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情感家园感悟亲情
文章内容页

亲情的故事(第三十章)

  • 作者: 蓝欧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11-06
  • 阅读4870
  •   第三十章 洛阳之行记

      一天夜里,潘毅起身上厕所的时候,看见奶奶的屋里的灯始终亮着,只听钟华对王月说:“妈,今天派出所找到我,告诉说,通过失踪人口普查系统,找到了我的生母啦。说她现在在河南洛阳的一家敬老院。我想去看看她,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回到这里,因为我放心不下您。”,王月说:“你和亲生妈妈团圆了,我替你高兴啊!她年纪大了,你要多陪陪她,好好照顾照顾!我身体还行,你就放心去吧。”。

      钟华离开不久,王月和她的孙子迎来了棚户区搬迁改造,在德民和他的媳妇宝珍的帮助下,他们搬到了虎滩社区,住进了两室一厅的崭新的居民楼。德民和媳妇商量着给妈妈家里买一台电视机。

      王月看到这台37寸的液晶电视机,高兴地直拍巴掌,“儿啊,这得花不少钱啊?”,德民说:“三千多块钱。”。潘毅围着电视机直转圈,王月上前拉着他的手说,“你老实地坐着,别碰着它!”。

      一天,王月去他的弟弟家回来,发现电视机不见了,她急忙问潘毅:“电视机哪去了?”,潘毅说:“来了一个收旧家电的,收走了?”,“啊?”,王月说:“你这个精神病,这么败家?好端端的新电视就这么没了?这些丧良心的,怎么什么人都骗啊?”。王月顿时觉得六神无主,她慌忙拿起电话机,给德民打电话。德民说:“妈,别着急,我晚上回家看看。”。

      德民问王月:“这到底怎么回事啊?”,王月说:“你侄子在家门口坐着,他看见收旧家电,旧电脑的在那里推着车溜达,就上前搭话。也不知道怎么,就把人家领家里来了,给了300块钱就把咱家的电视机搬走了。”,德民拉着潘毅的胳膊问:“小毅啊,你还能记住他长什么样子吗?”,潘毅摇摇头说:“不记得了,他开着三轮车走的。”。德民对王月说:“妈,咱家小区门口有个监控,或许能发现什么? ”。

      第二天,在物业公司安装的监控器里面清晰地看到了那个收家电的影像轮廓,德民来到了派出所,在民警的帮助下,找到了收家电的,名叫郭胜。

      在派出所里,郭胜还在狡辩,“我当初也不是这样逼着他卖的,”,说着,上前去拽民警的衣领。民警严肃地说,“你放老实一点,你涉嫌诈骗,你知道吗?人家是个精神病患者。”,郭胜说:“电视机叫我卖了,找不回来了。”。民警说:“如果人家去法院起诉你,你肯定得赔偿电视机钱,人家刚买的电视机,还有发票。”。郭胜心想,自己长期以来骗人无数,一旦为了这台电视机漏出马脚,恐怕会因小失大。于是,他赶忙对民警说:“你给我两天时间,我去把电视机找回来。”。

      当王月和德民在派出所看到这台失而复得的电视机,感动得热泪盈眶,王月拉着民警的手说:“你们真是人民的好警察!”。

      过了不久,潘毅的低保办下来了,每个月领到四百多块钱的低保金。社区有个残疾专干找到王月说:“残联办了一个托管中心,白天把一些残障人士集中起来统一照料”,王月一听,“太好了,我正发愁这件事,不瞒你说,小毅一离开我的视线,就出事啊!前几天,掉进一个脏水坑。我问他为什么去那里?他告诉我想捡个塑料瓶子。”。

      话说,钟华来到了洛阳宜阳县的一家敬老院。进入接待大厅,一个大大的牌匾映入眼帘,上面写着:关爱老人献爱心。在接待人员的引见下,钟华见到了母亲占会萍,娘俩免不了哭天抹泪。

      只听会萍问:“孩儿,你这些年是怎么过的?

