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网络文摘小说
文章内容页

命(33)

  • 作者: 追命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06-25
  • 阅读47662
  •   我按照女友叮嘱的那样买了一瓶可乐还有一些橘子,吃过饭。就静静地坐在火车站的广场上等着时间一分一秒地度过,广场很热闹,来来往往的什么人都有,有钱的没有几个,要钱的却是特别的多,来了一个又一个,我就给了一块又一块。可是 再这样下去绝对不行,于是我起身找到一个很少有人经过的角落,以为可以安心地想一些事情了,却没想到刚坐下不久,又一只饭碗递到了我的眼前,我一看,这不是我刚给过钱的那个叫花子嘛,于是我把头看向别处决定不再理他,谁知他却不走,还把手里的碗在我眼前摇了摇。

      “我不是给过你钱了吗?”我有些火,心想这叫花子怎么回事,刚给了钱就把好心人给忘了。

      他听到我这样说,才睁大眼睛好好地看了看我,然后笑着走开了。

      这时候,女友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你在哪里?我请到假了,我跟西瓜赌气他不批我假我就不做事,后来他就答应批我一个小时的假了,我21。 :30就可以过来了。”

      “好,那你坐摩托车过来吧,7块钱。我到广场外这个公交站台边等你。”

      “嗯!”

      大约20几分钟后,我接到了女友。

      时间还早,我们就那样紧紧地相互依偎在火车站的广场上。哪里都不想走,哪里都不想看,就那样紧紧的依偎着,仿佛一放手就会永远地抓不住对方一样。可是时间终究还是过得很快,一下子就到了即将分别的时刻,这时候,我不得不把女友先送走。

      我知道车站是个很危险的地方,特别是到了晚上快十一二点的这个时候,作为一个女孩子孤身呆在这里怎么可以。所以我拒绝了女友说先送我上车的想法。

      我找到一个年纪稍大而看起来又很忠诚的摩托车师傅,我说:“师傅,到《中国香鞋》多少钱?”

      “七块,不讲价的。”

      我一听“七块”,心就放心了许多,我让女友上车,并再次叮嘱师傅一定要把她安全送到《中国香鞋》厂门口。

      师傅说:“你放心了,小伙子,我一定会送到的。”

      然后我又对女友大声说:“等十几分钟后我把事情办好就回来,到时候再打电话找你,你手机不要关机。”

      其实女友根本就没有手机,她给我打电话都是在同事那里借用的电话,或者就是在电话超市给我打。我那样说其实是说给师傅听的,目的也只是为了女友的安全,希望师傅能安全把她送到。

      女友走后,我说不出的失落。但是没办法,我始终得回家一次

      火车开动的那一刻,我知道我就要离开温州,我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难过。因为一面我终于可以回家见到我的父母,可是一面我又失去了女友。人生或许就是这样,当你得到一样东西,就必定会失去另一样东西。为何总是那样得不到完美?

      我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先到了我嫂子的家里,由于坐火车比较慢,所以当我赶到的时候,我哥已经下葬了。听娘说,赔偿的钱有其中20万元已经转存到了当地的邮政局,且必须要有我嫂子的密码和村长的公章才能取。目的也就是保管好这笔钱不会被乱花,要留给孩子。还有你来回的那个车费钱他们也拿给我了,六百多块,还有我的抚养费1000块钱。

      我有些郁闷,我说:“娘,你拿那个钱干嘛吗?拿给小孩子用就是了嘛。”

      “怎么不要,这是我应得的,人家他后妈都得了好几千块钱呢!”

      我顿时无语,只得在心里说,等以后再还给侄子们了。

      然后当天晚上吃完饭我跟我娘就回家了。刚到家我娘就逼问我为什么不把女友带回家来。

      我说:“娘,她这次不来,请不了假,等以后我再把她领回家来就是。”

      “什么不来啊,人家电话上都跟我说了她很想来,我生日人家都还给我买了养生品寄来,一定是你不让人家来吧?”

      “是真的请不到假了,娘,你听我说,等我这次回去就把她带回来让你们看。”

      “带,谁知道你是真话还是假话!”我娘说了一句就走开了。

      走在村头,逢人就有人问:“建豪,听人说你在外面都找了一个妹妹,怎么这次就不把她一块带回家来看看呢?”

