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百味人生随笔小扎
文章内容页

棚中杂记

  • 作者: 展红阳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02-10
  • 阅读7641
  •   棚中杂记 其一


      春节将至,我们一家三口不辞辛劳,分两处出发,终于回到生养我们的地方辽南的农村和农场。刚刚回家的两天,天气不太冷。干温室大棚的老父亲很高兴,又不无疑虑地说:“也许后期会冷。”


      天气不冷,每天早晨我都和父亲去卷棚。卷棚是拉电门,通过绳子转动,一点一点把草苫子卷起来的。草苫子已经是换了十七八年,初始的时候,卷起来不成型,积少成多,慢慢地就圆滚滚的。自西往东看去,卷起来的草苫子几乎成一条线,那是早晨马家屯最美的风景线了。天公作美,冬日的阳光照射没有云层的阻隔,这道风景线预示着四月末五月初的丰收。一棚的草苫子不紧不慢快要卷到大棚顶部放风的位置之时,站在大棚西侧,等待多时的我的老父亲马上快步移到大棚西侧的小房里关上总电门,再关上卷帘机的开关。我父亲是这样的操作方式,如果先关卷帘机的开关,弄不好会被漏出的电过着。我不按这样的方式做,他就会叨叨一阵子,但是威严不似往日。我妈不在了,他的态度好转了很多。


      草苫子卷起来了,我和父亲就一起从大棚的西头走到东头,父亲一边走着,一边在温度计前读出棚内的温度。早晨8:30前后,东西走向的大棚的棚内的温度两侧低,中间略高。当温度高于10度的时候,我父亲就会说:“温度有点高了。”话音中有种隐忧。这是正常的,就像我二舅哥说的:“农业的钱不好挣。城里来农村投钱的,快要自杀的不少。你听人家挣多少钱,你自己得哈下腰。不哈下腰,投多少钱都白搭。”


      三天前,也就是初三开始,辽南的天气骤冷。出趟厕所,都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屎没有拉完,浑身冻得哆嗦,不自在。办完了事,赶紧往家跑,回到热炕上。


      早晨7:00稍过,我和父亲从炕上爬起来。吃了父亲给我泡的饼干水,就和父亲来到村东头自家的大棚处。父亲有高血压,当儿子就尽力多干些,父亲一直在叮嘱:“搬石头别把塑料刮开了。”天很冷,压在碰上的石头就像一块块铁。石头落在棚侧的水泥柱上发出当啷的清脆的撞击声。天实在太冷,我就跑到穿过大棚的小屋两道门,走进黑咕隆咚的温室里。


      一道亮光齐刷刷得从大棚底部闪进棚内。草苫子被卷起来压在塑料上面,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不间歇,不紊乱,昨夜水汽蒸腾遇冷凝结在塑料上面的水珠,就不断坠落地面,密密麻麻,如同棚外在下雨。草苫子卷起的面积越大,棚内的景象就越迷人。那一棵棵站在地面上的树,就如神话里的奇形怪状的动物,闪亮登场。


      由此,我想起1月26日去香港迪士尼乐园游玩的4D场景。当时,我得出一个结论:人类的想象力和高科技结合会创造出逼真的场景。此时我站在自家的温室大棚里,欣赏着热带雨林般的美景,我又想到迪士尼乐园的设计师们很有必要到冬日的温室大棚里来感受一下,小小的投入也可以为小孩大人们创造出神奇的活动场所。艺术确实是来源于生活,又要高于生活。生活是艺术工作者的老师。


      草苫子被卷起后,父亲和往日一样走进来看温度,看了温度,他就知道今天如何度过,是点二遍水,还是下午掐尖儿或把风口扒开放放潮气,还有多早浇水等等。农业的活无穷无尽。


      春节放假,父子在一起。我珍惜,父亲也珍惜。虽然时间长了,他看出我的粗心之处会唠叨,但我们也能接受。

        本文标题:棚中杂记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07899.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