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杂文评论佳作赏析
文章内容页

《水浒传》人物谈——豹子头林冲

  • 作者: 贺平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12-02
  • 阅读4918
  •   豹子头林冲,在梁山泊坐第5把交椅,36天罡星之天雄星。

      林冲和绝大多数梁山好汉不同,是一个安分守己、不惹事生非的人。他原本有一个很不错的社会地位——东京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有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家中有一个美丽、贤良的妻子,过着安宁、闲适的生活。然而,那个社会偏不让这样的好人做好人,一场横祸突然降临到了他的头上——当朝权贵、殿帅府太尉高俅的干儿子高衙内,看上了他的娘子,为此,高俅一而再、再而三地设计陷害他,要取他的性命。面对高俅的陷害,林冲则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忍让,忍无可忍,还是在忍,最后终被害得家破人亡。

      林冲的身世,是水泊梁山中最悲惨的,人们对他都很同情;但同时对他也颇多责难和非议,说他不像一个英雄,甚至不像一个男人,空有一身本事,却对别人对他的侮辱和陷害,一再忍让,忍常人所不能忍,甚至连自己的尊严都可以放弃。然而我要问:在北宋那个时期,人们还有尊严吗?普通民众没有尊严,像林冲这样的军官没有尊严,就是蔡京、高俅这样的高官显贵,也同样没有尊严,他们如果想要保持人的尊严,就不可能做到这样的大官。善良、懦弱的武大郎,当得知老婆偷汉时,为了维护尊严,前去捉奸,反被打伤,奄奄一息;为了活命,他只得放弃尊严,恳求潘金莲给他医病,既往不咎,武松回来后也不提此事;但他还是被人害死了。如果林冲的事情发生在武大郎身上,人们便会同情;而对林冲却是谴责。为什么呢?因为武大郎没有武功,而林冲有很高的武功――这是受了武侠小说和武打片的流毒,以为凭个人武功就可以笑傲江湖、称雄天下。其实个人的武功再高,在掌握国家权力的高俅等人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呢?只要让董超、薛霸这样的两个鸟小人就能结果他的性命。人们在评论林冲时,喜欢拿鲁智深、武松、李逵做比较,说他们如果碰上这样的事,会毫不犹豫地出手反击。可是,我们想过没有,鲁智深、武松和李逵,他们只是孤身一人,了无牵挂,有事可以一走了之,而林冲却是有家庭的人,他能走到哪里去呢?国内有个评论《水浒传》的资深学者,说林冲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局外人看问题,常常站着说话不腰疼,如果能设身处地为林冲想想,就不会这样说话了――要知道,林冲得罪的可是他的顶头上司,而且这个顶头上司又是一个毫无仁义道德、心狠手辣的小人。人在屋檐下,岂敢不低头。在一个权大于法,法不能保护人民的社会里,人们遇事只能有两种解决的办法,一是以暴抗暴,二是委屈忍受,可以说,绝大多数人的选择是委屈忍受,而像鲁智深、武松、李逵那样的以暴抗暴毕竟是很少的。

      林冲的娘子到岳庙烧香还愿,不料灾星高照,被高衙内撞上,高衙内便来调戏她,使女锦儿急忙跑来找林冲。林冲过去,看见一个后生,拦着他的娘子,正在纠缠,便赶到跟前把那后生肩胛只一扳过来,喝道:“调戏良人妻子当得何罪!”恰待打时,却先自软了,原来林冲认得此人,却是高太尉的螟蛉之子高衙内。林冲这一拳幸亏没有打下去,如果打下去,会是怎样的一个结果呢?不愿惹事的人,遇事总爱往好处想,林冲认为,高衙内不知道是他的娘子,若还知道,也就没这场事。然而,现在高衙内是知道了,但他并不因此就善罢干休;在他的眼里,这个天下除了皇帝的女人他不能动,别的什么女人他不能动呢?“他在东京城里倚势豪强,专一爱淫垢人家妻女,京师人都叫他‘花花太岁’”。

      于是,高衙内便设计,让林冲的“发小”、高俅府中的虞侯陆谦,将林冲骗到樊楼喝酒,再将林冲的娘子从家中骗到陆谦家中,让高衙内强暴。又亏得使女锦儿赶到樊楼报信,林冲急忙赶到陆谦家。林冲跑到陆谦家的楼梯上,只见房门紧闭,听到高衙内在屋里纠缠她的娘子,便立在楼梯上,叫道:“大嫂!开门!”高衙内吃了一惊,从楼窗跳下逃走了。林冲进了门,寻不见高衙内,便将陆虞候家打得粉碎。林冲为什么不抢上前去撞开门,却是立在楼梯上,叫他的娘子来开门,以致于让高衙内跳窗逃走呢?他这正是要给高衙内逃走的时间,如果他把门撞开,高衙内来不及逃走,他将如何面对高衙内呢?是打还是不打?不打,尊严何在;打,那高衙内是能打的吗?于是,他将一腔怒气,发泄到陆谦身上,将陆谦家中打得粉碎。

