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化娱乐原创剧本
文章内容页

孽缘符

  • 作者: 陈承凯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05-02
  • 阅读13871
  •   剧情介绍

      张志田是个农民建筑工头,经常招人干活,承包工程。老婆王秀兰在家料理家务,日子过得很红火。可惜只有个闺女翠翠,没有儿子。在农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思想比较严重,两口子琢磨着怎么再生个儿子,担心下一个再是闺女怎么办?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跟着张志田干活的有一个寡妇叫胡丽孀。她给志田生了个儿子,志田薪外多给了她三万,作为补偿。志田把孩子抱回家,谎称是在路边捡的,王秀兰不知有诈,反而喜上眉梢。并给他取名叫张明珠。

      志田有了儿子,就渐渐冷落了胡丽孀。胡丽孀为其生子仅得了三万,心里很不平衡,就去找志田算账,要志田赔她六十万,志田不肯,她就找王秀兰摊牌。不料,王秀兰与丈夫共同拒绝了她的要求。气急败坏地胡丽孀临走时撂下一句话:“张志田,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十八年后,胡丽孀利用算命先生施计使明珠爱上他的姐姐翠翠,姐弟俩成了恋人并怀孕,父母却全然不知。后来父母知道后,只好向孩子说出实情,这时,翠翠羞愧难当,跳河自尽,明珠也跳河救人未归。张志田在两个孩子的尸体前悲痛欲绝,悔恨不已。这时,胡丽孀也来幸灾乐祸。张志田斥其狠毒,并把她推入河中。张志田获刑十年。

      第一场 喜得明珠

      【在张志田的家里,透过窗子,可以看到碧绿的河水与岸上的垂柳。王秀兰扭捏上】(白):常言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俺命里无子,想找个养子,好延续香火啊。(唱):王秀兰我三十三,人送外号铁算盘,二十六岁结了婚,嫁给丈夫张志田。他在外面包工程,我在家里把孩子看,日子过得挺滋润,可有一件事让俺作了难。俺有个闺女叫翠翠,于今已有四岁半。俺想再生第二个,只怕仍然生婵娟。去年俺找了个先生算一卦,他说俺命里有女没有男,俺问他有啥办法,他说破解需要一千元。(白):去他娘的球。(唱):俺宁肯不生也不花这冤枉钱,俺宁肯不生也不花这冤枉钱。

      【有敲门声】秀兰(白):老公来了,我开门去

      【秀兰开门。张志田抱婴儿上。秀兰做惊愕状。】秀兰(白):这是谁的孩子?

      志田(白):这是我给你捡来的儿子啊。

      秀兰(白):这到底是怎么会事?

      志田(唱):今天早上六点整,我到工地去监工,来到偏僻道路旁,传来婴儿啼哭声。志田寻声仔细找,发现襁褓一男婴,我把婴儿抱在怀,高高兴兴回家中,高高兴兴回家中。

      秀兰(白):这是真的?

      志田(白):我啥时候骗过你呀?

      秀兰(白):你说,好好的一个男孩,人家为什么遗弃了他呢?

      【志田一时语塞】(白):那……我也不知道啊。

      秀兰(白):你看看他有没有腚眼儿。

      【志田假装看孩子屁股】(白):你看看,这孩子多健全。

      秀兰(唱):老公平地捡男婴,必有原因在其中,若是孩子没有病,好好的孩子谁肯扔?

      秀兰(白):你再看看襁褓中,有没有他母亲的遗书?

      【志田假装翻看襁褓。生怕露出破绽,私下眼珠一转,露出笑容】(白):老婆,我知道是怎么会事了,这可能是个姑娘生的,人家害羞,就偷偷把孩子放到那里,等好心人来捡。

      秀兰(白):哦,也可能是这样。唉!现在有些年轻人,也太没规矩了!

      志田(白):他母亲为咱生了儿子,咱就为他母亲把孩子养起来,岂不是两全其美?

      秀兰(白):是啊,咱总算有儿子了,再过二十年,咱就有孙子了,哈哈。

      志田(白):看把你美的。

      【秀兰突然沉下脸】(白):只是有一件事我还没有对你讲。

      志田(白):什么事呀,老婆?

