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情感家园异乡生活
文章内容页

老马的爱情

  • 作者: 龙富金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02-05
  • 阅读10072
  •   老马名叫马建军,28岁,其貌不扬,满脸胡子,看起来有点老,工友们叫他老马。老马刚进厂的时候做普工,在流水线干活,他干活卖力,做事认真,不偷奸耍滑,老马做了三个月普工主管提他做组长。老马当官了,薪水比以前多了几百块,穿管理衣服,吃管理饭,他还在住普工宿舍,我说:“老大,普工宿舍人多吵得很,搬到管理宿舍住,管理宿舍一个房间住两三个人不吵.安静。”老马说:“大家相处这么好,不搬,再说和别的管理人员不熟。”


      老马对我说他喜欢阿芳,阿芳做普工,20岁,矮矮胖胖,皮肤黑不溜秋,和老马般配。老马有空就去帮阿芳干活,老马不说话,阿芳也不说话,两个人埋着头默默的干活。老马叫我帮他写情信,我说:“什么年代了还写信,向她要电话,QQ号.微信号也可以。”老马说:“不敢问。”几十岁人了还害羞呢,我哭笑不得。我说:“老大,我不会写情书,你念我写如何?”老马说:“可以。”于是老马说我记录,几十分钟信就写好了。老马叫我明天交给阿芳,我说:“胆子大点,你自己交给她。”老马说:“不敢。”帮人帮到底,第二天上班,我站在车间门口,看见阿芳来上班了我从裤带陶出信给阿芳说:“阿芳,我们老大写给你的信。”阿芳不接,一脸不悦说:“你呀,为别人着想,多管闲事,”说完阿芳低着头默默地走进车间去了。我还老马信说:“老大,阿芳没接。”老马没说话把信撕了。


      那天晚上下了班,老马去外面饭店炒个快餐叫我拿到女宿舍给阿芳,我说:“老大,我从来不进女宿舍,怕工友们说闲话,你自己拿去给她。”老马说:“拜托了,再帮我一次。”我说:“好吧,”说完我拎着夜宵去女宿舍。我站在门口说:“阿芳,阿军买夜宵给你。”阿芳说:“哪个阿军?”我说:“我们老大马建军。”阿芳气鼓鼓说:“我不喜欢他,拿回去。”我说:“阿军虽然不帅,人善良.诚实,你为什么看不上他?”阿芳说:“你看他不修边幅,胡子长了不刮,他穿裤子不用皮带裤子快掉了看见内裤了,这样邋遢的男人怎么接受。”我语塞,女工笑。回到男宿舍我把夜宵递给老马说:“老大,阿芳不吃。”老马说:“她不吃你吃。”我说:“我吃夜宵了。”老马把夜宵给新员工阿华吃了。


      上司没追到下属老马没面子,他死心了,一气之下辞工走了。四个月后的某天中午老马带他女朋友来玩。老马西装革履,系领带,头发打摩丝梳整整齐齐,一副老板派头。老马女朋友大概20多岁,身材苗条,比阿芳漂亮。我说:“阿军,在哪里混?”老马说:“在虎门一个玩具厂做车间主任,月薪六千多,今天厂里发工资放假一天我来气阿芳,顺便看看你。”我和老马正在聊天,阿芳和几个女工出来玩,老马看见了牵着他女朋友的手走过去得意的对阿芳炫耀:“阿芳,她是我女朋友,比你漂亮吧?”阿芳看老马的女朋友一眼气呼呼说:“有女朋友有什么了不起。”阿芳说完悻悻地走了。我和老马聊了很久,上班时间快到了老马说:“后会有期,再见。”老马牵着他女朋友的手回虎门去了。一年后,老马打我电话说他结婚了。


      广东省东莞市厚街镇溪头工业区泰晴二厂 龙富金 故乡:贵州铜仁

      本文标题:老马的爱情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07706.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