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情感家园感悟亲情
文章内容页

叛逆少年变形记(第四十五章)

  • 作者: 蓝思海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05-28
  • 阅读137813
  •   第四十五章:


      家里的一切都安排妥当,我和老妈马上就要向北京出发。临行前老妈一直嘱咐老爸一些生活细节,像叮嘱一个未成年的孩子一样,我提着简单的行李,站在一边看两老依依惜别。


      “记住了啊,菜一定要热了再吃,”老妈说,“万一变了味就不要吃了,我们去一两天就回来。”


      “好啦好啦,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放心好了。别弄得跟走西口似的,怪难受的。”老爸挥手让老妈走,老妈走了几步又回头特别强调:“老头子,可别惦记你那咸菜。”


      “知道了,我不会让你们操心的,再说,那咸菜已经被儿子消灭掉了,想吃,还得买呢。”老爸呵呵乐着。老妈白了他一眼,嗔道:“还想去买?休想,你要是不听话,我可不去北京看病了哈。”


      老爸可被唬住了,赶紧说:“不买不买,你就好好跟儿子去北京,人家武先生费了劲帮忙找专家,你们不去,岂不是要让人家瞎忙乱半天?还有你这腰,早就该去看看了。”


      “好好好,我去看病,你在家照顾好自己。”老妈这才满意地笑了。


      老两口终于依依不舍了好半天,老妈才跟我上车,我朝老爸挥手道别,他特意叮嘱我:“小易,要随时汇报你妈妈的情况啊。”


      “一定,”我挥手说,“爸,回去吧。”


      “我能有啥事呀?这老头瞎操心。”老妈嘀咕着,老爸附在车窗,头一歪,一本正经地说:“我要像你操心我一样操心你。”


      “你这老头子是不是要耽误我坐车呀?高铁九点发车,再废话可就得等明天了再去。”老妈故意板着脸,老爸急忙让开,憨态可掬,挥着手说:“那你们路上慢点。”


      我不禁微笑,老爸再怎么话多,在老妈的“强攻”下也是秒怂。


      旁边,老妈悠悠叹了口气,我收敛笑容,安慰说:“妈,我爸会照顾好自己的,别担心。”


      “怎能不担心他呢?以前吧,他在外面务工,虽说辛苦,但是有食堂,下班就能吃饭,现在可好,在家,吃饭都成问题。”


      “妈,那都是您惯的。”我开着玩笑。


      老妈说:“咱现在就别说是谁惯的,自理能力要从小培养,长大还得自己监督自己。不过幸好,你爸没把干活弄脏的衣服寄回来给我洗,自从外出务工,衣服都是自己洗,在家也是自己洗,虽说洗不干净,知道他也是尽力了。我要是给他洗第二遍吧,又怕他灰心。”


      “妈,咱家有洗衣机,用洗衣机更方便。”我话音刚落,老妈“噗嗤”一笑,说:“自从他第一次用洗衣机,往洗衣机里倒了半包洗衣粉以后再没用过洗衣机。”


      “哦,老爸还有这样的糗事?怪不得以前我经常都见他蹲在院子里费劲地搓着衣服,我说用洗衣机,他就赶紧摆手。”我终于明白老爸干嘛要手洗衣服了。


      “好了,数落一个人,总有数不完的缺点,你爸爸其实挺优秀的,”老妈说,“我们家的一片天全靠他撑着,这话我都说了不知道多少遍了。现在,也是我们照顾他的时候了。”


      “妈,您不也很辛苦吗?”我心疼老妈。


      老妈不屑地笑笑:“我就是忙点家务活,谈不上辛苦,你爸爸那种苦,我们是体会不到的。”


      “您对老爸的关怀,也算是对他的报答,因为您体会到了他的辛苦。”


      “之前不也因为他不理解我的付出,我们成天争吵吗?现在想想,我的付出远远不及你爸爸,说句不好听的,他是拿命在支撑整个家庭呀!还记得二十年前电厂维修,你爸爸的工友被高空掉落的一根铁管砸到,当场去世的事情吗?”老妈扭头看我。