      秀兰(唱):那天我遇到胡丽孀,她亲亲热热对我讲,没有儿子可不成,将来养老没保障,她说她给操操心,找个男孩让咱们养。

      志田(唱):胡丽孀就是狐狸精,她的话儿不能听,她从前当过三陪女,现来工地去打工。回去我就拒绝她,和她来往迟早毁了你的好名声。

      秀兰(白):哦,以后俺不搭理她就是了。

      志田(白):这就对了。

      秀兰(白):咱给咱的儿子取个啥名字呢?

      【志田做深思状】(白):就叫张明珠吧。

      【秀兰一拍大腿】(白):好!这名字取得好,这可真是咱们的掌上明珠啊。

      【翠翠来到母亲身边】(白):妈妈,我要吃果冻。

      【秀兰拿果冻给翠翠】(白):翠翠,你喜欢这个捡来的弟弟吗?

      翠翠(白):喜欢弟弟。【翠翠挖一点果冻放到弟弟嘴上】

      秀兰(白):弟弟不会吃果冻,等他长大了你可要给他吃啊。

      【翠翠点头】(白):我长大了就看着弟弟玩。

      【落下帷幕】

      第二场 河边讨债

      【在河边,胡丽孀上】(唱):胡丽孀我三十整,人送外号狐狸精,二十三岁结了婚,二十四岁夫丧命,膝下无儿又无女,娱乐城里把钱挣。灯红酒绿俺常见,纸碎金迷已成风,各种场面都见过,谁人敢把我来坑。那年全国大扫黄,解雇为民回家中,没钱的日子怎么过?建安工地来打工。工头就是张志田,对我言听计又从。今年我给他生了个胖小子,薪外给我三万整。谁知志田变了心,从那以后断了情。今儿他必从此过,我拦住志田把账清,我拦住志田把账清。

      【张志田上】(唱):人逢喜事精神爽,俺也有闺女也有郎,虽说儿子非妻生,还不同样叫她娘。她只知儿子是从路边捡,她哪知孩子的亲娘是丽孀?为了瞒住这件事,我决定,不再与那孀妹有来往。

      【张志田正沉思,胡丽孀有意和他撞个满怀】志田(白):你走路不睁眼吗?

      丽孀(白):你如果睁开眼还撞进我的怀里来吗?

      【志田定睛一看,原来是胡丽孀】(白):哦,原来是孀妹啊。【切切地】我不是早就给你说了吗?咱们的关系就到此为止吧。如果再保持下去,一定会出大笑话,这对你对我都不好。

      丽孀(白):张志田,你以为你是谁呀,你以为我离了你没法过呀?我今天是来找你算账的。

      【志田一愣】(白):算什么账?我欠你账吗?

      丽孀(白):你不要装蒜。(唱):张志田,莫装蒜,你我曾经住酒店。住一天,就一千,连吃带喝就翻翻。从此你儿在我腹中住了十个月,你算算,你应赔我六十万。

      【志田苦笑】(白):嘿嘿,嘿嘿,嘿嘿嘿嘿,有这样算账的吗?

      【丽孀昂着头逼近】(白):怎么没有?我就是这样算。

      志田(白):孀妹,别开玩笑了。

      丽孀(白):谁给你开玩笑?就是六十万,少一个子儿都不行。

      志田(唱):胡丽孀,算你狠。漫天要价没标准。你生娃,我感恩,你我只图都开心。如今你又变了卦,狮子张口气吞人。你让我到哪里去凑六十万元现大银?

      丽孀(白):你这人怎么不讲理呢?明明是你变了卦,你怎么说我变卦呢?(唱):我一直爱你未变心,你却有了儿子忘情人,我几次找你想叙情,你只管谈天说地论古今,是你忘恩负义变了卦,你不能是非颠倒怨好人。

      志田(白):你这是何必呢?你找个男人嫁了不就全解决了吗?为什么总缠着我不放?

