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似水年华
文章内容页

不该走那条路

  • 作者: 冬香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07-09
  • 阅读26780
  •   1974年7月中旬的一天,北大荒马上要开镰收麦,尚风琴却失踪了。


      尚风琴失踪的消息不胫而走。整个23连,都在四处寻找她。


      各种传说和议论纷纷攘攘:有人凿凿地说,她逃跑回家了;有人比比划划说,她前两天手拿皮带,在做上吊的动作;而她的朋友,北京知青xx告诉大家,尚风琴有一只手表交给她保管,要她探亲时带给她的奶奶;还有人说,她昨天在试穿一套洗干净的衣服。


      大家都有些担心;有些迷茫;有些不可理喻;有些不知所措。深怕出什么事情。


      23连的天上地下都没有找到她;对外联系的电话铃摇个不停,她在北大荒各个连队的同学朋友都问过了;各条河流,各个树林都派人去看过了。就是不见她的踪影。


      其实,她被带走了,带到了一个大家找不到的地方。


      凌晨,天还没有亮。她手里拿着一条绳子,一个人走在路上。走到23连的马号附近,看见一个老头,正在忙碌着喂马。她尽量低着身子走,来到马号东北方向的一个水沟边。


      水沟是干的。水沟上方,站着一棵树。树不大,碗口粗。这是一颗歪脖子树。她把绳子挂在歪树杈上,然后跳到水沟里,绳子的末端,做成一个活结扣。她静静地躺下,抬起头,将绳子的活结套在脖子上。她睡了下去。水沟两边的草,掩盖了她的整个身体。


      她看到身边来了两个人,一个穿着白衣服,一个穿着黑衣服。穿黑衣服的用铁索套住了她的脖子,穿白衣服的用手铐锁住了她的两手。拿铁索的在前面拉扯她,用手铐的在后面推搡她。


      她被他们牵着推着走,抬不起头来,也看不清他们的面目,更不知道要把她带到哪里去。


      来到一座很大的院落,象是庙宇的样子。她勉强地抬了抬头,看到正面门顶上有一块横匾,写着“长林岛秦王庙”。她被带了进去。


      一声吆喝声传入耳朵,阴沉而又可怕。她不由自主地跪在地上。坐在案桌前的一个声音叫她抬起头来。她这才看清了周围的环境。


      房子里黑黑的,点燃着几枝蜡烛。一张很大的案桌放在中间。两边站着一斑衙役,都是牛头马面。带她来的两个,一个是白无常,一个是黑无常,也是牛头马面。


      坐在案前的是判官,穿着官服,戴着官帽,威风凛凛的样子。只见他把惊堂木一拍,两边衙役“哇噢”声一片。尚风琴吓得索索发抖。判官仔细打量眼前的年轻女子,上身穿着一件军衣,戴着一顶军帽。下身穿一条蓝色裤子。没有任何女人的装饰品,梳着短发,像是女军人,只是军衣军帽上没有领章和帽徽。


      看罢,只听判官说道:“小女子,你姓甚名谁?阳寿年龄?家住何方?快快讲来。”


      尚风琴唯唯诺诺地说道:“我叫尚风琴,今年21岁,是69届初中生,1969年来北大荒支边,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19团23连工作。区别于1968年来的北京知青,大家习惯叫我们小北京,后者习惯叫老北京。我的家住北京市崇文区永定门外花庄子胡同。”


      判官说道:“小女子,你阳寿96岁,你提早前来阴间,阎王爷非常生气。你哪里来的胆量,竟敢违背阴间规定,枉然丢掉性命?”