      钟华流着眼泪说:“我五岁的时候,被一伙人贩子拐卖到了吉林梅河口,有个50多岁的老汉收留了我。同时,他领着好几个孩子跟他学习扒窃,学的好的就组成团伙作案,学的差的去要饭。我刚去的时候化妆成要饭花子,后来逐渐地学会了偷窃。在我10岁那年,这个团伙被公安机关端掉了,我成了无家可归的孩子。”,

      会萍抹了一把眼泪,问道“那后来怎样啦?”。

      “后来,我被当地的一对夫妇收养,因为我忍受不了他们的虐待,14岁那年从家里跑了出来,开始了流浪生活,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在游戏厅打工的时候,我认识了德君,有了乐乐以后,开始和德君同居。”,

      会萍说:“我多想看一看我的外孙子啊!”,

      钟华接着说:“几年前,乐乐他爸爸因为车祸去世了。后来,肇事者投案自首了,是个浙江26岁的小伙子,法院判定他赔偿30万块钱。”。

      会萍问:“钱在谁手里?”,

      “我婆婆一分钱都不要,她说这是德君用性命换来的,将来留给孙子花吧!”。

      钟华环顾了一下房间的布局,四个人住一个房间,都是高龄老人,几乎不怎么活动,在床上待着。钟华打开旅行袋,拿出芝麻糊、黑豆粉和蛋白粉。“妈,这些都是我给你买的。”,会萍往旁边的床铺指了指,钟华会意地拿出其中的几袋分给其他老人,几个老人朝她笑笑,点点头,表示感谢。

      会萍对女儿说:“晚上你暂时住咱家老房子吧,我待会儿给外甥女打个电话,让她过来接你。”。

      钟华问:“妈,你的身体还好吗?”。

      会萍说:“自从你爸爸得了肺癌去世以后,我的冠心病一天天严重了,每天心脏砰砰乱跳,地里的活干不了,生活不能自理了。我到养老院一打听,说要三千块钱押金。没法子只好把房子卖给同村的胡家。”,

      钟华问:“你外甥一家怎么还住在里面?”,

      会萍悄悄地凑进钟华,低声说:“按照村里的说法,咱家的房子是不能买卖的,当时为了弄几千块钱,没办法就偷偷地卖出去了。协议上说,等我死了以后就腾出房子。”,

      “妈,他们知道吗?”,

      “妈这是第一次说起这件事。我这一身病说不定哪一天就蹬腿了,我管不了那么多啦!”。

      占会萍的外甥女叫白林,比钟华年轻几岁。钟华跟着她来到了妈妈原先住过的房子。这是一座农村的老式砖瓦房,是当年占会萍的哥哥和妹妹出资盖的。当时哥哥在城里做生意,家里条件好,他们全家人都明确表示放弃房子的继承权。白林认为,自己的父母不在了,姨妈没有后代,唯一的孩子被人拐走了,如果姨妈将来去世,自己是唯一合法地继承者。

      占会萍见到了失散四十年的女儿,心情过于激动,心脏病发作,当天夜里就过世了。只见了一面的亲人转眼就阴阳两隔,钟华在殡仪馆看见母亲的遗体嚎啕大哭。

      胡老大看见会萍家里正在办丧事,他找到白林,拿出当年会萍当年和他签订的买房协议,白林的丈夫脸一沉说,“我姨妈的这处房子是宅基地,至少值三万块钱以上,你拿出五千块钱就想得到产权,你太过分啦!”,白林说:“老胡,这是不是你伪造的?”。

      看到老家的房子处于纠纷之中,钟华很着急。胡老大走后,只听白林两口子商量,如果村委会不给解决,就把姨妈的骨灰安放在这处房子里,谁都别想住了。

      钟华对白林说:“我有一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白林说:“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不能说的?”,

      “为了让我妈妈早一点入土为安,我愿意出钱替我妈妈把钱还给老胡家。”,

      钟华的一席话把在座的人全都镇住了,他们没想到会萍能养出这样的女儿,真是识大体顾大局,他们自惭形秽,不知道怎样打破这尴尬的局面。

      随后,钟华领着白林找到了胡老三,经过双方协商,老胡拿到了当初出的五千块钱,并返回了协议书。村里人对钟华的举动赞不绝口。

      处理完妈妈的后事,钟华告别了白林一家人,踏上了返回大连的列车。她坐在车厢里,无暇看窗外的风景,脑海里全是妈妈的音容笑貌,不知不觉之间,两腮挂满了泪水。

        本文标题:亲情的故事(第三十章)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03693.html

        验证码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