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百味人生随笔小扎
文章内容页

养花

  • 作者: 李建志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05-05
  • 阅读54140
  •   茶余饭后,老大时常给杰姿卓态的自家花园修修枝、施施肥、浇浇水、挪挪窝。一人干不了,便会一通电话约上我。

      去了,便明显感觉体力不支。他并不只是简简单单从此地挪往彼处;地图上至多八个方向,他那里可能远远不止!不仅如此,精疲力竭气若游丝裉节上,突兀提出,怎么端量,依然还是觉着还原反本完璧归赵的好!

      真是庆幸!他并没有悟出倘若像二环高架那样,再仿斅一层,弄上一个空中花园岂不更趋于臻美!

      耳濡目染多了,潜移默化在阳台也栽上了几盆。

      就我而言,奇花异草实非愚之闲情雅趣;他那样处心积虑染旧作新,难免不让人嫌疑玩物溺志。随便几盆中意的路边草山里花看看、闻闻,兴许还能悟出一些受益匪浅的门道。

      仿古式汉白玉鎏金花盆里面,一株光彩夺目神至之笔--君子兰吸引了我的注意;老大便分出一枝赠予我。临走时,一再叮嘱,怠慢了无所事事愚无所谓,千万别亏待了她。

      “不会的,不会的。”边应承他,边盘算开各自小九九。

      不会吗?

      搪塞也总是需要一种姿态。万一哪天恼羞成怒作价收回,尔后分道扬镳作何处理?

      那可是乃一狐之腋的至爱!

      不敢丝毫佛戾。回家立马藤出一隙空地,安就在了阳台正中,穷庐一个最为宽敞、气派的陶瓷大瓦罐里面。

      母亲电视柜、咖啡桌、小板凳摆放着诸多五元盆栽;也摆放着一盆馈赠时千叮咛万嘱咐过,同等生姿奇花异草。只知道属兰,但绝对不具修竹、幽兰的神采。繁花似锦、活色生香。一看就绝非某阳台那等鹪鹩一枝的萝卜、白菜。

      纵使煲上鲫鱼汤,也甭想可以揽获暗香浮动的欣狂;更不要指望丢在哪里,便就在哪里发芽开花的通畅。即便三个地方来回挪,来回惯,来回迁,千种呵护,万般疼爱,就差没抱去空调房被褥里与世隔绝十袭珍藏,却依然凋零于这个春天即将来临之前,那一波雪虐风饕的怀抱。蹈义,揩拭去蓬尘,捂住炽痛的胸膛,点上阿弥陀佛的圣水,超度于纤尘不染四势一方;留下一个香消玉殒,一文不值雕花鎏金高脚花盆。

      随迎其身巴前算后挪来挪去,中意上墙外什么,打听出名字,随宜去路边采购回一盆同等花草。别人说是则是,可没验花机一说。窄窄一寓阳台,如此三翻翻来覆去,陆陆续续到也随之种上了五六盆心仪的廉价花草。

      应承那天,我便想好了对策。别指望天热一壶御暑酊,天冷几贴宝无异,那是朱门甲第;也甭妄想早晨一碗长生水,夜半两盅甲鱼汤,那是富豪山庄。更别面红面绿温床一躺威士忌、波尔多乱了咱农村人家的纲常。

      在雅人韵士那方是阳春白雪;在刍荛匹夫这里必须雅俗共赏。我才不会百依百顺至死靡她!

      不允许古灵精怪,娇曲淋淋。洒一壶水一饮而尽;灌一锅汤则一扫而光。必须具备荒草野花的粗犷;必须拥有不二农民的情肠。迎上波波怒嚎的东风,绽放出一番番无垠的光芒。

      在我看来做人如此;养花也无二样,栀貌蜡言难免矫揉造作;怀真抱素方可不同流俗。哪怕就把锦花绣草养成为了,一颗颗返璞归真一片冰心的萝卜、白菜。

      起初,我一直以为必须要插进汉白玉鎏金花盆,点滴上玉液琼浆,才肯桃夭李艳灼灼其华的她,一定是爱怜过甚纵溺而成的刁蛮。便就一直拧着性子养她。别人三天两头浇上一次;我才不会那样惯着,偏偏五日、一周一次灌足。别人用营养液,我偏施农家肥。你就还当真了不开?

      果不其然她正就要开了;果不其然被我从中发掘出苗头来,正是市井人家琢磨出那个道道,当成狗蛋般,光屁股丢谷草垛子里,爱长不长;爱开不开;爱香不香,谁才懒得惯着谁的拙病。

      前一夜无意于阳台、客厅彷洋;其实一直以来我几乎都是这个样子,花上几宿几宿抄上手一旁徘徊,也绝对对她待答不理,甚至不削一瞥。就没指望过她会惊艳绝伦倾国倾城。却发现她居然当真就结上了长长两串花箭。

      这一个春天,阳台上这株反其道行之,原本孤犊触乳张星其事的金枝玉叶,使上了小农性情,居然就这样真就要开了!  

      2016年3月于成都

      本文标题:养花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1309.html

      验证码
      • 评论
      2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