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睹物思人
文章内容页

六弟

  • 作者: 李建志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05-05
  • 阅读87238
  •   上街头打酱油,六弟家是必经之地。除非为见不得光的秘密(偷他家后院葡萄)愿意多绕上一里地。

      路过他家门前,听见张伯、张母、巷弄里的老老少少叫他名字。卢定,这个是似而非的称谓便扎下了根。

      直到二十年以后,他大嫂到老大酒精厂兼职才闹明白,排行老六,六弟。

      尴尬过后,依然觉得卢定更契合我心目中暖洋洋,让人丝毫不觉生分的形象。六弟,显得好是渺小。六弟、卢定,呵呵,他自是无从知晓我的内心。

      枕稳衾温工人阶级子弟,哪里又用得着去为一狗屁不是,泥巴山上土行孙的小心思咸吃萝卜淡操心?

      六弟得意起来的笑容如沐春风,很有感染力。犹如一股清冽的山泉,潺潺流淌过分享者的心扉;像明泽的眸子,把人的内心照耀得通亮。

      家里没人知道六弟大名。看模样比老大年长几岁。六弟是大儿子外,我唯一见过,一位中规中矩十几郎当岁张家胄胤。

      初识六弟,时常见他抄上双手漫不经心在杀猪巷东睃西望。洋溢在脸庞的笑容熏风解愠,很快便会让人将工农“老死不相往来”的禁戒抛诸脑后。

      擦肩而过若干个年头,除了买好地瞥他一眼,至始至终我们没有过一句交流。

      真正领教这位侠肝义胆邻家少年,不是他家后院的葡萄,也绝非提上小木凳去看过几次黑白电视,滥觞于一次偶然的突发状况。

      七十年代初,临近年关一天下午,父母一前一后外出上班后,两位兄长便从烟囱上众多“秋”(烟熏)腊肉中,挑选最里的一块割下一溜,洗净去毛后丢入铁锅。一个生火,一个像模像样踩在一张小木凳上侍弄、甄别火候。

      每次偷煮腊肉,一个去到大门把风,一个负责在上次以外的标的上,尽量不漏痕迹划拉下一小溜,再在新开的口子认认真真涂抹上锅烟灰,最后一个负责操刀烹饪。每个人都清楚没完没了划拉下去的下场,没有人能抗拒身不由己的欲望。

      一块块腊肉如此三翻划来拉去,十斤重的公鸡已然划拉成三五两大小的鹌鹑,划到自己也不忍直视,却居然恁没被粗心大意的大人看出端倪。

      哔啵、哔啵、哔哔啵啵……啪啪、啪、咕噜、咕噜、咕噜……渗着肉香的水珠,在蒸腾着水汽的锅盖下面,犹如一只只欢腾的音符;大快朵颐的欲望,在锅台旁边潜意识里面越发地膨胀、膨胀。

      与往日无异,一切,在说说笑笑间,有条不紊进行着。

      没有人留意,--没有人想到过会去留意,柴火的爆破,由水滴般的韵律渐渐越趋于了频疾。

      长长的火苗,烤焦了火口上方的腊肉,油粒一点点顺着肉块边缘滴落,啵、啵、啵啵啵、嗤、嗤、嗤嗤嗤。一点点浸淫到饱和之后,一股股顺着滚烫的枝条向低处滑落,噗、噗、噗噗,呼一下子,引燃了火口外端七零八落的枝条。

      突发状况,吓蒙了心不在焉的胞兄,措手不及间抓起燃烧中的枝条扯出火口,一撒,落入座与灶的空档;再一踹,一些飞入到堆砌如山的柴堆,灶房瞬间火光四起。

      食指大动的腊肉坊,转眼即成了很可能因此而丢掉小命的修罗场!腊肉,也不单单再是从前让人怦然心动的美食,陡然衍变而为了关乎于生死存亡的滑铁卢。

      过道的风,汹涌起来,掀起一势更盛于一势的波澜,呼呼、呼呼!