      丽孀(白):你说得倒轻巧。(唱):自从扫黄我往家逃,臭名远扬谁肯要?好男一谈就拜拜,赖男我得挣着他花销,我宁肯不嫁也不劳,过一天就得吃香喝辣乐逍遥。我单身一人无处去,依偎在你身边我就有依靠,这样也不会亏秀兰,她当大的我当小,你挣了钱来俺俩花,她分多来我分少。你若不对秀兰讲,到死她也不知道。谁知你得了儿子忘了情,你半年没把我来找,是你逼我走投无路难寄身,莫怪我穷凶极恶施绝招。

      志田(唱):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你我关系早已传得乱嚷嚷,只是还没传到她那里,咱及时刹车才能止诽谤。今后你若有困难,我还竭力帮你忙,只是不要再胡乱,这样下去有影响。

      丽孀(唱):什么影响不影响,有个小三儿才正常,如今都是啥年代,你还是那三十年前的老思想。

      【志田见无法和她沟通,面对观众,只好自叹】(白):唉!都怪我求子心切啊。可是,秀兰命里无子,不和她胡来,我怎么才能有个儿子呢?既然要了儿子,我就只好自作自受吧。【面对丽孀】(白):当初我已给你三万,现在我再给你加一万行不行?

      丽孀(唱):亏你还能说出口,一万怎能拿出手?你当我是讨饭的,多少给点我就走?

      志田(唱):我若给你六十万,工程就拖两年半,工程不能如期交,甲方告我到法院。

      丽孀(唱):甲方告你我不管,你必须给我六十万,你若给我耍花招,我找你老婆把牌摊。

      【志田极度害怕妻子知道此事,他为了让胡丽孀改变主意,故意装作不在乎。】(唱):你找我老婆把牌摊,她顶多骂我两三天,骂完仍有夫妻情,你却不得一分钱。

      丽孀(唱):你不在乎我就去,明天找她说几句,把孩子的来历说仔细,我让你两口子——一个黄来一个绿。

      志田(唱):妹妹短,妹妹长,妹妹不能对她讲,工程完了我给钱,你看在这三年的情分上。

      丽孀(白):那么咱就旧情重叙?

      【志田皱眉】

      【丽孀张开一只手】(白):要不就拿钱来,六十万。

      【张志田一脸无奈。落下帷幕】

      第三场 共同对外  

      【第二天,在张志田的家里。张志田预感到胡丽孀可能来闹事,忧心忡忡】(唱)今天若来狐狸精,刚好秀兰在家中,丽孀见了秀兰面,必然揭我的丑事情,秀兰如果问起我,我浑身是嘴说不清,不如设法让她走,让她到超市买奶瓶,女人进了超市门,起码逛到十点钟。(白)对,就这么办。【向里屋呼唤】(白):老婆子。秀兰从里屋出来(白)哎,什么事呀?

      志田(白)你到超市买个奶瓶去吧,好给咱那宝贝儿子用。

      秀兰(白):上个月我不是从邻居她嫂子家拿了一个来吗?

      志田(白):人家不用吗?

      秀兰(白):她那孩子都两三岁了,还用奶瓶吗?

      志田(白):那……你就去买袋奶粉去吧,别饿着咱那宝贝儿子啊。

      秀兰(白):饿不着他,昨天我刚从她爷爷家拿了一袋来。

      【志田埋怨】(白):你怎么拿老人的东西呢?

      秀兰(白):今年是她爷爷六十大寿,人家送的东西多,他自己吃不了,过了期不就浪费了吗?

      志田(白):唉,你不亏是个铁算盘啊。那么……你就出去给孩子买个玩具去吧。

      秀兰(白):你怎么老撵我出门呢,你今天有什么事吗?

      志田(白):不是,老婆子,我是想让你活动活动身子骨,光坐在家里不行,生命在于运动嘛。

      秀兰(白):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么我就出去活动活动。

      【王秀兰刚一出门,碰上了正想进门的胡丽孀】丽孀(白):哪里去?

      【王秀兰一愣】(白):你来干什么?

      胡丽孀(白):我来是要抱回我的儿子呀。

      秀兰(白):我家里怎么会有你的儿子?

