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网络文摘小说
文章内容页

命(1)

  • 作者: 追命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05-12
  • 阅读6667
  •   也许你会问我为什么不去干活——为什么?对,我是在干活,我只是时间性地出去巡检一下机台的运行情况,然后记下一些数字就好,这活的确很轻松,就是有点寂寞,寂寞得想要发疯。

      也许这就是命,命中注定你要在这个时间段寂寞你就得寂寞。

      我曾算过命的,在我出生之前就有算过,这是我父母亲告诉我的,他们说那时候我本来是要被扼杀在娘胎里的。那时候我娘天天都挺着个大肚子去乡卫生院排队等着做手术,只是由于动那种手术的病人特多且又离家较远所以才硬把我娘放最后了,就这样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的,到最后就拖到过春节医院放假了。那主刀医生对我娘说:“凤,你先回去吧,等过完春节再来。”

      于是我娘就回去了,当时我爹乐得要命,我爹一乐就要请客,请客就要打酒。我爹平日里是不喝酒的,准确的说是他根本就喝不了酒,打酒只是为了请客,请客只是为了请我玉伯,为什么要请我玉伯,因为我玉伯会算命,而且是闻名于当地的铁算盘,可我爹又信命。他本来是不相信命的,我娘就特信,我爹很多时候都说我娘太迷信,但是这一次他也开始相信了,因为玉伯对我爹所说的话,差不多到现在都已得到了证实,但是他又宁肯不愿去相信,因为还有很多没到时间去证实的事情里面牵连着很多痛苦,很多悲凉。但是没办法,这是命,这是来世就已经注定的,就像自己来世就是地主家的后代一样,虽然解放后自家一无所有了,但自己却仍逃不过是地主成份的头贤,所以说话和做事还是得要小心翼翼,老老实实。

      一吨饭过后,我爹又向玉伯询问了很多

      问题,然后在我玉伯的指点下又是烧香又是拜佛地折腾了一个礼拜后才背上行李离家而去,去做什么呢?当然是去外地帮别人编织晒席。

      我爹是本地有名的竹匠,他的手艺在本地堪称一绝,很多人家十里八外的都会来找我爹去编织箩筐或者修补晒席,出门那天,我爹就把我娘还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仍家里了,那时候我最大的那个姐姐也只有六岁,所以我娘是很辛苦的,除了要照顾好她三个孩子以外还要防止肚子里的我不要受伤。

      快年三十那天,我爹回来了,挣了好几十块钱,她把那些钱全部都交到我娘手里让我娘安排过年的年货,可都快年三十了,街上很多铺子都是关了门的,我娘在街上转了一圈又一圈,最后总算是买到了一两斤猪肉回来,除夕那夜,我娘刚把肉抬上桌子就被几个孩子抢光了,她是一口肉都没有尝到这个年就算过去了。我爹又在家里守候了我娘几天,见我迟迟没有下地就又背着行礼外出挣钱去了。

      农历正月二十二日凌晨五点半的样子,我出生了,听娘说我刚下地的时候哭得特别厉害也特别大声,声音吵醒了我的左右乡邻,最先听到我哭声的除了我娘就是我二奶了,当时我二奶一进我娘的屋子第一句话就是骂我爹不懂事,说什么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还不知道怎么处事,明知道自己的老婆就要生孩子了还要往外跑。我娘只是笑笑,却没有说什么。也不好说什么。

      我奶死得早,我奶死的时候我爹只有半岁大,后来我爷又取了一个媳妇,可不到两年我爷就随我奶而去了,留下我小奶,也就是我爹的后娘她硬是把我爹四娣妹含辛茹苦拉扯大,结果终于抵不过劳累也跟随我爷而去了,那时我爹只有八岁,所以从那以后很多事情都是由我二奶来帮忙着我们家打点抄劳。

      二奶见我娘没说什么她也不再说话,只是拿来剪刀在煤油灯上熏了一下然后再粘上桐油把我的肌带剪掉了,之后又烧来热水,找了一些香叶放在里面然后把我洗净,等一切都打理完之后她才回房打了几个鸡蛋给我娘送来,我娘当时只是把蛋汤喝下了,剩下的蛋全都分给了我的哥哥和姐姐,二奶当时看在眼里心里却是泪,没办法,那年代物质缺乏,几个鸡蛋都还是二奶生病时她的一个亲戚送的,她一个都没舍得吃就全给我娘端来了,现在鸡蛋全被我哥哥和姐姐吃了,二奶只好又去给我娘下了一碗面条回来,本来我娘是还想要分给我哥哥和姐姐吃的却被我二奶制止了。二奶对我娘说:“你一点东西都不吃那刚出生的孩子怎么办,你拿什么喂养他啊?”于是我娘才又想起了我,然后一口气把那一碗面给吃光了,之后二奶就带着我那哥哥和姐姐出去做饭了,留下我娘与我在漆黑的屋子里面,因为二奶出去时候把煤油灯给吹灭了,她怕煤烟太重熏坏了我,我娘看着这一切,默默地哭。

      我爹是过完正月才回來的,回来时看见我娘正在给我清洗尿布就笑呵呵地对我娘说:“吆,还真是生了,让我看看,嘿嘿,还是个大胖儿子呢!。”

      我娘听到这话就有点生气了,她说:“都给你带过几次信了你怎么就现在才回來呢?你知道二娘她这几天有多苦,天天都来帮助我们母子几个做饭冼衣,你到好,一个人在外面逍遥快活,带了那么几次信都不回来。”我娘这里说的二娘其实就是我二奶。

      我爹并不生气,却仍嘿嘿地辩解说:“我在家里守了你那么久你都不生,偏偏我一走你就生了,这能怪谁呢?还以为你骗我的呢!”