      “呵呵,下次,下次。”

      “什么下次哦,有就是有,都那么大个人了,不要害羞,你看你老明哥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女孩子都玩了好几个,追女孩子要大胆一点,有什么好怕的嘛。”

      “呵呵!”我无奈地只是笑笑。

      我回到家,真的不敢再出门了,我害怕他们老是问我那样的问题。

      女友的电话又很快打来了,问我安全到家了没有,这时候我才想起我忘了给女友打电话我安全到家的事,不过她没有电话我也不知道要打给谁。我跟他说家里一切都好,让她放心就是,我过几天就回温州来。

      她说她早就想给我打电话了,只是身上一分钱都没有,这次好不容易才在她表妹那里借了10块钱出来给我打电话。可是感觉却是没聊了多久,就半个小时过去了 ,长途又贵,要3毛钱一分钟,所以我们不得不挂断了电话。

      但是没有多久,她妈妈的电话又打了过来,问了我一些家里面的情况后就直接了当的问我是不是不去温州了,我有点纳闷,我说:“阿姨,你听谁说的我不去温州了啊,我要去的啊。”

      “哦,要去就好,那你尽快把家里面的事情处理好了就去吧。我听露儿说她这几天上班都没心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有次用剪刀在剪产品的时候把自己的手指头都剪破了。”

      听了这些话,我很是感动 。我知道,我今生在女友心里已经成了她不可缺少的地位。

      “阿姨,我明天就回去。”我给了阿姨一个肯定的回答,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我一早就起来了,准备好行李就要出发。我向我娘他们打了一个招呼。

      “爹,娘,我走了。”

      “等等!”

      从我娘的房里传出我娘的声音。

      “你怎么走得这么早,要走也不事先跟我们说一声。”

      “我临时决定的,所以昨晚没有告诉你们。”我笑着说。

      我娘看了看我,低下头,然后缓缓地说:“要不你明天再走吧,明天是双日子,他们都说明天的日子好,最适合出远门。”

      “哎呀!娘,我不信这个的。好了,我走了,你们在家一定要保重身体。”

      “那我给你煮几个鸡蛋和腊肉路上吃。”

      “唉呀!娘,我路上吃不了东西的,我要晕车。我去街上买点水果带车上就好了。”我边说边走。

      “那你要不给小露带点家里的东西去吧!”我娘追出来说。

      “不了,外面什么都有。再说我要晕车,东西带多了上下车也很麻烦,况且也不知道人家喜欢吃什么。”我说。

      “那你路上一路平安!”我娘最后说出这句话。

      我没有回话,也没有回头。提着包大步地向街头迈去。

      经过两三天的旅程,我终于到了温州。女友看见我的到来很是高兴,特意带我在厂门口的小餐馆里吃了一顿盖浇饭,之后我对她说:“我把包先放你这里吧,我等下要去找工作,带上不方便。”

      “不要出去找了,现在外面也不好找事情做,呆会我回厂里跟西瓜说说,让你再到我们厂里来。”

      “那好吧!”我无奈的答应了,其实说句心里话,我确实是不想在“香鞋”呆下去了,但是想到女友还在里面,我答应了。

      “西瓜说你明天就可以到厂里来上班了。”当天下午吃饭的时候女友这样对我说。

      “嗯 ,那我今晚可以住厂里面的宿舍了?”我有些迟疑的问。

      “当然可以了,你又不是不熟悉厂里面的人,直接跟他们打个招呼就可以了,怕什么嘛。”

      “那倒也是!”我得意的说。

      以为从新进到这个厂里会有什么新的收获,至少也会有一些好奇的同事来向我问这问那吧,可是很遗憾,没有,大家都还是像往常一样的,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该说什么就说什么,唯一不同的是,原来准备追女友的那个男孩子现在已经有了女朋友,听女友说,他们一开始就同居了, 这让我着实佩服那小子。

      还有就是除了那男孩子的女朋友外,厂里还从新招来了一个女孩子,特别漂亮,当时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字“美”,后来听女友说,她跟她还是很好的朋友,因为她也是毕节的,年纪跟女友也差不多大,不过人家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了,老公也在这里,不过是在其他的厂上班。据说她老公长得不怎么样,还没有那女孩高呢!可人家就是死心塌地的喜欢。爱情,有时候就是这样不可思议。

      后来女友把我介绍给了她认识,还特意留她在厂里跟我们一起吃了顿饭,就这样,我们大家在一起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她也主动邀请我们到她的租房做客,在那里,我见识了她老公,虽不怎么说话,但却是一个很懂礼貌的人。这点我非常的喜欢。

      欢快的日子过得很快,那段日子,没有上班的时候我们就到处瞎逛,有时候跟同事们一起,但大多时候就只有我跟女友两个人,她的表姐表妹也是很少跟我们呆一起,除非是有特别的事情才会找到我们。

      有一天,女友跟我说,她想要辞职不干了。我问她为什么,她说那个品检员老是说她干活不细心,老是说她,她很不舒服。

      听了这话,我也不好说什么。

      “那就辞职吧!我们一起辞职,反正我也不想呆在这个厂里干了。”我说。

      “嗯!”我这就跟西瓜说去。

      本文标题:命(33)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3221.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