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化娱乐影视评论
文章内容页

谈钢琴的手——评《玩具岛》

  • 作者: 天朝美猪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12-30
  • 阅读6310
  •   开头是两对稚嫩的手在钢琴上弹奏,最后是不变的周遭,只是那两对弹钢琴的手变得衰老。

      不难发现,弹钢琴的两双手,一对是海因里希的手,另一对则是他的伙伴。这两个人一个是犹太人和德国人的孩子,一个是纯种的犹太人,他们从小为伴弹琴,却有着不一样看待世界的视角。海因里希相信有着玩具岛的存在,而他的伙伴却一直都知道自己命运将是沦陷黑暗。当海因里希知道爸爸和西尔伯斯坦太太将要去到玩具岛的时候,玩具岛仿佛有着巨大的魔力深深吸引着他。其实仔细想想,天真的海因里希和他的伙伴一样对这个黑暗的世界有了认知,正因如此他想逃离这个灰色地带,到达那个只有玩具的玩具岛,只是伙伴不这么认为,他知道无论去哪结果都是一样。在妈妈的阻扰下,海因里希对玩具岛更加渴望,直至被刺耳的钢琴惊醒,被伙伴告诉了真相孤落在原地,海因里希对玩具岛的梦想才开始瓦解。影片以母亲找海因里希作为线索,通过孩童天真的视角发现世界的残酷,在如此黑暗丧失人性的社会当中,孩子心中的童真或许是最后些许温情。

      影片以黑白色调为主色调,还原了战争时代的真实气氛——覆盖于阴霾下的灰暗。著名摄影师斯托拉罗曾说:“色彩是电影语言的一部分,我们使用色彩表达不同的情感和感受,就像应用光和影象征生与死的冲突一样。”《玩具岛》以黑白色调拍摄与斯皮尔伯格导演的《辛德勒的名单》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以黑白的庄严来叙述战争时期人们对自由和平的向往,使得观众与五彩斑斓的色彩隔离,全心投入这场灰暗时期。这两部影片同样有一点差异,即《辛德勒的名单》虽然大部分已黑白色调呈现,但中间唯一次出现颜色的是在辛德勒骑着马看见犹太人被屠杀时一个穿着红色裙子的女孩,以孩子身上的鲜红与整个灰暗社会作对比,而《玩具岛》没有这样突兀的颜色出现,但‘玩具岛’或许就是整部影片中无形的光芒。是海因里希心里对玩具岛的憧憬为伙伴之后的人生带来颜色。

      影片以插叙的叙述结构,使得人物的内心变化更具有张力。这样的叙事结构将人物和空间错杂,一面是母亲在寻子的焦急,另一面就切换到孩子对玩具岛的心思,空间人物的错杂使得情节推进更加明了、清晰,更能将海因里希那份难而可贵的童真衬托出来。其中有一个片段是母亲和军官来到火车站去寻找海因里希,下一个切到海因里希在床上被刺耳的钢琴声惊醒,他看了眼窗外,更加坚定了他要去‘玩具岛’的信念。影片就是这样不断的插叙,交代了海因里希的心理,赋予他去玩具岛的欲望,使得他心中在现实与理想中的碰撞,再破灭,最后又愈合。

      影片开始时,是两个孩子用双手弹奏的美妙音乐,妈妈们感叹:你不觉得他们一天比一天弹得好吗,这其实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同样也预示着分离。影片是如何将两个孩子截然不同命运展现出来的呢?导演在拍摄海因里希提着箱子找到伙伴一起去‘玩具岛’这个片段时加了一个细节,就是当伙伴被关进车里时,以伙伴的视角如同被栅栏囚禁在监狱里看向孤落的海因里希,象征着这两个人的世界从此决裂,原本一起弹钢琴的玩伴,却被一道道铁栏隔开。而战争时期又有多少亲人就是这样被分开,原本一同的世界就是这样被冰冷的铁栏阻隔。

      悠扬的钢琴曲娓娓奏起,弹钢琴的小手被历史刻下苍老,桌上的黑白照依旧洋溢着孩童的微笑,影片中最后的色彩便在传颂着历史的钢琴声中一点点流泻。

        本文标题:谈钢琴的手——评《玩具岛》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06462.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