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情感家园都市夜思
文章内容页

折下的树稍

  • 作者: 落红飘雪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11-30
  • 阅读4871
  •   要改变只有毁灭,只愿把头往墙上撞,把手往硬物上猛击,把全身硬化为钢轧下轧,把一切放在老君炉里面融化。罗得没有了灵魂,没有了躯体,是哪一状态活得更好一点?谁是谁呀?他真想疯一场。装疯卖傻拼起拼来的,讨厌的人,也包括讨厌的本身。物我对立,社会服务也对立起来了。

      人往往最大堕落便是没有勇气去面对生命。

      以前疲于奔命,为读书而活;如今工作了,为事业而活。经济拮据 ,前途渺茫,加上吃穿住行,“一样都没有了,混到今天这个鬼样子,简直是来遭罪”,他这样想。看着想着这样的吃住条件,滑稽感便油然而生。老天爷真会糊弄人,这种情况安排了几招?罗得是明白人,将来怎么样?现在又何止区区忧虑二字。天生我才必有用,这是何等的幽默与讽刺呢。痛苦才是最佳的牺牲品,失去自我,他的尊严埋葬了痛苦,是天意呀。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圈子在缩小,并感到越来越没有了希望。工作的不顺利,跳槽又不顺利,在家没有房住。期待着下一年更痛苦的到来吧,不堪忍受的一年啊。

      你恨自己,没有一点勇气面对现实,哪怕是死的也真是。家人不管这些,只顾叫你来。也认为只要能够挣钱糊口,有一个固定的工作,就已经很不错了。哪知道屈在这里受尽了人间的冷暖,虚脱的早已活不下去了。面对实际情况,他的家人都解决不了,这像是一块开始腐烂的肉。在大脑里开刀切除不可能,只能一起自然生死,流产罢了。但对自己才有些侥幸,不甘命运的剥夺,要努力锻造生存的技能,求取光明。又只欲速则不达,去日真的不多了。每感生活垂危,机体被损耗的时候 ,深深的体会到了,时间对生命的耗损速度大的惊人。

      幼时的罗得,从横擦鼻涕开始 ,穿开裆裤的小孩子,一下疯长翻一倍。如今已经被皱纹铺满了面庞,头发花白,眼角的皱纹老了去了。新的不断来到,这时讲什么贡献,谈什么文明,论什么社会的腐败。话别时,亦沧桑日暮空有余生;浪费处,只留下虚空一片。还不能留得太久,风雨见不得。它要催蚀你,哪怕是虚空的空白也毫不留情。

      想到生命既不能长存,那么短暂的生命,怎样才能恢复其本性呢?罗得想:你随意吧。人生长河中,见到有的人好的要命,有的人坏的绝顶,有的人劳心求索,有的人低贱下流。按理说惩恶扬善应当没有特殊,这人性人心所趋。然而历史的长河是管不着那么多的,好的坏的全由评论部去发疯吧。时间到了,坏的固然要淹没;好的,也是逃不过的。想到河中的一块孤石,先前头面在外,水慢慢的涨起来,没过了头顶。河水她固不会说,留下这块宝石吧,去淹没那块废石。这是因为水流是随意的呀。人的定位不再定格,在于行走,随性而生,随感而发,随心而定,可四两拨千斤,也可万吨大闸下降之势,也可蝉翼拍水。重过了没什么了不起,轻柔几点也未必不可。只要高兴,你还可以占据其中部,来个定心丸,或者是担担挑之类的。

      生活得随意点,过不去的时间绝不是你的生命。整天想着社会的腐败啊,敝端的,多么老的世风下降了?这些问题确凿了又怎么样了?社会是个大家庭,你如果想要四两拨千斤也可以,想有一份热发一份光,贡献社会也未必不可,但是得悠着点性子对自己对别人都有好处。人生的舞台不全部为了个人私欲的展现,人究竟不是永恒的发光体,即便是遥控器也还要有人来指挥。弄不好枯竭而衰亡,路遥遥而漫长。想要早早夭折的,总不会太多,下来的日子还随意多着呢。领导人说国家的贪官太多,要严厉的打击。不去争评,冷风吹来冰冰凉啊,受到冷风病了,病了就病了吧。就这样拖延下去,治疗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延缓痛苦罢了。时间早已不堪,病情的加重,也许会使他从这种伤痛中解脱。因为心痛更严重,每个人都宁愿自己什么都是好好的。但是多者不能得兼,只有舍弃。高烧使温度慢慢的升起来,罗得被打败了,和心痛一样,心痛到了一定的程度,也不是让人所能忍受得了的。条条蛇都咬人,难道是你最能有冲劲?不是两败俱伤,也要分胜负。何必硬熬上了劲。是倔强,勇气,是人类进化心声的体现。

