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情感家园爱情故事
文章内容页

圣雪恋(28)

  • 作者: 踏梦者雪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08-05
  • 阅读151866
  •   净博啊你离开有些日子了,我尽可能坚持弥补她们。也享有这份幸福和温暖,我想怎样能不让她们对我伤心难过。可是我又是是个自私的人啊。我想终会陪伴你而去,只是尽可能的减少我的歉意。你看姐姐特别想我参与这类patient,我总能不明白她的心意。她说这是个慈善晚宴,而这无需过多的准备。也不必繁琐注重什么。她为我挑了一套优雅的礼服,尽管看上去端庄秀丽。父亲说我比姐姐要秀丽因为天使独特的纯情气息,让她想起那位女士的当年相遇的场景。姐姐为此还撅着小嘴妒忌我了。我和她一起,她就是个翩翩起舞的天使透露着大家闺秀的优雅。而我就是个现实版的灰姑娘,那有她那样高贵的气质。可是我从不觉得少有什么。反而觉得这样徒增烦恼,这繁琐的装扮在这世上留给谁看!父亲送我们到了那里,迎接的人很多更多的是一些记者。我和姐姐相互牵着手并肩走着,而他们说我看起来确实我比姐姐纯情秀美。你知道凡俗的开始了,总是投来一些目光。而你恰巧相对由不得不点头示意,可你看他又来同你打招呼!一番赞美介绍接着再也没什么可抓住人心的语言了。他们已经用英语同我交流半个时辰了,而我在伦敦呆的那些见闻已经和他们聊了很多。我实在应接不暇,用法语同姐姐交流,让她应对一下。她们看看我又看看我姐姐。我姐姐笑呵呵的对她们说,我精通英语法语,这是我的的天分,而我也是学习的疯子。也让她不可思议惊叹我的天分。净博啊她们是不懂我们的过往,你上大学,学的东西没少交给我。而我在网上读的课程也没有少于你。而我又无需用到这些,尚若我在那里,就用它,尚若他是个英国人法国人我也会用它。而难道仅仅是用来卖弄!我一个人静静的点头微笑的走上阳台,仍然有位男士跟随同我用法语聊了半天。风儿吹着我落落大方的自然应对,心儿根本在这里啊。传来一阵嘈杂声噼里啪啦。是红酒和一些食物被一位珠光宝气的女士碰翻了,有些醉意我能这样说,而她一个电话让人送来了很多瓶波尔多红酒,让大家畅怀。大家鼓掌致谢她的慷慨!赞美声不绝于耳,而接下来,她却故意诋毁我姐姐说她沽名钓誉,什么慈善晚宴抢尽了风头。而她们之间的矛盾我也未从知晓。我坐在姐姐边上让她自重,她喝着红酒问我这是什么酒那里产的,高傲的笑着戏虐的说,一个灰姑娘你没资格插嘴我们之间的事。我看着她没让她继续高傲的说下去用法语回到,波尔多红酒!拉菲酒庄。说到法国的波尔多红酒,最如雷贯耳的当属拉斐红酒了,在1855年万国博览会上,拉斐就已经是世界上排名第一的酒庄。成熟的拉斐红酒有浓烈的橡木味道。在18世纪中期,拉斐在凡尔赛被称为“御酒”。红酒推荐年份:1996年那些奢华的味觉和浑厚的酒香让无数红酒爱好者为之痴狂。而她在掌声中愤然离去,姐姐优雅的和她们谈及我,也让我感到幸福。


      身边的几位懂法语的先生女士轻声翻译给左右的人听,而她们就为这着鼓掌。净博我坐在这里想起小时候一次吃饭的激动,他让我毕生不能忘记仍然感动的够呛。而此刻我真的痛苦啊在她们之间。


