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其他连载
文章内容页

郬杨镇的屈宗稷(二十七)(中篇小说)

  • 作者: 天涯若比邻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12-05
  • 阅读6513
  •   就在杨高翔和杨虹巧通电话的同时,屈宗稷在黎熙的陪同下急急忙忙地来到芢塬县县长王荣华的办公室,一进门就看到王荣华的脸闷得像一块猪肝的颜色。


      在王荣华对面坐在几把中式风格木椅子上的缙闲乡公所的人和乡绅袍哥舵把子也是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特别是那个几个袍哥,一脸的痘痘都涨得通红通红的,个个眼睛里都充满了血丝透着一种杀气腾腾的凶相,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


      看到屈宗稷来了后,王荣华马上站起来迎上前去对屈宗稷说:“宗稷老弟,你看你看,这些人都是不可理喻的。我已经反复给他们说了几次了,可他们就是不听。还口出狂言说什么要把事情搞大,要到省府去告状!你来主持一个公道,说一说到底该不该按照上峰,特别是蒋委员长的训令完成壮丁的任务!”。


      屈宗稷听了之后看了一下缙闲乡的乡长,然后对黎熙说:“黎干事长,你是芢塬县三青团的总干事长,你说说这缙闲乡现在到底有多少青年人,其中可以去当壮丁的人今年能够去多少!”。


      黎熙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来一个小本子,翻看了一下后说:“报告书记长,据我所知,现在缙闲乡有人口三千一百五十人,其中十六岁至三十五的人有一千九百六十人。这些人中有唠病的人有一百五十五人,缺胳膊少腿的有九十三人,还有精神病和驼背的八十一人,独眼龙和喉包病的三十二人。这些人共有三百六十一人,剩下一千五百九十九人中减去一千零八十一个女的,还有五百零九个人。按照上峰布告每一户人家‘三丁抽一五丁抽二’的规定,缙闲乡现在已经是无丁可抽了!”。


      这时候县长王荣华接过黎熙的话说:“黎干事长,我查出来的数字可不是你那样的,他们缙闲乡的乡公所与袍哥串通一气隐瞒壮丁!”。


      坐在旁边的缙闲乡袍哥总舵把子“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指着县长王荣华的鼻子说:“县长大人,我们打一个赌,如果现在缙闲乡按你们说的三丁抽一五丁抽二还有壮丁可以抽的话,我可以当着全县的父老乡亲把我这只左膀砍下来!如果不是你说的那样,你敢不敢不当你这个县长,打起铺盖卷儿走人?!”。


      县长王荣华听了之后本来就是猪肝色的脸气得脸部顿时又变成了紫红紫红的颜色。缙闲乡的一个乡绅站起来对屈宗稷说:“刚才你还没有来的时候,县政府的师爷说是不出壮丁的话,就出钱!这不分明是逼我们老百姓吗?我们缙闲乡本来就是穷乡僻壤,老百姓生活已经是很艰难了。如果不出壮丁还要我们出一千多块大洋,这不是鸡脚杆上熬油吗?!这比抢人还要狠,抢人都还要看对象才下手!”。


      屈宗稷听了后对县长王荣华说:“县长,我看是不是这样,我们派几个人一起去缙闲乡,再核实一下情况,如果是你说的那样,就按你说的话那样办。如果是真的像他们说的话那样,就按照上峰的布告说的那样办!你看这样可以吗?!”。


      王荣华说:“可这壮丁的任务后天就到期了,核查来不及了!倘若他们不完成壮丁任务,又不交钱,到时候我们县上拿什么东西去给省府上边交代呢?!”“那,我下来给上头去过电话报告一下,就说是因为乡民闹事,核实后给上峰一个交代?!”屈宗稷知道这是王荣华在找借口于是说。


      王荣华见屈宗稷坚持自己的意见,心里又联想到屈宗稷刚刚来的时候省党部主任曾扩情的秘书提醒自己的话,于是无奈之下只好默默无言以对屈宗稷说的话。


      屈宗稷见王荣华没有言语,就对黎熙和缙闲乡的人说:“黎干事长,今天你就安排三个你们三青团的人加上你,一起与他们缙闲乡的人到缙闲去,对每一个保公所采取随机抽取的方式进行核查,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抽查的结果要保长和乡长画押,如果做假就以送县政府以哄瞒党国罪论处!十天之内把结果送上来!”。


      黎熙回答说:“我马上就去办,你们缙闲乡的人在县长这里等我回来!”,说完之后就离开了县长办公室。


      缙闲乡的那一干人个个都点头说:“这样就好了!这样就好了!”。


      屈宗稷看了看王荣华后站起来说:“县长,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回去了!”。


      王荣华也站起来悻悻地说:“好吧,恕不远送了,我在这里等他们走了后,抽时间过来你那里!”。


      屈宗稷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就离开了县长王荣华的办公室回党部办公楼去了。


      屈宗稷回到办公室后,看到杨高翔坐在办公室看一份当天的中央日报的报纸,便问道:“高翔,联系上虹巧了吗?问了思凯工作还可以吧?!”。


      杨高翔放下手中的报纸说:“联系上了,她在上班,思凯接了一个财产继承的案子,杨虹巧说如果打赢了这个财产纠纷,可能会有很好的结果。我想那就是说还可以吧!”。停了一下,杨高翔脸上表现出一种欲言又止的样子看着屈宗稷,屈宗稷见杨高翔的脸上的表情,于是问道:“高翔,你有话想说吗?我说过我们之间不需要什么顾虑,有什么事情都可以说出来!”。


