后得浪子燕青上梁山报信,梁山打破北京城将他救出。一个河北有名的“玉麒麟”,被害得财也尽了,家也毁了,名也失了,变成了一个强盗。

      宋江为什么要到处拉人上山呢?

      上个世纪批《水浒》时,曾给宋江定性为“投降派”。这个定性是准确的。《水浒传》这部书,也很有趣,写了一百零八个犯上作乱的强盗,但领头的却是一个“孝子”。古代统治者为什么要提倡“孝”?《论语》中说:“为人孝悌而犯上作乱,是从未有的。”如果在家是孝子,为国就是忠臣。宋江就是一个这样的忠臣孝子。他是不想反抗朝廷的,他上梁山只是最终的不得已。他第一次杀人后,躲到柴进庄上。后到清风山,被清风寨知寨刘高抓获。清风山燕顺等人为救宋江,打破清风寨,击败青州军马。事情闹大了,不得不上梁山。可正在此时,接到家书,说父亲病故,他放声大哭,急赶至家。父亲却不曾病故,而是怕他上梁山落草,去信将他骗回。他回家后被官府捉住,刺配江州。途中经过梁山,梁山晁盖、吴用等人请他上山,他说:“你们不是抬举宋江,倒要陷宋江于不忠不孝之地。若是如此,我自不如死了。”花荣要与他开了枷,他说:“贤弟这是什么话?此是国家法度,如何敢擅动。”后在江州牢城,酒醉题了反诗,那可是十恶不赦之罪,被押往刑场正法,又被梁山人马劫了法场,大闹江州。事情至此,已闹得天翻地覆,宋江绝了退路,才只好上了梁山。

      他上梁山,就考虑招安的事。晁盖死后,将聚义厅改为忠义堂,竖起一面“替天行道”的杏黄旗。然而,做大买卖,要有大本钱。若是桃花山的李忠、周通,一个知县就可以将其招安;若是二龙山的鲁智深、武松、杨志,一个知府便可将其招安;若要得到朝廷招安,招安后封大官,就必须招兵买马,扩充实力。这就是宋江处处拉人上山的原因。

      人都是自私的,而领袖人物又是最自私的,因为普通人没有能力实现其自私的目的,而领袖人物能够驱使别人为其服务,实现其自私的目的,从古至今,我们什么时候见过大公无私的领导人的,一事当前总是先为自己打算,古代皇帝如此,现代政客也莫不如此。宋江自己要做忠臣孝子,却尽陷别人于不忠不孝之地。梁山一百零八人,在招安后为朝廷征辽,剿田虎、王庆、方腊,立下盖世功劳,但阵亡、病故70人,宋江终于用弟兄们的鲜血,将自己浮上了高官的位置,被朝廷封为武德大夫、楚州安抚使兼兵马都总管。但他还是受到了高俅、童贯等人的陷害,被毒身亡。死前,还怕李逵造反,坏了他的名声,先将李逵毒死。

      再谈宋江

      江湖上提起宋江,如雷贯耳。他为什么有这样大的名气呢?因为他“仗义疏财”。但大多数《水浒传》读者对他这一手很不以为然,不就是给人钱吗?然而,就是这一手,古往今来能有几人做到呢?“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有许多英雄豪杰也都是死在钱财上。太平天国后期的杰出领导人李秀成,清军攻破苏州被俘的原因,就是身上带的黄金太多,未能走脱。现在,有许多贪官,国家给他们的利益已经够多的了,仍贪得无厌,攫取不义之财;他们并非不知党纪国法,实在是抵挡不住金钱的诱惑。宋江在那个“公人见钱,如蝇子见血”的社会里,身为衙吏而不贪,还疏财周济别人,实在是难得。施人于恩惠的动机,无非有二:一是品质高尚,做好事,如雷锋。二是收买人心,别有图谋。宋江无疑不是活雷锋,帮助别人,快乐自己。那么他“使银子”的动机,就是收买人心,图谋不轨。

      宋江从本质上讲,是个忠臣孝子;但他又是一个不安分守已之人。他有远大的志向,但当时的社会偏偏将他做官的道路堵死。他出生小吏,是郓城县衙门里的一个押司;而唐宋时期,吏是不能参加科举考试做官的;宋江又没有武艺,可以战场建功,以后出将入相;宋朝也没有用钱捐官的政策;那么宋江实现抱负的途径,就只剩“杀人放火受招安”。他仗义疏财,就是为了结识天下好汉。而且,他不仅收买那些对他有用的豪杰,而且遍及那些看似对他无用的社会底层的平民百姓,如郓城县的阎婆、卖汤药的王公、卖糟腌的唐牛儿等人。他知道,“人心向背”是造反成功的关键,这不能不说是宋江的政治远见。

