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情感家园爱情故事
文章内容页

走过地平线

  • 作者: 落红飘雪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07-07
  • 阅读203758
  •   人心在与时俱进,没有在乎他们的感受,抵触自然在所难免,也许一种看法久了,再换一种角度看情形很难,但是不得不说有变则通。斗争会带来矛盾的高潮,但因为斗争,尖锐的矛盾体得到削减,也就赢得了目前的和谐。

      古玉华希望她此时也想念着婚姻一次摇荡,有一回错位,便会让人觉得终身委屈,没有爱并不能滋生出爱怜之心,无论是中年这一辈或是下一代,在勉强的心态下维持,必将给社会留下包袱。现在彻底清楚了对古玉华的藕断丝连,想要去与她联络上这事,再苦也没有办法接近,看来只有试写信这一条路了,可惜如此办法分量又不到位,很难取得预期的效果,心里只一个劲的急躁。

      万一人家已经结婚了怎么办?不是白忙了一场吗?并且还留下了万古情深遗恨,收手就太困难了。一种模棱两可的态度依然在维持,不知道是爱,是一般的心态?江山也太正统的守候,最终结果别人会给他怎样的答复呢?他又怎么能耐得住寂寞,叹息他就不为自己想想将来放开一点才好。很想念经常和女人在一起,当然不要只有几个,他们某间有纯情的,有聪明的,有开朗的,有善解人意的,也有些放荡的,做朋友相处相爱,哪怕一时的快乐也罢,做妻子却大意不得,彼此心灵有感应才成。

      越想越觉得难以忘记相思的重负,一但承上肩头便很难卸下的时候。江山能压过一头,也将付诸放浪之心,对自己对别人都有好处。

      古家这老大娘嘴里随时嘀嘀咕咕的同时喘着粗气,她进出门从来是不客气的,拎着个小桶进来看看有无剩饭剩菜,如果有的话到起就离开了。有时她会和主人打几声招呼,或瞅着买来的水果向主人要上一两个,她从来不多要也不乱拿东西;相反它会带来一些农产品或者小菜之类,有人在她就嘀咕一声,无人她便放下就离开。江山发现她的嘀咕与气喘有些不平,甚至在她那垃圾桶里倒干橘皮时候很大的反感。现在想起来有点后悔,自然也太城市化习气,这种作风可不太好,要能够怜悯弱者,体恤他人,吃苦了方不为守德之人?

      家人打电话来告诉江山,堂弟要求他去参加他星期四的婚礼,家人的意思能回来就回去,不来也就算了。的确在外工作有离不开的理由,但是不能说离不开啊,而是根本就不想参加,作为兄长再洒脱,如何的傲视天下终不能抵御来自他人及自己的心理压力。当兄长的光棍一个为堂兄弟办婚礼,堂弟请原谅江山哥,真的好难堪而无奈,山哥现在失去太多的情感,胸中充斥的仅有一点寂寞的自在,别看它们没什么,就是支持过这几日平静,审视他们根本经受不起,尤其是你这样的婚礼场景,更是让哥驻足不前。难道这也是命运又在幽默幽默?

      邻人阿珍流露出的情侣经验直接多了,差不多让江山说“我喜欢你”之类的不能讲的话。尽管江山检点自己的行为语言,也还是要有情可深回势头苗子阵容,说实话,江山对她真没有什么意思,对古玉华真有点过那种感觉,可是这一切都已经是曾经该来的时候却不来,但一见着给她的时候立刻就烧起了,他便复燃起了对她的那种情感,之后他不但情读古玉华也能过之而无不及,真有相见恨晚之感,自己又无法接上头,而人家要结婚之际,江山多么想挖到墙角墙角把她抢过来。

      古玉华千万别和他人结婚,否则江山会再找不着爱恋之人的。是什么把你拖得火急火燎的,想她也是很难接受这些人的,想起来她的性格和为人真难为她了。江山不知又能为她做什么呢,她把江山到底会当做什么,反正每当遇到这些类似的事,就好像受了迷惑。他现在越来越害怕,怕什么,实在也不太清楚,应该说淡泊一空的人还在乎几个名利来的,自然会来去的,总有离开,你能说这纷繁的事物,哪一件事重?哪一件事情也不过是流水烟云罢了!

      时光并没有因为江山的惨败而停止,它仍然以飞的速度费事,很多思考还未来得及细细的揣摩,瞬间又成了往昔的话题,江山一直以平常的表面生活下去,从来未想过对生活翻版重来,现在回味起来过去有多少深层次。

      怎么说呢?情况越来越紧迫的压过来,江山真的像口中那样说的无所谓吗?他不愿再去找春霞,一方面他为另有另外此人也不好,究竟哪儿不好,也许是感觉不好吧,想想他自己条件好的,可他自身的条件又没有多好,这个矛盾是极难解决的吧,看清自己不如去找。和自己相当的姑娘只担心他连人家还是配不上,因为江山了解自己的缺点太多缘故。

