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化娱乐影视在线
文章内容页

最后的莫西干人:一个差点被灭种的种族呐喊

  • 作者: 艾人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01-13
  • 阅读9720
  •   在一片绵延的大山中存在着一个古老的原始部落,一条长长的河流从山谷中流出。

      在这个深山茂林中,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生物,这个部落在日出前趁着东方的微光,集体出山捕猎,他们的脸上涂抹着条纹状的迷彩,潜伏在这个大山的每一个角落中伺机而动,他们又踩着夕阳投射在树林间的光阴回到部落,他们的妻子早早的就在门口等待这群勇士的归来。

      莫西干,属北美印第安人的一个分支,居住在哈得逊河流域上游的卡兹奇山脉。据最新考证,印第安人是作为黄种人的后代,公元前10000年左右渡过白令海峡来到美洲,之后就与其兄弟中国人、蒙古人、日本人等东亚黄种人隔绝开来。印第安人孤立地发展文明,被其他黄种人兄弟远远地甩在后面,莫西干人一直至始过着原始的部落生活。

      噩耗在发生在公元1500年,欧洲人哥伦布麦哲伦等一大批探险者的远航,开辟了从西欧通向美洲的新航路,结束了美洲与世隔绝状态。一场现代文明与原始部落之间的争夺由此展开。此后,欧洲进入大航海时代,触角伸向能到达的每一块土地。此时的中国处于封建社会晚期,明朝鼎盛时期,这是继汉唐之后的大一统时代,国力空前繁荣,遗憾的是,同时期的非洲、美洲、大洋洲还处在原始社会未期。在欧洲殖民者来到美洲的时候,印第安人的文明水平还大致相当于中国的殷商时期,甚至连殷商时期都不如。因为殷商时代中国人已经学会了青铜的冶炼,进入了青铜时代,而印第安人还主要处在石器文明时期。整个美洲大陆,虽然有几千万印第安人,却没有形成统一的国家。仅有的印加帝国,玛雅帝国其实也很原始,与真正的帝国相比,无论是文明程度还是战斗力都不堪一提。

      举个例子,西班牙在寻求全球扩张的时候,西班牙征服者皮萨罗仅凭150人的非正规军队,就打败了印第安人印加帝国七八万的军队,俘虏了其国王。150人的外来者直接干掉一个帝国,这在亚欧大陆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却在美洲大陆真切地发生了。当印第安人与欧洲殖民者相遇的时候,他们手中的武器仅有简单的弓箭和石斧等。大部分人在从事食物采集,大规模的农耕文明还很少见,他们甚至还不会使用轮子,无法利用轮子进行大规模的运输。可以说,印第安人还是原始人,当原始人遇到武装到牙齿的殖民者,战争的结果可想而知。

      17世纪,美利坚合众国独立战争获得胜利,建立了美国,并将民主、人权、种族歧视的旗帜高高举起。并在《独立宣言》里向世界宣称“人人生而平等”,但在同年就对美国的原住民印第安人执行种族灭绝政策。随着资本主义的迅速发展,为了开拓疆土,美国政府开始把印第安人驱逐出祖居地,从此,留下的只是笼罩在北美大地上的那些贪婪、残暴的恶意和邪念。美国人或者说白人认为自己的文化是文明,而印第安人的文化是完全的野蛮落后,因此,在种族灭绝的同时,对残留印第安人的文化清洗也极为彻底地进行。美国政府用极为卑鄙的手段挑起他们部族内斗,消耗力量,后来制定消灭野牛的政策,这种行为,其实就是类似日本人的“三光”政策,目的是让所有的抵抗力量失去生存的基础,只有投降,才能在没有尊严的情况下,保住一条活命,到狭小的保留地居住,到最后,干脆悬赏莫西干人头皮,鼓励白人直接枪杀,向政府领取酬金。至此,那个曾经在草原森林里自由生活的民族,最终在今天,变成了保留地中,被圈养的保留人种。

      印第安人大屠杀是16-19世纪发生在美洲大陆的一场残暴的屠杀,西班牙、葡萄牙、英法美等国,实行了一系列对印第安人的文化和种族灭绝政策,导致了美洲印第安人人口从1492年的4千多万,下降到了1890年的不足30万,到现在的莫西干人只有约1000人。目前拉丁美洲的男性印第安人基本上没有纯男性系列的后代,其混血后代大多为男性殖民者与当地女性的后代,血统一代一代地稀释贻尽。目前美州各个国家残存的印第安人正逐渐被边缘化,他们生活贫穷,经济落后,他们的文化正在慢慢地消失。

      《最后的莫西干人》唱出了他们的心声。一群一群的部落人前赴后继,早已忘记了死亡的恐惧,为了昔日的安详和静谧,他们甘愿付诸一切,即使全军覆没也在所不惜,那些残忍野蛮的侵略者也随着猎刀的挥舞成片的倒下,厮杀之际,一声枪响,结束了这场厮杀,所有的部落人都被包围了,入侵者们拿着黑漆漆的枪口指着这群浑身是血的部落人,坚定的表情和脸上混着血液的迷彩令人感到恐惧。

      夕阳西下,那抹斜阳透过云层把最后的一丝亮光投射在这群部落人的脸上,一声哀嚎打破了这份宁静,此时所有人都随着这声哀嚎拿着猎刀像包围圈的入侵者冲去,而这声哀嚎声将一直在山谷回荡。……

      最后,与大家分享歌曲大意:

      有一天,我去世了,恨我的人,翩翩起舞,爱我的人,眼泪如露。

      第二天,我的尸体头朝西埋在地下深处,恨我的人,看着我的坟墓,一脸笑意,爱我的人,不敢回头看那麼一眼。

      一年后,我的尸骨已经腐烂,我的坟堆雨打风吹,恨我的人,偶尔在茶余饭后提到我时,仍然一脸恼怒,爱我的人,夜深人静时,无声的眼泪向谁哭诉。

      十年后,我没有了尸体,只剩一些残骨。恨我的人,只隐约记得我的名字,已经忘了我的面目,爱我至深的人啊,想起我时,有短暂的沉默,生活把一切都渐渐模糊。

      几十年后,我的坟堆雨打风吹去,唯有一片荒芜,恨我的人,把我遗忘,爱我至深的人,也跟着进入了坟墓。

      对这个世界来说,我彻底变成了虚无。我奋斗一生,带不走一草一木。我一生执着,带不走一分虚荣爱慕。

      今生,无论贵贱贫富,总有一天都要走到这最后一步。到了后世,霍然回首,我的这一生,形同虚度!我想痛哭,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我想忏悔,却已迟暮!用心去生活,别以他人的眼光为尺度。爱恨情仇其实都只是对自身的爱慕。三千繁华,弹指刹那,百年之后,不过一捧黄沙。

        本文标题:最后的莫西干人:一个差点被灭种的种族呐喊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06948.html

        验证码
        • 评论
        3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