      当然,宋江开始并没有想到要造反,所以在他杀了阎婆惜以后,并没有上梁山泊,而是到柴进、孔家庄和清风寨花荣那里去躲避。但他在那以前,早就有了造反的潜在意识。例如,他的家中有一个藏人的地窖,他曾对朱仝说过,有紧急之事,可来这里躲避。当他杀了人,衙门捉不到他而来捉他父亲时,他父亲却拿出一纸执凭公文,说三年前就和宋江断绝了父子关系。若没有造反之心,为何要预留下这些后路呢?晁盖劫了“生辰纲”,因宋江报信上了梁山后,派刘唐来感谢宋江,宋江听了刘唐介绍梁山现在的兴旺景象后,想:“那晁盖倒去落了草!直如此大弄!”不知觉地产生了一种羡慕的意识。所以,后来他在清风寨被刘高以“郓城虎张三”结连清风山强盗的罪名捉拿、送往青州治罪,而被清风山燕顺等人救了并打破清风寨、杀死刘高,事情闹大了,就自然地要去梁山落草;而且不仅自己去,还纠结了一帮弟兄共十人一起上梁山。只是他的父亲太了解他啦,在这关键时刻给他来了一封信,以“父丧”为名,将他骗回家,才阻止了他上山。

      宋江到家以后,便被官府捉拿,被判了流刑,流配途中遭遇了许多凶险,几次险些丧命。最初,他来到揭阳岭,在催命判官李立的酒店里被李立麻翻,劫夺了财物,并要用他的肉来做人肉馒头。可是当李立知道他是宋江后,立刻将他救醒,纳头便拜。接下来,几乎无一例外,那些追杀他的江湖凶神,只要一听说他是宋江,便立刻倒身下拜,将他尊为老大;一路共结识了11个兄弟。这时,他知道了他在江湖上的威望,意识到了他在江湖上的资本,有这样的威望和资本,何愁不能干一番大事业呢。所以,当他在浔阳楼上喝了几杯酒以后,就自然地墙上题下了反诗:其一《西江月》:“ 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恰如猛虎卧荒邱,潜伏爪牙忍受。不幸刺文双颊,那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报仇雠,血染浔阳江口!” 其二七言绝句:“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漫嗟吁。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他在诗中提到了黄巢。历史上那么多造反人物,他为何偏偏要提黄巢呢?因为他与黄巢同病相怜,惺惺相惜;黄巢也有远大志向,但屡试不第,走造反的道路;五年造反,五次上书朝廷,请求招安。宋江也是要走黄巢这条路。

      他的反诗被人发现,他被官府捉拿,问了斩刑,被晁盖率领梁山弟兄劫法场救出,于是终于上了梁山。上梁山后,他便推行修正主义路线,将晁盖的“聚义厅”改为“忠义堂”,树起一面“替天行道”的杏黄旗,招降纳叛,遍揽社会名流、朝廷军官,壮大梁山实力,为招安做准备。在两赢童贯、三败高俅、杀得朝廷军马梦里也怕以后,终于被朝廷招安。招安以后,就奉命去抗击辽国,征剿田虎、王庆、方腊,宋江实现了他的为国尽忠、保国安民的人生理想。可是,在北宋末年那个腐朽的时代,已经没有忠正之士的容身之地,宋江在为国建下盖世大功后,被朝廷授予楚州安抚使兼兵马总管之职,但不久即被蔡京等奸贼以毒酒害死。他怕他死后李逵又造反,死前又让李逵喝了毒酒,保住了他一生忠义的名节。

      

      三谈宋江

      许多《水浒传》的读者,对宋江是很不服气的:论文才,他不能排兵布阵;论武艺,他不能冲锋杀敌。可是要知道,排兵布阵,那是统帅之才,冲锋杀敌,那是匹夫之勇;而宋江则是领袖之才。