      油助火势,火借风威。

      凶猛的火舌犹如是一道闪电,一饷便鲸吞下矮处的檩子和木椽。

      势如破竹的火苗,排山倒海过堂风追风逐电,噼啪、噼啪、呼--呼呼,眨眼把死拽住对方几次试图挣脱的兄弟,逼入到绝无余地偷生的死角。

      “救命啊!救命啊!”

      危于累卵,间不容发!

      哐当一声,有人踢开插上櫹子的院门。咚咚咚咚,叠二连三的步点传入耳窝,六弟如神兵天降。

      没有一句问询,没有一点儿迟疑,时间就是生命!脱下外套,披搭上头,三次冲进冲出,从火海中拽出了瘫倒在角落,危在旦夕的泪人弟兄。

      窒息在炼狱边缘的食客,终于体会到了,八珍玉食哪里抵得过,常鳞凡介吃饱穿暖的生活。

      ……

      波澜过后,一切重新归复于了囊昔的宁静。巷弄那棵小洋槐,照样轻搖慢晃,日光下,闪烁着它迷人的、翡翠色的荣耀。时间依旧一点一点从窗户纸上偷偷掠过,没有人看得见它的色彩、它的形状、它的匆忙和它无与伦比的光芒。

      滴答、滴答……

      数年间,就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从未再听人提起过那次事件。一晃,安宁祥和的生活,匆匆便飞逝过去二十几个春秋。

      这条巷弄,依然让人觉着舒心。


      啪啪!风不鸣条的日子,随震耳发聩两声巨响瞬间拦腰折断!

      紧接着,院墙外边沸反盈天吼声一片。如凭空飞来了一枚导弹,未触及火影,便正击中在巷弄要害。

      “着火了!着火了!高压线断了!”

      远离现场的绝大多数,怔愣在岌岌可危的吼叫声,白兔、六弟已然爬上即将被火情殃及的哪家房顶,冒着丝毫紕缪即刻化为灰烬的危机,蹬落瓦片,踢断木椽,救火!救火!救火!

      四面八方的邻里,哪有考量过丝恩发怨、有关无关,从四面八方的角落,提起水桶、端上脸盆高声吆喝着救火了、救火了,争先恐后迎着火口冲了上去。

      救火啊!救火啊!噹噹噹噹噹噹……

      此刻,即便站在院落,阻隔着高高的屋脊,依然清晰看得见,巷弄那端早已是一片火海。猝不及防的家人,却怔楞着通红的天际没有了主意!

      咚咚咚、咚咚咚……拼命也摁奈不住的心跳,像被架上了八尺醉汉手心的鼓锤,不敲碎了你,甭指望没准它会悲天悯人动动恻隐!

      德娃儿、小毛两口子,什么时间已然冲进家门,一趟趟抬出家私,盘取衣物。只留下爪妈一人看护的栖身之地,究竟会不会因此而池鱼林木却悬崖撒手掉头不顾。

      火情,在老老少少戮力同心抵御下,消防车火速赶到之前得以遏制。杀猪巷绝大多数人家的财产也终得以保全。

      也是那样,坎坷不是生活全豹,不必用太多温情去舔舐。不需要太长时间,忧患餘生的杀猪巷便从噩梦中苏醒了过来。人们该干什么还干什么,穷日子照旧过得紧紧巴巴。里巷里的人家依旧你帮我衬谈笑风生。

      自强不息杀猪巷人家,从来没有停止憧憬,也从来没有停止为美好憧憬砥砺前行的步伐。

      一纸布告,巷弄动迁纳入政府厘革规划。虽觉惋惜,亦无从改变,令行禁止。巷弄里的人家,悉数迁就去了三环路边上大观里小区,再也就没有了那条祖祖辈辈人一己百鸡鸣而起的老巷子。与英雄六弟为邻的日子从此画上了句号。

      在我心底,钓鳌客六弟,固然不堪铄懿渊积、忧国忧民的盛誉,初生牛犊志气凌云实至名归。

      20190323,于成都。

      本文标题:六弟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1318.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