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杂文评论凭栏论世
文章内容页

金瓶梅里的经济学——财主周期律

  • 作者: 春风杨柳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12-04
  • 阅读5694
  •   文/黄立云

      《金瓶梅》里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凡是豪门大户都不长久,有的延续不了几年,有的人去家败,有的甚至家败人亡。最长也没有超过三代。

      王招宣(招讨、宣抚使官,武职)府,可谓有钱有势。王招宣府始主王景崇,太原节度汾阳郡王,为第一代。王逸轩(王景崇之子)为第二代,林太太丈夫。潘金莲9岁卖到府里,15岁时,逸轩死亡。王寀(王逸轩、林太太之子)排行老三,书中称王三官,号三泉,后改号小轩。其家世代世袭招宣,系先朝将相人家。因王三官年幼,未曾世袭,入武学肄业。这个曾经显赫家庭,因两代招宣死亡,便败落下来。林太太设暗窠,但凡儿子不在家,便在深宅大院接客。在文嫂的说合下,与西门庆暗中勾搭。王三官,结婚后,不务正业,整天和张小闲等地痞逛窑子嫖娼。在林太太恳求下,西门庆将张小闲等地痞苦打,勒令与王三官断绝关系。

      王家到第三代,完全败落下来。

      按照西门庆的说法,“人家倒运,偏生这样不孝子弟出来。——你家祖业何等根基,又做招宣,你又见入武学,放着那名儿不干,家中丢着花枝般媳妇不去理论,白日黑夜只跟这伙光棍在院里飘弄。今年不上二十岁,年小小的,通不成器”。

      吴月娘倒说了实话,你是乌鸦笑话黑猪,也不拿灯照照自己,你以为你成器?你也是吃这井里水,无所不为,又干净什么?还要管别人?说得西门庆哑口无言。

      吴月娘这段话说的非常深刻,西门家族果真也没有超过三代便败落下来。

      西门庆祖父西门京良,祖母李氏。书中没有交代职业,估计在京城做生意。父亲西门达,母夏氏,故室人陈氏。西门达曾经到甘州贩绒,与扬州码头王伯儒之父有私交。常走川、广贩药材,在清河县前开一个大大的生药铺。死后留给西门庆一个生药铺和一片房产。

      起初,西门庆住着门面五间到底七进的房子。家中呼奴使婢,骡马成群,虽然算不上十分富贵,却也是清河县中一个殷实的人家。

      短短的六年,西门庆由一个药材店老板成为掌刑正五品武官,家产由原初的一个生药铺,增加了缎子铺、绒线铺、绸绒铺、印子铺,家产超10万两银子,成为山东首富。

      但好景不长,重和元年(1118)西门庆极度奢侈,纵淫无度而亡,不久潘金莲被杀,小妾孟玉楼、李娇儿改嫁,孙雪娥私奔后自缢。两个儿子,官哥儿早夭折,孝哥儿皈依佛门,仅吴月娘苦苦守着这个破落之家。

      西门家族也没有超过三代就败落了。

      西门庆女婿陈经济家族曾经荣华富贵,但也没有延续三代。

      陈经济祖父以卖松槁为根基,曾经营淮盐。其父陈洪与东京八十万禁军提督杨戬为亲家。陈家得势时,西门庆女儿西门大姐与陈经济结婚。杨戬案发,陈洪受到牵连。陈经济带上大部分家产逃往西门庆。陈经济与潘金莲暗中勾搭。西门庆死后,两人通奸败露。吴月娘把潘金莲卖出,赶陈经济出门。

