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杂文评论佳作赏析
文章内容页

《水浒传》人物谈——智多星吴用

  • 作者: 贺平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01-03
  • 阅读7651
  •   智多星吴用,梁山泊军师,第三号人物,三十六天罡星之天机星。

      吴用原是一个村学塾师,却又不是那种迂腐无用的村学塾师,而是一个不安分守己的人。且看他结交来往的是什么人:晁盖、石碣村渔民阮氏三兄弟、江州牢城的节级戴宗。晁盖是何人?本村的土豪,独霸村坊,专爱结交天下好汉,不论好歹,人称“托塔天王”。阮氏三雄,只要看看他们的浑名,就知是什么人:立地太岁阮小二,短命二郎阮小五,活阎罗阮小七。那戴宗,则是一个刻意勒索囚犯,打死一个囚犯就像打死一只苍蝇一样的人。

      吴用第一次见到刘唐,就觉得蹊跷,“也猜了个七八分”。刘唐是来找晁盖,报告关于生辰纲的消息的。晁盖首先就想到找吴用商量,吴用则耍弄权谋,诱阮氏三雄下水。他首先看准了三阮家境贫寒,且又“输得没了分文”,暗暗叫好:“中了我的计了。”又诱发他们对梁山泊王伦等强人快活生活的向往。当看到这“三个都有意了”,又一步步“慢慢地诱他”,最终以“大家图个一世快活”,促使三阮下了决心,与晁盖合伙劫夺生辰纲。

      生辰纲事发以后,官府追捕,吴用提出上梁山。晁盖担心王伦不肯收留,吴用用“买盗犹似买官”的做法,纳贿入盗,说:“我等有的是金银,送些与他,便入伙了。”当王伦不肯相留,林冲要火并王伦时,林冲表现出的是一种“义”的行为,说:“今日山寨,天幸得众多豪杰至此,似锦上添花,如旱苗得雨。此人(指王伦)怀妒贤嫉能之心,但恐众豪杰势力相压。”因此,“只为众豪杰义气为重上头”,火并了王伦。而吴用则表现出一种两面三刀、挑拨离间的权术家的行为。他一眼就看出王伦并无相留之意,而林冲又同王伦存在着尖锐矛盾,就准备“略放片言,教他自相火并”。正好林冲来访,吴用道:“这人来相探,中我计了。”他先用“捧术”抬高林冲,挑拨林冲与王伦的关系:“非是吴用过称,理合王伦让了这第一位头领座。此天下之公论,也不负了柴大官人书信。”当林冲透露要同王伦火并之意时,晁盖倒是实心实意地说:“头领如此错爱,俺兄弟皆感厚恩。”而吴用倒假惺惺地说:“头领为我兄弟面上,倒教头领与旧兄弟分颜。若是可容即容,不可容时,小生等登时告退。”嘴上这样说,实际上他却看准只有让林冲火并王伦,自己才有安身之处,甚至“倒有分做山寨之主”,就更下定了决心,做了周密的安排,激发林冲火并了王伦。尤 为令人不堪的是,王伦一死,吴用就血泊里拽过头把交椅来,纳林冲坐,叫道:“今日扶林教头为山寨之主。如有不伏者,将王伦为例!”这纯然是一副阴谋家的嘴脸了。

      吴用正式就任梁山泊军师之后,“号令非比旧日”,显示了很大的才能,使梁山泊事业日趋兴旺。晁盖死后,他又积极拥护、推行宋江的招安路线。与宋江不同的是,他不赞成一厢情愿、一味退让的招安,而是在条件有利情况下的招安。当朝廷第一次来梁山泊招安时,吴用说:“若论吴某之意,这番招安必然不成;纵使招安,也看得俺们如草芥。这厮引将大军来到,教他着些毒手,杀得他人亡马倒,梦里也怕,那时方受招安,才有些气度。”果然,在两赢童贯、三败高俅以后,吴用认为条件已经成熟,提出:“哥哥再选两个乖觉的人,多将金宝前去京师,探听消息。就行钻刺关节,把衷情达知今上,令高太尉藏匿不得。”故一听到燕青由东京归来,吴用高兴地说:“此回必有佳音。”宿太尉上山招安,吴用再拜称谢道:“山野狂夫,有劳恩相降临。感蒙天恩,皆出太尉之赐。众兄弟刻骨铭心,难以补报。”正是吴用的出谋划策,才使招安变为现实。

      上个世纪批《水浒》时,宋江的罪状之一,就是“陈桥驿滴泪斩小卒”:“当招安的丑剧刚刚收场,起义军中的一个军校激于义愤,杀了一个辱骂起义军的厢官。这下可吓坏了宋江,他马上要砍下军校的头,到朝廷请罪。可是还得照顾一下‘义气’,于是宋江使出他惯用的猫哭老鼠的本领,‘哭’了起来,叫军校‘痛饮一醉’,自己去上吊,然后再割下头来号令示众。头也砍了,‘义’也尽了。”(《红旗》杂志1975年第九期《使人民都知道投降派》)然而,这并不是宋江的主意,而是吴用为宋江出的主意:“宋江听得大惊,便与吴用商议。吴学究道:‘省院官甚是不喜我等,今又做得这件事来,正中了他的机会。只可先将那军校斩首号令,一面申复省院,勒兵听罪。急急可叫戴宗、燕青,悄悄进城,备细告知宿太尉。烦他预先奏知委曲,令中书省院谗害不得,方保无事。’”处在此时此境,吴用此计,不失为妥当之法。但宋江斩军校,还有“滴泪”之“义”,吴用竟无动于衷。

      梁山受招安后,征伐辽国。辽国不能胜,便劝降宋江。在民族大义面前,吴用竟产生了动摇的念头,对宋江说:“我想欧阳侍郎所说这一席话,端的是有理。目今宋朝天子,至圣至明,只被蔡京、童贯、高俅、杨戬四个奸臣专权,主上听信。设使日后纵有成功,必无升赏。我等三番招安,兄长为尊,只得个先锋虚职。若论我小子愚意,弃宋从辽,岂不为胜,只是负了兄长忠义之心。”宋江则态度迥然不同,反驳道:“军师差矣!若从辽国,此事切不可提。纵使宋朝负我,我中心不负宋朝。久后纵无功赏,也得青史上留名。若背正顺逆,天不容恕!吾辈当尽忠报国,死而后已!”

      梁山在征方腊中,每逢损兵折将、兄弟阵亡,宋江便痛哭流泪,甚至“大哭一声,蓦然倒地”。而在此种情况下,吴用即以“生死人之分定”,“此是各人寿数”来劝解;对兄弟、战友阵亡的冷漠,同宋江重于兄弟情分,形成鲜明对照。

      宋江被奸臣毒死之后,吴用做了一个梦,梦见宋江扯住他的衣服说道:“今朝廷赐饮药酒,我死无辜,现已葬于楚州南门外蓼儿洼。军师若想旧日之情,可到坟茔,亲来看视一遭。”吴用便来到楚州,手抚宋江坟塜,对自己的一生进行了总结:“吴用是一村中学究,始随晁盖,后遇仁兄,救护一命,坐享荣华。至今数十余载,皆赖兄之德。今日既为国家而死,托梦显灵于我,兄弟无以报答,愿得将此良梦,与仁兄同会于九泉之下。”然后,自缢于宋江墓前,报答了他对宋江的恩义与友情。

        本文标题:《水浒传》人物谈——智多星吴用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06605.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