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情感家园爱情故事
文章内容页

带露的幽兰

  • 作者: 云深不知处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07-14
  • 阅读178668
  •   正值仲夏,太阳夕近远山,天空飘忽着支离破碎的彩霞。我独自一人,拖着长长的身影,沿着蜿蜒的田埂,缓缓地朝旷野之中的荒丘走来……

      荒丘上、除了葬着我曾经的恋人,和一棵零落于此的小樟树外,什么也没有。只有满目肆意生长着的杂草。然而却很荗盛。微风拂来,杂草、不时地应风泛起绿色的涟漪。这便使静寂的荒丘,有了唯一渺茫而又和美的音响。这本是极佳的景致,美妙的音响。但由于荒丘中央,突兀着我曾经恋人的坟茔的缘故,景致与音响,便给人一种凄丽、悲婉的感觉﹍﹍

      露兰!今天是你的祭日。我来看你了。 掐指算来,我已有三年没来祭奠你了。把你一个人撇在这荒郊野外,孤单寂寞了吧?!

      不要以为我把你忘了。自我俩相识的那天起,你的名字就象一首老歌,毎日每夜在我心中经久不息地回响。我也曾努力想将你忘记,可我做不到。因为、你这首老歌实在太经典了。你瞧:岁月虽然荒芜了你的芳冢,可我的心中、却依然鲜活着你的音容。

      清楚地记得,我俩初次相识,是在1994年5月14日清晨。太阳刚刚起山,我在石桥上晨练。一位农家小姑娘,手捧一束带露的兰花,来到桥上顾盼﹍﹍

      我喜欢兰花, 于是问:“小姑娘,兰花卖吗?”

      “卖。不过,只卖一位姐姐。”小姑娘说。

      “只要有钱,卖谁不是卖?”我说。

      “得讲信用,说卖谁就卖谁。”

      我看这小姑娘挺有意思的。于是逗她玩说:“我出双倍价钱”

      小姑娘摇摇头。

      “四倍。” 我穷逼不舍 。

      小姑娘吓着了,扁起嘴,一副要哭的样子。

      忽然、身后响起一个如清泉般泠泠作响的年轻姑娘的声音:“来娣,怎么了?”

      惊回首:身材苗条,面容清秀,长发飘逸,宛若刚出山林带着露珠的幽兰的你,映入我的眼帘。

      小姑娘遇到救星似的跑到你身边,把花递给你说:“姐姐,这个人非要买你的兰花。”

      “是吗。”你淡定地接过花,说:“不怕,有姐姐在,你回去吧。”

      目送小姑娘走后,你质问我:“你干吗要强买别人的花?!”

      我被你清新淡雅所震慑,口吃道:“我、喜……喜欢兰花。”

      “喜欢、也不能强买强卖呀!”

      “我没﹍﹍没强买强卖,只是逗她玩。”

      “有你这么逗人玩的吗?都快把人家吓哭了!”

      “你钱也是钱,我钱也是钱。谁叫她一根筋,只卖你,不卖我。”我有些恼羞成怒。

      “她的兰花,我预订了的。都交了三年订金了。”

      “见过喜欢兰花的,没见过这么喜欢兰花的。”我嘟哝一句。

      “看你不象挺坏的人,多说两句。我喜欢兰花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变相资助她上学。”

      “是这样。那对不起。”

      “你说你喜欢兰花,你喜欢她什么?”

      “我喜欢她:飘逸俊芳、内敛风华、绰约淡雅、高洁幽香 。”

      “你知道世界上,兰花有多少品种吗?”

      “ 兰花有春兰、夏兰、秋兰、冬兰之分。品种繁多,不含人工杂交,有二千五百多种。”

      “这花送给你。”你把手中的兰花伸向我说。

      这太突然了,我一时没敢接。

      “没别的意思,冲你还懂些兰花。”

      看你一脸的诚意,我也就不客气地把花接了……

      还有那片枫林,我向你示爱的地方,刻骨铭心。1995年10月21日,我俩漫步后山至深处,无意看到一片枫林。你兴奋不已,急忙跑到树下,捧着双手,接正飘零的枫叶。终于、你接到一片。然后捻在手中,左看右看,爱不释手。那鲜红的枫叶也就映红了你的脸。本就美不可言的你,这下更加美不胜收。我如醉如痴,禁不住说了句:“露兰,我爱你!”

      我突如其来的表白,惊落了你手中的枫叶。须臾,你明白过来,羞红了脸。于是不敢看我地、浅笑着对醉人的枫叶说:“今天好开心,遇见这么美的枫叶!”

      如今,那片枫林不知是否还在?!很想在枫叶红了的时侯,再去那里。去寻觅:向你示爱时的那种空前绝后的心跳;和因悸动从你手中滑落的那片枫叶!

      露兰,说起来也许别人不信。我俩相恋一年零三个月,仅有一次吻。那次吻,还是你暗示给我的。如果不是你的暗示,我是绝对不敢触碰你的。因为你太圣洁了,圣洁得让我不忍你哪怕一点玷污。那次吻、是我俩彼此的初吻:羞涩、笨拙,但却美妙、销魂。念念难忘。以至于这多年过去,我的唇齿间,仍犹感你的唇香!