      【丽孀指着床上的婴儿】(白):这就是我的儿子呀。

      秀兰(白):孩子是我老公捡来的,你不能抱。

      丽孀(唱):王秀兰你不知情,孩子本是我亲生,妇幼医院有病历,不信你就去打听。

      秀兰(唱):你说这话俺不懂,请你把话来挑明,除非你作风有问题,要不然,寡妇怎能把娃生。

      丽孀(唱):寡妇的日子实在难,我找了个情人张志田,他白天陪了胡丽孀,晚上再陪王秀兰。

      【志田急忙上前,哭丧着脸】(白):老婆。(唱):这事虽然我有错,是她首先勾引的我,她百般弄姿献殷勤,眉来眼去送秋波,英雄难过美人关,明珠的父亲正是我。

      【秀兰做出愕然又愤怒的样子,打了志田一耳光】(唱):可气丈夫无底线,做了丑事瞒着俺,今后若是再不改,俺,俺,俺和你离婚另嫁男!

      志田(白):不敢,不敢,再也不敢了。(唱):谢谢我妻王秀兰,善解人意原谅俺,当初是我犯糊涂,才上了丽孀这条船。

      丽孀(唱):无关紧要少纠缠,若要儿子就拿钱,不多不少六十万,从此我远走高飞到海南。

      秀兰(白):什么?六十万?我们家哪里有那么多钱。(唱):丽孀妖精好大胆,偷人丈夫还要钱,传统妇道全不顾,我问你,你还要脸不要脸?

      志田(唱):丽孀请你听我劝,从今洗心要革面,孩子还由我来养,你好找个男人来做伴。

      丽孀(唱):你自己做事不检点,哪有脸面教训俺?你若正人又君子,怎能绿了王秀兰?

      秀兰(唱):是人都会有缺点,知错改错是好男,我劝你也急刹车,人活就为一张脸。

      志田(唱):丽孀聪明正当年,改邪归正还不晚,不妨当个女老板,你靠劳动去挣钱。

      丽孀(唱):你们不要把我骗,无非是,只要儿子不花钱,你们要是再唠叨,我坐到天黑也没完。

      秀兰(唱):我们挣钱两只手,六十万元真没有,孩子你可常来看,就是不许你抱走。

      志田(唱):我们都是为你想,真心实意帮你忙,若是反映到妇联,看你还有啥话讲。

      【丽孀认为志田是在威胁她,心里一急】(唱):你二人,真够浑,竟然不知我为人,娱乐城里陪过客,南国酒楼卖过春,贪官刁民都见过。(白):莫说是反映到妇联,就是反映到联合国——(唱):它也管不着我的脚——后——根。

      【志田见丽孀无可救药,一气之下】(白):胡丽孀,算你能,算你厉害,可是我一不犯法,二不违纪,就是没钱,你能耐我何?

      【胡丽孀气急败坏】(唱):张志田,走着瞧,姑奶奶说话你放着。我要让你知道我是干啥的,我要让你知道锅是铁打的。

      【胡丽孀决然出门,然后回头】(白):我会让你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落下帷幕】

      第四场 毒设孽缘

      【打出字幕:“十八年后”。】

      【 河边新开辟一小市场,来往人不断。其中有一算命先生,上挑占卜凶吉幌,下摆阴阳八卦图,盘腿打坐,念念有词。】(白):信则有,不信则无,算得准只收十元,算不准分文不取。

      【胡丽孀满面春风地来到算命先生面前】

      算命先生(唱):这位大嫂本姓张,家住河南张家庄,满面春风带福相,儿女双全孙满堂。

      【丽孀面对观众】(白):你听听,全是胡说八道!【然后面对先生】(白):哈哈哈,我不姓张,我姓胡。

      先生(白):中国传统妇女都是随夫姓。

      丽孀(白):我丈夫也不姓张,且早死了,更没儿女。

      先生(白):早死的那不是你命中的丈夫,我是说你命中的丈夫姓张。

      【丽孀突然想到张志田,便不再多问。】(白):那么我也不是河南的,我是山东的啊。

      【先生灵机一动】(白):我岂能不知你是山东的?

