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杂文评论凭栏论世
文章内容页

怎样理解“拔一毛利天下而不为”——杨子的社会思想(二)

  • 作者: 黄忠晶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05-11
  • 阅读6664
  •   先秦思想家引证杨子思想最有名的一段话是:“杨子取为我,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孟子·尽心上》)《韩非子》也有类似的话:“今有人于此,……不以天下大利易其胫一毛。”(《显学》)

      在《列子·杨朱》中也有一段涉及“拔毛”的对话:“禽子问杨朱:去子之一毛,以济一世,汝为之乎?杨子曰:世固非一毛之所济。禽子曰:假济,为之乎?杨子弗应。孟孙阳说:有侵若肌肤获万金者,若为之乎?曰:为之。曰:有断若一节得一国,子为之乎?禽子默然有间。孟孙阳曰:一毛微于肌肤,肌肤微于一节,省矣。然则积一毛以成肌肤,积肌肤以成一节。一毛固一体万分之一物,奈何轻之乎?”

      《列子·杨朱》中的内容是否就是杨子的思想,学术界的看法历来不一。有论者说:“我们认为,无论《列子·杨朱篇》是何时的作品,其属于杨朱学派的思想是可以肯定的。”( 王处辉:中国社会思想史上册,南开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p。120)我认为尚不能这么肯定,《列子·杨朱篇》也许有些内容是进一步阐发了杨子的思想,但并不排除它的另一些内容是借杨子的名义而宣扬一些跟杨子思想并不一致的东西。因此,必须作仔细对照和分析才能作最后判断。上述“拔毛”的一段话看来好似《孟子》中的那句话的详细解说,但我分析的结果是,它与后者是不一致的。

      当禽子问杨子时,杨子应该十分肯定地回答,而不应该说:“世固非一毛之所济。”这样的回答,言下之意是,如果一毛可以济一世,他或许是可以考虑的。杨子会这样回答吗?显然不会。而且,当禽子进一步追问“如果能济世,你干吗”时,杨子的回答是不应,即不说话。这显然不像一个思想流派创立者的作为。他既然能够说出“拔一毛利天下而不为”这样明确绝对的话来,在对手咄咄逼人的追问面前怎么会不明确表态呢?

      有论者认可这段话,反而认为孟子所说曲解了杨子的意思。在他看来,杨子说“‘损一毫利天下不与也’,只是论述中为了强调论点,而使用的一种极端化语气。因为杨子知道,一毛是不能济一世的。对于禽子的假定,杨子感到难以继续对话下去。”(傅红春、邢祖礼:孟子对杨子、许子和子产批评的再批评,天府新论2004年第5期)我认为这一说法缺乏根据。既然“损一毫利天下不与”是杨子提出的原则,孟子所说“杨子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就没有曲解他的意思。即使是为了加强论点而将话语绝对化,在对方的追问下,杨子也应该给予明确肯定的回答,而不应该避而不答。

      接着是孟孙阳(大概是杨子的学生)与禽子应对,似乎在代替杨子阐明观点,但也不符合杨子的本来立场,而且从逻辑上讲也不通。孟孙阳的意思是,如果对身体的损害不太大(侵若肌肤),却可以获得很大的利益(获万金),那么是可以考虑这种交换的。如果对身体的损害很大(断若一节),即使利益也很大(得一国),那就不一定会作这种交换了。

      杨子会是这个意思吗?“拔一毛利天下不为”或“损一毫利天下不与”,这是在说明一种立场,一种态度,一种极而言之的话,并不是在算计什么。所以,如果要拿杨子的本意来说明这个问题,他大概只会说,即使划破一点皮肤而可以获得万金,我也不会作这种交易;如果断臂或断腿,那更不可能作任何交换了。

      孟孙阳接着论证说,一根毫毛相对于肌肤来说是微不足道的,而一点皮肉相对于一节肢体来说也是微不足道的,但毛发积累多了就成了肌肤,肌肤积累多了就成了肢体(这两句话有语病,姑且不追究,假设可以成立),这样看来,一根毫毛虽然只是人的身体的非常非常小的部分,我们却不能轻视它。这种论证显然是不通的。拔去一个人身上的一根毫毛与毁灭他整个身体,对这个人造成的伤害是根本不能相比的。孟孙阳的论证没有任何说服力,他只是在字面上解释了杨子关于“拔毛”的话,而没有理解其实质。

      写于2006年

        本文标题:怎样理解“拔一毛利天下而不为”——杨子的社会思想(二)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1547.html

        验证码
        • 评论
        2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