      正当我俩你侬我侬时,忽一天,你提出跟我分手。

      我傻住了半天,才回过神来问:“为什么?”

      “我不爱你了。”你看着窗外说。

      “是我不够好?还是你喜欢上了别人?”

      “算是兼而有之吧。”

      “既然这样,那我没什么好说的,祝福你吧!”我出奇镇静地说。

      “你恨我吧?!”

      “我恨不起来,因为我爱你没道理!”

      “你就恨恨我吧,你恨我我心里会好受些。”

      “每个人都有爱和不爱的权利,我也有恨和不恨的权利。”

      你扑进我怀里,失声痛哭,我想抚慰你,却没点力气﹍﹍

      过后,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去找过你几次,想问个明白,你家人总说你不在家。我也就作罢了。

      不久,我便离开了这个让我伤心之地……

      三个月后, 1997年8月3日上午,意外收到你一封信:

      彪:

      我爱你!在我即将离开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之前,我要真切地对你说。不要因为我的绝情 ,认为我是虚情假意,“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你也爱我,我深深地知道。从你初识我时的傻里傻气,到我提出分手时,你失魂落魄。我就知道你爱我,而且挺深。

      如果有未来的话,我一定好好把握、珍惜!遗憾的是,我没有未来。因为我的生命犹如点燃的蜡烛,进入倒计时,将熄灭在不久的某一天。

      起初我痛苦、恐惧,现在我很坦然。人终须一死,只分来早与来迟。如其惶惶恐恐,还不如从从容容。只是、我有些舍不得你,和我的亲人们 !

      对不起!彪。你对我一往情深,而我却不能爱你:“到海枯到石烂,到地久到天长 。”

      至此你应该明白,我之所以与你分手,并不是不爱你,移情别恋了。而是不想拖累你,不想你因为我伤悲,不想你看到我一天天凋谢的容颜 。其实、就心里而言,我是多么希望在我生命的最后时光里,能有你的陪伴啊!

      在我短暂的生命里,我从不知什么叫肝肠寸断 ,在与你分手的那一刻,我体会到了,而且是如此地深刻。你那苍白的脸,绝望的神情,撕扯着我的心。那痛、远胜我痛不欲生的肉身。

      跟你分手时,我实在太狠心,太绝情了。原以为你会恨我,没想到据我所知,你依然爱着我。彪,天下女子多的是,你为何要“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啊!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彪、我不属于你,我属于天国。这是命运的安排,不能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如果你还在乎我,还尊重我,就请听一劝:忘掉我吧! 去另觅你的爱,你的幸福。这是我最后的心愿 ,请帮我了却。那样、我会含笑九泉的!

      要说的话还有很多,可我实在有些力不从心了。 彪、就让我们就此别过吧!借用歌里一句话:“没有我的岁月里,你要保重你自己。”

      月亮去了,星星不散;我去了,祝福还在!愿你:幸福安康!

                                                                                                                          露兰绝笔。

                                                                                                                     1997年7月6日

      这才知道,你不是不爱我;这才知道,你的良苦用心;这才知道,你的善良;这才知道,你的噩耗!

      露兰!你告诉我,为什么大凡美丽的,都象彩虹、象昙花啊?!

      你知道吗?于茫茫人海中际隅到你——我的至爱,我有多么的不容易。你就这样匆匆地舍我而去,把你我的爱塑成一座纪念碑,怎一个“悲”字所能了得?!怎一声“长哭”所能了却?!你就这样意想不到地,把你我的故事,定格成只能缅怀的往事,我的世界从此将是何等的悲惨与凄凉?!

      如今,二十年过去。而、露兰!我俩热恋时的一幕幕,我依然厉厉在目;你的音容笑貌,我仍然鲜活依旧。如果不是眼前这墓,如果不是这墓碑上铭刻着你的芳名,说什么我也不相信,你已香消玉殒。我会相信,你象兰花一样,还在某个深山幽谷,飘逸俊芳。只不过不为人知罢了。

      你要我把你忘却,我做不到。你如同一颗夺目的流星,划过我的心空。虽然转瞬即逝,却留下一弧深深的轨迹。今生我难以释怀!露兰、还是请让我在这一弧轨迹上标上音符,把她谱成一首恋曲吧。每当我孤独的时候,用思念将她奏响。让这凄美的曲调,抚慰我空寂的灵魂!

      露兰:夕阳正竭尽最后的余辉,瑰丽这青山旷野。一如你最后一息的祝福,让我心碎;杂草丛中的夏虫、黄昏里浅吟低唱。一如我深夜思念你的呓语,令人断肠。

      露兰!时候不早了,我要去了,去遵循你的遗愿:热恋,你没有热恋完的五彩缤纷的世界;善待,你没有善待完的纷纷扰扰的人世间。

      愿这:凄丽的景致,悲婉的曲调,寄托我的哀思!不老的香樟,永驻你的芳魂!

      本文标题:带露的幽兰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3837.html

      验证码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