      丽孀(白):那你怎么还说我“家住河南张家庄”呢?

      【先生指着身后这条河】(白):我是说你住在这条河的河南。

      丽孀(白):哦,我算明白了:不管我怎么揭穿你,你总有话堵我。

      先生(白):是我本来算得准嘛。

      丽孀(白):算命先生,你别忽悠我了,我给你一百元,你替我忽悠一个人吧。

      【胡丽孀把钱塞到算命先生的手里,并在算命先生耳边嘀咕了一番,又向远方指了指】(白):你若把他忽悠好了,我再给你五百。

      【算命先生面向观众,抖着那一百元】(白):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动动嘴皮,就赚六百;浪迹江湖,就得学乖,只要给钱,就叫奶奶。

      【算命先生面向丽孀】(白):奶奶,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张明珠上】(唱):张明珠我整十八,恋爱路上多出岔,谈了两个吹了俩,谈了三个吹了仨。俺今天前来算一卦,算算我那心仪的人儿——她在哪一家。

      【明珠来到算命先生前】(白):先生,请你给我算一卦。

      【算命先生暝着眼,漫不经心地】(白):不用掐,不用算,脸上带着是失恋。

      【明珠一惊】(白):先生,怎么算得这么准?你简直是神仙啊!

      先生(白):施主高抬。

      明珠(白):先生,你给我算算,我怎样才能恋爱成功?

      先生(白):谈恋爱,并不难,关键是要投准缘。

      明珠(白):先生,怎么才能投准缘?

      先生(白):要想投准缘,必须问神仙,神意不可违,违则命则短。

      【明珠非常虔诚的样子】(白):哦,哦,怪不得……。

      先生(白):施主,请你把手放到我这张符上。

      【明珠将手放到上面,过了一会儿】先生(白):把手拿开吧。

      【明珠拿开手,先生小心地将符抓起并弹成一团,递给明珠】(唱):这张符里有真言,现在展开看不见,必须烧香再磕头,香烟升空才显现。

      【明珠果真烧香、磕头,然后展开纸团,一边散步,一边轻声念着上面的字】:“明珠配翡翠,天生是一对。若不照此做,命运从此背。”【然后自语】:这翡翠是谁呢?莫非是翠翠?不对,她可是我姐啊。不行,我必须弄明白这件事。

      【明珠面向先生】(白):先生,请你明示,这翡翠到底是谁啊?

      先生(白):翡翠就是一个叫翠翠的姑娘。

      明珠(白):她可是我姐啊。

      先生(唱):你与翠翠无血缘,你是志田路边捡,捡回本是神指使,好给翠翠配姻缘。

      明珠(白):你说什么?我是从路边捡回来的?

      先生(白):不信你就回家问你娘。

      【明珠自语】(白):不用问了。怪不得我小时候和同学打了架,人家骂我是野种呢。

      【翠翠上且喊】(白):明珠,弟弟,你在哪儿?

      【明珠跑步来到翠翠跟前】(白):姐,我在这儿。

      翠翠(白):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我都找你大半天了。

      明珠(白):姐,你找我有事吗?

      翠翠(白):今天是星期天,有空,我给你洗洗衣裳啊,不然,过了今天又要一周不能洗,你看你的衣服都脏成什么样子了。妈妈又没空。

      明珠(白):姐,你真好。

      翠翠(白):其实,我也不愿意干,可是,你这衣服脏得实在不能再穿了。

      【明珠深情地看着翠翠】(白):姐,我爱你。

      【翠翠惊讶地后退一步,疑惑而严肃地】(白):你说什么?

      明珠(白):我爱你,姐,我想以后娶你,嫁给我吧。

      【翠翠去摸明珠的额头】(白):你怎么啦弟弟,我是你姐啊。

      明珠(唱):你我虽是姐弟俩,原来不是一爸妈,我是养父路边捡,你是张家一枝花。

      翠翠(唱):你我虽然无血缘,姐弟相处十八年,你若勃伦谈恋爱,不怕外人笑话咱?

