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武侠小说
文章内容页

乱世风雲(第三章 后山遇险)

  • 作者: 浅墨书清语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02-11
  • 阅读8788
  •   一条身长丈许的大蛇,灰身红冠,如铜铃大小的眼睛正目露凶光的盯着他们,血盆大口中分叉的舌头不住地垂下口涎,落到地上竟冒起白雾。

      蓦然!

      大蛇疾奔咬来!“风弟快跑”,秦雲一把推开林风,自己本能往旁边一闪,只闻到一股令人作呕的腥风从他们中间划过!定睛一看,大蛇背上居然插着一把剑,是林风飞出的剑,原来踢飞的剑正中蛇身。大蛇一个扑空转身朝林风咬来,血盆大口带着冒白气的毒涎把林风追的似丧家之犬。

      林风吓得魂飞魄散,连忙闪躲却不慎被一块石头绊倒,一起身,大蛇已经冲至面前,令人作呕的腥气熏得他奄奄欲倒,就在大蛇一口咬下来之际,耳旁‘嗖’的一声,秦雲冲到林风身旁,一剑刺穿蛇颈。大蛇狂甩头颈,把秦雲甩抛出去,蛇在地上狂窜,发出低沉的吼声,恶臭更甚,蛇身上两把剑在蛇的摆动中反光乱颤。听到动静赶来的两名守路弟子对眼前这情景先是一愣,随即拔剑上前围攻大蛇,怎奈狂怒的大蛇瞬间就把两人击死,一蛇尾扫飞一名弟子,头部撞在树杆上当场毙命,一个被大蛇一口咬住脑袋,甩落时已是血肉模糊,气竭身亡。

      几息间大蛇停止乱窜,扭头又向林风扑来,林风刚清醒了一点,见大蛇扑来只得拔腿就跑,似乎躲不了了,他感觉到身后的寒臭,突然一声暴喝,秦雲飞身蛇背,死死的按住那把剑,切撕的剧痛让大蛇前进不得,原来秦雲舍命一扑,将剑贯穿蛇腹插到泥土里,加上自己死死按住,在大蛇的猛冲下竟把蛇身划出了长长一道穿透的伤痕,大蛇痛得乱甩蛇身,秦雲眼见按不住了,一蛇尾把秦雲甩撞向石壁,一口鲜血喷出,接着‘砰’一声,秦雲掉在地上晕死过去,林风晕乎乎看到这里,突觉耳鸣胸闷,身子晃了晃倒在地上……

      晌午,林之山正坐在镇上的青峰镖局悠悠地品茶,门外传来一串脚步声,林之山知道定是吴祥一行人等押镖回来了,林之山手握佩剑起身走向门外,门口出现一个头发蓬松,一件道袍脏旧得像个叫花子的老者,身后吴祥等弟子一起入门进来,林之山微笑着正欲开口,吴祥上来一步抱拳施礼“师傅,这位是……”,欠身望了望老者,只见老者一扬手,吴祥的话还没说完,一股气浪迎面刮来,硬生生将他迫退两步,老者面无表情,突然身子一震,背上的剑已出鞘飞起握在手中,一挥剑便攻向林之山,长剑轻颤疾刺他的腹部,这一剑看似简单,其实后面还隐藏着两个变化,如果林之山正面格挡,剑锋或左或右便能分刺其两肋。不料林之山微微‘咦’了一声,拔剑画出一条弧线,刹那间就由下而上封死了老者长剑所有的变化线路,老者见此也未变招,两剑硬碰硬相交。‘噹’的一声锐响,林之山虎口酥麻,几乎握不住剑柄。吴祥见这两人均是一等一的高手,却是不明白这个自称林之山故人的老者为何一见到林之山完全没有故人重逢的举止言谈,反而动武,就在两剑碰击分离时,旁边的一行人均感到剑气的回荡,吴祥赶忙上前拔剑指向老者“你究竟是何人?意欲何为?”,身后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可造次”,林之山在身后说完,老者突然张嘴大笑“哈哈哈……一别十年,看来山弟的剑术尚未生疏,这山林的隐居倒是磨去了不少锐气。”

      林之山上前抱拳施礼“王兄内功越发深厚了,只是这一路奔波,苍老憔悴了些许!”

      “岁月是把杀猪刀啊,唉!岁数大了哪有不留下点痕迹的?”老者拉着林之山的手轻轻地拍着。

      两人俨然亲近了许多,吴祥有点狐疑,给林之山和老者奉茶后,林之山更是吩咐他们去外院,内院中两人交谈甚欢,时不时传来笑声。

      不知不觉天色已近黄昏。

      “竟有这等奇遇?”王君浩站了起来,接着道:“我倒是听说过有这么一个传说,秦朝时有一个羲氏后人,精通五行玄黄之术,为赵高所用,后来一番际遇偶得一方毒术,他便研习起来,为了培植他的毒术独一无二的取材,从关外抓来几条罕见的毒蛇,圈养在他设置的五行阵区域内,更是培植了一种毒果喂养此蛇,这种毒果成熟后蛇吃下排便出来竟又能落地生根,相传此人发现毒果亦能通脉增益,耳清目明,但必先服食蛇胆方能御毒,本就为数不多,且又要杀蛇取胆,后来更是随着赵高的覆灭,此蛇也就销声匿迹。”