      陈洪死后,陈经济与母亲生活。因不务正业,吃喝嫖赌,一事无成,母亲生气而亡。生意受骗,虐待西门大姐致死,吃了官司,沦落为乞丐。

      后被春梅收留并暗中勾搭,在临清开大酒店。因与爱姐相勾搭,与张胜发生矛盾,被张胜杀死。

      陈家也没有超过三代就断子绝孙,家破人亡。

      《金瓶梅》还有一些大户富家,不仅没有延续三代,有的当代就败落,有的甚至几年就败落了。

      张大户有万贯家财,百间房屋,年约六旬之上,无子女。潘金莲15岁卖给张大户,18岁与其勾搭,不久,张大户体弱贪淫,呜呼哀哉,家道败落。

      此外还有苗天秀、王皇亲、花子虚等大户人家都在几年或十几年就败落了。

      小时候曾经听我的外祖母说,老家是一个依山畔水,景色宜人,鱼米之乡。历史上曾经有一个开国皇帝看中了这个地方,打算在此建都。于是他兴致勃勃登上主峰,放眼天下,河水环绕,气势磅礴,景色宜人,“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踌躇满志。察看山势地形,叹道:“十个山九个头,和水向东流,财主无三代,做官不到头。”大失所望,原来这个皇帝把自己所站的山头忘记数了。随即取消了建都的念头。

      这个开国皇帝的一句话,却讲了一个社会普遍的现象。历史总是盛衰交替,沧海桑田,白云苍狗。富贵人家不会亘古不变,这是一个铁律。

      说富不过三代,并不是准确的到三代而败,而是泛指不会始终如一,一成不变。

      清末名臣曾国藩的外孙聂云台居士,曾经探究显赫家族的兴衰之道,撰写《保富法》一书,将一生见闻的诸多显赫家族衰败的原因作了精辟的论述。

      聂云台住上海50余年,看见发财的人很多。发财以后,有的不到五年、十年就败了。有的二三十年即败,有四五十年败光的。他记得与先父往来的多数有钱人,有的做官,有的从商,都曾经显赫一时,现在多数已经家道没落。有的是因为子孙嫖赌,而挥霍一空;有的连子孙都无踪无影;有的是后继无人,人亡事停。仔细算起来,四五十年前有钱人,现在家业没有全败的,子孙能读书、务专业、上进的,百家之中仅有一两家了。

      不仅上海这样,在湖南,也是一样。清朝同治、光绪年间,中兴时代的权贵人,分爵的有六七家,做到总督巡抚的有二三十家,做到提辖的有五六十家,现在多数萧条了。

      近代广东的伍氏、孔氏和潘氏,都是靠鸦片发了大财的家族,积银数千万。书画家都知道,凡是海内外有名的古字画以及碑帖,多数都有伍氏、孔氏和潘氏的图章,也就表明,此物曾经为三家收藏过,可见他们的富豪程度。可是几十年后,这些珍贵的物品,又流到别家了,他们的楠木房屋,早已被拆,成为别人家装饰品、家具了。他们的后人,一个闻达的也没有。

      奇怪的是,当时不做暴发户,不为子孙攒钱的几家,反而子孙多优秀。

      财富纵然可以改善我们的生活,提高我们的生活质量,但对一个家族来说,并不是越多越好。过多的金钱,极度膨胀的财富,会成为腐蚀剂,会使人堕落、狂躁、骄横,使人失去理智、动力、勤勉。会彻底毁掉一个家族。

      从这些显赫家族的衰败过程看,原因是一目了然的,那就是暴富之后便忘乎所以,便目中无人,目无法规,任性妄为。就会富而忘本,富而忘义,富而忘教。

      厚德载物是个颠覆不破的真理。只有厚德才能驾驭金钱。

      富不过三代,这是家族兴衰之道,也是人们普遍的共识,其原因大多数人都知道,但真正能够跨越这道鸿沟的却寥寥无几。

      知道鸿沟和跨越鸿沟,是两回事。

      这就是历史,纵观家族兴衰历史,就会发现,历史没有变化,因为人性没有改变。只是科技变了,衣服变了,饮食变了,这些都是外壳,里面的什么都没有变。转来转去,邓通、石崇、沈万三还会有,该发家还是要发,该败家的还是要败。再过一千年,还会这样的。

        本文标题:金瓶梅里的经济学——财主周期律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04971.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