      明珠(唱):既然你我无血缘,追求幸福是人权,只要你我都有意,不要畏讥与忧谗。

      翠翠(唱):姐弟若是成恋人,有伤风俗背常伦,不但人间生讽言,激怒天地四方神。

      明珠(唱):你我相爱神做媒,明珠正好配翠翠,不信你看这张符,神的意志不可违。

      【翠翠仔细看符】(白):这符是哪来的?

      明珠(白):是算命先生给算的。

      翠翠(白):我要找算命先生问个明白。

      【二人一起来到算命先生面前】翠翠(白):先生,这符上写的是什么意思?

      先生(唱):你本前世宦官女,他本前生员外郎,自幼两家定婚姻,后因变故难成双。他家被抄徒四壁,你家官升尚书郎。两家贫富悬殊大,早年婚约泡了汤。爱神念你都痴情,许你今世配鸳鸯,若是不识神美意,来生变成猪和羊。

      【翠翠深沉地、无可奈何地】(唱):既然神仙来通融,不尊神意也不行,你我只在心里爱,对外莫露半点情。

      【先生见二人面面相觑,便向明珠递眼色】(白):还不拥抱示爱?

      【明珠主动拥抱翠翠,翠翠勉强抱住明珠。这时,空中传来女声小合唱】:一个阴谋从天降,迷住张家女和郎,一个笃信神作美,一个无奈心彷徨,姐弟一拥千古恨,一场悲剧正酝酿。

      【落下帷幕。】

      第五场 真相大白

      【在张志田家。翠翠面对明珠切切地】(白):弟弟,我……我这一段身子不好。

      明珠(白):怎么啦,翠翠?

      翠翠(白):我好像……这是不是人们常说的妊娠反应?

      明珠(白):啊!这怎么办?都怪我粗心。

      翠翠(白):我看这事,瞒得过初一,瞒不过十五。早晚得和爸妈说。

      明珠(白):我看也是。长痛不如短痛,要不,你就先和妈妈说了吧。

      【秀兰上】(白):你们姐弟俩又在嘀咕什么?

      明珠(白):妈,我到学校去,一会儿就回来。【明珠下】

      翠翠(白):妈,我想和你说件事。

      秀兰(白):什么事啊,翠翠?

      翠翠(白):妈。(唱):妈呀妈呀你可别生气。

      秀兰(白):你尽管说呀,我能生你什么气?

      翠翠接(唱):我自幼就知弟弟是爸捡来的,他不是爸妈的亲生子,所以我俩就暗暗有了情意。我知道这事不能瞒下去,今天决定告诉你。

      秀兰(白):作孽呀,作孽呀!(唱):姐弟岂能谈恋爱,恋爱关系必须拆,你若不听娘的话,除非远走高飞不再来。

      翠翠(白):妈妈,我们已经拆不开了。

      秀兰(白):为什么?

      翠翠(白):我已经……好像……怀孕了。【做遮脸害羞状】

      秀兰喊:天那!作孽呀,作孽呀!

      翠翠(白):妈妈,你怎么生这么大的气?

      【张志田闻声上】(白):你和翠翠在吵什么?呼天喊地的。

      【秀兰咬牙切齿地指着张志田】(白):老东西,你播下的孽种终于结果了!(唱):你早年出轨播孽种,种子迟早把芽生,儿女不知亲骨肉,姐弟之间竟生情。

      【翠翠在一旁哭泣。明珠上。】(白):妈妈,天气不好,我要带上雨伞。【见翠翠哭泣,便上前抱住翠翠的肩膀】(白):姐,你怎么啦?

      【志田上前打明珠一耳光】(白):畜生!(唱):畜生明珠不是人,伤风败俗背人伦,难道你不知她是谁?(白):她是你同父异母的亲姐姐呀!(唱):你万不该找她做情人!

      【这时,天空闪过一道电光,接着一个响雷。明珠捂腮】(唱):我只知我是父母生来父母养,从未有人把我的身世对我讲,若不是算命先生来指引,我再浑也不敢找我姐姐做婆娘。

      志田(白):算命先生怎么说的?