      宋江有着领袖的胸襟。梁山的第一代领导人是王伦,第二代领导人是晁盖,第三代领导人是宋江;梁山的大发展、大兴旺,是在宋江时代。王伦是一个心胸狭窄、忌贤妒能的人,林冲一人他都不能容纳。但其实心胸狭窄、不能容人只是一种表象,其实质是才能疏浅,不能驾驭有本领的人。宋江虽只是一“鄙猥小吏”,天下英雄却都能服他,所以他也就能容纳天下英雄。他上梁山以后,不仅广纳江湖豪杰,而且招揽社会名流如卢俊义这样的大财主、柴进这样的贵族、李应这样的地主,招降朝廷军官如关胜、秦明、呼延灼等,甚至连鸡鸣狗盗之徒,他也来者不拒,如偷鸡贼时迁、盗马贼段景住。杨雄、石秀和时迁来投梁山,路经祝家庄,时迁偷了祝家店里的报晓鸡被捉,杨雄和石秀来梁山求救。晁盖听后大怒,命将二人斩了,原因是“这两个把梁山泊好汉的名目去偷鸡,连累我等受辱”。但宋江不同意,反问晁盖:“两个壮士不远千里来此协助,如何要斩他?”又安抚杨雄、石秀:“贤弟休生异心。此是山寨号令,不得不如此。便是宋江,倘有过犯,也须斩首。”宋江又亲自带领人马去打祝家庄,救出了时迁。日后也证明,时迁的确在梁山的军事行动中,多次发挥出别人无法发挥的作用。

      宋江的领袖才能,首先表现在识人。芸芸众生中,他一眼就能识别谁是英雄。他在柴进庄上,第一次见到武松时,“在灯下看了武松这表人物”,便“心中欢喜”。在江州第一次遇到李逵时,李逵正赌输了十两银子,在那里与人大闹,宋江便给了他十两银子。戴宗说:“他若是赌输了,哪讨这十两银来还兄长?”宋江却说:“些须银子,何足挂齿。我看这人倒是个忠心直汉子。”一眼便看出李逵是个可以同生共死的兄弟。果然,不久宋江在浔阳楼题了反诗,被问成死罪,在被押赴刑场时,李逵面对江州五、六千兵马,一人拿着两把板斧去劫法场。在最后宋江被高俅等人用毒酒毒害,死前宋江也给李逵喝了毒酒后,李逵仍说:“生时伏侍哥哥,死了也是哥哥生边一个小鬼。”并嘱咐死后葬在宋江墓旁。

      其次就是会笼络人。宋江遇到武松后,“大喜,携住武松的手,一同到後堂席上”,又唤兄弟宋清与武松相见,显得细致入微,连忙又让武松和他一同在上面坐。当夜,宋江又留武松和他一起睡。“过了数日,宋江又取出些银两与武松做衣裳”。柴进是主人,却是宋江为武松做衣服,这让柴进下不去了,赶紧拿出绸缎为武松做衣服,也为宋江和宋清各做了一身衣服――宋江和柴进同样是使银子,宋江使出了人情,柴进却未落得人情,这里就看出两人的高下。武松离别柴进庄上时,主人柴进没有送,倒是客人宋江相送,还带上兄弟宋清。送了一程又一程,武松几次叫他请回,他却说:“何妨再送几步。”依依不舍,情义深重。看看红日西沉,又把武松带到一个小酒店里,为武松饯行,又取出一锭十两银子送给武松。此情此景,真正让人感动,不由得武松跪下道:“哥哥不弃武二时,就此受武二四拜,拜为义兄。”然后堕泪而别。宋江在江州给了李逵十两银子后,李逵一下就被打动,心中寻思:“难得!宋江哥哥又不曾和我深交,便借我十两银子。果然仗义疏财,名不虚传!如今且去赌一赌,倘或赢得几贯钱来,请他一请。”但李逵又赌输了,又在下面闹事,被戴宗喝住。李逵惶恐满面说:“今日不想输了哥哥银子,没得钱来请哥哥,猴急了,做出这些不直来。”宋江却大笑道:“贤弟,但要银子使用,只顾来问我讨。”随后,三人在吃酒时,李逵用手去碗里捞起鱼,连骨头都嚼了,宋江便把酒保叫来道:“我这大哥想来肚饥,你可去大块牛肉切二斤来与他。”吃酒散后,又给了李逵一锭五十两银子。