      我点头默认,为了那件事,老妈后怕了好久。


      老妈悠悠叹气:“我劝你爸爸改行吧,别干这个了,他说他干了十几年了,转行的话他什么都不会,到时候拿什么支撑这个家?我好说歹说,终于说服了他,他答应不干这种危险活了,结果人家一个电话,他二话不说扛起行李又走了。”


      “所以,”我说,“您想方设法开店,还想着扩大店面,其实是想让老爸不再受苦,我都知道。”


      “可惜,你爸心疼我,不让开了,天不遂人愿啊。”老妈颇感无奈。


      “妈,是我不懂事。”想起年少的我到店里大闹的情景,我有些惭愧。


      妈妈揉着我的头发嗔道:“不怪你,好好开车。”


      我陷入沉默,老妈那些年何尝不辛苦?为了减轻家庭负担,背负各种压力,更大的压力莫过于家人的不理解。她弱小的身子爆发出坚韧不拔的魄力,咬牙坚持自己的初衷,用微不足道的力量,为家里默默奉献。那时候,年少无知的我,根本没用注意到她瘦弱的身板里蕴含着铁骨铮铮力量。


      那些年那个无知的我,父母的辛苦何尝没有看在眼里?可是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还是个孩子,我还不能为家里做些什么,有父母在,什么都不需要我做。


      俗话说,养儿才知父母恩,年少的我们明知道父母为了家庭奔波劳碌,懂得这份恩情,为何还要做到理所当然?为了买玩具哭闹不休?难道,父母常年忙碌,是在过家家?闹着玩?不是,其实,很多人都知道父母的辛苦,只是心里有个念头:我长大了自然会孝顺父母的。


      难道,父母的付出就是想得到你的回报?那他们干嘛不在结束一天的工作以后伸手向你要报酬?


      所以,懂得父母的恩情,洗洗碗,扫扫地,父母回家以后能喝到一杯热茶,算是你的报答,也是你为家里奉献一点力量。当然,他们也不奢求这些,不过,你的感恩举动会让他们心头热乎乎的,辛苦了一天,回到家心情愉快,身心得到放松,家庭气氛其乐融融。妈妈不会对着洗碗池里那些脏碗抱怨,爸爸不会对着冰冷的锅灶埋怨。最起码,妈妈会腾出洗碗的时间和爸爸一起做饭,他们不会看着满地的垃圾叹气,他们更不会再因为一些家务琐事争吵不休。


      做一些我们力所能及的事,腾出一些时间给父母,他们可以相互倾诉各自的烦闷,毕竟辛苦了一天,难免会遇到一些委屈,憋在心里,还要面对一大堆家务琐事,委屈爆发,家庭战争一触即发,所有人不欢而散,最后劳燕分飞。


      家庭和不和睦,与我们所有人息息相关,上至大人,下至小孩,每个人伸出奉献的双手,才能共享其乐融融。


      “想什么呢?”老妈问我。


      “我在感慨,我终于长大了。”我笑着说。


      “其实你最懂事,是我们没有顾及你的感受,就知道吵架。”


      “吵架,不都是为了家庭么?我理解。”


      “哟,是那边吗?”老妈指着不远处,“高铁站。”


      “是的,我们到了,前面就是高铁站。”我把车拐进地下停车场,提了行李,一路搀扶着老妈出来。


      “这高铁好是好,就是在郊区有点偏远,建在市里就好了。”老妈无限感慨如今的高科技,还提着小小建议。


      我用最通俗的说法和老妈说:“妈,高铁多快啊,嗖地一下飞过去,建在市中心,隐患无穷。”


      “还是领导们想得周到,这就是智慧。”老妈连连点头。


      提前订购的票,所以我们省去了排队买票的繁琐环节,上了高铁,老妈一边感慨时代的发展,一边小声问我:“儿子,晕车药带了吗?我记得放包里了,一会坐下后给我拿出来。”


      这是老妈第一次坐高铁,她坐汽车都会晕车,所以也很少出门。坐在座位上还有些忐忑,紧紧捏着我的手,我能感觉她的手心冒着汗。


      “妈,放心,不会晕车,坐在座位上,跟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纳凉一样,唠嗑着一些话题,转眼间时间久过去了。”


      “好几个小时勒。”老妈唏嘘。


      “三个小时就到了。”我说。


      “挺快的哈,”老妈感慨,“节省了好几个小时的时间。”


      邻座的老大爷搭讪说:“是呀,这就是高科技。”他旁边的一个小孩眨巴着眼,问道:“爷爷,什么事高科技?”


