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情感家园都市夜思
文章内容页

泡沫之夏(十六)

  • 作者: A沧海明月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01-25
  • 阅读6314
  •   江月白见林美静一脸八卦的表情,不禁一笑,戳了一下她的脑门说:‘’你以为这是娱乐圈呀,还潜规则呢!这叫越努力越幸运!‘’说完有些得意的扬起了眉毛,装作一副很纯真的样子看着林美静。


      ‘’是吗?那你倒是给我说说,你怎么拼搏到无能为力,怎么努力到感动老天爷了,给你送来个大财神!‘’林美静瞪大眼睛笑眯眯地望着江月白,她总是在刨根问底的想知道一些江月白不为人知的秘密。实际上她一直都是了解江月白最多的人,有些很敏感的事情,甚至连自己的亲人都不能说,却可以毫无保留的说给闺蜜听。


      江月白着实也是个臧不住秘密的人,这段时间,不论是徒生的悲伤还是暗自的欢喜似乎都与这个叫陈云峰的男人有关。脑海中总是在不经意间就会闪现出他的一颦一笑,还有那张在烟雾环绕中痞相十足的脸,他时而诙谐时而挑逗的话语会幻化成一汪泉水汩汩地流进她那干如枯井的心。她左手托着腮,右手漫不经心地搅动着半杯咖啡,闪动着长睫毛下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睛,望着对面大玻璃窗上跳跃着的午后阳光,向林美静娓娓道来和陈云峰有关的过往。


      时间在江月白的讲述中一点点地流逝,背景音乐不知何时又换成了古典的‘粱祝’,弦乐绕梁,余音不绝。咖啡店里的客人陆陆续续,来来往往,之前的那几拨早已换成了新面孔。两人的咖啡早已喝完,露出了瓷白的杯底,林美静却还听得入迷,索性又点了两杯奶昔。


      当江月白把装在心里的事情讲完,却如释重负一般的轻松,她冲着林美静很迁强的一笑,又莫名的仰天长叹一声说:‘’也许是在我的生命中从来就没有遇到过这样奇葩的男人,也没有一个人对我说过如此暖昧的话吧,所以自己才如此放在心上,甚至渐渐地有些身陷其中,无法自拔。”


      林美静听完有些惊讶,惊讶之余,她又有些担忧地说:“亲爱的,这是你的经历吗?我听着怎么像是你编的故事呀!如果是亲身经历的话,我劝你还是离这样的男人远点吧!他们都是逢场作戏惯了,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真情和假意了。他既然能和你说这些不着边际的话,也同样会对别人说的。如果你听得认真了,你就吃亏了。你是个婚姻之中的女人,即使再厌烦你老公,毕竟他是你的合法丈夫,而那个男人只是游离在婚姻之外,也不是单身,你们是不可以有任何情感纠葛的!”


      江月白有些黯然伤神地紧索眉头,林美静的一席话让她难以抉择,她实在是舍不得这个让自己有短暂幸福感的男人,突然从自己的生命中消失,但她知道,他们不会走得太远,她只希望这一天能来得再迟一些,关于他们之间的回忆能在多一些,这对于她来说,已经足够。


      已经下午四点多了,林美静开始惦记上自己的老公和孩子了。她有些意犹未尽地对江月白说:“老同学,咱们今天先聊到这吧!改天有时间,我再请你去唱歌吧!”


      从咖啡店里走出来,外面热闹极了,到处是优哉游哉闲逛的人,多半是青春妙龄的男女,穿着彰显个性的奇装异服,尽情享受这个物质丰裕的时代所带来的优越。江月白对他们只有羡慕和嫉妒的份儿,她漠然地抬起头,眯起眼睛看见远处教堂的尖顶四周盘旋的鸽群,然后转身朝向林美静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并自我调侃地说:“从来都不知道拥抱的滋味,这回知道了,希望你老公看到不要吃醋呀!”说完,有些故作潇洒的冲林美静一笑。林美静看着她那苦巴巴的样子,拍了拍她的肩膀说:“行了,别矫情了!要不你就离,自己挣大钱了,再养个小白脸,现在吃软饭的男人也不少。”说完,哈哈一笑。江月白说:“其实我也有这种想法,那就等我五十岁的吧,变成一个有钱的老太太,养个男宠乐呵一下!”说完两个人又都哈哈的笑了起来。


