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天涯旅人
文章内容页

俄罗斯掠影

  • 作者: 雪灵婷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08-19
  • 阅读126030
  •   经过九个多小时的飞机周折,我们终于抵达莫斯科。正是清晨时分,城市街面冷冷清清,偶见几个步屡匆匆的行人。咋一看,俨然不像一座现代化的大都市。

      在语言和文字不通的异国旅行,要对所走的这个国家有个大概的了解,还得凭借导游全方位的介绍。地接导游是两个生活在俄罗斯的中国姑娘,从她们侃侃而谈的讲解中我初步了解到:莫斯科作为俄罗斯联邦政治、经济、科学文化及交通中心的首都,不仅是全俄罗斯最大的综合性城市,而且还是一座森林面积占整个城市的四分之一的“花园式城市”;地大物博的俄罗斯,靠资源生存,国民生活水平和社会福利相当优越。

      我们乘着大巴车来到地处莫斯科市内的察里津诺皇家庄园。树木茂密,河水清流,哥特色的宫殿和教堂隐埋在绿荫华盖之下。这里原来是黑色沼泽地,是贵族的私人别墅花园。1875年,叶卡捷琳娜二世为了纪念俄土战争的胜利,下令在此建造了这座皇家宫殿,后又经过几次大规模修建,变成了现在的国立女皇村博物馆。当我走在碧水盈盈的小池旁边,穿过绿树浓荫的小道,印入眼帘的是前方那几幢哥特式的建筑物。此情此景,唤醒了深藏于心的那一份苏联情结,竟不解思索地轻哼起那一首首熟悉的旋律来,《喀秋莎》《小路》《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说到了苏联情结,那些年长于我十多岁的游客就更有感触了。那天,我们来到西南麻雀山(苏联时期称为列宁山)观景台——莫斯科城的最高处。莫斯科河从山脚流过,莫斯科大学七座斯大林式建筑物高耸在我们面前。这是俄罗斯规模最大、历史最悠久的大学,老校舍位于市中心的红场旁,是17世纪女沙皇伊丽莎白时期建立的,这是新校舍。同行的老杨凝视那高大的建筑物,深情地呢喃道:“哦,终于见到了原样。”瞧他这般虔诚的模样,我十分好奇。听了解释才明白,他六十年代毕业于清华大学,当年曾听老师介绍清华校园的建筑是仿照莫斯科大学而造的,今天他终于见到了这座仰慕已久的大学。同行中那位早几年从师院退休的陈老师,年轻时会说一口流利的俄语,跟导游对话还时不时地流露出几句来。那天在圣彼得堡,面对停靠在涅瓦河畔的阿芙洛尔巡洋舰,陈老师津津乐道地在向妻子介绍:这就是打响俄国十月革命第一炮的巡洋舰,十月革命推翻了俄国沙皇统治,建立了以列宁为代表的苏维埃政权,也给中国革命带来了马克思主义……

      通常,我们走进一个国家,面对那里的人文景观总是绕不开历史的话题。正如中国有几千年的封建历史,纵观俄国历史,俄罗斯同样也是从沙皇时代走过来的。来俄罗斯的几天行程中,我们乐此不彼地进出于沙皇的皇宫和庄园,历代沙皇曾经的辉煌以及生活中点点滴滴,都在这里留下了珍贵的痕迹。通过导游介绍与我们眼中所见,闻见最多的是两个沙皇的名字——彼得一世和叶卡捷琳娜二世,他们为俄国的繁荣、疆域的扩张起着巨大的作用,都享有大帝的称号。

      位于莫斯科河右岸的卡洛明斯科娅庄园,是一座沙皇郊外避暑的官邸。它的建设经历过几代皇帝,曾经被誉为世界第八奇迹。这里曾有座美丽绝伦的木结构宫殿是独一无二的景观,虽然不复存在,却始终珍藏在老一辈俄罗斯人的心中。如今,这里有耶稣升天大教堂、施涅约翰圆顶大教堂、圣乔治钟楼等著名建筑物,还有一座彼得一世童年时期居住过的小木屋。

      圣彼得堡,是这次俄罗斯之行到达的第二座城市。我们首先来到了夏宫——俄国沙皇的宫殿,也是彼得大帝时期的郊外离宫。它有花园和宫殿两部分组成。在它的上花园,一排排修剪成几何形状的树木,一片片如绿茵般的草地,一柱柱飞珠溅玉的喷泉;在它的下花园,呈扇形状展开,中间一条笔直的水渠连接波罗地海。接着,我们又走进了与夏宫齐名的冬宫,一幢18世纪中叶俄国巴洛克建筑,也是沙皇的皇宫。现在,成为了艾尔米塔奇博物馆的一部分,它与伦敦的大英博物馆、巴黎卢浮宫、纽约大都会齐名为四大博物馆,而早期曾是叶卡捷琳娜二世的私人博物馆。