      尚风琴听罢,嗫嚅地说道:“我因为探亲,超假半月,竟然把我副排长职务免去,还要罚我去喂猪,使我颜面尽失;这只是表面现象,其实还有更深原因:我青春年少,爱漂亮,也爱打扮,可我天天穿着男人衣服。男人不像男人,女人不像女人,军人不像军人,平民不像平民,心里面别扭;再说了,在北大荒实在是太累,我经常是两头不见太阳,三餐都在地里,一天干到晚,一年干到头,又没有星期天可以休息,我真的坚持不了了。与其在阳间辛苦活着,还不如到阴间地府休息。”


      判官听了,非常生气,声色严厉地说道:“为了这等小事,放弃靓丽生命,实属不该。我现在告诉你,你们知青到农村,只不过是一段时间。首先,1977年9月,会恢复高等院校招生考试;其次,1978年10月,要停止上山下乡运动,并安置知青的回城和就业;社会的政治经济改革风起云涌。到2012年,你们知青中的精英人物,会走上国家的领导岗位。他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将走向全世界。2018年,改革开放四十年时,中国会取得伟大成就。到那时候,出门坐高铁、坐飞机;几乎家家有小汽车;用手机电话,是非常普遍现象;还有更多科学方面的大发展,就不与你说了。你已经来到阴间,不怕你泄露天机。你96岁阳寿期到,那时候已经是2052年了,中国将赶上美国的发展了。”


      尚风琴听了,非常惊奇。赶紧对判官说:“快送我回去,我再也不自杀了。”


      判官说道:“这地方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能走的吗?你已经回不去了。根据阎王的指示,我今天对你判决如下:由于你害怕艰苦,轻视生命,判你成为孤魂野鬼。你要在阴间飘荡78年,任凭风吹雨淋,受尽各种磨难。到你96岁那年,重新将你拘捕,打入18层地狱。根据你的表现,再来决定对你的处罚。你如果努力修炼,就会一层一层往上跳。最后可以跳出地狱,或去人间,或去天堂。你如果执迷不悟,那就要长期在地狱受苦。”


      尚风琴再三请求,要回到阳上去。判官惊堂木一拍,两边衙役“哇噢”声一片。判官说道:“你属于非正常死亡。你的皮囊已经不能使用,你上吊时,不但大脑里面的血管已经爆裂,而且现在当夏时间,北大荒苍蝇蚊子虫蚁甚多,你现在依然曝尸野外,早被孽虫产卵生息。小小年纪,一点困难,寻死觅活,实属不该。现在先对你拘留一天,明天放你回去,你就是孤魂野鬼了。希望你好好改造自己,争取早日脱离苦海。”


      说完这些,宣布退堂。两边衙役“哇噢”声一片。尚风琴在拘留所被关押一天。


      第二天上午,被释放的尚风琴,飘飘荡荡来到水沟边。这时候,她的尸体已经被人发现了。那是喂马的老头,提供的线索:前一天看到马号东北方向,有一个人在水沟旁边,上上下下的动作,以为是小知青在谈恋爱,就没有关注。后来下班回家,不知道全连都在找人。今天上班,才知道连队少了一个知青,联想起来,把情况告诉连队。杭州知青裘云朝,带着几个人,来到水沟边,看到树杈上吊着一条绳子,拨开草丛,才发现尚风琴的尸体。许多人跟来,围着她看。裘云朝走到她的身边,试了试她的鼻息,感觉没有气息;又摸了摸她的手,冰冷僵硬。就把她尸体上的绳子解除掉,并将她抬到附近高地。等待着她家里来人吊唁。


      两天后,住在北京的家人,来到了北大荒,吊唁完毕,她被装入白皮棺材,安葬在那高地中新堆起的一个土堆下。墓前没有墓碑。


      按照23连指导员颜锦荣的意见,裘云朝在填写死亡登记表的时候,在非正常死亡栏里,把尚风琴的名字填写了进去。


      尚风琴走了,去了一个永远回不来的地方。


      有人叹息;有人同情;有人为她流泪。最痛苦的是她的家人,尤其是她的奶奶。尚风琴从小是奶奶养大的,奶奶与她相依为命。七老八十的年纪,白发人送黑发人,其中的痛苦,不言而喻。


      近几年来,经常听到一些新闻,因为生活和学习中的一些小事和困难,有些妙龄少年,枉生自杀念头。不但自己享受不到继往开来的幸福生活,也置辛苦把他(她)养大的父母于绝境。真是不忠不孝呀!


      我要对他们大吓(he)一声,可怜天下父母心!珍爱生命,天经地义!年轻人要自爱!


      2019年6月26日

      本文标题:不该走那条路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3644.html

      验证码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