      老爷子想了想说:“高科技是一种奥妙,需要人们不断地探索,创新,开发,怎么说呢?爷爷也说不好,知识就是力量,是推动社会发展的动力。孙啊,想知道什么是高科技,得好好读书,其中的奥妙都在书里。”


      “可是,爷爷,我们幼儿园的书里只有儿歌,儿歌也是高科技吗?”小孩一脸探索的精神,望着老爷子,老爷子摸着他的头说:“知识得从点滴开始积累,幼儿园,是你们积累知识的起点,儿歌里有文字,认识文字也是探索知识的起点。你要先认识一些字,然后才能像爷爷一样看完一本书,然后学到的东西可以帮助你在以后的学习中得到进步。”


      “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像爷爷一样看完一本书?”小孩满脑子的问号,老头子“呵呵”一乐,说:“等你牢牢记住学到的东西,过了一年级就可以看完一本童话,还可以算更多的题,说明你踏出了不起的第一步。”


      “哦。”小孩若有所思点点头,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一本薄薄的书,仰头看爷爷:“爷爷,我给您念儿歌。”


      “孙啊,公共场合咱们声音要低一点哟。”老爷子压低声音,摸着小孩的头说。


      “好呀。”小孩小声说着开始念儿歌,老爷子满脸堆笑,认真听着。


      “念得真好。”老妈笑眯眯的,满眼灿烂,待那小孩念完,她便去搭讪:“您孙子真可爱。”


      “是呀,我都舍不得让他走,”老爷子笑呵呵地说,“一暑假有他陪着我,可有数不完的乐趣,这下暑假结束,要把他送回爸妈身边读书,心里还真不是滋味。不过也好,有爸妈陪着,才是幸福,我老啦,照顾不了,磕着碰着,我心里也不好受,还是爸妈好啊。”


      “我算听明白了,”老妈说,“孩子父母在北京工作,孩子在北京念书,暑假回来陪您。”


      “是呀,舍不得也得送走,现如今科技发达得很,说来一下就来了,说回去又一下子回去了。”老爷子咂咂嘴说。


      小孩仰头说:“爷爷,等我长大了,造了大火车,我就来接您,不过现在您可以搬来和我们一起住的呀,这回送我回来就别走了。”


      “孙啊,老家有爷爷在,才叫家呀,这个家爷爷守了一辈子了,丢不掉的呀。”老爷子摸着小孩的头,无比慈爱。


      “那我们回来陪您。”小孩一对大眼睛充满天真无邪。


      老爷子拍手低笑:“好呀,等我的孙孙将来造了大火车,就开着大火车来接爷爷。”


      小孩大声说:“好的,等我造了大火车,来接您的时候,爷爷不许反悔。”


      “一定不会反悔,一定不会反悔,爷爷和你拉钩钩。”老爷子伸出小指头和孙子拉钩保证。小孩这才满意地笑着拿起书继续念儿歌。所有人都陶醉在他那字正腔圆,昂扬顿挫的字里行间里。


      “你看看人家孙孙,从小就立志要造火车,”小孩刚念完儿歌,一个干巴巴的声音从后面响起,“虽说只是在上幼儿园,但是读书比你用工。”


      “你看看人家爷爷,人家对他孙孙多好,哪像您,见我就跟见到仇人似的,”一个男子的声音不满地抱怨,我回头望去,一个大概和我一般年纪的青年正沉迷于手游,眉头高耸,头也不抬,顺手拿起一个苹果递给旁边的老爷子,“给,这趟来看我,一路奔波劳碌,辛苦了。”