      明珠(白):算命先生说。(唱):你与翠翠无血缘,你是养父路边捡,捡回本是神指使,好给翠翠配姻缘。

      志田(白):简直是一派胡言!

      翠翠(白):算命先生还有话呢。

      志田(白):他还说什么?

      翠翠(唱):我本前世宦官女,他本前世员外郎,两家自幼订婚约,后因变故未成双。爱神念我爱情痴,使我今世配鸳鸯,若是不识神美意,来生变成猪和羊。

      志田(白):简直是无稽之谈!

      【明珠递符给志田】(唱):爸爸你看这张符,上面写得多清楚,若要违背神意志,恐怕性命保不住。

      【志田仔细看符】(白):去,快把算命先生给我找来。【明珠下】

      秀兰(唱):老头子你别发疯,两个孩子都不懂,如今闹到这一步,还不是因为你早年那段婚外情?

      【算命先生挑幌与明珠同上】

      志田(白):算命先生,今天叫你来,是想问你一件事,你照实说我会原谅你,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先生(白):您问,张老板,我会照实说的。

      志田(白):这张符是怎么回事?

      【先生伸头看符】(白):这张符啊,嗨,别提了。【说快板】:那天遇到胡丽孀,她花钱让我把人诓,她花言巧语面带笑,内心深处藏砒霜。我见钱眼开没多想,照她说的没商量,如今把我叫了来,我才知,她害的是你大老张。【先生哭丧着脸】(白):你大人大量,我要是知道她害的是你,当初借给我个胆儿我也不敢啊!

      【志田若有所释地】(白):哦,你们都出去吧,让我自己静一会儿。【然后,忽然想到似的】(白):先生回来。

      【先生急停脚步】(白):张老板,还有何吩咐?

      志田(白):此事不准对外人讲。

      先生(白):明白,明白。

      【众人下。落下帷幕】

      第六场 悔恨尸前

      【天正下雨,电闪雷鸣。在张志田家里,王秀兰面对张志田】(白):这事如何是好?家里出了这种事,可让我以后怎么出门见人啊?

      张志田(白):胡丽孀这条老狐狸,终于对我下毒手了!我早晚要宰了她!

      秀兰(白):我说老头子,你可别这样说,你害了人家你也得偿命,俺和孩子也就都没法过了。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她就寡妇一个,咱可是一家人啊,咱赌不过她。

      志田(白):难道我就任她欺负不成?

      秀兰(白):忍一忍吧,老头子,再说,当初你也有错误,在这种事上,走错一步,后患无穷……

      志田(白):你还有完不?就这个事你够埋怨我八百遍了!

      【吓得秀兰急刹车,嘴紧闭。片刻后】(白):老头子,你说这事咱该怎么办呢?

      志田(白):我已经给算命先生说了,不让他对外讲。

      秀兰(白):那狐狸精说出去呢?

      那狐狸精的话早就没人信了。

      秀兰(白):我知道她的话没人信,可是……翠翠怎么办?

      志田(白):下周一,你陪她到医院打掉,只要翠翠没事了,狐狸精的话就成了狗屁。

      那么,我得提前给翠翠说说啊,好让她有个准备。

      志田(白):是啊,你去找她说去吧。【秀兰下】

      【转换场景。在河边柳下(可用幻灯片实现)。】翠翠(唱)听爸妈一席话如雷轰顶,却原来我与他是一根二藤,世间的人儿将如何看这畸形的恋情,更何况我已怀上他的孽种。可恨那算命先生图财害命,骗了我这新时代的大三学生。我不堪在纯洁的心里曾添龌龊,也不忍为世人留下饭后的笑柄。天啊!你为什么这样将我捉弄?地啊,你为什么这样对我无情?我已无颜活在世上,倒不如投河去图个清静。【翠翠下】

      【明珠上】明珠(唱)听父母一番话如闻噩耗,却原来我与她竟是异母同胞,翠翠姐本无意是我强劝,我竟然信算命实在无聊,害得她神恍惚魂也癫倒,犹如在我的心头插上一刀。此事一旦被外人知道,她定会更害羞面红如烧。恨不能将那算命人一刀杀掉,以解我心头无限烦恼。姐姐她女孩家心地狭小,我决定找到她跪地求饶。