      听了屈宗稷的话后杨高翔这才说:“宗稷,虹巧说我的一个堂哥从重庆到成都来了,说是去年在云南的昆明见过我的母亲她们,后来又失去了联系。虹巧说堂哥知道我在仁塬以后,准备来芢塬看我。我也想让堂哥来,看能不能在这里给他找一个合适的工作什么的,这样可以有一个亲人在一起,你看行不?”。


      屈宗稷听了之后说:“你堂哥以前是做什么事的?”“我知道堂哥以前是一个当兵的,参加过‘保山会战’,受伤后就离开了队伍,在做什么中药材生意。不知道现在在干什么,都已经两年多没见面了和联系了!”杨高翔回答说。


      屈宗稷想了一下说,那就让他到民团去找一个事情干吧,反正他也打过仗!等黎熙回来后我叫他去联系一下!”。


      杨高翔听了之后心里暗自高兴,因为这样一来既可以让组织上派来的人有一个掩护自己身份的工作,同时还可以随时随地掌握芢塬县的国民党管的民团的动向和武装陪备情况。口头上杨高翔说道:“这办法不错,如果是这样的话还可以节约点房租什么的,只是觉得堂哥受过伤,不要让他去干太多的事情!”。屈宗稷又马上答应叫黎熙到时候一定给民团的人说,尽可能地安排轻闲一点的差事给杨高翔说的堂哥。杨高翔这才做出如释重负的样子,问屈宗稷缙闲乡的事怎么处理的。


      屈宗稷于是把处理的过程给杨高翔说了一遍,然后说道:“我看那个王荣华就是一门心思去想捞钱,想钱想疯,根本不顾及后果!”。杨高翔听了之后觉得屈宗稷处理的方式很不错,于是说:“你的处理方式很好,就是让真正的情况来说话,这样看他王荣华还有什么可说的!但是你还要防止他耍手段,恶人先告状去反映你!我看你不不妨先给你那个曾扩情的秘书提及一下这个事情,免得被王荣华算计了!”。


      屈宗稷听后说:“哎呀呀,高翔,你真是一个聪明人,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个问题呢?我下来就这样做!”。杨高翔听了之后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什么也没有说!


      屈宗稷拿起电话就直接接通了省党部主任曾扩情的秘书韩安佩办公室的电话。电话上屈宗稷将事情的大致经过给韩安佩报告后,同时又给韩安佩说缙闲乡的袍哥码头上的舵把子已经组织了几十个袍哥和上百个山民以及十余个乡绅人准备到成都省府状告县长王荣华。为妥善处置此事,免得引发更多更大事端,已经派出了人员前往缙闲乡核查,相信目前情况还在掌控之中。之所以电话报告韩秘书是想让曾主任及时得知消息,以免引起主任和你的忧虑和烦恼之类的话。


      电话上的韩安佩听了屈宗稷说的一番话后,对屈宗稷说:“宗稷,这件事我会向主任报告,你就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妥善处理好事情,不能够让主任再忧虑分心了。这段时间委员长给主任安排了许多重要的公干!”。说到这里,电话里的韩安佩压底声音对屈宗稷说:“宗稷兄,你知道吗,现在形势对党国非常严重,共产党的势力已经越来越大,委员长都已经感到十分的不安了!所以你自己要把这些烦心的事都给主任处理好,不要再让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酿成大祸来打扰主任了,知道吗?!”。


      电话的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是韩安佩说的话已经让杨高翔也听了个八九不离十,只是在旁边仍然显得若无其事的样子看着窗外。


      屈宗稷本来还想告诉韩安佩说有人报告王荣华这几年都在采取这种办法捞钱的话,可刚刚说了一句后就被旁边的杨高翔用手势制止了。所以放下电话后,屈宗稷问杨高翔为什么不让他报告这件事,杨高翔说:“宗稷,韩秘书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觉得加上事情的处理得好与否取决你处理事情掌握的度。如果你今天就把王荣华捞钱收刮民财的事情一股脑儿地全部向韩秘书报告,韩秘书觉得你刚来不久就打小报告,怀疑你是不是与王有个人恩怨,或者是偏听偏信他人之言。你提前把事情报告给韩秘书他们后,就达到了自己的目的,防范了事情对你的伤害和不利后果。对王荣华这种人要学会川西坝子上的人说的‘胆水(卤水)点豆腐——慢慢来’,不急!让你们上峰有一个接受的过程,知道吗?!”。


      屈宗稷听了杨高翔的一席话后,屈宗稷猛地打了一下自己的脸说:“唉呀,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些呢?!高翔,你真是太好了!”。说完话后,情不自禁地把杨高翔紧紧地抱了起来。


      杨高翔在屈宗稷的怀里也没有动更没有挣扎的样子,只是红着脸说:“好了,放下我吧,宗稷,让别人进来看着不太好!”。


      屈宗稷听了之后才觉得自己失态了,放下杨高翔后连连说:“唉呀妈呀,对不起哈高翔,我高兴得不得了,让我得意忘形了!”。


      杨高翔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把衣服整理了一下说:“今天晚上到我住的地方去,买点东西我们自己煮一次饭吃吧?!”。


      屈宗稷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一个劲地不住的点头。

        本文标题:郬杨镇的屈宗稷(二十七)(中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05024.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