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睹物思人
文章内容页

天水遗梦

  • 作者: 寒狗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05-24
  • 阅读132132
  •   醉引北泽,悲水之上乃星河翻涌,时作涛起夜波之势,时见玉兽牙燎之啸。苏武毡行冷地,策羊而叹,气凝中空,化而为珠。及羊息食灰草,武方落坐泽尾,以南颦望,须臾泪落,若冬末之初滴,春启之林露,未复有比前日之沥血滂沱。武趋羊乎岩碑,立于林与原之间,上有联文刻印三分,其碑曰:“浩浩乎之汉皇,覆履平阳山河;悲悲乎之舍离,直入重霄修柯。”武拜于碑前,伏身而首。

      碑乃前日手立。是日也,天黯少光,乌腾万里,有纨绔锦绣之将驰马而来,李陵面如沉潭,谓武曰:“边境捕得云中汉民,言太守以下吏民皆素服,曰上崩。”武惊之,愕然而号,声声震天,若铜板大汉之怒,山崩欲摧,河沸而破。李陵乃无泪,怔然空立于武前,斯夜二人痛引烈觞,酩酊绝然,及旦,陵眩寐敝席,而苏武未降,惙然如昨。

      一片伤心过,于是乎趋羊而归。斯螽躁舞兮薨薨,垤堄破土兮喓喓,叶声且下而杯盏鸣起,任立政炙饮,对坐李陵,众者见武皆呼:“子卿且来,将近饮,莫留杯!”武遂走其,与之饮,黄羊炖,大汉酒,一杯愁绪蔓年首。

      酒酣,武问曰:“少卿诚无欲回?当朝之霍子孟,上官桀云云悉为君友,如归易如反掌也。”

      李陵悲笑,“嗟夫!吾信归,而今汉岂容我?武帝信由佞人虚言,屠儿尽诛,无论老幼,君可自茹,今君为汉雄,我为狼奸。初,吾方受降,本以为众为请情,而惟太史公司马迁上谏言情,朝廷四海,莫不以我为耻,壮岂能复归为辱乎?”

      “吾生为汉,汝本与同。”

      “吾欲自刎,以今之辱犹恐于一死,故吾毋视乎卒,新妻既有子,吾已适此新生。此去经年,勿望北溟。”

      “十九载,十九载!吾昼夜行乎寒湖之上,北疆唯我一人,凡阖眼,所念非长安,为何哉?吾亦不知,或冷冽之泉生傲骨,或矗立之重森破天,或温软羊集之云柔,亦或邃幽之星河天水。吾安能忘乎!此非心慰,为心深难拭之疮懑。吾别之时,家母尚卧。”武呷酒,其泪映孤火。

      陵惊之,话海难吐,但首肯以叹:“无言以复,为君饯行。”遂拔剑而立,解甲而姿,苏武为之抚琴。且闻歌曰:

      径万里兮度沙漠,为君将兮奋匈奴。
      路穷绝兮矢刃摧,士众灭兮名已隤。
      老母已死,虽欲报恩将安归?

      辋水沦涟,孤火蔓舌,武嚎啕而对唱,其歌曰:

      渺水衣兮春始至,燕颉颃兮念绝词。
      负长剑兮背史卷,歌大汉兮胡不归。
      胡不归兮胡未归,招降翔兮毋生追。
      春去草兮倚愁湖,艳残茇兮意踌躇。
      重森难解云梦泽,一揽星河入舆车。
      今见故人思故国,二叹尘寰赋别说!

      此经流年,倏忽二十年,一白首老臣卧于长安阁轩之病榻,旁置竹简,上有曲字,恍惚可见:

      吾梦游北溟,羊云絮软,群星悬天,寒湖水镜,依旧如昨。以凭吾之心记,乃寻至昔舍,藤条劲骨,可坐,可风,可月。

      乌衫故人踏经重野,有孤雀闻得其北辰一叹:

      “寒蚁一杯青蛾扇,天水遗梦归思少。一朝来,一朝老。”

      己亥四月廿一

      本文标题:天水遗梦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1977.html

      验证码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