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成人文学
文章内容页

老年(短篇小说)

  • 作者: 魏子杰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04-18
  • 阅读8832
  •   一、阿尔茨海默症


      又是半夜,罗先生一骨碌爬起来,他摸索着打开灯,穿好衣服,突然说,“钥匙呢?”刘女士也醒了,起身问:“什么钥匙?”


      “自行车钥匙放哪啦?”


      “自行车钥匙?——你干嘛呀?”


      “我忘接丫头了。这天都黑了,幼儿园只剩丫头一个,这可咋办?”罗先生在房里转悠着找钥匙。


      “哎哟——这一天不折腾都过不去!”刘女士叹道,便起床劝道,“丫头都三十多了,早不在幼儿园啦。”


      “只剩她一个孩子……快呀,赶紧帮我找钥匙。”罗先生依然念叨。


      “没有钥匙——自行车早都没啦!”


      “咋没啦?被人偷走啦?”


      “早被你卖啦!”


      “啥时候卖的?——胡说!”


      “你忘啦——十多年前就被你卖啦。”


      “我咋不知道?这咋接丫头呀?人家孩子都被接走了,就剩她一个人在幼儿园……都怪我,一上班就忘了时间。”


      罗先生患的是间歇性失忆症,也就是阿尔茨海默症,俗称老年性痴呆,一阵一阵的,病一来,他的记忆就停留在女儿两三岁的时候。那个时期是他前妻离家出走的日子,一个完美的三口之家就这样被妻子的背叛瓦解了,家里就剩下罗先生和三岁的女儿,一向不会照顾人的罗先生开始照顾女儿了,他唯恐哪方面照顾不周委屈了女儿——女儿那么小就失去母爱,罗先生觉得丫头这命太苦了,所以他对女儿的关爱更加细心,以弥补对孩子的亏欠。可以说,那个阶段是罗先生和女儿相依为命的时期,是他最艰难也是他最难忘的时期,所以他的脑海里只保留那段苦涩的记忆,尤其是女儿那张稚嫩的小脸。


      二、恶梦


      刘女士又做恶梦了,她梦见罗先生的心脏病又犯了,她在救护车里一路呼唤罗先生的名字,等送到医院急救的时候,老罗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她抱住老伴的身体大哭,“你走了,我咋活呀!”就这样,在半梦半醒之间哭个不停。罗先生被她弄醒了,他推了推刘女士的身体,“咋啦——又做恶梦啦?”刘女士没有答话,仍然紧抱罗先生的身体哭个不停,罗先生伸手开灯,将老伴揽入怀中,他胡撸着老伴花白的头发,安抚说:“没事,没事。”


      等刘女士彻底醒了,她才长长舒了口气,说:“吓死我了。”


      “做的啥梦?”罗先生问。


      “不是好梦,不说了。”


      “没事,说出来,梦就破了。”


      刘女士便把梦里的事说了,罗先生说:“没事——梦都是反梦。没事的,啊。”


      过了一会,刘女士说:“等天亮了,咱给丫头打个电话,叫她回来吧?”


      “叫她回来干吗——那么远?又影响工作,女婿那么忙,谁照顾孩子?”


      “可你这病——糊涂倒没啥,我时时跟着你呢;可心脏这病随时会犯的,我怕……”


      “不要紧,没事的。”


      “大夫说的,再犯就危险了——万一有啥事,你让我一个老太婆咋办呀?再说,我咋跟丫头交代——我又不是她亲妈。”


      三、相册


      罗先生又失忆了,这次跟以前不一样。下午16点半,他看外面下雨了,便嘟囔道:“怎么又下雨了,丫头的小花伞呢?”


      “什么小花伞?”刘女士问。


      “我得去接丫头呀!她的小花伞放哪了?”罗先生在客厅找寻着,看到刘女士站在面前,突然睁大眼睛,问,“你是谁?怎么在我家里?”


      刘女士怔住了,说:“我是谁?我是你老婆呀!”之后,她又自语道,“坏了,这次严重了,连我都不认识了。”


      “我不认识你,你咋在我家里?”


      “我是你的老伴啊!你好好看看我,想想——我是谁?”刘女士走近罗先生。


      “你别拉我,我不认识你。”罗先生有些害怕,他躲开刘女士的手,“你再不出去,我就报警啦。”


      “报警?我在我自己家里——你报什么警?”刘女士笑了一下,突然,她想到一个能让罗先生清醒的好办法,她从卧室找来一本老相册,硬拉着罗先生一起翻看。


      “你看——这是谁?”刘女士指着丫头小时候的照片问。


      “丫头——我闺女。”


      “你再看这张——”刘女士翻开丫头高中时跟刘女士罗先生的合影。


      “这个是丫头,这是我,这个女的、咋那么面熟?”罗先生抬眼看了看刘女士,又拿起照片比对,“咋像你呢?你咋在这里面?”


      “我是你老婆!这是咱们结婚时照的。你忘啦——那年丫头刚升高中?”


      罗先生搓了搓额头,仍然不信,慢声反问:“你是我老婆?”


      “是啊。”她点点头,接着又问他,“咱俩咋认识的——你还记得不?”


      “咋认识的?”


      “那年,中考分数一公布,你就跑着去重点高中给丫头报名,在学校大门口,你把我撞倒了——想起来没,老头子?”


      “我把你撞倒?”


      “是啊。你给我道歉的时候把电话留给了我。我看你给孩子报名都那么着急,知道你很疼爱女儿,就喜欢上了你。”


      “……唔。”


      “你那么疼爱女儿,肯定也会疼爱自己的媳妇,会是一个顾家的好男人,我才有意了解你,知道你离婚好些年了,就让熟人做中间人介绍咱俩——你忘啦?”


      “哦。”罗先生终于醒了,他愣了一会神,之后哭了,“老伴,我对不起你呀,为了丫头,没给你要个孩子……


      刘女士看到老伴真的醒过来了,她松了口气,流着泪笑了,她帮老伴抹去脸上的泪,说:“没事,不生孩子是我自愿的。丫头不就是我的孩子吗?有一个孩子就够了,只要你好好的陪着我,我就知足,就开心啦。”然后,她又嘱咐道,“你一定好好的啊,陪着我多活几年,咱们走不动了,再一块死,好不好?”


      罗先生点了点头,他也帮老伴擦了擦泪,两位老人的脸上都绽开了笑容。


      2019年4月18日于西安御笔华庭

        本文标题:老年(短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0648.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