      罗得经不起任何折磨,也只能在行动上占主导。先敌制胜制于未发,强调还是策略的问题。命运基本框架已被天定了,要争取改变建立对或是生命都有失明智之举,对仗只会被命运抛得更远。随命呗,命当猴耍,只能是驾驭命运,才能得到主动权。对命运不得开半点玩笑,要夹住它相,对于一个不了解自身的人是不可能的;而一个能全面了解并解脱自己的人,主动把控命运,对人生取向不随二流。以自身掌握的价值观开辟道路,并在不舍苦苦追求,只要已经上路,脚步可就有了奔头。起步的时候不讲前途,走得稳算幸运,走到了终点算宠儿,走不到半路算早夭吧。理想中的路途平缓,诚然与现实脚步的不符合。如果你作为一个理想者,想来是吃苦太少,实际是高估了半路或者不到便摔碎了;如果你是现实者,虽然说务实求真,但缺少一种高妙的升华,则注定一生求平淡解脱,痛苦也只是一小山丘移到另一个小山丘,变化不大。平坦的路,再宽再广,没有出息的才好。不遗力的自高自大地震动,殊不知其后有多少危机安抚暗算啦,自残啦,退化啦,千万别少见多怪就行了。

      不谈罗得的命也罢,越谈越不是事情啊,他都沦落如此,再谈也是徒增牢骚而已,社会现代人做什么都不怕,的确做个流氓也轻松快活。多余的废话,妄想只能带来心病,并称将为干货的伤肌,老之根本。这就很亏了。人活一世什么也不理睬,做个流氓谁都不怕,搞不好还有人评,你直爽干练有能力又好。不是一个因祸得福的美事了。拿不准社会需要什么样的人,乱世和太平盛世与非常时期都有很大的差别,现代社会不是人才奇缺,而是人才错位,比如以前需要朴实的文化人,需要实干家却产生吹牛的多,现在需要经济人才则经济犯也多起来。有的人什么都干,吃喝嫖赌样样经通,在社会中传播腐烂,新生的力量不知是否在枯木逢春的。别害掉现在的泥坑,超越自我,从俭以养德基础寻求立足之点,不归疚新时代的年轻,改造社会任重而道远。一个社会怎么才能使人们满足,不要说办不到,真正办不到的是私心驱使下的欲望厄制。人是创造社会的主体,社会就总是人类手握方向的控制力量,今天的社会丑恶在一定范围内泛滥,不是一个两个人所能够做到的,国家太大,人太多,一切都要慢慢的来。几十年历史不长,对一个人的生命的年限却太长,朝夕相争,大家共同努力为什会发一份光。无耻不会长住,生活上没有着落,精神上没有依靠,作风上得不到一丝归属者,最终还是有所归化。所以千万不能头脑发热徘徊昨天,憧憬未来,沉醉今天,把有限紧紧的热度挥洒于梦的田野,只飘荡不耗损不该有的财富。做一天和尚撞一天的钟,只要能混上一小碗白米粥平安无虞。

      对这个世界社会,对自己这样的人还能高傲了不起的指责些什么呢?苦难的到得了什么?他全身心都散架了。应该说这一切是上天早有安排的,不管评论什么,这样智齿显得太滑稽可笑。眼前的路太长太狭窄,想走过去只能给自己穿小鞋,可是他不宁为玉碎,绝不苟且。生活上一旦平淡的没有一丝可能的起伏,他便从根本上改变。正路走不通,便迫使你走极端,这边的梯子显得太长了,回去炸掉它,可用降落伞试一次。漫漫蓝天下空间总是有的,留一丝空隙放一个屁搁起来,不定哪天真拣着了,捂在怀里变成了珍珠。修理一切代表陈旧的不堪,偶然得一次机遇。或许功夫不负有心人。一个失去了信心的人,不定哪天生命垂危,无志强修复的功能啊,面对生命的阐释只能做唉叹之遗嘱。

      作为机械你只管应变可以了,到了不能动的时候自然会停下,无需过多的解释接替,免不了联系新的一个冲程。尽管嘴里说着非常的不愿意后悔,然而对自己的所作所为,罗得是能够预料自己的后果。到头来还是后悔了。应该说对人生的把握预测是盲目的,单一的。许多实际问题都未能清楚的分辨出来,走一路不是一气,便是兴趣的趋势,这晚才回头又恍然大悟,或是半路本便有所察觉,这又不担心,对本已干枯的苗还抱有希望,终不能得到,走一小步,回一步,走一段回忆一段,这一生回忆是可叹呀。不知是前生做下的什么孽,比比家里看看这里,再努力的结果是丢了玉米棒子去捡糠腌菜,从一个舒适的环境分享一个毫无着落的陌生的地域。等一会起床,今生也远逝,指望锻炼的机会成了扼杀人性的刽子手,想当初何等的心高气傲,满腔的抱负,热血贲张,前途光明咄咄逼人,小钱财蔑视小人,每谈想起伟人英雄仿佛身临其境,当时快意恩仇,如振波粒子回荡难以消失。可惜现在美丽的泡沫破了。

        本文标题:折下的树稍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04724.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