      哎,真的这般悲哀是条件生命吧,江山能给自己或他人点什么呢?是否他曾经骄傲的心情是好过,相信他想也是悲哀而行过很多的借口,更相信只不过掩耳盗铃而已。当然鬼屋过来痛苦得更加的惨淡。自从被迫从家里分出来以后心里虽然说多少平静了,眼不见心不烦,可是寂寞却接踵而至,没有像样的人形现在如此,将来也变化不大,这一间小屋容括了江山生命至少每日的1/3还强。地方小压抑性格,做成外表冷漠,内心复杂,一日三变的情侣花。是生活教会他什么,只迫使他猥琐而无庸人家具用度,而豪爽,有份友谊而乐趣不足,带强烈而代以苟活。曾对朋友谈起,对社会呼吁,对天空长吼:“我不要平凡”,虽说未必能经受大浪版风拍,但受够了寂寂无名的掩埋,江山渴望平淡的平凡的沙漠的表叔突出那棵树。坦然面对封杀赵北辰茁壮成长,这才是本尊啊,后天造就了他体质的虚弱,外表上显现出弱不禁风的样子,却不知真能以柔克刚。江山总在想万一流入窘迫,遇上穷凶极恶,他可能会尽力,不敢肯定有骨气,却不肯定这股气又能维持。斗争多少事,有人一生坚贞,又让你半途变节,他又当如何?

      江山只能笑对自己的不幸,以后恐怕不能结婚,但又有难舍与无奈之苦,她模棱两可,但他又怎忍心伤她的心,历来就算自己吃亏也不让他们受委屈,说实话真追到她,或许江山也因此了决一桩心事,也让他左右为难之危险,但又怎能难舍难抛。

      有时候想起来感到他自己这样的心思好无聊,试问这颗心这么的善良,却为何做出一些不耻的事闲着。

      江山无能却是不折不扣的多情种子,向天下人有情相连,又渴求自己有爱人同归。找陪玩会也许能见面,心情略之战之战可偏偏不如意,喜欢的人又碰不上,人却不喜欢他,爱他之人表白了他又没有感觉,不是他抬自己的价码,也不是戏耍人生的意思,对婚姻江山早些年就该赢,但只是劳动根本没有收获,他的心一直都很调皮很动荡,怎样交易始终是难以寻找之旅。问具体说吧,他需要和一个能够包容他的人与结合,它将使他不对生活消怠,而是生活变得亲密,天堂变得晴朗起来,这好像是河神,江山的神的回声吧,诸如纯洁,洁白,聪慧,爱心能力金钱,地位一应具备。原因还在于他并不是有才气者,常言榫头对凹,是相互补充的,他知道自己少了什么,需要什么来填补。可是全部的内容却不是稀罕的,少有一见的机会很少加之,他不做无力,一切成为了过眼云烟也不足为奇,可他却哭惨了。

      这次回老家丰儿问江山何时找婶婶,代要听某一个激灵,也许结不结婚,无形间有一种压力,这事并不是他说了算的,考虑再三,一层实在不适合人选,二李燕早已音信全无,高丽丽影前消失的无影无踪,吃香蕉的念头从这里他看过去的恩怨都已经完结,不必再指望谁,还心念新的生活就从此刻开始吧。

      调整自己的价值标准,把自己从现实中努力的现实中拉出来,消除一些无聊的幻想。江山真有意要去找古玉华的意思,但不得不考虑其的现实所引发的一系列困难,他开始封号,希望计划显示能一直一交,只求这次不要错过月望,天助之一臂之力。现在很平静,没有一点激动的情绪,一切的烦恼与忧愁一场永远事实证明挫折没有什么趴下,而是他更加的坚强,更加的坦诚气魄鸿冠天日。

      今天她拿来请帖,江山才真实的意识到你要结婚了,当然也谈不上感伤,只有一蛋蛋一次次的失望,也因此开始对他之神感到了怀疑,对他的婚姻感到破败。或许天意注定了,无论轮回转世都无婚配姻缘,江山将怎么来面对日渐苍老的面孔,回答亲人的关切之情。笑话堆积的破破坏的,简直害怕追求担心时光的逆转,再次把他拖回。折磨人啊,请饶恕江山的不幸吧,她既然是属于他的宠物,请别动她,出入及一切无理的相待,毕竟使他狂怒,他杜绝狂怒,只想由衷的哭泣,让眼泪洗涤让毒物藏色的眼睛。他到底需要什么?究竟需要做些什么?明天已变成最痛苦最难堪的系数,今年今日总是为情所困,婚后气不少时日,情为何物这样相熬下去终非生存之道。能有这份心来超市消耗,跟着感觉走弹响檀香刑几乎都是情爱,何曾想到万事能上心的也就是此物多少人,包括自己。

      江山拼命的爬上她家的高楼,竟然有30多层高。一张床摆在旁边,她半躺着旁边睡着一个秃头的座山雕,脸上还有好多斑点。他下意识有意识的让了一下位置,把有斑点的秃头向外边挤了挤。无以言表的尴尬退市无奈难过,沉默15分钟以后江山走了。

      带着一种孤寂落魄灰溜溜的走了。

      本文标题:走过地平线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3581.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