      其三是能驾驭人。宋江在江湖上,无论到了哪里,都自然而然地成为发号施令的人物,而且众人也都心悦诚服地自觉接受他的号令。最初,他杀了阎婆惜,到清风寨避难,被清风山强盗燕顺等人抓住,要用他的心做“醒酒汤”喝;当燕顺听说他是宋江后,便将他抱在中间虎皮交椅上,和王矮虎、郑天寿纳头便拜。随后,宋江就成了这山上的主角:王矮虎下山去抢了清风寨知寨刘高的老婆要做押寨夫人,宋江便劝王矮虎放掉这个妇人,而且立即得到燕顺、郑天寿两人的支持说:“这个容易。”燕顺不管王矮虎肯与不肯,喝令轿夫抬了出去。后来,宋江到清风寨投奔花荣,适逢元宵,上街看灯,被刘高的老婆看见,告诉刘高,说这就是“日前清风山抢掳我的贼头”,将宋江抓了起来;宋江不承认时,那妇人又说:“你这厮在山上时,大剌剌坐在中间交椅上,由我叫大王。”可见,在那妇人眼里,宋江也是清风山上的头号人物。宋江在被押往青州途中,被燕顺等人救了,刘高也被捉上清风山。宋江要杀刘高,对燕顺等人道:“且与我拿过刘高那厮来。”俨然已是山寨之主的口气。青州官府又派秦明来征剿清风山强人,秦明战败,被捉上山。秦明问花荣:“这位为头的好汉却是甚人?”当听花荣说这是宋江时,又是连忙下拜,“闻名久矣”。接下来,宋江又使计将秦明逼上山,众人“让宋江在居中坐了”。

      人们都知道,宋江在上梁山以后,便开始架空晁盖;其实,从宋江在江州被晁盖率领梁山弟兄劫法场救出,决议上梁山时起,晁盖就被宋江架空。宋江那时架空晁盖,并不是有意识的,而是他的领袖气质的自然流露。宋江被救出后,一行众人都来到穆弘庄上。喘息未定,宋江又要求众人去打无为军,杀那个陷害他的黄文炳,以消“他这口无穷之恨”。晁盖不同意,说:“我们众人偷营劫寨,只可使一遍,如何再行得?似此奸贼已有提备,不若且回山寨去,聚起大队人马,一发都来报雠。”晁盖是梁山老大,又是来救宋江的,而宋江是被救的,完全应该是晁盖说了就算;可是晁盖却说了不算,宋江听了晁盖的话后立即反驳道:“若是回山去了,再不能彀得来:一者山遥路远;二乃江州必然申开明文,各处谨守,不要痴想。只是趁这个机会,便好下手,不要等他做了准备。”这就反客为主了;而且也不得不承认宋江的话说得在理。领袖是要有人拥护的,如果没有人拥护,就做不成领袖。宋江的话说完,花荣立即支持说:“哥哥见得是。只是要先得个人去城中探听虚实,然后方好下手。”花荣的话讲了两层意思:第一是表态支持宋江的意见,是讨论打不打的问题。第二就不再争论了,而是讨论怎样去打无为军。花荣的话刚说完,病大虫薛永又起身说道:“小弟多在江湖上行,此处最熟,我去探听一遭。”宋江又说:“若得贤弟去走一遭最好。”这三人有问有答,完全将晁盖的意见否决了。而晁盖一个站出来帮他讲话的也没有。接下来,宋江自和众头领整顿军器刀枪,安排弓弩箭矢,打点大小船只,准备攻打无为军,晁盖就像根本不存在一样。杀了黄文炳以后,众人都来与宋江贺喜,却只见宋江先跪在地上。他为何又跪下呢?弄得众头领也都慌忙跪下,问他有什么事。宋江说:“感谢众位豪杰不避凶险,来虎穴龙潭,力救残生;又蒙协助报了冤仇。如此犯下大罪,不由宋江不上梁山泊。众位如是相从者,只今收拾便行;如不愿去的,悉听尊便。”到江州救宋江的,共有三拨人,一是晁盖带领的梁山人马共15人,二是宋江在发配江州途中所结识李俊、穆弘等共10人,三是李逵;此外就是宋江、戴宗。宋江要后两拨人上梁山,为什么要如此做作呢?他这是演戏给晁盖和梁山这帮人看。此前,宋江曾由清风山带领一帮人上梁山,上梁山之前,宋江花大功夫,将秦明、黄信等人逼来落草,共纠合了10人。这一次,宋江也是要显示,我虽是被晁盖救出来的,但我也有13个弟兄,我是带着雄厚的资本来投资的。在回梁山途中,又碰到欧鹏、蒋敬、马麟、陶宗旺4条好汉,原也是准备到江州救宋江的,今在此迎候,也一起上了梁山,这4人也算作是宋江的资本。这样宋江的实力就超过了晁盖。回到梁山以后,晁盖坐了第一把交椅,宋江坐了第二把交椅,吴用、公孙胜坐了第三、第四把交椅,对于其他弟兄,宋江又喧宾夺主作了安排说:“休分功劳高下;梁山泊一行旧头领去左边主位上坐,新到头领去右边客位上坐。待日后出力多寡,那时另行定夺。”宋江为什么要这样安排座位呢?左边林冲、刘唐、阮氏三雄等共9人是梁山原来班底;而右边不仅包括此次新上山的李俊、穆弘等人和戴宗、李逵,上一批由他从清风山带上梁山的花荣、秦明、燕顺等人,也坐到右边,这样,宋江就有了27人,实力已远远超出了晁盖。