      突然屏幕上传来你接受采访的一段视频,似乎有人故意播放突然熟悉的过往让我怀念你看你。


      小时候我和圣雪和她大伯还有姑我妈去行礼,我们骑自行车很远当时还是土路,有些路段我们只能下来跑,大伯说我们要多去些人比较好。可太远小孩都不愿意去,就带我们去了。一路上好不容易到了累坏了,一到就感到特别严肃,氛围沉默难怪他们一路上不说话。原来是丧事远方的她表哥去世。到了我们才知晓,反正累坏了我们坐上席了。就是开席了,一桌老老少少10几个人,围坐在那里一声不吭只有长者对答几句。反正终于可以吃饭期待已久的心这样想,席间上菜素菜我们简单的吃些,终于上荤菜了,我们大家吃了一个接着吃饼喝了汤!我还在纳闷呢,怎么接着大家都不动了。桌上的主菜那鸡鱼肉等等我最爱吃的还没动筷子呢。就当我拿起筷子忍不住要吃的时候,圣雪她拉住我的胳膊摇摇头。我立刻不好意思的放下筷子,我以为要懂事,就像这样,大人吃我才可以动筷子。可是接着大家都起立去上礼走了,我也跟着起身满腹奇怪的寻思,听见那上菜的人说又都没动筷子这些菜。他再次端走!当我跟着圣雪大伯上完礼,来到灵棚前给死者跪拜时,家属给我们回礼我才真正明白了。那个她表姐抱着孩子身边还有2个不大的孩子。而这些人啊为什么不吃那些肉啊,她们没有相互要求没有相互吱声。此刻我才明白为何,我又是多么的感谢圣雪你啊!当时我和你都不知道也同样只有6岁7岁而已啊!这是多么的让人震撼和感动。当时人是很贫穷,也没有慷慨的帮助什么,他们做的比任何人都要慷慨,然而这样的心却是每个人都有,就连孩子也一样,席间没有哪个因为小,而大人没动筷子她去动。是啊那时候大人教我们,吃菜吃自己能够到的,大人没动筷子小孩不许动,很多饭桌的规矩啊,而现如今的孩子们,我看着她们把一顿饭搅和的不成样子,又看不清他们懂什么如此无知的爱啊!


      而今天的人是怎么了,办喜事的你们铺张浪费,相互攀比。丧事也请人跳脱衣舞真的脱得一丝不挂,有人请唱戏跳艳舞的到祖先坟头表演。而从经的这些品德高尚情操宝贵品质,越来越少在过去比比皆是,那场席地的菜一桌一桌重复,那场席地上的人比你们任何人高贵。如今面对这优雅尊贵高尚者豪华的宴席,又能让你怎样。而那次的席地却让我一生不忘激动不已。发自内心的震撼和敬重这些朴实无华的人啊。他们带给我不知有多少人生的收获和启迪!


      她们再次鼓掌而我尽可能的配合应对终于结束了。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呆了半天,你看我啊净博!看不见心里失落的难受,看见了心里高兴的难受,看着看着偷偷的哭了,想着想着为你笑了!而我再也坚持不下去了,这个世界没有你对我来说还存在吗,若是不能在你面前欢喜我何必在去装扮活着的样子。


      看着你书里的言语看看你说的话,情多情少情淡薄,爱多爱少爱成空,胭脂俗粉痴怨恨,不知浪子辛酸泪!看着这些你没写完笔记。每句话都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啊。我静静的来到你的坟茔卧在你的身边,回想父亲看我姐姐看我,出狱她们接我还有她们让我原谅,而我多幸福而我不从怨恨她们。我送走她们,回到新的家。我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啊。请你们原谅陪伴的也是我最美的回忆,请祝福我们不要为我感到痛苦悲伤,你们知道我幸福快乐。


      每叹芳菲四时厌,不知开落有春风!清风水蘋叶,白露木兰枝。春物知人意,桃花笑索居!我不在笑自己在这世界孤独!净博而此刻不就是另一番的迷人,你看我安享我们安享热情奔放于此!而我终于如愿了!而那悲伤忧愁的人儿唱着那凄美的歌声让我微笑的走来。


      旷野听雁声,龙河枕边流,风鸣新旧人,月照土坟茔,世上无净博,为我寄才思,愿将一心话,泉下耳鬓私。你们这对美妙的人儿,我这遇思入咏的冲动,又让我腾起一阵哆嗦!而我带着欢愉在舞台上再次光芒四射,时不时心间回想起美好温暖的回忆。而你笑了,问我笑什么,你看看我,又看看她,你看下她,她看看你,你又看看我!然而是人生的改变!踏梦者,美好的踏梦者!