      【转换场景。在志田家里。志田深沉地、缓慢地】(唱):近年来,我应该对今天的事情有所预感,为什么,胡丽孀曾对明珠儿打听再三?为什么,她对王秀兰态度变软?我以为,她上了岁数,心地变善,天下的母亲谁不对自己的孩子牵挂百般。殊不知,一个阴谋她竟绸缪了一十八年。现如今,她自己登台,自导自演。她处心积虑让我难堪,只因为十八年前的孽债我没还完。王秀兰对女儿有失察,但我不能埋怨,因为这是我自己早已做就的茧,我只好打下牙往肚里咽,如同哑巴吃黄连。要冷静,莫意乱,掌好舵、驶好船、绕过暗礁,躲过险滩,但不知老天爷是否让我渡过这一关。

      【志田久等】自语:翠翠和明珠到哪里去了?怎么还不回来?她娘去找她,怎么也不见回家?

      【邻居大嫂上】喊:张大伯,不好了,翠翠跳河了!

      志田(白):那明珠呢?

      邻居(白):明珠看到翠翠跳河,就跳下去救她,也没上来。

      志田(白):你大妈呢?

      邻居(白):大妈昏过去了,被送进医院了。

      志田(白):走!【志田赶到事发现场,在风雨中看到两具裹着的尸体,悲痛欲绝。】(白)儿啊,女啊!你爹我再也看不见你了!(唱):十八年,你的爹风里来雨里去,含辛茹苦去挣钱,为的是让你姐弟二人把书念,找份好工作,我就把心安。不曾想你俩就这样糊里糊涂地寻短见,让你的爹和妈怎么能不把心酸。翠翠女儿啊,你今年刚刚二十三,前年你考入了音乐学院,为筹学费我把全村都跑遍,切身感受到如今的世态凉炎。你发誓要把书来好好念,将来好外报祖国内孝堂前,你怎么竟忘了曾经发过的誓,把生身的爹娘甩得这般惨。明珠儿你明年就要迎高考,可累坏了你的母亲王秀兰,虽说你不是她亲生,可她为你昼勤劳作夜难眠。渴了她把水给你倒,冷了她拿衣给你穿。曾记得你爹我有了病,你姐弟左右伺候在两边,一个端着水,一个拿药片,俺喜在心里笑在那脸,有这样的好儿女我就意足心满。谁知道这好日子只是昙花一现,让你的爹和妈开始步履艰难。你的娘在医院,不知是吉还是险,她若再有个好和歹,让我这老头子怎么度晚年。儿啊,女啊,你能不能托托关系带上钱,去找阎王做通变,好让他把此情此景化作梦一般,醒来一家老少重团圆。到那时,你的爹,双膝跪在阎王前,保证不再把那过去的错误犯,就请他恩宽一线原谅俺,俺世世代代都把他的恩来感。

      【胡丽孀幸灾乐祸般地上】(白):张哥,节哀顺便吧。

      志田(白):胡丽孀!这难道不是你的儿子?

      胡丽孀笑:哈哈哈哈!(唱):亏你还是男子汉,儿女尸前泪如泉,不如我一个妇道人,不为儿女情长所纠缠。

      【张志田用颤抖的手指着胡丽孀】(唱):毒如蛇蝎狠如狼,披着人皮枉做娘,自己的儿子也舍得害,我要杀死你这害人的妖精胡丽孀。

      【张志田猛然将胡丽孀推下河去。天转晴。打出字幕:“张志田基于义愤杀人获刑十年,算命先生因行骗造成严重后果获刑三年,胡丽孀因死亡不予起诉。王秀兰病愈在家等候”】

      【空中传来悲切的主题小合唱】:劝君莫学剧中人,剧中故事教训深,愚昧无知是基础,婚外移情是祸根。生男生女都一样,女儿也能撑家门。传统道德不能忘,善良厚道是根本。

      【打出字幕:“剧终”】

        本文标题:孽缘符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1140.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