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似水年华
文章内容页

人(一)

  • 作者: 天涯若比邻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07-18
  • 阅读168338
  •   一个人的人生中会遇到和认识许许多多的人,在这许许多多的人的遇到和认识的过程中,渐渐的慢慢的教会了我们自己许多事情的认识与感悟,逐渐形成自己独特的个性和人生的体验。


      吴一,是我人生记忆中第一给我上课的人。


      记得那是我四岁多一点,父亲在一个区的供销社工作,他的一个同事姓李的阿姨的儿子叫吴一,大概比我大一岁左右。有一天吴一看到我一个人蹲在地上看蚂蚁搬家,便悄悄地给我说:“念华(我的小名),我带你去看一个东西!”。


      出于好奇的心理,我便跟着他一起走到他妈妈的售货柜的后面(他妈妈是卖酒和糖果糕点的售货员),他轻轻地把一个空纸箱打开,从里面拿出来一张五元人民币,非常神秘地给我说:“念华,你看,我有五元钱,能够买很多很多的东西。我们两个是好朋友,我买东西一起吃!”。


      要知道当时的五元钱的确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了,我记得那件事的七、八年后,我母亲每一个月的工资才三十八元五角。看到他手里拿着的那一张粉红色的五元人民币,我问他怎么会有那么多的钱,他左右环顾了一下后悄悄说:“我以后告诉你!走,我带你去做件事!”。


      我跟着吴一一起走到离供销社伙食团不远的一个地方,吴一四下看了看无人之后,用脚踩了踩脚下一块有些松动的小石板,然后找了一根小木棍将小石板撬了起来后,他把手中捏住的那五元人民币放下去,再把小石板放好,吴一这几个动作都是在几分钟内完成的。


      放好钱后,吴一对我说:“念华,这件事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等几天我把钱拿出来去买东西吃!一定给你很多好吃的东西!”。


      我想了一下又对他问道:“吴一,你这钱是那里得来的?”。


      吴一看了我一眼后说:“你不要问,你就跟着我一起吃东西吧!”。说完之后我和吴一就离开了小石板,到别处玩耍去了。


      至于小石板下的那五元粉红色的人民币,四岁左右的的我一个小时后很快就已经忘记在自己玩耍的过程中了。


      两天后的一个上午,我父亲突然来到幼儿园把我叫出来,瞪着眼睛喊我站到他面前,一分钟后父亲从喉咙里闷声闷气地问道:“刘红,你给我老实说,你前两天干了什么事?!如果敢说半句假话,老子打断你的腿!”。


      父亲的话一时间让我不知所措无所适从,我不知道怎样回答父亲的问话,因为两天前我既没有什么特别事情给我有特别的感觉,也没有什么让自己喜欢得不得了的事情。于是我咽了一口水,战战兢兢地对父亲说:“爸爸,我想不起来两天前我做了什么和哪里去玩耍了什么!”


      “好!你想不起来了?!那我就帮助你想吧!走!”父亲瞪大的眼睛这个时候好像冒得出火来说道,之后,一只手扯着我的耳朵往外走去,一直把我带到供销社的卖烟酒的副食品店,揪住我的耳朵走到吴一的妈妈李阿姨面前,对李阿姨说:“老李,我把刘红给你带来了,你问他吧!”。


      吴一的妈妈两只本来就不是很大的眼睛此时眯成了一条缝,走到我面前后用怪怪的声音问道:“小刘娃,两天前你在我这里来拿了我卖货的钱吧?!你把钱拿出来吧!”。


      听了吴一妈妈李阿姨说的话,我急忙申辩说:“李阿姨,我没有拿过你的钱,我没有!”。


      这时候,吴一的妈妈提高了声音恶狠狠地说:“你没有拿?你还敢说假话?!吴一都全部说了,你还敢不说实话?!”。


      说完之后又对我父亲说:“老刘,我看你这个儿子是养成了习惯,不但养成了说假话的习惯,还养成了偷东西的习惯!你要好好管教,不然的话,就会‘小偷针,大偷金’哟!”。


      听了吴一的妈妈李阿姨说的话,父亲没有让我说一句,一个耳光打到我的脸上,我的耳朵嗡的一下,两只眼中好像冒出一片金黄色的东西。还没有等到我回过神来,父亲说:“刘红,快说,你把钱偷出来做什么了,还有没有剩下来?!”。


      我捂住疼得火燎火燎的脸和嗡嗡作响的耳朵听了父亲的话后,我拉着父亲往供销社的伙食团方向走去。来到吴一藏钱的小石板后,在父亲的怒视和吴一妈妈李阿姨的嘲笑神态下,我找了一根棍子用尽全力撬开了小石板,我父亲和吴一的妈妈李阿姨看到了一张已经被水浸泡得有些变色了的五元人民币。


      我把五元人民币捡起来递给吴一的妈妈后刚要说话,吴一的妈妈说:“小刘娃,你什么都不要说了,说什么也没用!还是让你爸爸教育你吧!”,说完之后转过身去就离开了。


      沉默了片刻的父亲,什么也没有说,可他那冒着怒火的两只眼睛看得我心里直发碜,背心上全是汗液,两只腿不停的颤抖。然后颤颤巍巍的对父亲说:“爸、爸、爸爸,那钱不、不、不是我拿的,是、是是吴、吴一拿的、拿的!”


      “不是你拿的,可你怎么知道钱放在这里呢?!”父亲的声音从他的嘴里出来的时候,我感到心塞满了各式各样的东西。


      “是、是吴一告诉、告诉我,是他带我来看的!”我解释和申辩说。


      “可吴一说是你带着他去拿的钱,然后是你一个人跑去藏的钱,他不知道钱藏在哪里了!”父亲没有让我继续说下去,就打断了我的话,两只眼睛仍然冒着怒火厉声喝道。


      我不知道我该如何解释,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的心情,“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父亲又狠狠地扯着我的耳朵,当时那个疼呀,疼得我在父亲的面前转过来转过去。然后父亲不准我回幼儿园去,叫我一个人回家,站在家门口等他回来,说完之父亲转身离去后,我双手捂住我那两只被扯得很疼很疼的耳朵,抽泣着一步一步地往家走去……


      几天以后,当教师的母亲回来了,我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哭着给母亲说了一遍,母亲把我揽在怀里对我说:“儿子,只要钱不是你去拿的,妈妈就高兴了!记住,决不能去拿别人的东西,更不用说是钱了!”。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给吴一一起玩耍过了,尽管我们都是小伙子了,而且彼此之间的工作单位的距离也不是很远,但是,自从经历了那五元人民币的事以后,我再也不愿意与他有什么交往。我每一次看他的妈妈李阿姨,看到她那一条缝的眼睛都会让我有一种厌恶的感觉。

      本文标题:人(一)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4016.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