      圣雪啊还记得我们那个数学老师吗,就是教过你爸爸又来教你,她不知教了几代人,上了岁数大家都叫他花脸老师,因为满脸的白斑。你哥哥总是在他的课上捣乱,而她反应是如何的慢,我们总是笑的不行!记得有一年年初,上完数学课,你哥哥拿着一个形状极像左轮手枪的树根,用一个铜管绑在上面。我想启迪开源于学校多次组织小学生看的战争电影。在教室外向同学们炫耀,更高明的是,他说我能让它有正真枪的效果和作用。不信你们看,他拿出一个五响擦炮点完放进管内。然后高举冲向教师,大喊一声,不许动。随后,啪,啪,啪,啪,啪五声炮响。班上的女同学啊的一声,捂着耳朵。都吃惊的愣着,全部看向他目光吃惊。他还纳闷,在后门看着大家挠着头,寻思被这意外的效果感到奇怪,按道理应该有人低估几句圣雪你在说他一顿!他向前门讲桌望去脑子一片空白,脸上的笑意换成了惨了。至看见张老师此刻才,慢慢抬起头,扶好自己的眼镜。也不生气的说过来,我还以为鬼子进村了。而他心里一定委屈的责怪老师下课不去办公室还在这里,委屈的想说自己在演义一个英勇的共产党员。他看了看你哥哥手里的左轮手枪,敲了敲他的小脑袋。然后说拿去交给校长,这真是意外的惊喜居然给有过重的惩罚!我瞧瞧跟着看,他找到校长交给他,校长问你是自己主动交的,他说是张老师让的,把事情说了一二。后来你母亲骑着建设摩托车来了,跟老师们客套一番,教训她说,你年纪轻轻思想中毒这么深!那时没有见过几辆摩托。你母亲确实是个十里八乡的能人。除了对你不好以外真的能吃苦确实会做生意。你看周围的人家卖树木都找她。你母亲领着他给老师道歉寒暄一番,第二天早操他拿着检讨当着全学校同学念,而他却念着哭了。后来在办公室他哭的像个泪人似的,老师说这孩子看样子真的又怪疼人的。不久你看他开会时看书,又被校长叫起来站着,那本书是从你那里拿的作文选,他又做了检讨,是这样说的,我在校长开会是看作文选这是不应该的我错了检讨。然后恶狠狠的当着全校的学生盯着校长半天,老师们笑着说呵呵乖乖你看他。最好开会结束他也回教室了。说实话你哥哥从小就是孩子头,而我还被他任命为军师过。后来我和一帮小伙伴不参与那些打架游戏。最好他胁迫其他人不许和我玩,不许跟我说话,就是没有人敢和我说话啊,有人向他报告你,因为你和我玩他还揍了你一顿呢。而我却特别怀念那样的过往,儿时的天堂我们是何等的荒唐无忧。有一种默契叫心照不宣,那是彼此微笑的眼神。有种感觉叫妙不可言,那是细腻柔情的童真。在你那不曾转身的背影后,尽是无尽的留恋与不舍。含有多少的多情别离,那惆帐的步伐踏出的深情足迹。在你那无恙的身影后,是不舍得的情怀。是我那不曾逝去温容的愁善感。就是这样无尽的感怀尽让岁月蹉跎!