      老爷子颇感无奈,指了指自己稀松的牙,把苹果重新放回原处,瞪着还在沉迷于手游的青年:“你要是从小就有造火车的决心就好了。”


      “爷爷,这个您就冤枉我了,”青年一脸无辜,放下手里的一切娱乐,拿起一根香蕉剥着皮,“爷爷,每个人的理想和志愿都是不同的,我现在的工作挺好的,我还为我的工作感到自豪,每当穿上工作服,我就感到满满的骄傲……”


      “成天面对车间,面对车床,还骄傲?造火车,造航母,造飞机的都不敢骄傲。”老爷子撇着嘴反驳。


      青年“嘿嘿”笑着,把剥了皮的香蕉递给老爷子,正正色说:“爷爷,我咋就不能骄傲啦?飞机,轮船,包括这列飞速前进的列车,它们所有的零件,都是我们这些成天面对轰鸣的机床,很不起眼的工人制造的。每个人都在默默奉献,就像爷爷您,这些年来还不都把大好年华奉献给了我?没有您的付出,哪有我今天的成就?”


      老爷子鼓着腮帮看自己的孙子半晌,不接青年递在半空的香蕉,指了指放一边的手机:“你是不是上班也成天抱着那玩意研究?”


      青年把香蕉凑到老爷子嘴边,像哄小孩似的:“啊,张嘴,吃水果咯,牙口不好,吃香蕉最好。”


      老爷子把头歪到一边,盯着手机:“那玩意有什么好研究的?”


      “哎呀爷爷,我就是趁着这点时间娱乐一下,每天下班打打球,休息一下继续上班,早就不玩这个了,”青年耐心说着,把香蕉重新递到老爷子嘴边,“吃一口。”


      老爷子用力咬了一口香蕉,嗔道:“我就是怕你站在机床边,眼睛盯着手机,心不在焉。”


      “爷爷,您孙子可是爱岗敬业好青年,绝不会违规违纪的,安全,我懂的。”青年笑眯眯地说。


      “这还差不多。”老爷子接过香蕉,撇撇嘴把脸转一边去。看到先前念儿歌的小孩扭头看他,脸上的表情由阴转晴,咧嘴就笑:“小朋友,了不起!”那小孩甜甜一笑说:“谢谢爷爷夸奖。”


      小孩的爷爷扭头对青年的爷爷笑了笑,接下来就成了他俩的聊天专场。


      “你孙子都有工作了,你还操心啥?”小孩的爷爷笑问。


      “哪能不操心?自从他分配了工作,我以为我会放心,可是,他的单位在外地,我就担心他能不能吃好喝好,会不会在上班之前喝酒呀什么的。”青年的爷爷说。


      “儿孙自有儿孙福,老哥,你也该享享福了,学我,遛遛狗,逗逗鸟。”


      “就是放不下,这不,我就是想他,过来看他。可惜好景不长,老家还有事情要打理,本想再和孙子多待几天的,不得已必须回去。”


      “小伙子,你得多回家看望你爷爷,岁数不小了,还惦记着你。”小孩的爷爷一番话说得青年红了脸。他爷爷则摆手说:“他工作忙,而且还是车间的质检员,他一分一秒都不能离开岗位,连小小的一颗螺丝钉都不能马虎大意。我过来看他,也当做散心,旅游,趁现在还能坐车,还能走动,我还想走遍全国各地呢。”


      “爷爷,”青年说,“等公司放假,我带您旅游去,想去哪里咱们就去哪里。”


      “那可不,”老爷子倔犟起来,“你要是有时间,一定得回家,我就想和你坐在咱们家老院子,泡上一壶老家的毛尖茶,说说陈年旧事,再杀上几盘棋,我就心满意足了。”


      “好,我听爷爷的,”青年把爷爷的手握在手心,用力握了握,满心的愧疚流露在脸上,“我这次只能在家待几天,等事情处理完,我就要回来上班了,爷爷,家里的事您费心了。”


      “没事,我本来就想和你多待几天,哪知道待不成?其实你不用回去也行,我会处理好的。”


      青年一脸复杂,说要去卫生间,然后就匆匆起身走开了。老爷子捂脸叹气,连连摇头,自言自语说:“我就知道你在躲我,从小就恨不得离开我,现在梦想终于实现了,跑得远远的。”


      “老哥,你和你孙子有矛盾?我看这矛盾不小啊,”小孩的爷爷脖子伸得老长,压低声音说,“矛盾还没有解决吧?”


