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海天散文
文章内容页

蓉城的冬天

  • 作者: 骆雪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12-05
  • 阅读6739
  •   所以对于蓉城的人,冬阳来了,怎会不追随?当阳光突然闪烁于我的窗前,忽而就不见,那一日永远不见,怎不引得我垂泪?今天我是整个的身心,感觉到成都冬日的冷寂了。

      今晨驱车送孩子上学,天时很早,照耀着我们的道路的,只有城市的灯光,我用心看了一眼墨黑的天幕,没有一颗星,更无需奢望一轮玉月了。第一次在大街上,在那些坦荡的公路上,路沿边,看见片片铜钱似的落叶在飞,银杏叶居多。还有一些,继续自树的枝端飘下来。晨时的风,也并不怎样暴烈,要么就是划过的汽车煽动着空气,将那些美丽的落叶从地上卷起,在一个小的范围,不高的层面上无心的飞,无心的落。黄橙的灯光,使它们的飘摇变得十分柔和,唯美,但那美,满溢着一种凄清的味道。因为每一片叶,对于它未来的方向,都是不明了的,它的命运,只有交给那风。然而我只羡慕它有这样的片刻,把自己交给未知,自己只剩下曼舞轻歌,倒像是入了仙境。

      天空里,没有一丝太阳的光线,灰色或暗黑的流云,无声的前行着,你也不知它们会去往何方。耸天的建筑,与天空交接着一种凄清的况味,没有任何一扇窗看起来不是阴冷和少有生机。城市的上空,飘响着救护车的轰鸣,修建高楼的各种敲击声,焊接声也一阵一阵的传来,它们都没有增加丝毫的热度与暖意,只使这冬的冷寂,更加的冷寂了。

      室内的花儿,那些翠碧的绿萝,没有得着阳光的洒布,安静于一隅,木质地板,也静默不语,连未开的电视机,也像一个安静的老人垂首而立,白的窗框,更加的散发出一种宁静的气息。这是一片搅不动的冬令!

      当脖颈感觉到冷的时候,在家中,也自将围脖套住了自己。

      既然冷,且去令更冷的风吹吧。我阖上房门,向屋顶走去。还未至及顶,那呼呼的风声,已响彻一双耳膜。夹着一股清冽的寒意,把心,透透的凉在那里。风,仍然缠卷着一些落英,任它们在近于地面打着卷儿,风住时,它们便垂落下来。再一次风起,再一次翻飞。石榴树,是一片叶也不剩了,在这几日寒风的呼唤之下,它们完成了它们的使命。三角梅,一直是我以为最坚强的,在秋寒冬冷里,已经璀璨了数月。今日所见,那粉紫的苞片,已经从边缘开始默默的枯干,其中的水液,更加的无法维持,变得枯薄如蝶。但它们仍顽强的挺立在枝头,任霜打风吹。金黄的雏菊,或许是喜欢这样的冷风的么?它兀自鲜艳的开着,叶也簇新似的。月季几日前的骨朵,今仍亭亭的立着,橘色的花瓣打开了一些,花梗的坚挺,使之如同一个英雄一样,在寒风里傲然的支撑着。父亲栽种的花菜,一点也没有减慢它生长的速度,在花心处,我看它又比前两日膨大厚壮了许多。

      风仍在呼呼的嚎着,但我已经不好意思寒号鸟似的,唤冷个不停。所有的植物,所有的生命,它们都举着骄傲的样子,在迎对霜冷,我有什么理由缩皱着我的眉头,去做一个人类的弱者呢!

        本文标题:蓉城的冬天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05042.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