      清晨,四周清冷冰凉的轻风流动。空气中弥漫着轻柔阵阵的小雾,带着冷冷的潮湿。我搓着手又放在嘴上吹了吹,温暖,寒霜又再次包裹了它。身边那么的空旷,天空雾气撩撩,那青绿的白杨树叶子变了。随风而摆的只剩下撩撩无几的灰色干了的叶子,哗哗莎莎的随风扭动。要不了多久它们就会光秃秃,树林边上是一条白色的水泥路。从经还是泥泞的土,她承载了那美妙的过往,勾起我阵阵回忆,叹了口气在心了。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凯旋门下流水哗哗作响轰隆轰隆的水花,从它的两侧闸缝里冒出。再也没有往昔的生机勃勃,它们不知哪儿去了。污黑的水花冒着白沫,堆起的杂物连着延伸的冰面。清楚的看到冰层里夹杂着乱草,鞋底,衣物,树枝,死了的小动物,太多的的东西。泛起了我一阵呕吐,仿佛置身在我的血液当中它们。回想圣雪你坐在凯旋门上面,望着远处那从经的景色。我们约定有一天到真正的那里合影。而我为此还学会了流利的法语,可是我从不显露它。我是多想陪同你说啊,我还记得放假时我去找你。你下载了好多法语教程,而我不知道你学的如何。多想把我的机会给你,而我的心并不能做你的心。身后的村子有着我们深厚的情感,四周冷冷请清。还没有泛起以往繁华,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坐在上面看到良美大爷的哥哥,是良离大爷。他怀揣着酒从哼着小调从村子缓缓走了出来。越走越近你看他,穿着破旧的小棉袄,腰上寄着白色的腰带那是葬礼上才会看到的。清晰的可以看到破旧的袖口,棉裤拖着地就像他的头发与头顶齐平。灰白的他用手摸了摸头,然后呸,呸对着手吹了两下搓了搓它。脸上的褶子布满,她仍然像二老说的那样,一辈子夹夹邋邋不离酒。可不他从怀拿出白酒喝了几口。然后自言自语的,哎呦怪得。接着又哼着嘴里念念叨叨,小妹妹啊,到哪里去啦断断续续深沉而悠远。你也从看到她的手总是抖个不停,你也听过大家在桥头谈论他和他家,二老说他家以前可有钱了,我们吃不起饭人家吃油饼等等那些。又说这死日到喝多少酒,一天二斤酒从没断过。从他10几岁就这样,一辈子喝了几十吨都不少。是啊和他这位老人一起吃过发,他也说不喝酒手就会抖得厉害。是啊你看酒桌上他端起杯子晃晃荡荡喝完杯中酒,添了手上溅洒的酒。桌上的人叹息的看着他让他慢点都看着他,有的滋咋滋砸的说些话都不重的老友指责。我又给他斟了几杯,也给大家满上。可不你看几杯酒后他的手一点也不颤抖了。然后他和大家聊得甚欢,来来来喝!怎么弄的你那酒喝了。来他大爷我们喝两个。大侄子有本事啊,从小就看你有出息。你看他言重了,秉着气息拉着我的手,大声的摁,来劲啊,拍着我的手面,憋了半天他和我,说出来了,没有人不说你好的。接着好啊,好。这手啊粗糙极了鼓起的手筋还是血管它们从我手上划过,留下温暖粗糙的感觉我的手红了。端起酒杯站起来一一敬过他们。哎他们都说坐下坐下都是自家人。这些人啊,你怎么也不会感到他们的温暖与可敬那从经过往的一生啊。你看他用脚划拉着路边的树叶,又用脚踢了踢划拉不起的。慢慢的你看他,偶尔抬头望向远处,他是村里的唯一的光棍。我看不清他的神情,过了一会儿聚集了一小堆树叶和一些不多的小树枝。他伸出插在怀里的双手,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我静静的坐在闸上没有打扰这一切。火光透过他的目光,烟雾贴着他的面颊。他半弯着腰双手在火上烤着,没有一小会酒熄灭了。接着又这样,一会儿好几处灰痕。也离我远了些,到了桥头小店抬头看还没有开门又双手插在怀了。来回走了会,桥下传来自行车链条和一连串的踩踏声,声音浑厚清脆,一辆大的自行车从这里驰过。到了良离大爷那里他抬头,突然对方从车上侧跳了下来,双手依然我这车把子。好轻盈的动作你看他带着黑色的鸭舌帽,一身灰色的着装一看就是为干练忙碌的老人。车靶上挂着黑色皮包,哟他大哥你在这,慌忙从怀里掏出烟车靠着身体。递给他,他说不抽不抽赶紧忙,他热心仍然这样他接过,有火,一阵相互热情,各自点了烟吞吐那深沉。你这是走哪,奥,我来要账河西他家,奥,他啊,要到吗,来多少次人没在家,他愤愤,嗯,呲牙咧嘴到,你不知道,不正干,死赌,天天赌,不瞒你说,是俺侄子。可他,嗯,不是个东西,死鸡不日,口沫横飞,嗯表穗子,不是个东西。然后他们聊了一小会,他上车说,你忙,我走了,他摆手走吧,嗯你走,他们都带着笑。一会儿他绕着河边从西头走到东头,消失在东头小桥后。身后传来开门声,叫唤声,孩子的声音,夹杂着狗叫鸡鸣。突然喧闹起来,我起身想如同你一样下去,可是忘记已经没有了你母亲买的堆在桥下的小方。我慢慢坠下身子跃下。拍拍手,走向闸南,想着回到从前!一幕幕,西门的窑依然在生产,边上的200多亩地已经成为了鱼塘,儿时我们在那里抓螃蟹,钓龙虾,满载着收获的一网网鱼。发水时在路上行走流水像瀑布一样落进鱼塘。不一会追着一条大鱼赶着一群小鱼。而你也欢快的叫喊着,净博这里快啊,好大,哎呀快看这里还有一条。你看你水灵灵的弄湿了头发,卷起的裤腿手臂又贱湿了,我笑着,你啊你!总是不允许我像他们一样偷偷的去鱼塘的角落里抓鱼,说是人家好不容易养的。可是这路上大多也是那里跑出来的。可是你说这不一样,我总能看到你哥哥收获大。你看他慢慢的一网就是好几十斤。接着背着那网鱼迅速的跑了。没过多久有看他悄悄的来了,四周打量没发现看鱼的,接着再次。我们离他们又远了些,一起去南边的龙河口,戏上来的鱼真多,我们也没少抓。一路上还把我们2个累的够呛!那美美的回忆,我背着网在下游支起来,你拿着竹竿在上游拍打,你看你高兴急切的喊,净博下去了等好。而又生怕弄脏了自己的样子,而我早已满身泥泞,反正你会都你帮我洗衣服就是觉得美好啊。