      “火眼金睛!说对了,”青年的爷爷像是总算找到知己似的,也伸长脖子说,“这娃娃从小就想离开我,嫌我管得严,太麻烦,尤其是十六岁以后,夜不归宿还是家常便饭,令我头疼死了简直。”


      “正常,娃娃正处于青春期的阶段,有自己的想法,越受严格管制越想着摆脱,越要和你对着干。那什么,青春期叛逆,”小孩的爷爷开导说,“想开点,过了那个阶段娃娃自然明白你的用心良苦,这不,我看着挺懂事的。”


      “什么叛逆?他就是不知大人的用心良苦!”青年的爷爷急了,“高中时期,他逃课,迟到,抽烟喝酒,我说他,他反抗,我说一句他反驳十句。最令人气愤的是,他经常去同学家过夜,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害我通过同学录一家一家地打听,找到他的时候不是凌晨就是半夜,推开门,好家伙,一伙人通宵达旦摆龙门阵!屋子里乌烟瘴气!那些人都是不读书,早早就出来混的,他居然和他们混到一起!我当时那个气呀,血压直往头顶上蹿,过去就要把他拎回家,好家伙,他冲我扯开嗓子就嚎,到了家还嚎,一直从凌晨三点嚎到天亮,我打了他,吼他:和那些狐朋狗友混,你永远都不会出人头地!


      他站在门口,和我说:我就是出人头地了也不会回来,我走了,再也不要回来了。


      他说完就走了。”


      “老哥,我听得出来,是你一个人抚养他长大成人,是吧?”小孩的爷爷说。


      “所以说你火眼金睛。”青年的爷爷这话算是回答吧。


      “他没走,他要是走了,哪有今天的成就?”小孩的爷爷说得十分肯定,青年的爷爷默默点头说:“他走了,不过没到两分钟又返回来,回屋子里看书去了。从此以后,他不再逃课,不再抽烟喝酒,吃饭的时候在看书,睡觉之前也要看书,不会的题还主动请教老师和同学,这一点令我感到欣慰,不过,他从此以后话也少了,有的时候几乎一整天不说一句话,我都担心他会失语,就逗他说话,他始终盯着书本看。后来他考上了大学,毕业后选择在外地工作。”


      “老哥,恕我直言,人言可畏呀!有时候,一句话能毁掉一个人,也能激发一个人的潜能,但是在错误的言语下,一个人貌似进步了,但是,心与心的距离无形中拉远了。”小孩的爷爷说。


      “我感觉到了,我也在努力挽回这个局面,他不懂我的心思,我就是想让他好好读书,哪怕考不上大学都行,只要他走正道,我就什么都不说了。可是,他铁了心哪!”青年的爷爷眉宇间是隐藏不住的痛苦。


      小孩的爷爷安慰说:“娃娃在默默地关心着你呢,我看得出来。”


      那个青年向座位这边走来,他爷爷说了句“我也感觉到了”,然后不再说话,拿起还没吃完的香蕉闷声咬着。青年坐在他身边,笑问:“爷爷,腿还疼吗?”


      “不疼了。”倔犟的老爷子说完默默看向一边,目光停留在到小孩举起的书上,书的封面是蓝天白云,小花和草地,赏心悦目的画风呈现出恬静而美好的景象。


      “书里面的意境真是不错啊,都是宝贝。”青年的爷爷微笑感叹。

      本文标题:叛逆少年变形记(第四十五章)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2126.html

      验证码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