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网络文摘小说
文章内容页

命(4)

  • 作者: 追命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05-19
  • 阅读8102
  •   我哥是不太喜欢呆在家里陪我们下棋的,他一般吃完饭就跑出去找他的那帮死党玩了,其实我哥很聪明,只是不用在学习上,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他是从来都没有认真地去完成过的,老师也一次次的找到我爹,终于我爹再也忍不住了,每天晚上吃完饭就强行他拿出课本来看,直到现在我都还清晰地记得他大声朗读《望卢山瀑布》时的声音,非常富有情感:


      还没看见瀑布,先听见瀑布的声音……


      后来,每每在我看书或者读诗的时候,我总能模仿出他读书时的那种语气,老师都夸我朗读得很有情感,我也总是感到骄傲和自豪。


      我喜欢听我哥唱歌,每每在家我都能听到:整整的深夜幸福在闪耀,老师的房间整夜明亮,每当我轻轻走过你房前,明亮的灯光照亮我心房,啊啊啊啊啊……每当想起你,亲爱的好老师,一阵阵暖流心中流淌。


      这是我哥最喜欢唱的一首歌,只要我们喜欢听,他都会唱。我爹也会教我们唱他们以前的哪些歌,什么ㄍ板凳高,板凳低》.什么ㄍ我是一个流浪儿》.虽然他没我哥唱得好听,但他教给我们唱的这两首歌,我都能完整地唱出来,并且自我感觉比我爹要唱得好。


      年关刚过,大家就开始忙碌了,这时候你就会看见整个村庄到处都是一片忙碌的景象。特别是灵观店那条路,每天人来人往的都没断过,就跟赶集似的。有的人家是大年初三就开始下地忙活了,我家是初五才开始下地的,我问爹:


      “爹,今年咋那么早就开始种土豆了啊”


      “还早啊,你看人家地都快种完了,我们还粪都没有拉出来,你今天早点把牛放出去,等会我跟你哥先把那牛圈里的粪给挑地里去,我们可不能年年都拖人家的后腿啊。”


      “嗯,我这就去,爹。”


      我回答着,然后就去把我家的牛从牛圈里放了出来再把它拴到空地上,之后便去找我那些小伙伴一同放牛。我们那时候放牛的小伙伴很多,一般都有六七个人一起,山上空地很多,我们只要把牛往山上一赶基本上就不用照看什么了,然后就是大家围坐在一起玩扑克或者别的游戏。夏天就更不用说了,直接就泡在山沟的水里面,一泡就是一个多小时,然后就是去翻螃蟹,抓田鸡。


      土豆种完以后,我爹又背上行李外出挣钱去了,我娘很是不舍,但是没办法,苗王那边已经多次找人带信过来要我爹再去他们那边帮他们编织几铺晒席,于是我爹无奈,又只得拉上了我堂叔跟他一起去,我堂叔也会这门手艺的,只是本事没有我爹过硬罢了。是啊,用我爹的话说就是:“庄家种不出来,挣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所以他这次是很赶急的,他得赶快去给别人办完了好早点回来种庄家。


      我爹这次只外出了五六天就回来了,挣了差不多有七八十块钱,我爹很是高兴,回来的时候还给我们买了饼干,我们几姊妹也很高兴,从没吃上副食品的我们终于吃上了那么好的甜食,于是,以后的几天里无论爹娘分配我们做什么,我们都会随叫随到,再不像以前那样拖拖拉拉,我们为的就是期望下一次我爹再出门时给我们带更好吃的东西回来。


      于是每每跟我那些小伙伴们一起玩时,我又有了新的比头,我跟他们说我吃个夹心饼干,你们有谁吃过?很多小伙伴都摇头说没吃过,只田提三兄弟说他们吃过,他说他爹从海南岛打工回来也买了那种饼干回来,还带了菠萝回来呢!菠萝才是最好吃的。


      “菠萝,什么是菠萝啊!有那么好吃吗?改天我也叫我爹买给我们吃。”


      “买?到哪里买去?我爹说了我们这里没有,就是我们贵州省都没有,要海南岛才有,我爹就是从海南岛那里买回来的。”


      “哇,你们家好好哦!”我们几个小伙伴都开始羡慕起他们三兄弟起来。当然以后在一起我们想要玩点什么游戏大都是以他们三兄弟说了算。当然我们有时候也玩得很险,一次在田提家里玩的时候,他们都很大胆,我们从他家的楼梯上爬上他二楼,他家的二楼上有一面没有俯壁,然后就在那一面的一楼下面铺上稻草,他们一个个都从那楼上往下跳,轮到我时,我死活都不敢往下跳,我说我要从楼梯上爬下来他们不让,还把楼梯也给搬开了,然后田提又给我试范了两三次我还是不敢,最后他们见我胆小,田提就用稻草给我接了一根很结实的绳子,然后自己又从绳子上爬下来试了爬上去的试了好几次,之后便叫我从绳子上爬下去,我看了看还是不敢,他却坐在栓绳子的那根木头的另-端坐在那木头上摇来摇去地摇着那根木头,结果木头一下就从那楼上掉了下去,他也随之掉了下去,还好木头没有砸到他,他也跟没事一般从地上就站了起来,然后把楼梯给我搬回了楼道口,让我从梯子上爬了下来,放我下来的目的就是要让我想办法怎么把掉下去的那根木头再从新给放到二楼去,我想了想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用绳子绑往木头的一端,然后我们集体再到楼上去拉绳子,这办法大家都说好,只是到最后都没有一个人愿意,都怕再从楼上摔下来,结果我又不得不从新想办法,那就是说慌,等他爹娘回来我们就说是你家的猪从圈里跑了出来,然后我们一起围的时候那猪撞在了那屋柱子上就把那上面的这根木头撞了下来,大家开始还是觉得这样不好,怕大人不相信,但又想不出其他更好的办法来,于是就只能这样了,我们都各自回了家。第二天,当我问起田提这事时,他说他爹当天把那圈里的猪打了个半死,我们听起来就笑。

        本文标题:命(4)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1823.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