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似水年华
文章内容页

那年,花未开

  • 作者: 一沐尘烟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05-05
  • 阅读87194
  •   时光的沙漏像窗外的风,不曾停歇。一点一滴,一履一步,我在岁月的长河里漫漫游走。眼前是一望无涯的迷雾,我掀开一卷又一卷帘幕,一次次,幕布后的风景未曾改变,然而我并未停下前行的脚步,因为我知道自己在寻觅一样很珍贵的东西。终于,层层帘幕尽后,我看见,那一抹花红。


      七月流火的季节,天不再热得像烧旺的炉子,但夏日的余韵仍一层层弥散。一席绿草地里,你着一袭红裙,静静倚靠着石壁,时不时和路过的风共舞,摇曳出一片灿然。路过的我不由驻足,静静地凝望着你,任由那一抹红灼伤我的眼,烫伤我的心。


      我望着你火红的只影,于绿茵里伫立,随风过而飘摇,像破晓的晨曦,点亮黑夜的眸子,又仿佛是西山的落日,于荒野的尽头,遗世独立。我不知你的姓,亦不知你的名,纵是你的颜,我也只是惊鸿一瞥,未曾细细临摹。然而,我深知,那一抹花红,从此将烙印在我记忆的一角,任时光浸濯而不减,任岁月泯噬而长存。


      至此,每当我从那片绿茵经过,总是不自觉地望一眼,那抹花红熠熠,灿然如火,总是让我莫明轻笑,而得一寸清欢。念起你的时候,像是终于有了自己小秘密的孩子一样,总是偷偷的笑,任是他人如何问询,也绝不告知。


      一天一天,日子就这样渐渐流逝,季节在不知不觉中变换。终于,再次经过那条走过无数次的道路时,我的眸眼,如何寻觅,都未曾找寻到你的那一抹花红。些许怅然,你就这样从我的视线里消逝,竟是连一叶残落的碎片都未曾留下。而我仍不知你的姓,不知你的名,不知你绝世的颜。


      你就像是一个偶然误入凡尘的仙子一样,悄然而来,不知为尘世的哪一片风景迷离而停驻,待到最后却又纤尘不染,悄然离去,浑然不知你梦幻般的身姿又迷了谁的眼,乱了谁的心。


      而我不曾走进你,不曾探寻你。我不想知你是从何处来,亦不愿知你将往何处去。


      我还是像以前一样,经过的时候,时不时的望一眼那被风雨侵蚀的岩石,那依旧绿茵如席的青草地,期许着,某个午后,不经意间,你的那一抹红,再次灼伤我的眼,惊艳我的天空。


      像所有的日落都会再来,所有的花败都会再开。


      终于,到了相约的花期。这次,你不再是孤身一人,而是带着几个姐妹前来。只见,你曾只影独立的岩下,郝然是一丛花影翩跹,像是一个个身着红衫的女子,婀娜娉婷,轻纱曼曼。风过时,你们像是在排演一场别致的舞台剧,我仿佛能看见你们笑语嫣然、言笑晏晏的绝美容颜。


      这次,你仍是悄然而来,悄然而去,像是一个倾恋红尘的精灵,一时念起,便带着你的姐妹们来转一转这尘世凡间。


      而我还是不知你的姓,不知你的名,亦不知你如火如荼的颜。


      这次,我还是不曾走进你,不曾探寻你。我不想知晓你为何而来,也不愿为此惊扰你的梦。


      风渐已凉,秋渐已远,而我只想默默地观望,静静地祈盼,等待下一次花期你如约而来。


      然而,这一季的花期已过,为何我却始终不曾寻见你绝世的花颜。与你这一场相遇相守,就像是做了一场美梦,而你是我的织梦人。最后终于梦醒,我回头去看,然而彼岸,往事依然。


      我始终不曾走进你,不曾探寻你。


      你来时,悄无声息;你走时,不染尘埃。而我怎能为了我小小的私愿,扰乱你一世清浅的尘缘。


      风起,终于我踏上远行的列车,望着窗外渐行渐远的风景,我只愿,能得一枕南柯,一梦千年。

      本文标题:那年,花未开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1304.html

      验证码
      • 评论
      5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