      净博啊此刻我过的多好啊,你看我浑身透露着华贵。姐姐好像知道我过去一样,有意指引我去实现儿时的想法。我进修了法语,才从凯旋门归来。你看不就来到你以往带过的工厂吗。你在这里工作而我也有这样的向往,不就在这周围想象你所享受的平淡吗。我看着身边的人过往,你看她们下班了仍然穿着工作服,三三两两的走着。一会儿笑一会儿叽叽喳喳的多动人啊。我不舍得走了很久可是也没有离开这附近。你所描绘的那些如此的真实,我想象你们清晨一起跑步,一起吃饭一路上畅谈。而那一对对美妙的人儿酒离我不远,可是我却形单若影。黄昏已落幕,残留的天际影影绰绰引出静静优美的华彩。靠在工厂边那高大的水杉树挺拔而俊美。他就像熟悉人的影子,默默的端详过往的人儿。为他们遮荫给我们点缀。一颗颗的迎风而立偶尔有即可逝去了生命,偶尔看见被锯断的木桩,偶尔在这一溜当中有一片片附近人家重的青菜。身边车来人往,而这些菜看着勾起我不少怀念。路上的人不多我还在工厂的护栏附近游走,走着走着看见一位老伯扶着青菜边的水杉树,手里拿着工具他看到我扭了扭腰若无其事。我没走多远就听到锯木声音,难过果然的以为却真是这样,我痛苦极了。回身来到他面前,劝说他,大爷这样据点多可惜啊,你看这是公共财产属于绿化不能毁坏啊。他说是是不锯了,旁边不远处村口出来一位大妈,冲我笑一笑然后拉着大爷赶紧走了。我看着边上青菜地上好几处都是水杉树的根基,它们圆圆的与地齐平整齐据短的痕迹痴然醒目。我不禁泛起惋惜,围着周围几颗水杉树看了看,心里的愤怒就这样莫名的难受。这几颗已经被锯过了,你看一颗水杉树断处被锯齿锯入一大半,接上没多高又是一样的锯入一半。鲜嫩的汁液顺着树干低了下来,仿佛悲伤的那难过。我抚摸着泛起一阵心酸映红了眼帘。这几颗都是这样,我的天啊为什么啊,究竟她们是怎么想的。是的它腾出地方留给你种植蔬菜,而这又能收获多少啊,你又能种多久啊。这几十年成长起来的水杉树带给多少人的好处,此刻在她们面前成了没用多余的障碍。而她们就这样做了,我按耐不住这心里的苦闷看着边上的几片青菜。这一路不在密集的水杉树已经不是很多了。想着这些我问着找到村里的干部,跟他说了情况领他看了那些。好几个跟来那位老人也躲在边上,老奶奶也跟在我们左右。领导问我看到谁据的我说没看见,她说有可能是附近建筑工地偷去有用,也有可能是附近村民干的。我说这个就不必追究了就请你留意一下。毕竟这些树那么好,别在受到破坏了。领导说,哎这都有多少年了我都不记得什么时候在的。你是哪里人附近的吗,我说只是附近上班的,她说谢谢我告诉他。我实在有些伤怀,就借故走了,而她们在哪里议论说着谁啊这么缺德怎样怎样的!我坐车想着总不能就这样疲惫下去,回家以后我尽可能的迎合父亲和姐姐的心意,而我也是快乐的可就是想你。我不知道如何跟她们告别,又想想真的做不到。而我会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让你惊喜的看到我来了。你知道没有你我适应不了这生活,就像你没有我一样痛苦。