      后来高俅设计诱骗林冲买刀,将他诱入白虎节堂,定了一个 “手执利刃,故入节堂,杀害本官”的罪名,要判他死刑。但得开封府一个孙孔目周全,将罪名改为“不合腰悬利刃,误入节堂”,判脊杖二十,刺配远恶军州。

      林冲被发配充军临上路时,写了一纸休书,把他的娘子休了。他的娘子号天哭地道:“我不曾有半些儿点污,如何把我休了?” 其实林冲此时心中已经非常明白,高俅已是铁了心要为高衙内弄到他的娘子,而要弄到他的娘子,就必然要害林冲性命,因此,为了活命,他只好放弃他的娘子。《休书》道:“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因身犯重罪,断配沧州,去后存亡不保。有妻氏年少,情愿立此休书,任从改嫁,永无争执;委是自行情愿,并非相逼。”如果说,林冲是一个遇事忍让的人,那么,此前他还一直在保护他的娘子;而这纸休书,则已全然不顾他的娘子了,将娘子推给了高衙内这个恶棍,并且还声明,全是出于情愿,并非高俅所逼。他又对娘子说:“ 林冲年灾月厄,遭这场屈事,今去沧州,生死不保,诚恐误了娘子青春,万望娘子休等小人,有好头脑,自行招嫁,莫为林冲误了贤妻。”真是字字血,声声泪,让人悲怆。

      可是,高俅却并未因此而放过他,买嘱两个押送公人,要在路途上结果了他。两个公人一路折磨林冲,后在野猪林准备下手时,鲁智深出手救了林冲,并一路将林冲送到沧州。 高俅贼心不死,又派陆谦等人一路追杀到沧州,放火烧了林冲看守的大军草料场,意图烧死林冲。可巧天佑良人,在林冲外出买酒时,一场大雪压塌了草料场内林冲栖身的草房,林冲只好暂住到草料场外的一座山神庙里,幸免于葬身火海。 见草料场火起,林冲正准备去救火,忽有三人跑进了山神庙,正是放火的陆谦等人。

      只听一人说道:小人直爬入墙里去,四下草堆点了十来个火把,待走哪里去!”说话的是沧州牢城的差拨。又一人说道:“端的亏管营、差拨两位用心!必到京师,禀过太尉,都保你两位做大官——这番张教头没得推故了!”说这话的人是陆谦。陆谦又道:“再看一看,拾得他两块骨头回京,见太尉和衙内时,也道我们会干事。”林冲听到此,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杀人可恕,情理难容”,杀了三个奸贼,然后在柴进的推荐下,上了梁山泊。

      国家的权力,如果掌握在小人手中,不受制约,就是罪恶,就是洪水猛兽,给社会和百姓带来无穷祸害。与林冲亲如兄弟的好友陆谦要害林冲,押解林冲的公人要害林冲,受了林冲好处、受柴进书信之托照顾林冲的沧州牢城的管营、差拨,最后也加入了陷害林冲的行列,他们不害林冲行吗?他们不害林冲性命,高俅就要害他们的性命。就连堂堂南衙开封府,只要有人小小触犯了高俅,高俅便发来这里,要杀便杀,要剐便剐――他们明知林冲冤屈,但也给林冲判了罪。幸好天良不灭,就在那样的社会,也还有几个正直不畏权势的人:林冲的岳父张教头,不怕受林冲官司连累,不同意林冲休妻,将女儿接回家赡养,若林冲不回来,就养她一世,也不让她嫁给高衙内。开封府的孔目孙定,责问开封府尹:“这南衙开封府不是朝廷的,难道是高太尉家的!”硬是将林冲死罪改为活罪。还有鲁智深,说道:“别人怕他(高俅),俺不怕他!洒家若撞着那厮,教他吃三百禅杖!”千里迢迢,一路保护林冲。若不是他们,林冲早就死于非命了。

      林冲最终的结局是非常凄惨的。他后随梁山人马一起接受朝廷招安,参加了抗击辽国,征讨田虎、王庆、方腊的战争,创下了战场上不败的纪录。大军凯旋回朝,他将面临一个艰难的抉择:要与不共戴天的仇人高俅同朝为官。然而人算不及天算,就在大军回京准备启程时,他染患风病瘫痪了,就留在杭州六合寺中养病,半年后去世。临死时,身边只有武松一人陪伴着他。

        本文标题:《水浒传》人物谈——豹子头林冲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04868.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