      宋江在梁山,虽然拥有人数已经超过晁盖,但晁盖原有班底的人中,有吴用、公孙胜、林冲,尤其是吴用,是梁山份量很重的人物,但不久,吴用就倒向了宋江一边。杨雄和石秀来梁山,请梁山发兵攻打祝家庄,救时迁,晁盖要杀杨雄和石秀,宋江不同意,而且宋江的意见,马上就得到吴用的支持,说:“公明哥哥之言最好,岂可山寨自斩手足之人?”吴用为何要倒向宋江,那是因为宋江的见识,确实在晁盖之上;而且,宋江对吴用,也一定施予了拉拢的手段,宋江对任何人都极力拉拢,他为何不拉拢在梁山最有份量的吴用呢。以后,宋江不断地领兵下山打仗,每次都让晁盖看守山寨,他的堂皇的理由是,哥哥是一山之主,岂可轻举妄动。于是他的功劳就越来越大,威望和名气也越来越大。有一次,有一个专在北地盗马的盗马贼段景住来到梁山,说他盗得一匹金国王子骑坐的千里马,欲来梁山献给宋江,权表进身之意,不期被曾头市曾家五虎夺去。这事让晁盖很没面子,江湖上人要上梁山,不给他老大送见面礼,却给老二送见面礼。于是他心中大怒,要亲自带兵去打曾头市,不能总让宋江得了功劳。不幸的是,晁盖没有打下曾头市,反而中箭阵亡。

      晁盖死后,宋江又下了一番功夫,偷换了晁盖“捉得射死我的,便教他做梁山泊主”的遗言,坐上了梁山泊第一把交椅。这也是众望所归。梁山泊一百零八条好汉,谁也不是省油的灯,谁服谁呀,但他们都服宋江。这一百零八人,很不好领导,卢俊义领导不了,吴用也领导不了,只有宋江能领导。宋江有着远大的政治目标。梁山泊众多好汉,虽上山的原因各不相同,但大多是“权居水泊,暂时避难”,并不准备当一辈子强盗。从表面上看,他们都很快活,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论秤分金银,异样穿绸锦,无拘无束,逍遥自在。但内心其实是很苦闷的,例如林冲、杨志、扈三娘、施恩等,上山以后就很少讲话,有的几乎就不讲话;杨志、扈三娘武艺高强,但招安之前,每遇战事,也不肯出力。表现活跃的也就是李逵、阮氏三雄等人。即使他们愿意在梁山待一辈子,却也要为祖宗和后世子孙着想,不能让他们也担上强盗的骂名。但众人包括晁盖,对梁山的前途却又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是宋江给他们指出了一条前途,那就是接受招安,为国尽忠,建立功业,青史留名。这一政治目标,尽管也有人反对,比如李逵这样没有文化、流民出生的人,“招安招安,招甚鸟安”,这些人不喜欢做官,也不会做官;但得到了卢俊义、吴用和关胜、花荣、杨志等一大批原朝廷军官的大力拥护。宋江上梁山以后,就改变了晁盖原来的做法,大批招纳朝廷军官上山,他的这条组织路线,保证了他的政治目标的实现。

        本文标题:《水浒传》人物谈——宋江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03667.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