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言情小说
文章内容页

毕业后的那一个年

  • 作者: 叶恋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02-11
  • 阅读8687
  •   序


      男才女貌,爱美之心有皆有之。它往往掺着一种浪漫的漂渺。美女帅哥漫天飞的今日,看内秀似乎变得遥远得事了。有个女同学考试丢纸条,惹着了那个叫蒒桐的(独家记忆),她回寝室对女同学们说:“若是个帅哥还可原谅”。我想,兴许心头还有着某种期盼小鹿乱撞的感觉呢。男生爱美女,似乎还有点讲头,其实女孩爱帅哥更是铁律,修成正果自然好,可往往红颜多难也不是空穴来风没来由的一种说法。


      一


      中专毕业那年,伟26岁了,还单身着。原因种种,长得不太帅估计是原由之一,也就是与帅沾点边的那种,自然不会太惹女生眼晴。幸运的是伟似乎认识到了,上天在他危难时,公正战胜自私邪念,一场以一个体鲜活生命结朿换来的一次公正的选拨人才让他脱颖而出。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在伟身上得到老天眷恋。  


      一九八五年,伟毕业回到原位报到,一名普通的工人,走进了惹人羡慕的分矿机关人力资源部门(相对井下工作的年轻人)。报到上班的还有一位同届同学毛,他分在财务统计部门。这也太引人关注了,因为,他是个性格外向的主,俩人末婚第一天内许多姑娘就知道了。一条来自槐山的溪水缓缓流过矿区边缘,穿运煤铁路,再过约二村庄与其它溪流汇集奔入肖河。这里没有乌篷船,确也有芦花荡,杨柳岸,桃李满眼,茶白遍山丘。溪岸边的窈窕倩影,在烟雨朦胧的一日,秀撑着碎花伞走在青石扳上,魚米水乡滋养着她那份天成。她走过西山(村)的青石板,走上拱桥,那份悠情,一份孤美,陪同雨水流走,滚入悠悠的肖水。160的身段,洋溢着迷人青春气息。她是公认的矿花,有个妹子叫香,略欠于她。秀外出,父母不放心,她身后不远处常有香的影姿若隐若现。伟穿着雨衣,正在不远外水田流入溪的入口浅滩处抓迎流斗水的鱼,它们侧翻着肚皮,白鳞鳞一片,这时抓它们较容易。


      雨中闲情,往常这是她不情愿的。知道伟有点书生气质,有种浪漫情结,她暗自想,她终于有了符合她心思的人就是刚来的伟。想想自已年过22了,过去的伤心就从今日起抛入溪流,她要撑握难得的一遇。可恨的是妹妹不知啥时尾随而来,叫她不敢接近伟,只好回转。夕阳落霞天际,伟在采煤一队看电视,采一队职工宿舍离秀家近,秀瞅着妹不注意时,溜出家门,朝伟走来。呵,是秀兰。


      关于秀,伟来的第二天高中同学洪就做了点简单价绍。在绞车间开绞车,有个技木员追求她,秀的爸妈觉还可,只是那技术员来了,除她爸妈招呼外,秀并不理他,他的颜值不够,还有点,农村家庭。洪建议伟,值得去找秀。秀兰朝伟招了下手,伟明白她的意思,伟离开人群,俩人来到没人的溪流边。秀对着面前的伟道:“向你借2本书看,一本英语,一本语文”。伟说:“没问题,想不到你还愿看书学习”。秀笑着道:“我想参加成人考试,不行吗”?“不是这样,我是说”:“你长得这么漂亮,还甘寂寞读书”。秀有点不好意了。她正想说什么时,香出现了,伟觉香出现的真不是时候。香朝伟扬了扬手,扮了个鬼脸走了,秀指了指香的背影道:“准是妈要她来的”。伟知道其中的缘故,表示理解,俩姐妹就一起回家了。


      不久后的一个晚上,毛不知错了那根神精,提议去绞车房。晚8点,纹车房外,天轮飞旋。纹车房门上贴有:机房重地,闲人免入。伟的心有点紧张,见毛若无其事样,就跟着进去了。这时,正是空闲时,2个姑娘闲坐那聊天,见是二个机关新来的,其中一个招呼着挤出空位,另个恰巧是秀。这是伟希望的事,想起那天给她书时,她爸无意中见到了女儿与伟,秀的爸并不像外传说的那样阻止女儿,这叫伟心里一阵欣喜,有时路上碰到,伟会向他问好,他总是笑着点点头。四人有说有笑,欢声笑语充满了绞车房。这声音惊动了一个人,机电车间机修班长谢,谢班长走到四人面前叫道:“你们哪里的”。秀忙道:机关新来的。听说是新来的,语气缓和着道:“机房重地,下不违例”。第二天,矿办公室主任传话讲去他那坐坐。伟与毛俩人来他那,见俩人到,客气地笑道:“请坐,年轻人相聚很正常吗,只是要看地点,今天谢班长反映昨晚的事了,以后不是工作上的事就不要去了,注意影响”。毛俩人表示再不会打扰姑娘们工作,谢谢领导理解年轻人的心事。


      二


      那天晚另个姑娘叫玲,玲与伟是老乡,伟洗了被单晒干后,请玲帮缝下,玲告诉伟道:“秀兰长得是不差,只是上小学时一个老师喜欢他,现在又在恋爱中,她不值得你们去追求她”。听话听音,伟觉秀有段不寻常的过去,还有种可能,秀兰漂亮,其它女孩心理不平衡刻意夸张了事实,颜值高的女孩,自然追得男孩不少。分矿长的女儿萍,毛看上了她,勤快,质扑,从小长在乡村。毛懂事早,伟心知,萍喜欢伟,一次,萍对二妹道:“你说俩个哥哥要你选,你选谁”。二妹说:“选伟”。伟心理矛盾得很,最终怕伤了兄弟情,退出。只是萍不曾想到伟的这份心事,只是毛不争气地很,结果自已没追到萍,让伟错失一次良缘,因为,毕竟不是20岁的毛小子净看脸蛋了。


      三


      一天晚上,洪来到伟工作的办公室聊天说:“同学们大多结婚了,好些小孩都有了,你得抓紧”。伟叹道:“缘份末到有什么办法”。洪凑近伟道:“老同学,今晚秀上中班,22点半下班,你去她下班的路上等她,直接挑明”。皎洁的月光,照亮着夜空,透过树影落下一地斑斓,俩人在树下守在秀兰必经的大路傍,22点半过了,也不见她过来,俩人失望而归。第二天刚上班,洪就来了说:“天意,真是得,纹车房推迟了半小时下班”。伟听后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秀就似天上的月可望却遥远的不可触摸,冷艳寒心。


      一个星期六,回到家,伟的妈妈高兴的说,隔壁的熊干事说:“价绍个姑娘,她叫梅,你原单位的,你们认识”。“妈,我认识,印像还好,长得也不差”。由于双方有基础,这事双方大人都满意,梅的妈对女儿道:“有空去伟的新单位看看”。女儿明白做妈的心。那天,俩人出现在伟办公室,秀正好来还书,秀羞得脸红红的。一年后,秀经人价绍在城里找了个死了老婆的人,一个几岁大的男孩管她叫妈。秀调走的那天,专门找到伟,一,谢他调动时帮忙,二,要伟拥抱亲她下,说伟傻得可爱,借书只是个借口。

        本文标题:毕业后的那一个年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07915.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