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其他连载
文章内容页

八月十五月儿圆(1-2)

  • 作者: 残风孤鸿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01-04
  • 阅读9067
  •   前言


      “夕阳无限好,已是近黄昏”。在这残阳如血即将坠入另一个世界时,有一股冲动,有一个愿望,想把自己的一点灰烬残留人间。此书是我的亲身经历,是我的人生的写照,所写的人和事都是真人真事,只是有些事已经年代久远,有些语言和当时的原话可能会有出入,大体意思都没有改变。


      涉及到谁,并非出自本心,亦不想惹人不悦,而引出不必要的麻烦。只是希望留给后人,在闲睱之余,聊以慰藉,或是能从中悟到一点有用的东西,取我之长,避我之短,使自己的人生少走弯路,多些平坦,我愿足矣。


      (一)


      一九四七年农历八月十五,我出生在沈阳南八条一间简陋的出租房里,一铺炕连着一个砖砌的炕炉子,几件简单的行李,预示着我即将开始的苦难人生。


      四五年八一五日寇投降后,爸爸带着妈妈从大连逃到沈阳。爸爸当时在大连甘井子警察署当经济视察,为了活命投奔在沈阳的大姨家。大姨在一个日本人开的“水谷洋行”做伙计。日本人走了,也没有生计。爸妈在大姨家呆了半年多,日子一天比一天拮拘。十几岁的表哥背着个木头箱出去给人擦皮鞋。后来,爸爸摆了个小烟摊,在南八条另租了间屋,和妈妈维持生计。再后来沈阳也难呆了。吃的东西很贵,粮食一天一个价。解放大军已战领了长春,攻打了四平,马上就要围困沈阳了,兵荒马乱,人心煌煌,大街上常能见到饿死的人。万般无奈,爸爸和妈妈决定,还是回旅顺老家。当时交通已经瘫痪,火车时通时断。妈妈抱着我,和爸爸随着逃难的人群往家走。车走走停停,一路上很多关卡,盘查的很严,不知都是些什么人。在一个卡子上,看爸爸的手细皮细肉的,差一点把爸扣下了。爸爸说自己在沈阳做小生意的,回旅顺老家。好说歹说,总算放了。把爸吓得一刻不敢停留。披星戴月往回赶。也不知走到什么地方,遇着一帮人,也是拉家带口的。他们不知在哪弄了一辆马车,爸爸好生殃求人家,和妈妈挤了上去。抬头望望,一轮圆圆的明月挂在天上,算算日子,好像正是八月十五——我的第一个生日,就是这样,在逃难的路上过的。


      妈妈在我小时候会常提起这一段经历,末了会加上一句:“这丫头命不好。”


      (二)


      爸爸十六岁学徒,在公共汽车上剪票,两年后考上了驾票,开巴士,虽很辛苦,但在当时是家里的骄傲。后来开过出租车,听说那车是爷爷给日本人的苗圃里干了一辈活攒下的积蓄,给爸爸兑了一辆旧车。开始干着还可以。后来那车三天两头坏,修车换件花费不少钱,再加上汽油天天涨价,且越来越缺,客也少,不挣钱,后来就不干了。


      日寇快要倒台了,经济不景气,治安也不好。跟爸爸一起学徒的朋友告诉爸爸说,警察局要招人,爸和他的一帮开车的哥们儿都去考了。因为爸爸的日本话好,爸考上了,大部分人都没考上。当时甭提他们多羡慕爸了。就这样,爸当上了警察。先在水师营水上警署管治安,后来调至甘井子警察团当了经济视察。那时的经济视察和现在的工商局差不多,就是管走私,倒买倒卖,偷逃税等。像抬高物价,欺行霸市,卖假货什么的,他们也管,又有点像现在的派出所管的事。从当上警察到苏联红军解放旅大,爸共干了四年零八个月,这就是他的历史。

      本文标题:八月十五月儿圆(1-2)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06647.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