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海天散文
文章内容页

陈皮村,与柑普茶结缘

  • 作者: 瀚墨盈香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07-07
  • 阅读203409
  •   陈皮即橘子皮。初为果皮,日久为陈,方称陈皮。

      北宋苏轼有一首咏橘词:菊暗荷枯一夜霜。新苞绿叶照林光。竹篱茅舍出青黄。词中“青黄”之物所指便是这吴越江南房前屋后随处可见的柑橘树。

      我生于湘楚,对此物非常熟悉。知道橘子除果肉鲜香之外,其皮可作香料可入药。故幼时吃橘子时,果皮一般不会直接扔掉,常置于窗台凉干后收藏待用。但关于橘皮可入茶却真未曾听说,与之结缘正始于广东新会的陈皮村。

      三年前,小女入职江门市税务局,居新会。去年,与妻一起前往探望。初到五邑,对当地人文景观均不十分了解,女儿又要上班没有时间陪我们,只好请来久住江门的学友彭兄作向导,他规划的第一站便是新会陈皮村。

      陈皮村以村为名却并非自然村落,而是一处以陈皮交易市场为主体的综合休闲景点,位于梁启超故居对面。

      走进陈皮村,廊道两边商铺林立,屋内陈皮种类繁多,琳琅满目,令人目不暇接。或瓶盛,或袋装,或堆积如小山包置于室正中。

      国之陈皮以广东所产为佳,谓之“广陈皮”,以别他省所产。而“广陈皮”中又以“新会皮”为上品,清代名医南阳先生叶桂有一药方名曰“二陈汤”,所用陈皮必注明“新会皮”。

      其实早在宋代,新会陈皮就已作为南北贸易中正品“广货”之一而享誉四方,现系当地的一张闪亮名片。

      且行且看,看归看,作为湘人,若要我买一袋子陈皮拎回家却实无用处。且心中一直惦记着倾慕已久的梁启超故居,于是脚步逐渐加快,欲意早点离开此地。

      彭兄恐我败兴,于是道,老弟,此处有一物你们文人应该会非常喜欢。随即扬手一指柜台上的一排玻璃瓶,你看,那就是。

      我问道,这是啥东西?

      他答曰,陈皮普洱茶。

      顺着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椭球状物体用纸包着置于玻璃瓶内。难道这会是茶?陈皮还能泡茶喝?

      对于茶,古今文人向来情有独钟。我也常自诩为半个文人,自然也对茶喜爱有加。但橘子皮泡茶喝还是头一次听说。

      老板见我们走近,马上过来打招呼,他用粤语尾音很重的夹生普通话介绍说,这茶是用本地柑橘皮和云南来普洱茶做成的,又香又养生。

      我知道,广东原本就是中国四大茶文化发源地之一。自唐代曹松把茶种到南海西樵山以后,这里就有了种茶、制茶、饮茶之习俗。但是本地并不生产黑茶,那么,最初的云南普洱又是如何来到这里的呢?

      老板见我面呈惑色,于是唾沫横飞娓娓道来。相传,柑普茶系蓬江区棠下镇良溪村的道光进士罗天池始创。罗曾任职于云南迤西道,道光廿七年(1847年),他因回人事件而辞官回乡并带回许多普洱茶。

      是年秋,不慎感冒,正于书房看书品茗之时,其妻用陈皮煮水给其治病,他却以为是泡茶的沸水,误将之倒入手中的茶壶。哪曾想,小啜一口后,顿觉两颊生香,茶香之外更有淡淡悠悠之果香入鼻。甚喜,遂如法泡制,连服两天后,病愈。自此,每饮普洱必加陈皮。

      某一日,其族弟送来所产柑桔时,遂萌发将二者结合之想法。于是将柑皮撕成三瓣,置普洱于其中后包起。但此法虽易装茶,茶叶却也易于散落。于是又改良做法,取青黄柑桔一枚挖其果肉,填入茶叶,晒干后成茶。并将制法授予乡人,此法在良溪传开,后逐渐传到鹤山、新会、开平等地,而流传至今。

      既是传说,并无史载,就可能有不实之处。但就算这个传说实不可靠,云南普洱到广东的可能性依然很大。

      因为,自明朝三宝太监郑和七下西洋之后,海上丝绸之路就日益繁荣。当时出口的商品就是以瓷器和茶叶为主,可见,广东沿海早就是全国茶叶的主要集散地。新会作为广东沿海主要的港口之一,云南普洱到达这里就属理所当然了。

      况且,云南普洱和新会陈皮都是以越陈越香、越陈功效越佳、越陈越有价值而著称于世。基于此,世人将两者完美结合就近乎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既然柑普茶始于晚清,那就难怪唐代陆羽的《茶经》和其它早期的茶著作都不曾谈及此物。于此,世人鲜知此茶也就算不得孤陋寡闻了。

      此物功用颇多,具有健脾养胃、清热解毒、化痰止咳、降脂减肥、养颜美容和醒酒等作用。

      据查,陈皮品质的优劣但看“油室”状况,“油室”乃陈皮行业之专用术语。其表面有无数大小均匀凹入的油点,邹缩十分明显,这就是油室。完整度越高,所含橙皮甙等活性物质就越多,药用养生功效就越好。

      所谓甙,属有机化合物。一般为白色结晶,广泛存在于车前、甘草、陈皮等植物体之中,亦称糖苷。具有止痒、消炎、去屑等作用。同时含多种氨基酸和维生素等天然营养成分,故又具护肤养颜之功效。

      柑皮之功加上普洱之效,无论表里,着实乃机缘际会、天作之合,堪称世间一绝。

      想来,于陈皮村遇见柑普茶是一种难得的缘分。昔日,有多少文人骚客、才子贬官都曾到过岭南,亦大多是爱茶品茶之人,却因来不逢时,终不得见。比如苏公,戏作小诗君一笑,从来佳茗似佳人。如此好茶之主被贬居粤地多年,却也只能是日啖荔枝三百颗,而无缘一品这茶果汇味的柑普佳茗。

      平日里,我常饮安化黑茶,当前这货正对了我的口味。于是,几经讨价还价买了两斤带回家。

      这货虽是黑茶,却不似伏砖那般需要长时间的烹煮。撕去包装纸后直接置于茶具的滤网之中,然后加入沸水即可。于是,书房、办公室亦或旅途中都可以随时冲泡,携带和饮泡均十分便利。

      虽然操作更加简单,但是茶味和功效并不稍逊于黑茶。相反,对比单纯的黑茶,果香柑味更加适口,更加醒脑提神。

      不多日,两斤小青柑喝过来,便是已经爱上了这斯。只是路途遥远而无法躬身前往选购,网购呢又怕遇到假货。这样一来,此物虽满足了我的口舌之享,却终究连累了小女,她那儿就成了我日常用茶的免费供应站。

      吾年向晚世味薄,所好未衰惟饮茶。说不定,这货终会成为我一辈子不辍的嗜好。

      新会,两江汇聚、三水融通。澈澈江流、泱泱潮水,泽润了一方无垠沃野,馥郁了一树碧翠柑橙,更成就了一品况世之佳茗。

      本文标题:陈皮村,与柑普茶结缘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3584.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