      中央大街,凹凸起伏的灰色石头路面,两个女人,一个往左,一个往右,挥手告别。落日向西,晚霞满天,又是一个暖意融融的傍晚。林美静已回归她那个充满温馨和爱意的小家,而江月白则在这条喧嚣繁华的长街上,如孤魂一般四处游荡,不知归处。虽是炎夏,可她的内心却如此的清冷寂寥,似冬日里雪意苍茫的天空。


      她路过琳琅满目的饰品店,站在门前观望徘徊,那些暖心的萌宠,姿态各异地被摆放在明亮的橱窗里,安静地等待哪个男孩买去送给他心仪的女孩。橱窗的边缘有一圈圈细碎的小灯,到了夜晚就如同闪闪烁烁的星星。她又走过‘海澜之家’,看见一位打扮时髦的中年女人,在为身旁的男士,不厌其烦地挑选满意的衬衫,不时地帮她的男人整理褶皱的衣领和袖口,眼里似乎充满着欣赏与崇拜。她又透过‘六桂福珠宝’宽大的玻璃窗,看见一位光头的男士,手里拿着黑色的公文包,斜倚在柜台前,满脸宠爱地看着眼前那位长发披肩的女子,在一枚枚试戴各种款式的钻戒。江月白看着这一幕幕尘世中最温暖场景,它们自带幸福的光芒,却刺痛了她的双眼,让她泪流满面。


      她低着头走在大街上,渐浓的暮色掩盖了她的一脸忧戚,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车站的终点。已经是晚高峰时间,路灯昏黄地亮着,霓虹灯却璀璨耀眼。15路车却迟迟不来,站台上排起了长龙,江月白站在了队伍后面,不一会,她的身后又站了许多人。


      江月白踮着脚看着前面纹丝不动,黑压压的人群,觉得无聊至极。队伍里时断时续的传来小孩子的哭闹声,晚风吹来了些许的凉意,吹得路边的杨树叶在沙沙作响。她穿上了黑西服,从斜挎包里又拿出手机,打开微信,林美静在问她到没到家,说自己正在陪孩子写作业,而陈云峰没有给她发任何新的信息,‘嘿嘿’那两个字还安静地停留在对话框里。江月白有些失望,呆呆地看着手机,她多么希望在这漆黑凉爽的夜晚,有个人能惦记着她,对她嘘寒问暖,问她在做什么?吃没吃饭?——可是,没有!大家似乎都在忙比问候自己还重要的事,似乎都在陪比自己更重要的人,只有自己孤单又闲。


      寂寂地站在人群之中,抬起那张淡漠的脸仰望夜晚的星空,她只看见一颗最亮的星,在夜幕下兀自闪烁,偶尔会有轻纱般的云缓缓地飘过。她又低下头,看着亮光的手机屏幕,思忖了老半天,还是忍不住想给陈云峰发个微信。‘’陈哥,晚上好‘’,打上这几字,又觉得不咸不淡,索性又删了。‘’陈哥,你吃饭了吗?——她又打上了这几个字,在心里又想:这是以朋友的名义在关心他吗?好像他们连朋友都不是。她犹豫了好久,直到随着人群一步一挪地往前走,也没想好究竟该对他说什么。


      ‘’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未来。我听见风来自地铁和人海,我排着队,拿着爰的号码牌……我遇见你是最美的意外……‘’


      江月白的脑海中突然飘过了这几句歌词,她一边小声地哼唱着,一边在心里默默地想:我遇见了他,却不知怎样与他对白!


      她终于上了车,坐在后排的一个角落里,头斜倚着车窗,望着都市夜晚闪亮的温暖灯火,神情有些疲倦和落寞,刚才站在马路边上想要对某人说的千言万语,似被夏日的晚风吹散得无声无踪。

        本文标题:泡沫之夏(十六)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07358.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