      圣彼得堡有个十二月党人广场,也叫“彼得广场”。曾经在这个广场上,十二月党人组织起来冲进了枢密院,要求废除沙皇统治,解放农奴。广场上,一座高高耸立的彼得大帝青铜骑士像:彼得大帝身披朴素的罗马式战袍,头带桂冠,从容而自信地面朝前方滚滚流逝的涅瓦河。他的左手紧攥缰绳,右臂向前伸出,跨下的骏马前蹄腾空扬起,后脚踩着巨石上的一条莽蛇,代表了一切阻止彼得大帝维新改革的守旧派。象征着彼得大帝冲破重重阻力,在这片沼泽地建起这座美丽的城市,把落后、封建、贫穷的俄罗斯带向了海洋与繁荣。在花岗岩基座的两面镶嵌着几个字:“献给伟大的彼得一世——叶卡捷琳娜二世敬献”,一面为俄文,一面为拉丁文。

      叶卡捷琳娜二世,原名索非亚?弗雷德里卡?奥古斯塔,是德国人,因与俄罗斯留里克王朝有血缘关系,被选中为彼得三世的妻子。她以武力夺取沙皇宝座,执政35年,使俄罗斯成为那个时期名副其实的欧洲最强大的国家。在俄罗斯历史上,叶卡捷琳娜二世可以称得上是个开明的君主。为了证明自己是彼得大帝正统的继承人,叶卡捷琳娜二世请了法国雕塑家法尔孔奈,在彼得大帝当年亲手兴建的这座城市建造了这个彼得青铜骑士像,表达了她要沿着大帝当年开拓的富国强民的道路走下去意愿和决心,以及希望俄国百姓理解并认可她与彼得大帝之间的这种内在的关系。或许是因为有关她的身世中带有一种神秘的色彩,也或许是她居住过的琥珀宫过于奢华。那天,我们走进叶卡捷琳娜花园——一座美丽壮观的法式花园,布局精美,色彩缤纷。在叶卡捷琳娜花园的琥珀宫两个出入口,人们排了长长的队伍等候入宫参观。我们足足等候了四个小时,终于等到进入琥珀宫参观机会。宫殿由琥珀与黄金装饰而成,金碧辉煌,璀璨夺目,奢侈到了极点。

      阳光灿烂,天空朗艳。我们来到了莫斯科的二战胜利广场,在蓝天白云下我又见到了凯旋门,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巴黎凯旋门,拿破仑为纪念1805年打败俄奥联军,于1806年下令修建“一道伟大的雕塑”,以迎接日后凯旋的法军将士。结果拿破仑战败政权被推翻,凯旋门工程断断续续经过了30年的建造才得以完成。眼前的这个莫斯科凯旋门,它建造于1829年,为庆祝打败拿破仑,历时5年而建造完成。造型和巴黎凯旋门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型体略微小了些。两座凯旋门都与拿破仑有关,一座是为了要打胜仗而建了凯旋门,结果却打了败仗。另一座因为战争胜利后,才建造了凯旋门。站在凯旋门下,我想到一句话“谁笑得最后,谁笑得最灿烂”。

      在二战广场处停留片刻后,我们来到附近地铁入口处,一列由上往下延伸的电梯,开了足足有二三分多钟,径直把我们送到地下宫殿。

      说地铁站为地下宫殿,一点也没有夸张意思,莫斯科地铁站就是被公认为世界上最漂亮的地铁。当年,苏联政府出于军事考虑,开通莫斯科地铁,建造时又考虑到了战时防护的要求,可供400余万居民掩蔽的用途。每个车站建筑格局和风格各不相同,五颜六色的浮雕、璧画、灯饰,如同富丽堂皇的宫殿。我们特意又来到最美的马雅可夫斯基地铁站,天花板上31幅著名画家杰伊涅卡的作品镶嵌在一只只犹如飞碟灯饰里,异彩夺目。我们像平时乘公交车一样,上上下下,来回乘了四五次,美美地体验了一把在异国乘地铁的感受。俄罗斯人的主动让座,让我深受感动,仿佛自己受到了贵宾的待遇。

      现在应该去看看普京总统上班的地方克里姆林宫了。我们首先来到红场,古语为美丽的广场。整个广场被红色包围住了,它看上去并不大,却充满温馨和浪漫。东面是俄罗斯最大的百货公司——古姆商场,南面是圣瓦西里升天大教堂,西侧的中部有个列宁墓,遗憾的是因为时间关系,我们没有来得及进去瞻仰列宁的遗容。我们走过亚历山大花园,来到了克里姆林宫广场——一组最古老的建筑群,俄罗斯国家的象征。壁垒森严,庄严肃穆,仿佛觉得每一处洞空里都射来一束束寒光。赶紧躲进广场右边那所天使报喜教堂吧,竟是如此地富丽堂皇。这里自沙皇时代起就是东正教举行典礼、皇帝加冤、招待外国使节的地方。

      俄罗斯国家宗教是东正教。细细数来,在俄罗斯,其实我们走的最多就是形形式式的大教堂了,哥特色的大教堂随处可见。在圣彼得堡,我们参观的教堂更多,有圣彼得堡大教堂、滴血大教堂、圣伊萨基耶夫大教堂、喀山大教堂等等,我们还专程去莫斯科郊外的谢尔盖耶夫小镇看三圣一大教堂……

      带着浓厚的兴趣,在将要回国的前一天晚上,我们去莫斯科国立大马戏院观看了一场马戏表演,在惊险、猎奇、滑稽的气氛中,我感受到了俄罗斯马戏艺术的独特的美,也为这次俄罗斯之行划上了圆满的句号。

      本文标题:俄罗斯掠影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5285.html

      验证码
      • 评论
      2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