      圣雪啊我上班时候,那天下雨在工作时候听见雷声,啊的一声,一个女哈趴在车位上哭泣。伤心啊哭的让人看的特别难过,突然又一声响雷你看她啊,又,啊,哈,哈,的大哭起来手拍着胸口,旁边的姐妹也没人去劝说她。她的闺蜜还跟着哭起来,你看其她女孩也都泛起眼泪。我当时还以为女孩子真的有那胆小的,几声雷鸣就让你们如此惊吓的哭泣。我还去劝说她可是压根不管啊,这时组长悄悄的把我拉倒边上轻轻的说,你别劝她没用,我说平常她单子挺大的啊,奇怪都怎么了不至于如此啊。组长说,她只要一听见打雷就会这样,这些年我们都习惯了让她哭吧。第一次看她那样我也跟你是的。跟你说,是这样的,她第一个孩子下雨天在树林里玩被雷劈死了。哎,没有几岁啊。我回到自己车位上,看着哭泣的她随着雷声而更大的哭声。我却不能有任何作为真的很没用啊我。而此刻想想我,有一天我,而你,我该怎么办,不行,我得想想。绝不能让你记得我,同她那样有过的困苦。阳光明媚她和以往一样,我们嬉笑闲聊,不从触及昨天。我们如同未从知晓,依然彼此嬉笑打闹忙碌生活,她笑着叫我。