      我娘却不再说话,她知道只要我爹回來了就好,人都回来了还有什么好争吵的呢?多少年了,难道还没吵够?现在只要能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就可以了。

      “取名字了没有?”

      “还没有呢,就等你回来取,你看就叫‘顺冶’怎么样?这名字好,也正合八字。”

      “不好,一个皇帝的名字,要那么大八字干麻,玉兄不说嘛,他八字大,命大,既然这样,那取什么名不是一样,你看我们大儿子叫建富,叫建豪怎么样?这名字叫起来哥俩也很顺的。”

      “可是?”我娘还是有些犹豫,她担心这名字八字太小,压不过我的生晨八字。

      “别再可是了”,显然我爹此时又不相信命了,我娘拗不过我爹也只好作罢,从此,我就有了这么一个名字‘建豪’。

      二月的乡村总是充满着忙碌的气息,这时候往往每家都在忙着田地里的农活,翻田,播种。

      我家也不例外,只是因为我爹从外面挣钱回来得晚,所以,当大多数人家都已经在 开始播洒谷种的时候我爹却还在平整田地。

      我家的田地是挨着五发家的田地的,我爹从小就跟五发玩得很好,那时候无论是放牛还是割草都是两个人一起,等后來他们各自有了家庭后,五发就开始在家搞起了小铺生意,店面不大,生意却特好。我爹比较诚实,心也特好,不管做什么事他都是要认认真真地把它干好,就拿刚开始在生产队里来说吧,大冷的冬天里,同样是犁田,别人一块田只犁两次,他就要犁三次,说这样会保水一些,的确,天干的时候,别人犁的田地里都没水了,我爹犁的田地里都还会有很多的水。后来我幺爷看我爹诚实,除了干农活之后就没有别的事情可做,所以就收他为徒跟他学做了竹匠。但竹匠不是每个时候都可以有事做,也就是快收割稻谷的季节里生意才会好一些,所以渐渐地,我爹与五发的关糸也就不再那么好了。平日里也不再有那么多的來往,只是在路上碰面了彼此打个招乎而已。

      今天我爹刚好平整完田地坐在田埂上吸着焊烟就看见五法提着谷种往他田地里走來了,边走还边笑,似乎心情特好。

      “吆,这不是大全嘛,啥时候回来的啊!听说你媳妇又给你生了一大胖儿子,挺高兴的吧?都买啥东西给她补身子了啊?”

      大全是我爹的名字,我爹一听说补身子这才想起确实得为我娘买点东西来补补了。以前是没钱,生三个孩子都是在家吃的白米饭,青菜汤。这还算是吃得好一点的了,要平时的话一般都吃的玉米饭,没办法,那年头收成不好,老百姓本来就不够吃,还要每年上交几百斤公余粮,所以只得靠一些杂粮來填补肚子。如今现在挣钱了,再怎么说也得给我娘买点什么,可买什么比较补一点呢?

      我爹从出生到现在除了猪肉之外就再也没有吃过更好的东西,所以在我爹的意识里只有猪肉是最补的,可现在温死猪肉又特多,我爹听说过一般孕妇和哺乳期的妇女是不能够吃温死猪肉的。到底吃什么好呢?我爹忽然想起他在外 面请他编晒席的那家弟媳妇也是坐月子的,她婆婆每次都是顿鸡汤给她喝,于是我爹问:“你家有鸡卖吗?”

      “鸡?一一”五发露出了一个嬉笑的表情,不过很快又镇定下来说:“没有,不过有鸡蛋卖,一毛五一个,很便宜的,你如果要的话就去拿,我家里有人。”

      “那么贵?”我爹在心里想着,大米还只一毛五一斤呢!自已辛辛苦苦帮别人一天编一张晒席也只五块钱,这还是在当地开出的最高的工钱了,能买几个鸡蛋啊。不过转念一想,管他的,先买到五块钱的再说。

      “好的,我这就回家去买。”我爹一边回答一边忙准备着收拾一些工具,然后赶上牛就往家走。

      我爹刚走岀田地就看见我五娘急匆匆地往我家田地这边赶来,我五娘家在这边没有地,我爹猜她肯定是来找自已的,难道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我爹有种不祥的预感。果不其实,我五娘离我爹都还有一百多米的距离呢就在那开始向我爹招手喊停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爹越来越觉得纳闷,脚步却并没有停下来。

      等我五娘走进了她才气揣吁吁地说:“你停下先别回去了,家里那些搞计划生育的来了,就等着你呢!我们跟那些人说了,说你出门挣钱去了,还没回来,你放心,只要你不在家里,她们不敢对凤儿怎么样的,有我们呢。”我五娘话还未说完就听见后面不远处一个声音响起:“都回來了咋就不回家去呢!”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计生办里新上任的副主任孟文,这人做事一向都很奸诈,也是,这年代在官场里混无奸就做不了官。他刚开始就发现我五娘表情不对,所以心中就已确定我爹己经从外面挣钱回家來了,只是暂时不在家里,所以他就跟踪了我五娘。

        本文标题:命(1)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1581.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