      “没想到两百多年,居然还有此蛇踪迹。”王君浩来回漫步慢慢道来“此蛇利用玄黄之术圈养,培植奇异果子喂食,力大无穷,奇毒无比,身体较为柔滑,一身寒毒更是与其他毒蛇大为不同,一年之中竟不足百日的伏眠,若是取其胆,定是强身健体,内功修为极好的灵药。此蛇奇毒无比,山弟若再遇见当收拾了它,以免不慎危害乡里。”

      “王兄所言甚是”,林之山上前点点头:“王兄游历大江南北,习武问道,心系天下,这些年饱经风霜,苍老了不少啊!”林之山想起十年前王君浩的那般俊爽不由感慨。

      “岁月不饶人啊!倒是你,好好的隐居山林,怎么还授徒做起行镖的生意了?你就不怕卷入江湖再添事端?”

      “生活所迫,我也曾勒令他们不要随意出手,本本分分地押镖……”

      林之山尚未说完,王君浩打断他“一入江湖岂是本分就能相安无事?我就是在途中遇见高足与几个无赖对峙发现了你的武功路数,这才对他们连哄带骗的并随行来到这里,虽说千风宗相隔千里,可那宗主的阴险,门下的众多耳目,还有王莽这个朝堂后台,山弟还是小心些为好!”

      “是是是”,林之山附和!

      “唉!王莽把持朝政多年,如今更是夺位登基,不出十年,天下将风起云涌,征伐不断……”

      一缕秋风拂进院内,王君浩眼光迷离,仿佛看到了战场中尸横遍野,百姓流离失所……

      天空中夕阳犹如伤口里缓缓淌出的鲜血,一点一点,染得苍茫天际迷离诡煕,吞噬了笼罩其下的大地,沉寂了大地上的生命之息,横斜的余晖幽幽洒下,原本温暖的昏黄色也显得凄清萧瑟。

      “墨家理念,天下为先,克而不攻,兼爱苍生。王兄更是墨家一流剑客,忧国忧民,实属侠道王者,小弟只懂自在逍遥,今日幸与王兄重逢,何不随我自在地品茶,兴起时舞剑,好好叙叙旧!”

      “好!”王君浩微笑的答道

      “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家喝几盅,王兄请……”林之山招呼着。

      暮色夕阳,些许枯叶随风飘零,血一般的霞光坠在暗黑色的林荫中,一声惊雷尚在回音,那滂沱大雨便无情地叩打在阴暗的泥土上,峰顶处,一节峭壁,地狱般的氛围。林之山与王君浩正欲步入驼峰山后院门口,只见夫人唐红梅带着两名弟子正要出门,几句简单的介绍和施礼后林之山听得秦雲一日未归,夫人正是要带人前去石室,林之山心头间透出一丝不详的预感。“我去看看”,轻功一跃而起,树梢上脚尖一点,瞬间消失在山野中。

      王君浩见状也腾起,紧随而去……

      林之山落在腥臭的大蛇身边,几步外林风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林之山上前一探,还好尚有呼吸,王君浩察看了一周,发现一个少女在石壁下重伤昏迷,另外两名少年已身躯僵硬,死了几个时辰。

      这时林之山抱着林风朝石室走来,王君浩也扶起少女一同入内。

      床上,林之山不停地摇晃林风和秦雲,口里叫着他们的名字,林峰悠悠醒来,“爹爹……”林之山一见,激动的将林风一把搂入怀中。

      王君浩把过二人的脉象,“这位姑娘……”

      “小弟义女,名秦雲”,林之山回答。

      “这位姑娘有内伤,头部撞击昏迷,中毒尚浅,可以用内功助其疗伤排毒,小侄……”王君浩看了林之山父子一眼,“小侄中毒颇深,已深入五脏六腑,一日内不解此毒,恐有性命之忧。”

      “何毒?如何解毒?”,林之山焦急地望着王君浩问。

      “这毒想必是那毒蛇的毒气毒液无疑,世间恐无解药,除非冒险一试,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怎么试?”

      “还记得下午说的蛇胆吗?普通蛇胆亦可明目清肺,延缓衰老,退烧化痰之功效,如若那个传说是真的,那这大蛇的蛇胆应该功效更佳,只是无人证实过。”王君浩把眼光投向林之山,毕竟自己没有十足的把握,况且中毒者是林之山的儿子。

      林之山看着奄奄一息的林风沉默了一会儿,伸手摸摸林风的头,两父子四目相对,“既然我们别无他法,一日之期已中毒两三个时辰,也没时间寻访良方了,一般蛇胆都有益,我就不信这异蛇的胆能不比。”说完提剑出石室,大雨中划蛇取胆,瞬间回到石室,全身被雨水淋湿,就连手中的蛇胆也被雨水冲洗得无一点血迹。

        本文标题:乱世风雲(第三章 后山遇险)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07927.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