      圣雪在你的笔记深处有那么几页,仿佛被眼泪粘过,泛黄的泪痕,我看了又看啊。那是一个中秋节,也是孩子们期待的节日,一家人团圆相聚,可不,忙碌一天,父亲晚上,摆上一桌水果,有梨子,苹果,和一些果子,单然还有月饼,满满的一桌啊。在当时来说是如此的丰盛啊。母亲炸好的果子也摆在那里,接着我们一一跪拜给天老爷叩头。而你又是那么热诚,对着明月仿佛真的是真的而他在看你。跪拜玩以后,你母亲说,都去睡吧,你个哥哥不同意说还没有吃东西呢,她说留给天老吃的这些。可是他那里肯答应,你母亲在他耳际低估一阵他乖乖的拉着妹妹去睡了,她让你也赶紧睡。而你天真的以为就这样可你的头有些疼,你说你仿佛想起了什么。可是她却给了你一巴掌说,让你谁就去睡怎么那么不懂事。当时你才几岁说在这个家不记得任何事物,而她们总说你生病造成的。你就这样去睡了带着疲倦睡着了,不知多久,你懵懵懂懂的做了起来,朦胧中看到窗外她们正在那里吃东西,你母亲说这个不吃就装起来,明天别让她看见,免得说什么败坏我名声。好吃吧多吃点,嘿嘿你看哥哥的嘴上,她们笑了。接着她们望了向窗,而你顺从的睡了。可眼泪就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你说滚烫的要命,又莫名的烦躁。你说东西不多不够吃的他们辛苦,她们贫穷才会这样啊。而你第二天跟你妹妹说昨夜,记得自己有一套芭比娃娃,而她们当时来听都没有听过。你没跟你母亲说你母亲说你病的脑子有些坏了。你后来跟我说描绘那些漂亮的小人公主,我说你说的我在表姐家好像有。知道后来才知道啊,你是生在那么富有的家庭里。而你的芭比娃娃在那时的县城也很难有啊。而你这天生的幸福人儿却被命运牵走。我不记得你那小小的年纪,你那小小的心又多么的孤独和伤感啊。你醒了,揉揉眼睛,做了起来,听着,看着,那些,你望着她们,她们看向窗,而你顺从的躺下,泪水不由自主的流了。慢慢的睡去想起你喜爱的芭比娃娃!第二天她们相互炫耀拿着月饼,而我问你的呢,你说吃完了昨天晚上就吃完了,然后默默地尴尬的走了。他们告诉我根本就没有喊你吃,故意躲开你,你根本没有,你看她们笑的。你妹妹把它的递给我吃而我却讨厌的跑开去找你。从我的书包拿出两块月饼,那是我特意为你留的。你总是拒绝我的,我生气了你要不吃我就扔了她们,你看看我想了不少办法你才接受。而我们幸福的笑了,你却吃着吃着躲避偷偷擦掉流过的泪,又笑着跟我说话啊。而你啊,总是体面的隐藏那些不好的。谁又知道你那幼小的心究竟怎么样啊。过往的事不知道你那些笔记本在那里,自从你得知妹妹偷了你的笔记给我,好像就不再写了。也许写了不知道藏在那里,你跟我要过我没舍得给你说你妹妹骗你的。可我就想知道你秘密,过后在后的不行觉得对不起。如今还是没给你,而它却会陪伴我走过这最后的日子。而你啊,我怎么才能让你幸福,此刻多希望生命里又不从有你这样的人儿。哪怕你会想起我一次,我都会自责,怎么能让你这样善良的人儿落泪啊。这岂不是我的罪过,想想都觉得这该死的心,它莫名的难受。圣雪我的最爱,而我又多想你为我笑一笑,像以往的那样相伴。一想起你我又莫名的幸福美丽,心如同被丘比特射中,你那天使的脸庞又满满的在心里飘荡!


      记得你怎是穿着你妹妹的旧衣服,可是身边的人儿却看到漂亮的不得了,你洗的干干净净,用针线把破的地方,用布料缝上秀上花好看极了。而你妹妹每次炫耀自己的新衣服,而大家都说你的比她的好看多了,她总不屑一顾的说是她穿剩下的而已。你却说是妈妈给你们一起买的,很少穿来学校这样子。她说你是骗子而我却厌烦她要死。可我就是信你因为我愿意啊。她非要死命说你是骗子时,我却为你证明你。而你知道我也知道她也知道,哈哈,你总是谢谢可我就是觉得你说的就是。


      还记得每次你交学费总是和那些排着队还没交的人,一起被撵回家拿钱吗。那是100多块钱要很多次,最后大家都缴纳完了。只有你没有缴纳,而你她们都早早缴纳完了。那时候我把钱带在身上多少天了,就是不缴纳就想和你一起被撵出来。父亲总是责怪我,而她又悄悄的帮你垫上,她们就是不问你事了。你奶奶用卖鸡蛋攒的钱还给我父亲,父亲不要而她就是那样的坚持。父亲从跟你奶奶说,要想为孩子好就要她生活在父母身边。这样才会有感情毕竟在他们身边要有很多益处。那一阵子你奶奶让你回家住,对你来说反而是一种痛苦啊。在你的笔记里有你的不解,还有那和她们给你带来的惆帐。当得知你的真实身份一切又觉得那么忧伤震动。我是谅解她们还是为你的命运坎坷。人心又是如此的难以琢磨。


      一切的悲伤与难过让一个心怀善良的姑娘,受尽命运的坎坷。而当我打开这位作者的处女座时,又为她们的故事感动不已。如此的美妙如此的精彩,在他那真实历程里抒写那动人的过往。如同一对天使般的人儿,让我在那璀璨的《圣雪恋》中感受那唯美的心灵与爱。

      本文标题:圣雪恋(28)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4750.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